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遗愿,不要报仇

    龙司昊见她还炖了鸡汤,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深沉的睨着她,“晓晓,你这鸡汤是给……”

    顿了下,他才继续说道:“爷爷炖的?”

    黎晓曼轻轻喘气,抬眸睨着龙司昊,笑着点头,“嗯!爷爷身体不好,需要补补。”

    龙司昊敛眸,幽深如墨的瞳眸中,笑意敛去几分,“所以你一会还要去医院。”

    黎晓曼再次点头,抬眸睨着龙司昊,“爷爷需要人照顾,司昊,霍云烯现在昏迷不醒,爷爷又在医院,霍氏你能帮忙……”

    “晓晓……”龙司昊不等她说完,打断了她,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几分,目光深沉的睨着她,“霍家的事,我不想管太多。”

    他的话里隐含着对霍家的不满。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微眯,深睨了他一眼,“你不也是霍家的子孙吗?就当作是我恳求你帮帮爷爷也不可以吗?”

    龙司昊敛眸,目光越发深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晓晓,是他让你来劝我的?”

    “他?”察觉到他对霍业宏有些疏离的称呼,黎晓曼深睨了他好一会,才蹙眉说道:“司昊,你是不是对爷爷有很大的成见,你妈妈究竟是怎么死的?”

    龙司昊听到黎晓曼提到他妈妈,他目光一沉,幽深的眸底闪过一抹痛楚,俊眉深蹙,他伸手轻抚上黎晓曼清丽红润的小脸,“晓晓,我答应你暂时管理霍氏,至于我妈妈的事,我以后再告诉你。”

    不明白龙司昊为什么不想提他妈妈的事,黎晓曼也没再多问,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件不愿提及到的事。

    或许他妈妈的死在他心里形成了一道伤疤,揭开后一定是鲜血淋漓,提及就等于是揭开伤疤,他一定会很痛。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把伤心之事表现在脸上,他心里埋藏着怎样的伤痛她不知道,但她此刻好心疼好心疼他,想要好好爱他,想要用她的爱来抚平他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伤痛。

    她抬眸睨着他,笑着点头,“好!你先出去,你昨晚没睡,先去睡一会,我把菜炒好了叫你。”

    见他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她伸手将他推出了厨房,“去嘛!去睡一会嘛。”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龙司昊狭长的幽眸中缀满了笑意,连连说道:“好好,我去就是了。”

    话落,他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闭上双眸,浮现在他眼前的便是他妈妈龙雅心死时凄惨的样子。

    龙雅心死前的话似乎还回响在他的耳边。

    “司昊……不……不要替妈妈报仇……不……不要恨你爷爷……”

    “妈妈,为什么?是他硬生生拆散了你和爸爸,是他对你赶尽杀绝,是他夺走了龙氏,是他害的外公失踪……”

    “不……司……司昊,不要说了,听……听妈妈的话,不……不要恨你爷爷,不要报仇……好好活着,一……一定要好好活着,这……这是妈妈唯一的……遗愿,答应妈妈啊!司……司昊,你要让……妈妈死不瞑目吗?”

    那时才六岁的他看着自己满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妈妈,在她永远闭上眼的最后一刻,答应了她不报仇,不恨自己的爷爷。

    ……

    事隔这么多年,他妈妈临死前的凄惨模样还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里,令他每每想起,都心痛却又愤恨。

    可是答应妈妈不报仇的话,他又怎能反悔。

    如果连自己妈妈的遗愿都不完成,那他还有资格为人子吗?

    在他陷入悲痛之时,一道清细温柔的声音传进他耳里。

    “司昊……”

    闻声,龙司昊回过了神来,抬眸见龙司昊正站在他眼前,一瞬不瞬的睨着他。

    他掩下了眸底的悲痛,伸手将她一把拉进怀里,狭长的幽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饭好了?”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深睨着他,见他红了眼眶,眼角还湿润着,她伸手动作温柔的轻拭着他的眼角,蹙眉问:“司昊,你……哭过了?”

    龙司昊伸出手握住她轻拭着他眼角的小手,放至唇边吻了吻,目光深情的睨着她,弯唇一笑,“傻丫头,你觉得我像是一个会哭的人吗?”

    黎晓曼轻点头,澄澈的双眸深睨着他,“司昊,没有人不会哭,再坚强的人都会有伤心的时候,软弱的人是嚎啕大哭,表现在脸上,坚强的人是在心里哭,别人虽然看不见,但不代表感觉不到。”

    龙司昊笑睨着她,认同的轻点了下头,“说的有几分道理。”

    话落,他双臂一收,紧紧搂着她,白皙的下巴抵在她的额间,语气十分认真,“晓晓,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不等她回答,他便低下头吻上她粉嫩的双唇。

    像是怕会吻坏她一般,他吻的小心翼翼,吻的十分温柔。

    吻了许久,他才停了下来,狭眸深情的睨着她,目光灼热,声音低沉温柔,“晓晓,我爱你,很爱很爱。”

    黎晓曼笑进了心里,纤细的双手紧紧回抱着他,将红的发烫的小脸深埋进他的怀里,“我知道,我感觉到了,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情不自禁的,她许下了一生不离的承诺。

    “晓晓……”龙司昊心中十分动容,收紧了双臂,低下头又吻上了她。

    似乎吻不够一般,一直这样断断续续,循循环环。

    ……

    晚饭过后,黎晓曼带着炖好的鸡汤和龙司昊又去了医院。

    原本她是让龙司昊把她送到医院就回去休息,但龙司昊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医院,坚持一定要陪着她。

    vip病房里,霍业宏见黎晓曼和龙司昊又来了医院,有些惊讶,但那张苍白的老脸上浮满了欣慰的笑容,“司昊,曼曼,你们来了。”

    黎晓曼走到他的病床前,关切的问:“爷爷,你好些了吗?我炖了鸡汤,爷爷喝些。”

    霍业宏笑看着黎晓曼,“好,曼曼有心了,爷爷好多了。”

    黎晓曼盛了一碗鸡汤,坐下来亲自喂霍业宏,睨着他说道:“爷爷,司昊已经答应帮你管理霍氏了,你安心养病就好。”

    闻言,霍业宏抬头看向了一直没出声的龙司昊,欣喜的问:“司昊,曼曼说的是真的?”

    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轻蹙,目光深邃的睨着霍业宏,轻点了下头。

    “好……爷爷明天就打电话给林助理,让他以我的名义通知霍氏的董事会,任命你为霍氏的总裁。”

    龙司昊淡淡敛眸,目光深邃的令人琢磨不透,“我只是暂时替你管理。”

    霍业宏见他的态度不冷不热,眉头深皱起来,没有再说什么。

    黎晓曼察觉到霍业宏和龙司昊两爷孙之间有着隔阂,待喂霍业宏喝完鸡汤后,她以去洗碗为由,让龙司昊先陪着霍业宏。

    她是特意让他们爷孙俩好好聊聊,便出了病房。

    想到霍云烯还没醒来,看在霍云烯小时候对她很好的份上,她才去了重症监护室,透过透明玻璃窗,她见李雪荷竟然没在,只觉霍云烯可怜,心里动了一丝恻隐之心,才换上了无菌隔离衣进去。

    在霍云烯的身旁坐下,睨着似乎没有生命迹象,静静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戴着氧气罩的他,她秀眉深蹙起来,心底还是有些难受。

    不是因为对他还有爱而难受,而是没想到他会有今天,他这样躺在这里,身边却没有亲人陪着,连他妈都不见人影,倘若他知道后,该是有多难过啊!

    凝视着他,黎晓曼想到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有感动过的,欢喜过的,幸福过的,期盼过的,失望过的,绝望过的,痛心过的,寒心过的,恨过的,怨过的……

    越想她心里越是难受,清澈的水眸中氤氲起了水雾,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轻咬下唇,凝视着他,“霍云烯,你醒过来吧!我不怨你,不恨你了,霍家还需要你,爷爷还需要你。”

    见他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依然静静的躺着,没有一丝的生命迹象,她秀眉紧紧蹙起,微微倾身拉起如雪薄被替他盖好。

    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凉刺骨,仿若一块寒冰。

    凝视了他好一会,她才拉起了他冰凉的手,双手握在手心,盈泪的双眸深睨着他,“霍云烯,你犯了这么多错,你是想一辈子都不醒过来吗?你不醒过来,要怎么弥补你犯的过错,难道你要用沉睡来逃避吗?醒过来好吗?”

    她深看着他,一直给他讲述着他们小时候发生过事,讲述小时候的他在她的心里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由于她的目光一直在霍云烯的身上,因此没有发现龙司昊就站在重症监护室外。

    他狭长的幽眸透过玻璃窗紧紧的凝视着黎晓曼,目光深沉幽暗,如墨的瞳眸中闪动着一抹痛楚,她的眼泪,她讲述着她和霍云烯的点点滴滴,这一切就像一枚泛着冷光的尖针刺痛了他的心,令他觉得她的心里还有霍云烯。

    或许,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

    每当霍云烯有危险的时候,她都是不顾性命的保护他,在树林的时候,在霍家的时候,现在她支开他,却是来看霍云烯,为他伤心,为他落泪,为他难过,为他心疼……

    他现在开始怀疑,她会接受他,只是因为感动吧!

    感动他在她伤心的时候陪着她,安慰她,感动他的付出。

    或许她对他仅仅只是感动,她爱的还是霍云烯,就算霍云烯将她伤的千疮百孔,她爱的也还是他。

    他如画的眉宇间掠过浓浓的痛楚,如墨的瞳眸渐渐湿润,他悲痛的闭上眼眸,两滴泪自他眼角黯然滑落。

    过了许久,他终是听不下去她和霍云烯之间发生过的点点滴滴,他痛心在那十年里没有他的存在。

    白皙的大手紧握,他强迫自己转过身离开。

    ……

    黎晓曼在重症监护室待了许久,当她回到霍业宏的病房时,却没有见到龙司昊,而霍业宏也已经睡了。

    她没有叫醒霍业宏问龙司昊去哪了,而是坐在了病房配套客厅里的沙发上,拿出手机正欲打给龙司昊,发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正是龙司昊发来的。

    她立即打开信息,却只有四个字,不必找我。

    她秀眉蹙起,清澈的双眸紧紧的睨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四个字,有些不明所以。

    不必找他,他竟然就只发了这四个字,没有称呼,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冷漠。

    她秀眉越蹙越紧,拿着手机的纤细小手紧了紧,会了过去,知道了。

    等了片刻,见龙司昊没有回过来,她感到一阵失落,忍不住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

    仍旧是低沉熟悉的声音,但是语气却有些冷淡,“我今晚不会过去了。”

    “哦!”黎晓曼淡淡的应了一声,紧紧拿着手机,澄澈的眸底失落更甚,心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冷淡隐隐有些沉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