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赌牌,她可不会

    “你……你们要干么里?”老婆婆见状,拉起自己的孙女,挡在了黎晓曼的身前。

    叫老虎的男人看着四十多岁,是个光头,脖子上戴着很粗的金项链,凶神恶煞的,一看就是个恶棍。

    他拿出一份协议来,递给老婆婆,恶声恶气的说道:“死老婆子,过来,按个手印就算把它签了。”

    老婆婆抱着自己的孙女,看着老虎说道:“俺们不签,俺们死都不会离开俺哩家。”

    叫老虎的男人听老婆婆这样说,像是见惯不惯了,轻轻抬了下手,示意他身后的彪形大汉动手打人。

    被老婆婆挡在身后的黎晓曼见状,绕到了老婆婆的身前,挑眉睨着叫老虎的男人,勾唇说道:“你们的目的不就是让他们签订搬迁协议,又何必打人?”

    老虎看了看黎晓曼,眼睛一亮,“哟!好个贼靓靓的小娘们,听口音你好像不是这里的人。”

    这叫老虎的男人虽然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但也没有极重的口音,和他交谈,并不会很费事。

    黎晓曼睨向他,粉唇轻抿,“我的确不是这里的人,但我希望能代表这里的人和那个想在这里修建度假村的房产商谈谈,我有更周详的计划,对你有利,对那个房产商有利,对这里的渔民有利,我相信,你应该能联系到那个房产商吧。”

    她这样做的目的,其一是希望能帮到这里的渔民,其二是希望能有机会离开这里。

    只要她能见到那个房产商,她一定能想办法说服他,带她离开这里。

    对于一个看重钱的人,她有这个信心能说服他。

    老虎有些惊讶的看着黎晓曼,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下她,清丽漂亮的面容,澄澈的眸子盈亮动人,挺翘的瑶鼻,粉嫩水润的唇瓣,姣好的身段,清雅纯净,却又带着一股子霸气的冷傲气质,整个人就像是一朵百合般清丽迷人,却又像雪莲一般带着冰冷的气质,令人觉得她不是任何人都能轻易靠近的。

    他眯起了双眼,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你要见韩总裁,你以为你是哪个?你以为韩总裁会见你么?”

    “韩总裁?”黎晓曼淡淡敛眸,挑眉睨向叫老虎的男人,“你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钱吗?我有更周详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对那个韩总裁有利,我相信他应该会有兴趣,不过最重要的是对你有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相信你这么“费心费力”的替那个韩总裁逼这些渔民签订搬迁协议,他一定是给你好处了的吧!如果你办成这件事,你得到的好处一定更多,但是你想想,你再打人,再逼人,也还是有不同意搬迁的,如果你相信我,我的计划不但能让你顺利的替那个韩总裁完成任务,而且还不用你费太多的人力,没有人喜欢当坏人,老虎哥你也不喜欢吧!”

    这声“老虎哥”叫的恰到好处。

    老虎听的是一脸的笑意,又一个劲的打量了黎晓曼好一会,才说道:“你倒是有些见识,你要见韩总裁是么?我可以给你引荐,正好,韩总裁今天会来,不过,我给你引荐了,我有什么好处?”

    黎晓曼见老虎一个劲的看她,她掩下了所有的情绪,浅笑着睨着他,故意话外有音的说道:“男人最爱的无非是权,财,女人,老虎哥引荐我见韩总裁,好处就是老虎哥人财双收。”

    老虎闻言双眼一亮,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下黎晓曼,像是没见过像她这么懂他心思,又利索的女人。

    人财两得,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一个高兴,便答应带黎晓曼去见他所说的韩总裁。

    老婆婆和小女孩本来还担心黎晓曼,但黎晓曼让他们放心,便随着老虎去了镇上,他的住处。

    镇上要比又小又落后的渔村好上许多,至少能看到小洋楼。

    今天正好是赶集,镇上比较热闹,不是很宽广的街道两旁有很多小商贩,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十分热闹。

    令坐老虎的车来镇上的黎晓曼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她虽不是在豪门长大,但至少也是在大城市里长大,见惯了各种高科技产物,高楼大厦等等,这种镇上的赶集情景倒是令她觉得有些新颖。

    有时候,这样的生活倒也惬意。

    这里的人都是靠自己的双手赚钱来养活自己,她觉得很实在。

    老虎的住处算是这镇上最洋气的。

    一栋五层的小洋房,后院是老虎的住处,前面大厅是赌场,聚集了上百个正在豪赌的男男女女,其中一张较大的方桌前,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

    黎晓曼下车后刚随着老虎进入了烟雾缭绕的大厅,赌场的管事就走上了前,看着老虎说道:“虎哥,韩总裁来了,还赢了不少,他这再赢下去,我们赌场可就要赔惨了,韩总裁他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

    老虎闻言,脸色变了变,随即笑意盈盈的跟着赌场管事走向聚集人群最多的那张赌桌。

    见状,黎晓曼跟在了老虎的身后。

    刚刚赌场管事说的话,她是听到了的,那个什么韩总裁这么会堵,绝不会个善类吧!

    她想到电视里演的那些会赌的一般都是混黑社会的,那个什么韩总裁不会也是个混黑社会的吧?

    那她要说服他带她离开这里,会不会有些难?

    或许那个韩总裁是个比老虎还坏的坏人。

    原本聚集在赌桌前的人群见老虎来了,立即主动让了开。

    待人群主动让开后,黎晓曼看清了坐在赌桌对面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

    帅气指数与龙司昊同等。

    但龙司昊如果用俊美如俦来形容,眼前的男人则是要用风华绝代来形容才合适。

    最近她运气似乎很不错,遇到了好几个帅哥。

    姓韩的男人犹如一尊神诋般坐在那里,气质高贵优雅,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脸,皮肤好到吹弹可破,五官深邃立体,双唇嫣红诱|人,鼻翼挺翘透着傲气,一双魅惑蓝眸微微眯起,额前的碎发略长,似要盖过迷人的眼帘,有几分凌乱,显得慵懒十足。

    如果不是看到他脖子上有象征着男人的喉结,黎晓曼都快要以为他是一个混血美人。

    他的风华绝代把索菲那样美若天仙一般的美女都给比下去了。

    睨着他,黎晓曼都有些自惭形秽,一个男人美成这样,真是绝了,这让身为女人的她要怎么好意思活?

    栗色的发,最要命的是他一身枣红色修身西服,为他增添了一抹妖媚,却一点也不违和。

    浅紫色的衬衫,玫瑰红的领带,将他优雅,慵懒的气质相结合,给人一种深沉华贵的美感。

    老虎看着赌桌对面风华绝代的男人颔首一笑,“韩总裁,听说你今天手气不错,赢了不少钱,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跟你赌一把?”

    姓韩的男人全名韩瑾熙,他听老虎这样说,魅惑的蓝眸目光慵懒的睨了眼站在他身旁一直打量着他的黎晓曼,嫣红似火的薄唇微启,声音慵懒浑厚动听,“你拿什么跟我赌?你的赌场,还是你身边的女人?”

    他说话时语气缓慢慵懒,给人娓娓道来的感觉,但话语间却又不失霸气与沉稳。

    他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老虎听到韩瑾熙的话,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下,和韩瑾熙接触这段时间,他也知道他的性格有些怪异,似乎喜欢伸手打笑脸。

    他很少给人面子,尤其是他老虎的面子,他更是从来不给。

    想到他说他身边的女人,他才想到了黎晓曼,随即看着韩瑾熙,笑着说道:“韩总裁,这个女人说要代表渔村的渔民和你谈谈关于搬迁协议的事?她说……”

    韩瑾熙没等老虎说完,瞬间秒忽视掉他,魅惑的蓝眸目光慵懒的睨向了黎晓曼,嫣红的薄唇勾出迷人的弧度,“你要跟我谈?”

    他的话里听不出任何的语气,但黎晓曼还是从他魅惑的眉眼间窥探到了一丝不屑。

    黎晓曼微微蹙眉,澄澈的水眸带着笑意的睨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男人韩瑾熙,语气坚定,“对!我要跟你谈。”

    “你凭什么跟我谈?”韩瑾熙蓝眸微瞌,目光慵懒的睨着她,眸光轻转间尽显妖媚风情,嫣红的薄唇微微勾出一抹冷傲的弧度。

    眼前的男人给她一种喜欢泼人冷水的感觉,因此不是一个好说服的料。

    她清澈的水眸微微眯了眯,大胆的走到了韩瑾熙的身旁,纤细的双手暗自捏了捏,给自己打足了气以后,微微勾了下唇角,语气坚定,清丽的小脸上带着自信,我不凭什么,就凭我有张嘴,能够说服你……”

    韩瑾熙不等她说完,微微阖了下淡蓝色的眸,很不给面子的打断她,“畜牲也有嘴,你觉得它能说服我吗?”

    黎晓曼被他一句话打击的狠狠抽了下唇角,很想冲上去给他一嘴巴子。

    她眯起眼眸,清丽的小脸上没有任何的怒色,淡笑着睨着他问:“韩总,你是人对吧?你能听懂畜牲说的话吗?”

    闻言,韩瑾熙微微阖了下淡蓝色的眸子,慵懒的目光渗着几分凛冽的睨着淡笑着的黎晓曼,眸底闪过一抹诧异,像是想不到她会突然这样问。

    他唇角勾勒出一抹妖媚惑人却又给人一种寒戾的感觉的笑,淡淡吐出两个字,“不能。”

    听他说不能,黎晓曼微微勾了下唇角,依旧保持着淡笑睨着他,“韩总不是畜牲,畜牲的话韩总自然听不懂,那我的话韩总能听懂吧?”

    她这句话无疑是给韩瑾熙下了套,如果韩瑾熙回答听不懂,那他就等于是自己承认自己是畜牲了。

    他淡蓝色的瞳孔一阵收缩,慵懒的目光透着几分寒戾的睨着黎晓曼,低沉醇厚的声音透着寒意,“你很有种。”

    还没人敢这么挑他话里的刺。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她那张嘴有点意思。

    他敛去了眸底的寒戾之气,慵懒魅惑的目光紧锁她,妖孽一般风华绝代的脸上浮出令人揣摩不透的笑,“你刚说服我?说服我什么?”

    黎晓曼睨着笑的风华绝代却让人心生寒意的他,微顿了下,眸光一转,浅笑怡然的睨着他,神色坚定,“韩总,这里人多,我想我们有必要私聊五分钟。”

    韩瑾熙见她不回答他的话,反而说要和他私聊五分钟,他半眯起魅惑的蓝眸,目光深沉的睨了她一眼,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他不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压迫感。

    一旁的老虎看了看不出声的韩瑾熙,以为黎晓曼惹怒了他,眼带警告的看着她,示意她给韩瑾熙道歉或者是说两句好话。

    黎晓曼则是当着没看见老虎,清丽的小脸上保持着淡雅的笑容,韩瑾熙不出声,她也不说话。

    过了半响,韩瑾熙魅惑的蓝眸慵懒的阖起,突然问道:“会不会赌?”

    “什么?”黎晓曼微怔了下,澄澈的水眸不明所以睨着他,如实说道:“不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