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甜蜜,他在吃醋

    黎晓曼因为他的话怔了下,抬眸深深的睨着他,她刚刚说出那么不讲道理的话,他不是应该很生气吗?

    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大的包容心,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包容她?

    无论他有多生气,都不曾真的对她动过怒。

    唯一的一次真的动怒,是因为她放弃了求生的意志。

    她动容的回抱住了他,将小脸深埋进他的怀里,低声说道:“司昊,我想你了。”

    虽然她说的很小声,龙司昊还是耳尖的听到了,他狭长的幽眸中缀进了一丝笑意,双臂一收,将她紧紧搂着,薄唇附至她耳后,声音低沉,“晓晓,我也想你。”

    他弯腰将她横抱起来,抱进了车里,随即才绕到了驾驶座上。

    见他坐进来,准备发动车子,黎晓曼轻蹙眉说道:“司昊,爷爷今晚不在,只有霍云烯一个人,他还需要……”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停止了发动车子,侧眸目光深沉无比的凝视着她,俊美的脸上线条渐渐冷硬下来,薄美的唇紧抿,声音沉冷几分的问:“晓晓,我也需要你,你是在这里守着他,还是跟我回去?”

    他敛眸,眸光似开了封的剑一般犀利的睨着她,白皙的大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迎视着他犀利的目光。

    “司昊……”黎晓曼秀眉微蹙,清澈的水眸有些疑惑的睨着他,“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让我这样选择?霍云烯昏迷不醒,一个人在医院,需要人守着。”

    龙司昊目光微沉,深深的凝视着她,“晓晓,我现在只想听你的决定。”

    黎晓曼拧紧眉,双眸有些为难的睨着他,“司昊,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任性了?霍云烯是你的亲弟弟,他一个人在医院,我怎么可能……”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放开了捏住她下颚的手,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沉冷的睨着她,眸底掠过一抹浓浓的痛楚,薄唇轻抿,“我任性?”

    他的心骤然痛了起来,狭长的幽眸目光沉沉的睨着她,如画的眉宇紧蹙,“晓晓,你竟然说我任性?”

    黎晓曼眯起眼眸,粉唇轻抿,“难道不是吗?你明知道他还昏迷不醒,明知道只有他一个人在医院里,你还要我跟你回去,就算你们兄弟感情不深,可他毕竟是你弟……”

    “够了……”龙司昊敛眸,低吼一声,目光沉冷无比的睨着她,“在我眼里,他是你的前夫,是将你伤的千疮百孔,你还念念不忘的男人,既然你要守着他,那你就去守着……”

    顿了下,他才语气冷漠的道:“下车。”

    见他表情和语气都十分的冷漠,黎晓曼怔怔的睨着他,像是突然间不认识了他一般,一直愣看着他。

    在她的印象中,龙司昊不是这样的,他今晚究竟是怎么了?

    她没有听话的下车,只是不解的睨着他,回想起他说的话,她才反应过来睨着他,“龙司昊,你觉得我对霍云烯念念不忘?”

    他难道是在吃醋?

    因为她守着霍云烯,所以他吃醋了?

    她的心里因为意识到这一点,而觉得甜蜜蜜的,刚刚的不悦也一扫而空。

    她微微挑眉,故意气他的说道:“对!我就是对他念念不忘,让你给猜对了。”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沉,握着方向盘的白皙大手紧了紧,薄唇紧抿,声音沉冷,“既然这样,还不下车去陪他?”

    黎晓曼眯起眼眸,掩下了眸底的笑意,他戏弄她这么多次,终于轮到她了。

    她语气冷漠的说道:“他现在昏迷不醒,我一个去陪她,没有和我说话,我很无聊,所以……”

    她倾身上前,挑眉睨着他,轻轻勾唇,“你陪我一起去,你陪我,我陪他,这样挺好,你不能说no,因为一开始是你先招惹我的,所以当我需要人陪的时候,你必须当仁不让,麻烦你临时充当一下备胎好吗?等云烯醒了,你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我需要你的时候会找你。”

    龙司昊敛眸,眸光幽幽的紧睨着她,“备胎?我陪你,你陪他?”

    黎晓曼扬眉,笑睨着他,“我觉得你挺有当备胎的潜质,你陪我,我陪他,这有何不可?我觉得这样挺好。”

    龙司昊见她眉眼带笑,狭长的幽眸眯了起来,目光锐利的睨着她,“你再说一次?”

    “备胎,你陪我,我陪……唔……”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突然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双唇,带着惩罚性的吻她。

    他啃咬着她的唇舌,吻的十分深入,霸道,狂野,甚至有些粗暴。

    黎晓曼有些吃痛的秀眉紧蹙,纤细的双手揪紧了他的衬衫。

    她没有推开他,任由他吻,任由他发泄他的怒气。

    直到她快要岔气了,她才抡起拳头轻轻捶打着他健硕的胸膛,“唔……司……司昊……”

    察觉到她快要窒息,龙司昊带着惩罚性的咬了下她的唇瓣,才一点一点的退离了她,目光沉沉的睨着她。

    黎晓曼深呼吸了好几口,待气息平稳后,才抬眸对上了他深沉的目光,语气认真的说道:“有件事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对霍云烯念念不忘,我已经不爱他了,我会照看他,只是看在小时候的份上,仅此而已,他现在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个可怜人而已,我已经放下了对他的所有情感,包括恨,司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认为我对他念念不忘,但是你觉得如果我不恨他,不怨他了,我对他还有爱吗?我已经彻彻底底的将他移除我的生命了,刚刚我不该说你任性,一直任性的是我,因为有你的宠爱和宽容,所以我才敢在你面前任性。”

    话落,她紧紧凝视着龙司昊,注意着他的表情,却见他听完她的话竟然无动于衷,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依旧紧绷着,表情沉冷,周身像是被一股子寒气包围着。

    黎晓曼眯了眯眼眸,敢情她说的话都是废话,他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心里那团怒火又蹭了出来,她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正准备推开车门下车,纤细的手腕就被龙司昊一把箍了住。

    她眯了眯眼眸,正欲让他放手,便被龙司昊扯进了怀里。

    他垂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红肿的唇瓣,薄唇紧抿,“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黎晓曼抬眸瞪着他,“假的。”

    龙司昊敛眸,薄唇附至她耳后,声音低沉清润,“这么说你刚才说对他念念不忘是在故意气我了?”

    黎晓曼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移开目光不去看他,粉唇轻抿,“不是!”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炯炯的睨着她,“晓晓,我要听你的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唔……”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再次低下头附上了她的双唇,这次他吻的很温柔,白皙修长的五指没入了她的发丝中,轻轻扣着她的后脑勺。

    黎晓曼微微怔了下,便闭上了双眸,纤细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回应起他的吻来。

    车里冰冷的气氛渐渐变得暖和温馨。

    两人温柔的吻也逐渐演变成激吻。

    突地,一道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两人。

    黎晓曼轻轻推着龙司昊,轻轻喘气睨着他,“司昊,你手机响了,先接电话。”

    龙司昊没有放开她,薄唇依旧贴在她的唇瓣上,拿出手机见竟是索菲打的。

    他狭长的幽眸微眯,当即就挂了,然后将手机关机,随即目光灼热的睨着黎晓曼,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晓晓,我们继续,嗯?”

    话落,他正欲吻上她,老天爷像是与他作对一般,黎晓曼的手机又突然响起。

    怔了下,黎晓曼拿出手机见竟然是霍业宏打的,蹙了下眉,她才接了。

    “爷爷……”

    她刚出声,霍业宏便急忙说道:“曼曼,你是不是不在医院?何医生刚刚打来电话,说云烯的情况有好转了,爷爷马上赶去医院,你也来吧!”

    霍业宏说完就急忙挂了电话。

    黎晓曼踌躇了下,才抬眸睨着龙司昊,“爷爷说霍云烯的情况又好转,他一会要来医院,我们……”

    她顿了下,才说道:“去看看吧!”

    龙司昊敛眸,深睨了她好一会,才淡淡应道:“好!”

    见他说好,黎晓曼抬眸紧紧睨着他,眯起眼眸问:“你不生气?”

    她刚刚说要去陪霍云烯,他不是很生气吗?

    龙司昊敛眸,眸光深情宠溺的睨着黎晓曼,动作温柔的捏了捏她秀挺的瑶鼻,声音低沉温柔,“傻丫头,我像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吗?既然你已经解释清楚了你会照看霍云烯只是看在小时候的份上,我为什么还要生气?”

    话落,他白皙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清丽的小脸,睨着她的狭眸中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晓晓,生气是因为在乎你,无论我有多生你的气,我对你的爱都只增不减。”

    “司昊……”黎晓曼动容的扑进龙司昊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澄澈的眸中又氤氲起了一层薄雾,此刻她动容的好想哭,是幸福的想哭。

    龙司昊低下头轻吻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温柔,“好了,我们进去吧?嗯?”

    黎晓曼点头,和龙司昊下车进了医院。

    ……

    霍云烯的情况有好转,已经度过了危险期,由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vip病房,虽然目前还没醒过来,但偶尔身体会有抽蓄的情况,医生说这是好迹象,说明他不会变成植物人,醒过来的可能性极大。

    霍业宏赶到医院时,霍云烯已经被转到了vip病房。

    他因为年纪大,不适合熬夜,他的主治医生虽让他在医院观察几天,但他的身体已没大碍,便在天快亮时就回了霍宅。

    李雪荷没来医院,黎晓曼只能留下来守着,龙司昊也只能陪着她。

    两人睡在了vip病房配套的客厅。

    天亮之后,洛瑞送来了早餐,都是黎晓曼平时爱吃的,并且是她妈黎素芳亲手做的,但她却看着没有胃口。

    睨着摆放在茶几上的松饼,香辣酱肉炒饭馅饼以及椒盐双色花卷,她秀眉紧蹙,胃里一阵翻腾。

    坐在她身旁的龙司昊见状,狭长的幽眸担忧的睨着她,“晓晓,怎么了?”

    黎晓曼蹙了下眉,抬眸睨着龙司昊,浅笑道:“没事,可能是昨天吃多了,暂时还不饿,你先吃吧!”

    龙司昊见她似乎对饼类的没有胃口,端起放在一边的酒酿丸子递给她,“晓晓,早餐不能不吃,别的可以不吃,把这个吃了,嗯?”

    黎晓曼睨着他手里端着的酒酿丸子,胃口似乎开了一些,才接了过来。

    龙司昊见她吃酒酿丸子,似乎吃的很香,狭长的幽眸深睨着她,声音低沉清润,“晓晓,你最近的口味好像变了?”

    “有吗?”黎晓曼挑眉睨着他,“你还不快吃,你一会不是还要去公司吗?”

    黎晓曼就吃了一碗酒酿丸子,龙司昊则是将其他的包了。

    早餐过后,龙司昊便去公司了。

    他本是te的总裁,现在他又暂时接管了霍氏,加上霍氏前段时间又是股票跌停,又是被检查擦调查之类的风波,因此他接手后,有许多公事要处理,要忙上许多。

    黎晓曼则是在龙司昊去公司后,便端了热水替霍云烯擦拭脸。

    在替他擦拭手时,霍云烯的无名指和小指抖动了下。

    见状,她一怔,立即抬眸睨向霍云烯,见他墨黑的眉毛微微耸动,似要醒来。

    “霍云烯……霍云烯……”

    她连喊了两声,霍云烯都是似醒非醒,一直没睁开眼眸。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一直凝视着他,“霍云烯,你醒过来吧!我不恨你了,不怨你了,以前的一切我都不计较了,只要你醒过来。”

    她说完此话,霍云烯的双眸渐渐湿润,慢慢睁开了眼眸,目光紧锁她,干哑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曼……曼曼,你……你真的不计较了?”

    “你……你真的醒了?”黎晓曼见他醒来,澄澈的眸子中溢满了震惊之色,惊看了他一会后才语气平和的说道:“我不计较了,以前的一切都让它过去吧!”

    她的言下之意是彻底的将霍云烯移出她的生命了,只是霍云烯却没有听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