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白天,遇到打劫

    她没有出声,龙司昊也没有出声,但也没有挂电话。

    电话里突然陷入了静默中,只有两人平平浅浅的呼吸通过手机在彼此的耳边缭绕。

    静默了许久,黎晓曼没有听到龙司昊再说话,她心里蹭出一团火,有些负气的说道:“没话说就挂了,你早些睡,爷爷出院之前我是不会回去了,我挂了。”

    “好!你先挂。”龙司昊淡淡应声,话里透着一丝无奈。

    黎晓曼眯了眯眼眸,在挂电话的最后一瞬,听到了他压抑的叹息。

    她皱紧了眉,睨着黑了屏的手机,本想再打过去,可在拨号那里输入了那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数字后,又犹豫着没有播出去。

    或许他是因为累了才回去的吧!

    她应该让他好好休息,总不能让他一直陪着她,什么事都不做。

    她没有打过去,收起手机,头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眸小憩。

    眼前却总是浮现龙司昊那张俊美惑人的脸。

    她所有的思绪都被龙司昊占据,心里也满满的都是他。

    他才离开没多久,她就已经开始想他了。

    躺在沙发上,她根本就睡不着。

    索性不睡了,起身进入卧室,见霍业宏睡的平稳,她才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然后坐会沙发上,有些失落的看着手机。

    而龙司昊并没有回红花苑,此时的他正在医院外。

    坐在劳斯莱斯里的他,白皙的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狭长的幽眸紧紧睨着医院的方向,目光极为深沉,眸底涌动着无限失落和不舍。

    他如画的眉宇间拢起浓浓的落寞,晓晓,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才能彻彻底底的忘了霍云烯?

    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才会毫无保留的爱上我?

    我要的是你真真切切全部的爱,不是感动,不是感激。

    他没有离开,在车里待了整整一夜。

    到了天亮,他打电话给洛瑞,让他来医院,便去了公司。

    黎晓曼是在天快亮时才睡着的,但天一亮她就醒过来了。

    洗漱好后,她才进入了卧室,见霍业宏已经下床了,而且精神状态相比昨天要好了许多。

    她立即走上前,扶住霍业宏,“爷爷,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霍业宏笑看着黎晓曼,“爷爷想去看看云烯,顺便也走走。”

    “嗯!”黎晓曼点头,扶着霍业宏在床上坐下,“爷爷,你先坐一会。”

    随即她端了热水来。

    霍业宏见她正将毛巾打湿,欣慰的说道:“曼曼,爷爷没白疼你,你果然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把毛巾给爷爷吧!爷爷自己来。”

    “好!”黎晓曼笑着将拧干的毛巾递给了霍业宏。

    待霍业宏洗漱好,他的主治医生便来了,替他做了一系列检查后才说他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只要不受到什么刺激,平日里多注意些,忌口之类的,就不会有什么事。

    但还需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待医生离开后,黎晓曼便扶着霍业宏出了病房,却见到了赶来医院的洛瑞。

    “黎小姐……”洛瑞一身深蓝色的休闲服,戴着一副蓝色墨镜,手里提着龙司昊特意让他为黎晓曼带来的早餐。

    睨着洛瑞,黎晓曼有些惊讶,“洛特助,你怎么来了?”

    洛瑞笑着上前,挑眉睨着她,“黎小姐,总裁今天不会过来,特意让我给黎小姐送早餐来。”

    话落,他又睨向了霍业宏,“霍老爷子,还有你的。”

    听洛瑞说龙司昊不会过来,黎晓曼的心沉了沉,随即便接过洛瑞带来的早餐,笑着说道:“谢谢洛特助。”

    “黎小姐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总裁,黎小姐要是没事我就先……”洛瑞做了个走的姿势。

    黎晓曼睨着他点了下头,浅笑道:“是洛特助你亲自送来的,还是要谢谢你。”

    “黎小姐要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总裁或者是我,那我先走了。”

    ……

    待洛瑞离开后,黎晓曼扶着霍业宏回到了病房,吃完早餐后,才去看霍云烯。

    昨晚没出现的李雪荷此时正在重症监护室外,一脸的担忧焦急。

    见到黎晓曼扶着霍业宏走来,她脸色不悦的看了眼黎晓曼,掩下了心里对她的厌恶,便似乎很关切的看向了霍业宏,上前扶着他,“爸,你怎么来了?云烯这里有我,你就放心好了,你躺着好好休息就是了。”

    霍业宏有些不悦的抽出了被李雪荷扶着的手,神色严厉几分,“有你在,我才不放心。”

    “爸,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有我在,你才不放心,难道我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吗?”李雪荷一脸委屈的看着霍业宏,心里却诅咒着他早死。

    “你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自己的儿子了?云烯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害的。”

    “爸……”李雪荷哭丧着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委屈不已的说道:“爸,你这样说太过分了,云烯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才生下来的,我怎么可能不不关心他?你太冤枉我了,这里是医院,爸你这样说,有没有顾及过我的颜面?”

    “哼……颜面?”霍业宏冷哼一声,握着手里的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目光阴沉锐利的看着她,“哼……你要真在乎自己儿子的死活,哪还有心思打扮?你看你像什么样子,一把年纪,脸擦得跟猴屁股似的,还敢出来见人,霍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你看看曼曼,曼曼是像你这样的吗……”

    “爸……你……你竟然拿我跟她相比……”李雪荷被霍业宏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委屈的梨花带雨,一双泪眼愤恨的看着黎晓曼,恨不得上前给她一巴掌。

    如果不是碍于霍业宏在,她早就动手了。

    霍业宏这样说她,她也是恨透了他。

    黎晓曼见李雪荷被霍业宏给说哭了,她秀眉微蹙,并没有替李雪荷说话,因为她觉得霍业宏说的对,李雪荷如果真担心自己儿子的死活,就不会有心情化妆打扮了。

    霍云烯会变成不分是非对错的人,少不了她的功劳。

    在李雪荷的熏陶下,他免不了失了本质。

    “丢人现眼,这里不需要你,滚!”霍业宏阴沉着脸看着李雪荷,语气严厉。

    “爸……你……你真的太过分了。”李雪荷满眼泪水,一副委屈不已的看了霍业宏一眼,便哭着跑了。

    “唉!”霍业宏深叹一口气,满眼的悲伤。

    随即他在黎晓曼的搀扶下走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透明玻璃窗前,见医生和护士正在为霍云烯做检查和输液,而戴着氧气罩的霍云烯依旧如同一个活死人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

    霍业宏皱紧眉,又重重叹了一口气,看了霍云烯一会,便看向黎晓曼,和颜悦色的说道:“曼曼,帮爷爷在这里看着云烯,爷爷想去一趟公司。”

    黎晓曼抬眸睨着霍业宏轻蹙了下眉,“爷爷,医生说你暂时还要观察几天,还不能出院。”

    霍业宏笑看着黎晓曼,轻拍了怕她的手,“曼曼,你放心,爷爷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爷爷已经没什么事了。”

    话落,他便打电话给了他的司机,让司机来医院接他。

    黎晓曼见他坚持要去一趟公司,没再劝说。

    等他的司机来了之后,她一直扶着他乘电梯下楼,将他送到了车里。

    见霍业宏坐进车里离开医院后,她转身正准备返回,突然有两个男人窜到了她的身前。

    其中一个男的年纪偏小,二十一二左右,长相普通,穿的也很普通,而另外一个身材矮小,年纪大约四十多岁。

    两个人看着相似,像是父子。

    睨着眼前突然窜出来拉着她路的两个面狠色的男人,黎晓曼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步,秀眉轻蹙,准备往旁边走,但那两个男人见状,再次将她拦住。

    她清澈的水眸微眯,目光冷漠的睨着拦住她路的两个男人,“你们拦我做什么?”

    “赔钱!”年纪大的那个男人目光凶狠的看着黎晓曼,向她伸出了手。

    黎晓曼后退半步,神色清冷的睨着伸出手来的男人,“我又不认识你们,赔什么钱?请你们让开,否则,我就报警抓你们。”

    她没想到她竟然光天白日的遇到两个抢劫的了。

    “你敢报警试试?”年纪稍大的那个男人恶狠狠的说完,突然拿出一把水果刀来。

    这明晃晃的水果刀在曙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黎晓曼见状,清丽的小脸微微一白,捏紧了双手,镇定自若的睨着眼前的两个男人,“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和你们素不相识,你们凭什么让我赔钱?赔什么钱?”

    她边说着,边后退,伺机寻找逃跑的机会。

    而那个年纪小的男人看出了她的意图,也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绕到了黎晓曼的身后,目光凶恶的看着年纪大的男人说道:“爸,别跟她说那么多废话,她杀死了奶奶,不赔钱就杀了她,大不了我们去坐牢,也算是替奶奶报了仇了。”

    此时是早上,医院里有很多早起的病人在散步,但由于两个人虽用水果刀威胁着黎晓曼,而又没有真的行动,因此没有人注意到这里。

    黎晓曼也不敢轻易的喊救命,不是她怕死,而是龙司昊说过,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要竭尽全力保护好她自己的性命,为了她自己,也为了他。

    所以她不能轻举妄动。

    听到身后的年纪男人提到他的奶奶是她杀死的,她疑惑的问:“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从来都没有杀过人。”

    年纪大的那个中年男人目光凶狠的看着黎晓曼,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你敢说你不认识她吗?”

    黎晓曼睨着中年男人手里的照片,瞳孔傒地撑大,照片上的竟然是张妈。

    她惊讶的睨着中年男人,“你……你和张妈是什么关系?”

    难道他是张妈的儿子?怪不得她觉得他有些眼熟。

    她记得张妈的儿子来霍宅找过她。

    中年男人眼神悲伤的看了看手里的照片,又放进了口袋里,“我就是张妈的儿子王文,我妈在你们霍家当了一辈子的佣人,临老了,竟然被你这个毒蝎女人给杀了,你今天要不赔钱,要不偿命?”

    闻言,黎晓曼秀眉深蹙,眸底一丝愧疚的睨着张妈唯一的儿子王文,“王先生,我没有杀张妈,我是被陷害的,警方现在已经查清了,张妈被杀死,我也很难过,也很愧疚,因为我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张妈。”

    “你休想骗我们,我们知道就是你杀的,媒体都已经公布了。”说话的是站在黎晓曼身后的那个年轻男人,他是张妈的孙子,王志。

    “是警局弄错了,我没有杀张妈,我和张妈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她?请你们相信我。”

    身后的王志目光凶狠的看着他爸王文说道:“爸,别跟她说这么多废话,既然她不想赔钱,那就杀了她。”

    黎晓曼闻言,纤细的双手捏起,见王志和王文一脸的狠色,根本听不进她说的话,她秀眉轻蹙,睨着两人说道:“好,你们要钱,我给你们钱。”

    王文和王志一听她这样说,脸上的凶狠表情立即换成了笑容。

    “你真的愿意给钱?那快点。”王文笑看着黎晓曼,手里的水果刀收了起来,心里在窃喜,原来打劫这么容易,他们第一次出手就成功了一半了。

    黎晓曼边在自己包包里面拿钱,边睨着他们问:“你们要多少?”

    王文父子一听,看着她问:“你有多少拿多少?”

    黎晓曼见两人一听到她说给钱就笑容满面的,心里便觉得两人不是为了张妈的死而来讨公道的,他们根本就是来勒索钱的。

    利用亲人的死来勒索钱,她替张妈有这两个不孝的儿孙感到心痛。

    他们不知道是怎么找上她的,不过她心里隐隐觉得这件事不像表面看着那么简单。

    王文父子见黎晓曼磨磨蹭蹭的半天没拿出钱来,有些不耐烦的吼道:“能不能快点?”

    睨着两人焦急的样子,黎晓曼清澈的水眸微眯,从包里拿出了两张百元大钞和一些零钱就扔给了两人,“我就只有这些了。”

    “这么少。”两人见状,嘴里说着少,但是却蹲下身去捡。

    黎晓曼扔钱给他们,就是为了趁他们捡钱之际逃跑。

    见两人蹲下身,她转身就跑。

    王文父子见状,捡起地上的钱就追了上去。

    “站住,你个蛇蝎女人,杀人凶手。”

    王文父子这一追一喊的,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而黎晓曼没跑几步就有些累,她顿下来歇了下,回头见王文父子发狠的追了上来,心里一慌,捏紧了纤细的双手,皱眉刚起步跑,便撞到了人。

    “啊……”她被撞的重心不稳的往后倒去。

    就在她以为一定会倒在地上时,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你没事吧!”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黎晓曼微惊,站稳身后,抬眸见拉起她的是一个容貌俊美无比的男人。

    一身黑色西服,白衬衫,身姿俊朗挺拔,身上带着淡雅的气质,迷人的桃花眸的双眸目光柔和的睨着她,带着关切之意。

    像是受到某种牵引一般,她不由自主的多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俊美男人竟是龙君澈,他见黎晓曼一直睨着他,桃花眸微敛,目光柔和的睨着她,淡笑着问:“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

    话落,他还伸手摸了摸他俊美的脸。

    黎晓曼怔怔的睨了他一会,反应过来后,有些尴尬的说道:“我……”

    这时,王文父子拿着明晃晃的水果刀追了上来。

    “小心!”龙君澈神色一凝,一把将黎晓曼拉到了身后,然后上前与王文父子搏斗。

    他身手看着不凡,但是却没有使出全力,因此在与王文父子搏斗时,左手背被水果刀划伤。

    王文父子见伤到了人,两人对视了下,像是在交换眼色,随即便跑了。

    黎晓曼见王文父子就这样跑了,秀眉轻蹙,心里顿觉有些疑惑。

    但她并没有多想,而是走到了出手救她的俊美男人龙君澈的身前。

    他的左手受伤了,伤口不深但却很长,流了不少血,将他整个手背都染红了。

    她蹙起秀眉,双眸感激且担忧的睨着他,“先生,谢谢你刚刚帮了我,你的手受伤了,我陪你去让医生给你包扎一下。”

    龙君澈桃花眸微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语气轻快柔和的道:“放心,一点皮外伤而已,不碍事。”

    黎晓曼抬眸睨着龙君澈,清澈的水眸中不自觉的流露出担忧之色,“流了这么多血,还是去包扎一下,感染了就不好了。”

    龙君澈见黎晓曼与他并不熟,却对他流露出担忧与关心,他剑眉轻蹙,细长的桃花眸深睨着她,淡笑道:“小丫头,我们并不熟,你就这么关心我,就不怕我是坏人。”

    小丫头?

    听到这三个字,黎晓曼心神一晃,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特殊感觉,她抬眸睨着他,浅浅一笑,“一个出手救了我还受了伤的坏人,值得我关心,至少此时此刻值得。”

    “你这想法倒是独特!”龙君澈敛眸,笑睨着她,语气轻柔的问:“小丫头,我叫龙君澈,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了,我就听你的话去包扎。”

    听到他说叫龙君澈,黎晓曼抬眸有些惊讶的睨着他,“你姓龙?”

    见她表现的惊讶,龙君澈则是淡淡凝眸,俊美的脸上表情平淡,笑的儒雅,“怎么?我姓龙很奇怪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