第两百三十九章 特意,跑来添堵

    见他如此的温柔体贴,黎晓曼心里动容不已,整个人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他,闻着属于他的清冽气息,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闭上双眸,渐渐入眠。

    待她熟睡后,龙司昊才慢慢抽身,为她盖好被子后,才出了卧室,并打电话给洛瑞,让他派人盯着雷洋和夏琳的一举一动。

    而此时夏琳正在月湖别墅区,雷洋的住处。

    雷洋的卧室里,夏琳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脸不悦的坐在卧室里的黑色真皮单人沙发上,双眸有些愤怒的睨着雷洋,“你说什么?黎晓曼那个贱|人不见了?雷洋,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雷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说他,心里也憋了一肚子的火,如果对象不是夏琳,他早就发飙了。

    此刻的他正在一个劲的吞吐云雾,也是一脸的不爽,他以为没人能找到渔岛,却没想到他太小看黎晓曼了,她竟然被人带走了,而那个人他调查了下,是at房地产集团亚洲区的总裁韩瑾熙。

    他想不通那个韩瑾熙跟她素不相识,为什么要带她离开渔岛?

    夏琳见他一个劲的抽烟不出声,站起身走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手里的烟夺过掐灭,不悦的睨着他,“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放过黎晓曼那个贱|人了吧?她一天不从这个世界消失,我和云烯就……”

    见她让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霍云烯,雷洋心里憋的怒火爆发了出来,不等她说完,便打断了她,“够了,云烯云烯,你心里就只有霍云烯,如果他不爱你,就算黎晓曼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他也不会爱上你。”

    夏琳见雷洋突然对她发火,这才察觉到她在他面前表现的太过在乎霍云烯。

    她一改刚刚的样子,在雷洋的身旁坐了下来,语气柔媚几分的说道:“雷洋,我讨厌黎晓曼那个贱人,并不完全是因为霍云烯,还因为我的爸爸,我爸爸因为黎晓曼那个贱|人,却对我这个亲生女儿越来越冷淡,甚至还为了她动手打我,爸爸从来没打过我,可是却……”

    夏琳说到最后,眼眶一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她抬眸泪眼朦胧的睨着雷洋,委屈不已的道:“雷洋,你不是说过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吗?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黎晓曼抢走了霍云烯也就算了,她还抢走了我爸爸,我真害怕哪一天爸爸会为了她把我和我妈赶出夏家,到那时,我和我妈该怎么办啊?”

    “你爸爸为了她打你?”雷洋因为夏琳的话,既心疼她,却又愤怒。

    夏琳哭着点头,猛的扑进雷洋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雷洋,只有你能帮我了,你帮我教训她好不好?让她永远离开k市好不好?”

    她在雷洋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模样委屈不已。

    雷洋垂眸睨着在他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夏琳,心里一阵心疼,伸手擦着她眼角和脸上的泪水,慢慢低下了头,在她的唇角吻了下,目光坚定的睨着她,“琳琳,我说的话算数,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会帮你。”

    闻言,夏琳暗自得逞的一笑,双手环上雷洋的脖子,主动凑上了他的双唇。

    雷洋微微一怔,便深吻住她,两人翻滚到了床上。

    ……

    夏琳到了第二天才离开了雷洋的别墅,然后又直接去了医院。

    霍云烯虽然醒过来了,但是因为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还在住院。

    这几天黎晓曼没去看他,他的心情极差,并且不接受治疗,医生,护士,就连霍业宏都拿他没办法。

    他坚持要见黎晓曼,否则,他就再也不接受治疗。

    李雪荷怎么劝他都不听,只能干着急。

    霍业宏没办法之际,不得不亲自去一趟红花苑。

    从昨天就开始睡的黎晓曼到此时才醒来。

    她洗漱后出了卧室却见洛瑞正坐在客厅。

    “洛特助?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清澈的水眸惊讶的睨了眼坐在客厅豪华沙发上的洛瑞,四下看了看搜寻着龙司昊的身影。

    坐在沙发上的洛瑞见黎晓曼醒了,站起了身,俊眸笑睨着她打招呼,“黎小姐,早!今天总裁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已经去公司了。”

    听他说龙司昊去公司了,她轻点了下头,随即走上前,仍旧有些疑惑的睨着他,“那你在这里是……”

    “哦!”洛瑞看出她想问什么,俊眉挑了挑,笑着说道:“总裁让我给你买了一个新手机送来。”

    话落,他将放在名贵茶几上的新手机拿起递给了黎晓曼。

    黎晓曼接过洛瑞递过来的手机,双眸紧紧的睨着,心里又是一阵动容不已。

    她都没告诉龙司昊她的手机被雷洋给扔了,他却能贴心的让洛瑞给她买来,说明他真的很细心,很体贴。

    这样的他,叫她怎么可能不爱?

    洛瑞见她眼眶渐渐湿润,晶莹的泪滴在眼眶里打转,动容不已,他俊眸笑眯成一条线,“黎小姐,总裁对你真的很好,也很在乎你,你失踪的时候,总裁很担心你,为了找你,总裁一直没好好休息过,所以,你可别辜负了总裁,你和总裁还是早点把婚结了吧!”

    闻言,黎晓曼清丽的小脸微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洛特助,谢谢你!”

    洛瑞被黎晓曼谢的也有些不好意思,微挑了下俊眉,笑着说道:“黎小姐别这么客气,叫我名字吧!这手机是总裁让我买的,钱也是总裁付的,黎小姐要谢就好好谢总裁,那个黎小姐你饿了吧?早餐总裁已经做好了,我去帮你端出来。”

    话落,洛瑞就准备进入厨房。

    黎晓曼见状,清澈的水眸中闪过一丝疑惑,“洛特助,我去就行了,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去忙。”

    她怎么觉得洛瑞一早出现不止是给她送手机来这么简单。

    洛瑞顿住脚步,回眸笑睨着她,“黎小姐,我没什么事,我去给你把早餐端出来吧!”

    随即他便径直进入了厨房。

    他今天会来这里,除了送新买的手机来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任务,就是保护黎晓曼。

    龙司昊信不过别人,所以才让他亲自来保护。

    黎晓曼见他进入了厨房,秀眉蹙了起来,他是龙司昊的助理,现在龙司昊不止是te的总裁,还接管了霍氏,他应该很忙吧!

    所以身为他助理的洛瑞,应该也有很多公事要处理吧!

    想到他说龙司昊为了找她一直没有休息过,她就一阵心疼不已。

    他公司那么忙,却还那么早起来给她做早餐,或许他昨晚都没睡觉。

    这个男人太让她心疼了,他真以为他是铁打的吗?

    见洛瑞将早餐摆在了餐厅,她走了进去,笑睨着他说道:“洛特助,你也一起吃吧!”

    “黎小姐,我已经吃过了,你吃,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去客厅看电视。”

    洛瑞挑眉笑睨着黎晓曼说完正欲去客厅,黎晓曼将他叫了住。

    “洛特助……”

    洛瑞转身睨向她,俊眉轻挑,“黎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黎晓曼抬眸睨向他,轻蹙了下秀眉,“洛特助,司昊现在接手了霍氏,一定很忙,所以,洛特助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的意思,洛瑞自然明白,但是龙司昊让他在这里保护她,他又不能离开,于是有些为难的睨着她,“黎小姐,我实话告诉你吧!总裁他不放心你,所以特意让我在这里保护你。”

    闻言,黎晓曼的心湖又激起了千层骇浪,龙司昊总是能这样轻易的就感动她,让她心动不已。

    他关心她,爱她,宠她,时刻为她着想,令她一次次的感受到曾经从没体会过的幸福。

    她是何其荣幸,能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这么宠她,爱她,护她。

    此刻的她又红了眼眶,晶莹的泪珠瞬间便涌落而出,他做的每一件事,不管事大事小,都能令她动容不已。

    她抬眸睨向洛瑞,语气坚定的说道:“洛特助,你去公司帮司昊吧!你放心,吃一垫长一智,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会学会保护自己,为了司昊,为了我自己,我不会再轻易让人伤害我,他这样保护我,只会让我变得更加弱小。”

    洛瑞听她这样说,依旧有些为难的睨着她,“黎小姐,可是总裁……”

    “洛特助,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人伤害我,我总要成长,总要学会保护自己,他这么忙,我不能一辈子都让他这样担心我?你也不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保护我不是吗?而且我也不喜欢被人盯着,这样我会很不适应,你去公司吧!”

    洛瑞本来还想再说什么,但是黎晓曼坚持让他去公司,他只好离开了公寓。

    黎晓曼说的话,他其实是赞同的,他们总裁不是普通人,如果黎晓曼想要和他们总裁在一起,还真得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否则,一定会给他们总裁带来诸多麻烦。

    洛特助离开公寓后,黎晓曼吃完早餐,准备进书房做答应韩瑾熙的策划案时,门铃正好响了。

    她蹙了下眉,才走到了房门前,从猫眼里看了下,见按门铃的竟然是索菲。

    不明白她怎么会来,黎晓曼没有开门,正打算不理会,房门外的索菲便又按了按门铃。

    见状,黎晓曼眯起眼眸,在索菲按第三次门铃时,才打开了房门。

    索菲见她开门后,睨着她温婉一笑,声音娇糯动听,“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来拿我落下的东西的。”

    “你落下的东西?”黎晓曼微微怔了下,清澈的水眸略带一丝不解的睨着她,“你的东西怎么会在我这?”

    话落,她突然想起了昨天她在衣橱里发现的那几件不属于她的衣物。

    难道那几件衣物是索菲的?

    她的心突地往下沉了下,索菲什么时候来过这里吗?

    索菲见她疑惑,浅褐色的双眸中划过一抹冷色,温婉优雅一笑,“黎小姐,我可以进去吗?”

    闻言,黎晓曼挑眉睨向她,清澈的水眸微眯,“我想知道你有什么东西落在这了?”

    索菲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垂眼帘,绝美的脸红了几分,“也没什么,就是前天来这里,我换下来的一条裙子和……”

    黎晓曼不等她说完,脸色微微煞白的睨着她,“你刚刚说什么?裙子?”

    正好她的衣橱里多了一条不属于她的裙子,难道真是索菲的?

    前天,前天她还在渔岛,索菲前天来过这里?

    她想起昨天问龙司昊的话,她问他有没有人来过,他很肯定的说是没有。

    究竟是龙司昊在骗她,还是索菲在骗她?

    可是龙司昊不可能骗她啊!

    索菲见她的脸色煞白了几分,心里猜测她一定是见到衣橱里的裙子了。

    她唇角得逞的勾了勾,表情依旧温婉动人的睨着黎晓曼,礼貌性的询问:“黎小姐,我可以进去吗?”

    黎晓曼暗自扶住了门框,目光平淡的睨着笑的温婉的索菲,“当然可以。”

    话落,她便让索菲进来。

    她倒要看看,索菲要找的是不是她在衣橱里看到的那几件不属于她的衣物。

    “谢谢!”索菲向黎晓曼道了声谢,便踩着七寸的高跟鞋,气质优雅的进去。

    她先是去了与客厅相连的花园阳台,看了看,像是没找到,然后又进入了主卧室。

    见状,黎晓曼蹙了下眉,也随着进入了卧室。

    索菲站在卧室里的衣橱前,笑容温婉的睨着随后进来的黎晓曼,“黎小姐,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衣橱吗?”

    黎晓曼见她站在衣橱前,心里一沉,双眸微微眯起,目光锐利几分的睨了眼衣橱,语气平稳的道:“随你。”

    见她许可,索菲打开了衣橱,将衣橱里挂着的不属于黎晓曼的那几件衣物都拿了出来,当着黎晓曼的面,一件一件的叠好。

    黎晓曼微眯起清澈的水眸,目光平淡的睨着她,清丽的小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神色,语气平稳,“这些都是你的?”

    索菲将叠好的衣物装进她从包里拿出的袋子里面,抬眸目光温和的睨着黎晓曼,优雅一笑,“对!是我的,替我谢谢司昊。”

    黎晓曼暗自捏紧了纤细的双手,清澈的水眸依旧目光平淡的睨着她,“谢他什么?”

    索菲轻扬细眉,浅褐色的眼眸像是要将黎晓曼看穿一般,紧紧的凝视着她,“谢司昊没有将我的衣服扔掉,还挂在你的衣橱里。”

    闻言,黎晓曼玉指紧抠着手心,平淡的目光透着几分清冷,浅浅一笑,“要谢你自己去谢。”

    索菲温婉一笑,浅褐色的双眸目光透着一分讽意的睨着她,“怎么?吃醋了?我早就说过,司昊只是把你当成别人的替代品,你却不信,难道司昊没有告诉你,你不在的这两天,他和我在一起吗?我承认,司昊对你比对我好,可是当你这个替代品不在的时候,他还是会选择我。”

    话落,她伸手指了指卧室里豪华的大床,柔媚一笑,声音娇糯动听,“你不在的时候,那张床的女主人是我。”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紧紧的眯起,目光清冷几分的睨着她,粉唇冷冷勾起,“你趁司昊不在特意来拿你的衣服,就是要告诉我,你们这两天在一起?”

    “对!”索菲毫不迟疑的承认,笑的十分优雅温柔的睨着她,“因为我知道以司昊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他这两天和我在一起的事,所以,我才特意来这里。”

    闻言,黎晓曼唇角勾出的冷笑扩大了几分,目光也变得越发的冰冷锐利,“所以衣橱里的衣服也是你故意留下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