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脑袋,被驴踢过

    黎晓曼睨着体贴细心的他点了下头,“嗯!”

    龙司昊低下头在她娇艳欲滴的粉唇上印了一吻,才站起身示意凌寒夜与他一起出去。

    林陌陌见凌寒夜和龙司昊都出去后,才做到黎晓曼的身旁,双眸羡慕不已的睨着她,“曼曼,男神对你真是好的无与伦比了,我都快羡慕死你了。”

    黎晓曼浅浅一笑,挑眉睨着她,“凌寒夜对你不好吗?”

    林陌陌淡淡蹙眉,眸底闪过一抹失落,但很快又掩了下。

    “曼曼,听说霍渣男出了车祸,这是真的?”

    “嗯!”黎晓曼睨着林陌陌点了下头,眉头紧蹙几分。

    林陌陌见状,瞪着她说道:“曼曼,别告诉我,霍渣男出了车祸,你在担心他?他以前那么对你,这算是老天对他的惩罚,你为谁担忧都不能为他担忧,他不配,这个世上,伤你最深的人就是他。”

    黎晓曼淡淡敛眸,“陌陌,我并不是在担心他,只是觉得他其实也很可怜,甚至很可悲,爷爷说的对,他会变成今天这样,少不了***功劳,我跟他已经彻底的结束了,如果说我会担心他,也只是因为小时候的他,现在他出了车祸,医生说他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知道这些后,我对他的怨恨慢慢消失了,他在我心里,慢慢变成了一个陌生人,我不爱他了,也不恨他了,彻彻底底的把他从我的心里移除了。”

    林陌陌听完她的话,伸手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曼曼,好样的,就是要这样拿得起放得下,好好爱男神,别错过他了,对了,你们都订婚了,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黎晓曼想起刚刚龙司昊的沉默,她秀眉深蹙了下,抬眸睨着她,“陌陌,结婚不是儿戏。”

    林陌陌挑了挑眉,眯起眼眸睨着她,“你这算是什么回答?看来你是还不想和男神结婚吧?等你们婚期定了,一定要告诉我。”

    黎晓曼笑睨着她,“当然,我如果再婚,第一个通知的人就是你。”

    “嗯!这还差不多。”

    “什么差不多?”凌寒夜的声音响起,林陌陌抬眸瞪了他一眼,“女人说话,男人少插嘴,出去。”

    凌寒夜双眸眯起,偏不出去,在林陌陌的身旁坐了下来,双手环抱着,挑眉睨向两人,“你们聊你们的,就当我不存在。”

    林陌陌见凌寒夜端坐在沙发上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瞪了他一眼,也没理会他,将他晾在一边,陪黎晓曼聊天。

    ……

    警局市局长办公室

    吴局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眼疑惑的打量着坐在他办公室里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一袭灰绿色的修身西服,气宇不凡,容貌俊美,与龙司昊不相伯仲,剑眉如墨,眸光暗深,令人琢磨不透眸底的情绪,一双桃花眸魅惑迷人,似能摄人心魄,鼻翼挺拔,皮肤白皙,看着很年轻,周身散发着能令全天下女人沉迷的成熟男人气息。

    气场强大,气质高贵儒雅。

    “看够了没有?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男人剑眉微挑,桃花眸淡睨了吴局长一眼,声音醇厚动听,似陈年佳酿般醇醇动人,却夹杂着一丝渗人的冷寒。

    吴局长不禁打了个颤,发现他眼前的男人和龙司昊一样,身上都带着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他比龙司昊更阴暗,龙司昊比他更深沉,两人似乎不相上下。

    他不禁怀疑两人是不是两兄弟啊?除了两人的容貌不像之外,气质有些相同。

    龙司昊的背景身份已经够强大了,他的背景竟然也不简单,他竟能让市长亲自打电话来让他放了李雪荷。

    巧的是市长刚打完电话让他放人,就有人来警局自首。

    他回过神来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俊美男人,“您说笑了,我对男人也不感兴趣,霍夫人马上就来了,您稍等一下。”

    他话音刚落下,李雪荷就被何队长带着走了进来。

    “澈……我就知道你会来。”李雪荷一见到沙发上的俊美男人,脸上的愤怒瞬间消散,声音也嗲了几分。

    吴局长听到李雪荷发嗲的声音,打了个颤,双眼有惊讶的看了看李雪荷,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俊美男人,揣测着两人的关系。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看就比李雪荷小了很多,她看那男人的样子,就像是在看自己的情|人,k市谁都知道她是死了丈夫的,难道她耐不住寂寞,包养小白脸。

    但那个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包养的。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见吴局长似乎正想着什么,他站起身,目光锋利的睨了他一眼,微微勾起一侧唇角,笑容掺着寒意,“吴局长,有些事不必想的太清楚,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甚至是丢了性命。”

    吴局长因为他的话,心里猛的一惊,回过神来,正好对上了男人深不见底却又狠厉渗人的冰寒目光。

    吴局长心一颤,脸色泛白,不知为何,看到他这样的眼神,心里有些惧怕起来。

    知道他一定是不简单的人物,他连连点头,“对对!有些事不必……不必想的太清楚,我……我也没……没想清楚,您……您慢走。”

    “贪生怕死!”李雪荷目光不屑的瞪了眼吴局长,走到被她称为“澈”的男人面前,亲昵的挽住了他的胳膊,妩媚一笑,“澈,我们走。”

    男人收起阴暗冰寒的眼神,睨着李雪荷儒雅一笑,与她一起出了局长办公室。

    吴局长在他走后,伸手擦着额头的冷汗,最近是怎么了,一个接一个背景强大的大人物来找他……

    他有些疲惫的看向何队长,说道:“赶紧去审问那个来自首的人,确定他是凶手,就把这个案子了解了。”

    “yes!”何队长应声,转身离开,

    吴局长揉了揉发痛的头,看来他这局长位置是坐不久了。

    警局外

    李雪荷挽着被她称为“澈”的男人刚坐进车里离开,龙司昊就赶到了。

    先一步到警局的洛瑞见状,记下了车牌号,走到龙司昊的车旁,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待龙司昊降下车窗后,他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他说道:“总裁,你来晚了一步,李雪荷已经被放出来了,还和一个男人坐车离开了。”

    龙司昊敛眸,目光深沉幽暗,沉声道:“我不是瞎子。”

    洛瑞淡淡抽了下唇角,睨着龙司昊双眸笑眯成一条线,“那总裁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我已经记下了那个男人的车牌号。”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起,目光沉冷,紧抿着薄唇没有出声,猛的发动起车子。

    “总……”洛瑞见状,正欲出声,龙司昊的车子便离他数米远。

    他淡淡挑了下眉,随即也转身坐进了他的银色迈巴赫里。

    带走李雪荷的那个男人将车开的并不快,他迷人的桃花眸微眯,目光锐沉的睨着后视镜,薄唇勾出阴冷的弧度,“他们追来了。”

    坐在他身旁的李雪荷回过头看了眼身后,不解的问:“澈,谁追来了?”

    “龙司昊……”俊美男人唇角勾出的笑带着几分寒意,桃花眸微微眯起,目光沉暗,令人无法看穿他的情绪。

    李雪荷听到“龙司昊”三个字,脸色一白,有些惊慌的看着身旁的俊美男人说道:“澈,不能让龙司昊看见我和你在一起。”

    俊美男人收起唇角的冷笑,伸手摸了下李雪荷的手,目光晦暗的看了看她,随即突然一个急掉头,踩下刹车,将车横在了路中间。

    车里的龙司昊没想到前面的人竟然会突然停下车来,他目光一凛,也把车停在了原地。

    随后追上来的洛瑞见龙司昊停下车,他虽有些不解,却也把车停了下来。

    坐在车里的李雪荷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身旁的俊美男人,“澈,你为什么把车停下来?”

    被李雪荷唤“澈”的男人见龙司昊没有追上来前,他微微勾唇,笑容渗着寒意。

    随即他踩下油门,慢慢开到了龙司昊的车旁,降下车窗,目光锐沉的睨着他,迷人的桃花眸中折射出冷光,微微勾唇,“为什么跟踪我?”

    龙司昊也降下了车窗,目光深沉锐利的睨着对面车里的俊美男人,声音沉冷,“你是谁?”

    直觉告诉他,眼前的男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眼神给他一种非常阴沉暗黑的感觉。

    “龙君澈……”俊美男人唇角的阴沉笑容不减,缓缓吐出了这三个字。

    俊美男人正是叫龙君澈,一个极其不简单的人物。

    坐在他身旁的李雪荷见他竟然向龙司昊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她伸手拉了拉他,“澈……你……”

    “你姓龙?”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眸光深沉锐利的睨着他,总觉得他与他之间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龙君澈当着龙司昊的面把玩着李雪荷的手,唇角那抹阴沉的笑容肆意的扩大几分,“对!我姓龙,而且,还有可能是你的长辈,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关系很不一般,不过至于是什么关系,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查清楚,既然见面了,有一件事,我不妨告诉你,你的晓晓被陷害杀人,全是我一手策划的……”

    龙司昊听到龙君澈自认是他策划陷害的黎晓曼,他目光一寒,险些沉不住气的下车。

    “晓晓”是他对黎晓曼的称唤,只有他会这样唤她,而龙君澈竟然能知道,说明他对他算的上是了如指掌。

    他敢这样坦白的告诉他,是他策划的这起杀人案,他就一定有把握能确定他暂时杀不了他。

    他极力压制下了想杀了龙君澈的怒气,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起,目光森寒犀利的睨着龙君澈,“你做这些有什么目的?给我下马威?”

    龙君澈揽住李雪荷的肩膀,白皙修长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肩头,勾唇说道:“对,我就是给你下马威,而且,还特意给你的晓晓留了一条生路,倘若我复制上去的不是她完整清晰的指纹,你还能轻易找到破绽为她洗脱杀人嫌疑吗?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下马威,下次,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救她。”

    龙司昊目光一沉,幽深的眸底闪过肃杀之气,薄唇紧抿,声音冰冷凛冽,“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呵呵……”龙君澈勾唇一笑,声音渗着寒意,“我龙君澈最喜欢挑战强大的敌人,这个世上,最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的也就只有龙少你,保护好你的晓晓,要是下次她一不小心再背上杀人的罪名,可就没这么容易洗脱。”

    话落,他发动车子,带着李雪荷离开,去的方向是医院。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紧,白皙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并没有去追龙君澈。

    洛瑞见龙君澈离开后,走到龙司昊的车旁,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总裁,那个叫龙君澈的是什么人?我就没见过像他这么嚣张的,陷害黎小姐杀人,他竟然还敢告诉总裁你,他脑袋一定是被驴踢过。”

    龙司昊淡淡敛眸,目光深沉而幽暗,薄美的唇紧抿,周身气势慑人,“他是故意想让我知道他的存在,让我害怕他,堤防他,想让我因为他的存在而时刻担心晓晓的安全……”

    说到这,他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紧,目光阴鸷,周身散发着阴戾的气息,薄唇紧紧抿着,声音冰冷,“他想让我自乱阵脚,那他的如意算盘就打错了,我会让他为陷害晓晓付出代价。”

    “还是总裁看的透彻,总裁打算怎么做?”洛瑞睨着龙司昊,神色凝重了几分。

    他直觉,这次他们面对的这个叫龙君澈的会比多雷斯还难对付。

    龙司昊目光一凛,薄唇勾出冷戾嗜血的弧度,“让mx兵团从这个世界消失。”

    洛瑞眯起眼眸,略带疑惑的睨着龙司昊,“让mx兵团消息和那个龙君澈有什么关系?难道总裁怀疑他是mx兵团里的人?”

    龙司昊淡淡敛眸,目光深邃的令人琢磨不透,紧抿的薄唇里淡淡吐出两个字,“下车。”

    “啊……”洛瑞怔了下,深看了会龙司昊,便皱眉下了车,关上车门后,透过车窗睨着车里的龙司昊说道:“总裁,透露一下嘛!你是不是怀疑那个龙君澈是mx兵团里的人?总裁,你说你们都姓龙,你们会不会是两兄弟?他这么年轻,怎么和李雪荷搞在一起了?难道他有恋母情结?有特殊癖好,喜欢老妇女?真是看不出来啊,你同父异母的弟弟霍云烯的老妈竟然偷|人?怪不得霍云烯背着黎小姐偷|人,原来这是有遗传性的,你说这件事要是被媒体报道出来,李雪荷还有脸在k市待下去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