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飞跑,出去见他

    察觉到自己表现的过于惊讶,黎晓曼微微垂眸,有些尴尬的笑道:“不是,不奇怪,我叫黎晓曼。”

    “我可以叫你曼曼吗?”龙君澈剑眉微挑,迷人的桃花眸带着笑意的睨着她。

    “可以!”黎晓曼笑睨着他点头,只要他不叫她晓晓就可以,晓晓只有一个人可以叫,那就是龙司昊。

    不知不觉的,她又想到了龙司昊。

    只是想到他昨晚不跟她说一声就离开,以及对她有些微妙的冷淡,她的秀眉就蹙了起来,澄澈的眸底闪过一抹失落,心里也钝痛钝痛的很不舒服。

    他一般是不会这样对她的,除非是生她气的时候。

    难道他在生她的气吗?

    是因为她来医院看了爷爷吗?

    龙君澈见黎晓曼突然神色变得十分失落,他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语气带着一丝开玩笑的成分的道:“曼曼,不是说要陪我去看医生吗?再多等一会,我这血可就要流尽了。”

    闻言,黎晓曼回过神来,掩下了心里的失落,抬眸尴尬的睨着他,“不好意思!我现在就陪你去。”

    龙君澈睨着她儒雅一笑,没有多问她刚刚为何失神。

    刚陪龙君澈去让医生包扎好手,黎晓曼便接到了霍业宏的电话。

    “曼曼,爷爷今天有事,就不去医院了,云烯就麻烦你照顾了。”

    闻言,黎晓曼犹豫了下才应道:“好,爷爷放心,我知道了。”

    话落,她便挂了电话。

    龙君澈见她挂了电话,目光温和的睨着她,淡笑着问:“你在医院是因为有亲人病了?”

    黎晓曼秀眉轻蹙,抬眸睨着龙君澈,浅浅一笑,“不算是亲人,一个不陌生也不熟悉的人,我要去照看他了,龙先生,今天非常谢谢你。”

    龙君澈泼墨的剑眉微挑,温雅一笑,“不必客气!曼曼,我们算是朋友了吧?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有机会请你吃饭?”

    “吃饭?”黎晓曼微怔,漂亮的水眸睨着他歉意的一笑,“龙先生,不好意思!我最近恐怕都没空,不过希望龙先生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等我有时间希望能请龙先生吃饭,龙先生帮了我,这顿饭应该我请。”

    龙君澈见黎晓曼一口一个龙先生叫的十分客气,他微微蹙眉,笑容可掬的睨着她,声音温和醇厚动听,“曼曼,不必这么客气,叫我龙叔叔吧。”

    “叔……叔~叔?”黎晓曼险些闪了自己的舌头,她清澈的水眸怔怔的睨着他,他不管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是叔叔级别的人物。

    他看着和龙司昊一般大,让她叫他叔叔,她实在是叫不出口。

    她挑眉睨着他,尴尬的说道:“龙先生,你这么年轻,我叫你叔叔,不太适合吧?”

    龙君澈敛眸,抿唇温雅一笑,声音醇厚动听,“小丫头,人不是不能光看外表的,我的实际年龄和外貌可不符,我可比你大了差不多两轮。”

    闻言,黎晓曼澄澈的瞳孔傒地撑大,眸露惊讶的睨他,不敢相信他看着二十多岁,竟然有四十多岁,这也太会保养了吧。

    不过像现在的明星,何炅,林志颖,钟汉良,刘恺威,吴奇隆等等都是大叔级别的人物,一个个都保养的跟二十多岁一样年轻,所以龙君澈这么年轻也不足为奇了吧。

    不过他这也太会保养了,一点也看不出来有四十多岁。

    她挑眉睨着龙司昊,浅浅一笑,礼貌的道:“你这么年轻,我还是叫你龙先生吧!叫龙叔叔我叫不出来。”

    见她坚持要叫龙先生,龙君澈微微颔首儒雅一笑,问道:“可以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吗?”

    “可以!”黎晓曼微愣了下,才点头应道,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龙君澈接过她的手机,存下了他自己的号码,存的名字便是龙先生。

    将手机递还给黎晓曼,他挑眉温和一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有空或者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黎晓曼睨着他点头,与他聊了几句,便去照看霍云烯。

    重症监护室里,除了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就没有其他人。

    见医生和护士正在为霍云烯换头上的药,她没有进去,而是坐在了外面休息椅上等着。

    待医生和护士离开后,她才换了无菌隔离衣进去,坐在他的变床前陪着他。

    她这一陪,又是一整天。

    午饭和晚饭都是洛瑞亲自送来的,而他送来后就离开了。

    李雪荷一整天都没有出现,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这么个妈,黎晓曼也为霍云烯感到悲哀。

    到了晚上,尤其是深夜,一个人待在医院里,难免会觉得孤单。

    而令黎晓曼没想到的是,龙司昊一整天都没有联系她,不给她打电话,也不给她发信息。

    坐在重症监护室外的休息椅上,她拿着手机,好几次都想给他打过去,但是输入了号码又删除,删除了又输入,就是没能拨出去。

    而此时龙司昊也正在医院外,和昨晚一样,他坐在车里,狭长的幽眸紧紧的凝视着医院的方向。

    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她,他并不是不想见她,也并不是不想她,只是他还在介怀他所看到的,他所听到的。

    他以为他爱她,可以爱的很伟大,不管她心里还有谁,他都可以接受,他都可以不去计较。

    可是,当他拥有她后,他才知道,原来他也是自私的,原来他并不伟大,他介意她心里还有别的男人。

    他也希望她的心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人一旦得到之后,便想得到的更多。

    他要的不止是她的人,还要她的心,一颗完完整整只属于他的心。

    他敛眸,眸光深沉的睨着手里的手机,拨通了黎晓曼的号码。

    坐在休息椅上的黎晓曼一直睨着手机,见龙司昊打了过来,她心里一喜,才响一声,就立即接了。

    “晓晓……”

    由于手机贴在耳畔,龙司昊低沉熟悉清润声音回响在耳边,就像是他在她耳边唤她一般,黎晓曼的心尖一颤,清澈的水眸氤氲起一层薄雾,沾湿了眼角。

    她心里一阵委屈,整个眼眶便被氤氲起的薄雾湿润了,有些心酸,语气冷漠的问:“有事吗?”

    她其实是想问为什么现在才打来。

    她冷漠的语气令龙司昊俊眉微蹙,狭长的幽眸微眯,眸底一抹失落一闪而过,沉默了下,他才语气低沉的道:“有很重要的事,出来,我在医院外面等你,嗯?”

    黎晓曼轻蹙眉,有些惊讶的问:“你在医院外面?”

    “出来,我想见你,我给你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之后你不出来,我就回去了。”

    闻言,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了眯,“为什么是我出去?你不知道进来吗?”

    他一天不联系她,现在让她出去,她为什么要听他的?

    “晓晓,现在开始倒计时,我等你。”电话里的龙司昊语气坚决,非要她出去见他,没有商量的余地。

    黎晓曼心里蹭出了一团怒火,她竭力压制下心里的怒气,语气温和的说道:“不必等我了,我不想出去,你早点回去吧!我挂了,拜!”

    话落,她便挂了电话。

    睨着黑了屏的手机,她秀眉越蹙越紧,十分钟过后,她突然站起身,着魔似的径直跑向医院外。

    而坐在劳斯莱斯里的龙司昊见黎晓曼竟然挂了电话,他拧紧眉,狭长的幽眸中划过浓浓的痛楚,目光悲伤的睨向了医院的方向。

    凝视了好一会,见十五分钟过去了,黎晓曼也没出来,他目光变得幽沉晦暗,心底生生的揪痛。

    晓晓,霍云烯对你就这么重要吗?

    你为了守着他,连出来见我一面都觉得多余吗?

    为什么在我和他之间,你选择的总是他?

    深睨了医院的方向一眼,他掩藏下了眸底的痛楚,发动车子离开。

    不巧的是,他刚离开一会,黎晓曼便风尘仆仆的跑了出来。

    她因为跑的快,又跑的急,清丽的小脸通红,发丝有些散乱,过膝裙因为她的飞跑的步伐漾起涟漪。

    她就像是一只蝴蝶一般飞扑了出来。

    跑出了医院大门口,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清澈的水眸巡视着被黑色弥漫的四周,却根本就没有见到龙司昊的身影。

    因为已经很晚了,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上此刻一个人都没有,十分的静懿。

    深秋的晚风带着凉意,黎晓曼被吹的哆嗦了下身子,眉宇间掠过大片的失落,澄澈的眸底流露出悲伤,粉唇紧抿,心里十分难受,难受的她想哭。

    她的眼角渐渐湿润,在医院外站了一会,便转身准备返回。

    就在她转生之际,一辆宝石黑劳斯莱斯在她身后停下。

    察觉到的黎晓曼微怔,随即转过了身,见龙司昊正站在她的身前,一双狭长的幽眸深深的凝视着她。

    她微蹙眉,清澈的水眸有些惊讶的睨着他俊美绝伦的脸,眸底的想念化作晶莹的水雾涌落出来。

    她眨了眨被泪水沾湿了的眼眸,语带一丝委屈的问:“你还知道来吗?”

    她其实是想说你怎么才来?你不知道我很想你吗?

    龙司昊淡淡敛眸,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薄唇紧抿,“晓晓,你迟到了。”

    闻言,黎晓曼清澈的水眸微眯,目光不悦的瞪着他,负气的说道:“我又不是第一次迟到,你就不能多等一会吗?何况,迟到的人不是我,是你,你整整迟到了一年,如果你能在我嫁给霍云烯之前出现,我就不会受那么多伤害了。”

    人一旦生气,就容易不讲道理。

    此刻,黎晓曼就这样不讲道理的把她被霍云烯伤害,“归功”到因为龙司昊迟到了。

    睨着不悦的黎晓曼,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轻蹙,狭长的幽眸紧睨着她,薄唇轻抿,“晓晓,看来是我把你宠坏了。”

    话落,他跨步上前,将她一把扯进怀里,白皙的下巴抵在她的额间,声音低沉清润,“好了,别生气了,是我错了,我一年前应该出现把你从霍云烯的婚礼上抢走,再把你关起来不准你见他,直到你爱上我为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