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爆料,真相揭露

    “你帮忙找?”洛瑞俊眸微眯,斜睨了她一眼,“你这么无耻狠毒,要是让你去找,黎小姐还有命吗?”

    凌黛娜微怔,挑眉睨着洛瑞,“你们要找的是黎晓曼?……”

    顿了下,她妩媚一笑说道:“打电话给司昊哥,告诉他,我知道黎晓曼在哪里?”

    “你知道?”洛瑞挑了挑眉,俊眸斜睨着她,俊脸上带着一丝不置信,“那你说说,黎小姐现在在哪里?该不会是被你这个恶毒女人给藏起来了吧?”

    凌黛娜棕眸眯起,目光不悦的瞥了眼洛瑞,走到他身前,抬起精致白皙的下巴,冲着他妩媚一笑,膝盖猛的往上一抬,顶向洛瑞的下盘。

    “嗯~”洛瑞一时大意,不小心中招,他闷哼一声,微微弯腰,俊眸眯起,“凌dinah小姐,你不知道男人的有些地方,女人是不能随便乱碰的吗?”

    凌黛娜白了他一眼,面带无辜的说道:“你穿着裤子,我哪知道你是不是男人,女生男相,男生女相这种事太普遍了,光看脸我哪知道你是男是女?”

    洛瑞抽了抽唇角,俊眸眯了眯,凌dinah小姐,那你需不需要我脱光了给你验验?

    凌戴娜瞥了他一眼,微微仰起下巴,不必了,我对人妖的身体不感兴趣。

    话落,她伸出手一把将挡在门口的洛瑞拉开,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了龙司昊。

    “司昊哥,你想知道黎晓曼去哪里了吗?只要你过来陪我,我就告诉你?喂,司昊哥,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知道黎晓曼在哪?司昊哥……司昊哥……喂……喂……司昊……哼……”

    凌黛娜的话没说完,那边龙司昊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出来的洛瑞斜睨了她一眼,正欲从她身旁走过,便被她拉住。

    “司昊哥竟然不信我,我真的知道黎晓曼在哪里。”

    洛瑞俊眸眯起,深睨了她一眼,挑眉说道:“别说总裁不信你,我也不信你。”

    话落,洛瑞正欲离开,凌黛娜见他不信,瞥着他说道:“昨天黎晓曼发过一条求救短信给司昊哥,不过被我给删除了,现在只有我知道短信内容,司昊哥如果想知道她发了什么信息,就让他来我家找我,我在床|上等着他。”

    凌黛娜挑眉睨着洛瑞说完,率先离开。

    洛瑞则是深睨着她离开的背影,发觉到她不像是在说假话,立即打电话给了龙司昊。

    “总裁,凌dinah小姐说黎小姐昨天发了一条求救短信给你,凌dinah小姐说如果你想知道短信内容,就去凌家找她,这个,为了黎小姐,总裁您就牺牲一下下,去陪陪dinah小姐吧!您献身的事,我会替你向黎小姐保密的。”

    接到洛瑞电话的龙司昊此时正在开车,他原本是打算去医院的,听到洛瑞的话,他敛紧眸,沉声道:“你觉得我有必要去找她吗?”

    “那总裁的意思是……”

    龙司昊狭眸眯起,目光沉冷,“这件事交给苏奕。”

    “交给苏少?哎呀!还是总裁英明,我怎么把苏少给忘了呢,他可是络黑客,以他的技术,想从通信运营商调出黎小姐的短信内容是分分钟的事,那这件事就不需要公安局的批准了。”

    龙司昊没有直接回洛瑞的话,沉声道:“让他尽快。”

    随即他便挂了电话。

    洛瑞则是立即打电话给苏奕。

    如洛瑞所说,苏奕要查出黎晓曼昨天给龙司昊发了什么信息,是分分钟的事。

    他接到洛瑞的电话后,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查出了黎晓曼发出的信息内容。

    龙司昊得知黎晓曼发的是“救我,雷洋”四个字,立即让人调查雷洋。

    ……

    医院里,霍云烯因为黎晓曼昨天说好了今天会去看他却没去而心情低落,正一遍又遍的打她的电话。

    在他身旁的林嫂见他已经打了好几次黎晓曼的电话都没打通,劝慰道:“少爷,曼曼或许是今天有事来不了,你今天还没吃饭,先吃点。”

    还是没打通黎晓曼的电话,霍云烯俊眉紧皱,心情烦躁的将手机摔了出去。

    “嘭……”手机摔至地上四分五裂。

    “啊……云烯,你怎么了?”夏琳正好进来,那手机就摔到了她脚边,她吓了一跳,抬眸惊讶的睨着表情不悦的霍云烯。

    霍云烯见夏琳竟然又来了,墨眸凌冽的眯起,目光冰冷的睨着她,语气冷淡,“你又来做什么?”

    他现在才发现,她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夏琳巡视了下病房,见黎晓曼不在,她双眸中划过一抹得逞,掩下所有情绪后,她才走上前,目光温柔的睨着霍云烯,声音娇柔,“云烯,我让我妈亲自给你做了鲫鱼汤,你喝一些,这样身体才恢复的快。”

    不等霍云烯答应,她便替霍云烯盛了一碗,舀了一勺,喂给他。

    霍云烯见状,墨眸一冷,伸手将她手里的鲫鱼汤掀翻,厉吼道:“滚——!”

    “啊……”

    被掀翻的鲫鱼汤全部洒在了夏琳的手上和衣服上,她被烫的跳开一大步,不停的吹手,双眸不敢置信的睨着霍云烯,委屈悲伤的泪水簌簌而落,语带哭腔说道:“云烯,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为你好,你竟然……你太过分了,你变了,变得不可理喻了,变得不像是我认识的霍云烯了,你怎么可以打翻我手里的汤,你不知道会烫到我吗?你不知道会烫到我们的孩子吗?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了吗?呜呜……云烯……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

    霍云烯抬眸睨着哭的梨花带雨,委屈不已的夏琳,墨色的瞳眸中不带一丝的感情,唇角冷冷勾起,声音冰冷凌厉,“这是你自找的,如果你再不要脸的贴上来,更过分的事我都做的出来,我再说一次,滚,我不想再见到你,多看你一眼,我就对你多一分厌恶,别在我跟前提到孩子两个字,这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滚——!”

    “你……”夏琳紧咬着下唇,哭的委屈不已的睨着霍云烯,见他面色冰寒,冷绝无情,她纤细的双手紧紧捏起,泪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云烯,你这样对我,就是因为黎晓曼那个贱人是不是?我会让你后悔的。”

    话落,她哭着跑出了霍云烯的病房。

    霍云烯见她离开后,神色阴沉的睨向林嫂,声音冰冷,“以后不许让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进我的病房。”

    “少爷,她……”

    林嫂迟疑了一下,霍云烯目光一冷,一个凌冽森寒的眼神射向她,怒吼道:“怎么?你是聋了还是我的话你听不懂?”

    林嫂被霍云烯突然吼了下,吓的脸一白,看着霍云烯连连点头,心里头有些惧怕,“我……我知道了。”

    她手心里捏了一把汗,眼里有些惊恐,她家少爷醒过来后真的变了,变得比以前爱发脾气,并且还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她在霍家当了这么久的女佣,他虽然平日里比较冷漠,但对她还算尊敬,从来没有吼过她,现在……

    唉!

    她暗自叹了一口气,她家少爷怎么会变成这样?

    霍云烯见她垂头唉声叹气的,墨眸冷冷的眯起,脸色阴沉,声音冰冷的吼道:“出去。”

    “是!”林嫂又被吓一跳,脸色发白的点头应声,低着头离开了霍云烯的病房。

    霍云烯则是在她出去后,将背靠在了床头,微眯起墨眸,曼曼,今天为什么不来看我?是龙司昊不让你来吗?

    他目光一狠,墨黑的眸底闪过阴冷,他不会放过龙司昊。

    黎晓曼是他的老婆,他一定会再抢回去。

    夏琳被霍云烯气的从医院离开后,就打电话给了雷洋,然后两人约在了帝华国际大酒店见面。

    雷洋在帝华国际大酒店订了房间,夏琳到了酒店后,直接去了雷洋定的总统套房。

    进去她就一直猛灌酒,雷洋则是坐在房间里的豪华沙发上一个劲的抽烟。

    见夏琳怀着身孕,还喝了数杯下去,雷洋掐灭了烟蒂,站起身走上前,一把端走了她手里的高脚杯,将她没喝完的酒仰头一口喝尽。

    夏琳脸喝的通红,半眯起眼眸睨着雷洋,朝他伸出了手,语带不悦,“把杯子给我,快点,给我。”

    雷洋将透明的高脚杯放到了茶几上,伸手一把将夏琳扯了起来,垂眸目光薄怒的睨着她,“琳琳,别忘了你还怀着身孕,你不能喝酒,难道你不想要你和霍云烯的孩子了。”

    原本他和霍云烯是好友,但自从上次霍云烯因为黎晓曼的事,找到他家和他发生冲突之后,他与霍云烯之间的兄弟情就出现了裂痕。

    他还一直对霍云烯为了黎晓曼向他动手的事耿耿于怀,因此,这也是他知道霍云烯出了车祸,却没去医院看他的原因之一。

    “孩子?”夏琳半眯起眼眸,睨了眼雷洋,伸手拍了拍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带着几分醉意说道:“我哪来的孩子啊?我……雷洋,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没有怀孕,为了得到云烯,我才骗他说我怀孕了,可是……”

    说到这,夏琳又是泪眼朦胧,伤心委屈的说道:“可是那又怎么样?就算我怀孕了,云烯他也不要我了,他只要那个贱|人,为了他,我做了那么多,可是还是没能得到他的心,他竟然……竟然到现在还爱着那个贱|人,呜呜……我有什么不好,他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啊?”

    雷洋则是听完她所说,眸底闪过一抹欣喜,他双眸惊讶的睨着她,“琳琳,你说真的?你没有怀孕,没有怀霍云烯的孩子?”

    夏琳没有回雷洋的话,而是又准备要喝酒。

    见状,雷洋一把拉住她的手,双眸深深的睨着她,眸中闪动着情愫,“琳琳,既然你为了霍云烯做了这么多,他还是不爱你,你又何必对他这么执着?忘了他好吗?”

    “不……”夏琳哭着甩开雷洋的手,目光坚定的睨着他,“不……我不会放弃云烯,为了他,我付出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我才拆散了他和黎晓曼那个贱|人,我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他的。”

    见她还不放弃,雷洋双眸中浮出怒气,睨着她语带讥讽,“霍云烯他究竟有什么好,你要这样对他念念不忘?琳琳,为了他,你已经快变得不像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夏琳了。”

    夏琳冷着脸,目光不悦的睨向他,“雷洋,我以为这个世上你是最了解我的,你竟然劝我离开云烯?你不知道我很爱他吗?为了他,我做了那么多,你现在让我放弃,我不甘心,我改变主意了,我不止要黎晓曼流落异乡,我要她客死异乡,你让那些渔民暗地里把她解决了,最好是让那些饥渴的渔民把她先jian后杀,把她的尸体丢到大海里喂鲨鱼。”

    雷洋睨着面色阴毒的夏琳,双眸眯了起来,随即他冷着脸说道:“琳琳,我以前认识的你可没这么狠毒,为了霍云烯,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就像一个毒妇。”

    “我像毒妇?”夏琳抬眸睨向雷洋,狠狠的一眯眼眸,语带不屑的说道:“雷洋,你竟然这样说我?你又有多好了,你顶着雷家大少爷的名号,暗地里,你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你就做的少了?你整天跟那些社会混混,流氓痞子有什么区别?”

    “夏——琳!”

    夏琳的话激怒了雷洋,他双眸蓄满怒气的睨着她,“我做的那些事难道不是为了你吗?你为了嫁祸黎晓曼出|轨,让我在她和霍云烯结婚纪念日那晚给她下药,还让我找几个流氓把她lun了。”

    夏琳见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雷洋竟然也吼她,她目光愤怒的睨着他,“你吼什么?你为我做过什么了?”

    雷洋气的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双眸怒气腾腾的睨着她,“好,你要我一件件的数给你听是不是?黎晓曼和霍云烯结婚纪念日那晚,你让我背着霍云烯给黎晓曼下药,凌家的宴会上,你为了让媒体知道你和霍云烯的关系,让我安排记者假装认出黎晓曼,然后攻击她,你说想让她消失,为了你,我把她送到了没有人能找到的渔岛……”

    夏琳不等雷洋说完,打断了他,“你不是说喜欢我吗?这些难道不是你自愿的吗?”

    雷洋捏紧她的手腕,目光愤怒的睨着她,“是,我是喜欢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那是因为我以为霍云烯是爱你的,我只要帮你得到了他,你就能幸福,但是现在看来,不管你做了多少,霍云烯他根本就不爱你。”

    “你放开我!”夏琳挣扎着再次甩开雷洋的手,目光愤怒的睨着他,“谁说云烯不爱我,他是爱我的,他只是暂时被黎晓曼迷惑了而已,如果他不爱我,就不会背着黎晓曼和我在一起,为了我,他和黎晓曼结婚一年,他从来没有碰过她,这不是爱是什么?”

    “那是因为你使了手段。”雷洋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双眸紧盯着她,“你别傻了,如果不是十年前,你骗霍云烯说是你救了他,他最后会和你在一起吗?十年前的绑架中,拼了命救霍云烯的是黎晓曼而不是你,只是因为霍云烯醒过来见到的人是你,你就说是你救了他,因为这样,霍云烯才会对黎晓曼失望,才会记住你,才会对你心存感激,是你让他对黎晓曼心生误会,让他一步步疏远黎晓曼,你才乘虚而入,你醒醒吧!霍云烯他只是因为感激你,才会和你在一起,他看不清自己的心,以为爱的是你,现在他应该是看清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