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抢救,出了车祸

    他的话令黎晓曼心底又是一阵震撼不已,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让撼动她的心扉,足以证明,在他的眼里,她比一切都重要。

    被他这样深切的爱着,她觉得幸福的无与伦比。

    她清澈的双眸动容的睨着他,伸手主动与龙司昊五指相握,柔和的目光深深的睨着他,心间似流淌进了暖泉,滋润着她的整个心扉。

    龙司昊紧紧握着她纤细的小手,淡淡抬眸睨向了吴局长,声音沉冷,“吴局长,我只给你一天时间,警方如果不登报向晓晓道歉,有什么后果自负。”

    话落,他便站起了身,拉着黎晓曼径直离开。

    洛瑞则是挑眉睨着吴局长,双眸笑眯成一条线,“吴局长,你还是登报道歉吧!否则,总裁会“请”你登上各大媒体报纸的头条,让媒体来替你曝光你是如何一步步当上局长,一步步“发财致富”的?有些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行了,何必让其他人知道是不是?比起这,登报道歉对吴局长你来说不会损失多少面子,但是如果吴局长你“发财致富”的秘诀被报道出来以后,对你的影响可是大大的,该怎么做,吴局长掂量掂量一下,还有一件事,顺便提醒下吴局长,这起凶杀案嫌疑最大的人是霍老爷子的儿媳妇李雪荷,麻烦吴局长再仔仔细细的看看李雪荷的口供,她不但没有时间证人,而且还有杀人动机。”

    洛瑞说完便和林律师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吴局长在他们离开后,目光愤怒的看着何队长,怒吼道:“你是怎么办案的?这么大的破绽你竟然没发现,你自己去登报道歉,这队长你也别当了。”

    何队长听到他的话,皱紧了眉,心里虽然不甘心,却又没资格再多说什么,这起凶杀案的确是他太疏忽了,才导致抓错人的。

    ……

    黎晓曼和龙司昊离开警局后刚回到红花苑,便接到了霍业宏打来的电话。

    “曼曼,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看守所的?怎么出来了也不给爷爷打个电话?不知道爷爷会担心你吗?”

    听到电话里霍业宏关切的声音,黎晓曼秀眉轻蹙,心里有些愧疚,“爷爷,对不起!我已经没事了,是司昊找出了证明我不是凶手的证据,爷爷……张妈有可能是……”

    黎晓曼顿了下,本想告诉霍业宏张妈的死可能与李雪荷有关,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曼曼,张妈有可能什么?”

    “爷爷,你要是没事我就挂了,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话落,黎晓曼正准备挂电话,电话里便传来了霍云烯的声音。

    “曼曼……你真的没事了?我……”

    不等霍云烯说完,黎晓曼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她实在是不想再听到霍云烯多说一句话。

    霍宅大厅里,霍云烯见黎晓曼挂了电话,墨色的双眸紧紧的睨着手机,眉宇间聚起了浓浓的悲痛之色。

    他只是想关心她,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没事了,没想到她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坐在沙发上的李雪荷见霍云烯盯着手机,神色痛苦,她站起身,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手机,脸色不悦的说道:“好了云烯,别想着那个小贱|人了,一个杀人犯有什么好想的。”

    “妈,曼曼她没有杀……”

    霍云烯的话还没说完,便见两名警察进入了大厅。

    坐在沙发上的霍业宏见状,杵着拐杖站起身,疑惑的看着两名警察,“你们这是……”

    两名警察直接走到李雪荷的身前,神色冰冷的看着他说道:“霍夫人,根据你的口供,我们怀疑你才是杀死女佣张妈的凶手,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李雪荷脸色一白,眼中闪过一丝慌色,一脸愤怒的看着两名警察,“你们说什么?怀疑我杀人?你们凭什么怀疑我杀人?我没有杀人。”

    “霍夫人,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两名警察上前,拿出了手铐,“霍夫人,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就只好对你不客气了。”

    李雪荷狠狠的一眯眼,愤怒的看着两名警察,怒道:“这里是霍家,你们敢撒野?”

    霍云烯上前挡在李雪荷身前,目光凌厉的睨着两名警察,“我妈绝对不可能杀人,我不会让你们抓走我妈。”

    两名警察并不想与霍家起冲突,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霍业宏,“霍老爷子,我们只是带霍夫人回去协助调查,如果霍夫人没有杀人,我们警方是不会冤枉她的。”

    “不会冤枉?”李雪荷气恼的一把拉开挡在她身前的霍云烯,目光愤怒的看着两名警察,“明明是黎晓曼那个小贱|人杀了人,你们来抓我做什么?”

    “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黎小姐没有杀人,现在杀人嫌疑最大的是霍夫人你。”

    两名警察说完,再次上前要带走李雪荷,霍云烯见状正要与他们起冲突,身后霍业宏颇为严厉的声音便响起。

    “云烯,不许和警察动手,你妈如果没有杀人,警方自然会还她清白。”

    李雪荷见霍业宏让霍云烯住手,她暗自捏紧了双拳,掩下了对他的恨意,一脸的委屈,“爸,你什么意思?你要让警察把我妈抓走吗?我可是你的儿媳妇。”

    两名警察见霍业宏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上前将手铐铐在了李雪荷的手上,将她带走。

    “妈……”霍云烯见状,担忧的正欲追出去,霍业宏再次喊住了他。

    “云烯,不许去追!”

    霍云烯转过身,俊眉紧蹙,不明所以的睨着霍业宏,“爷爷,你为什么不让我阻止警察带走妈?”

    坐在沙发上的霍业宏双手握住拐杖,皱了下眉,才神色威严的看着霍云烯,“警察没有说错,你妈的嫌疑最大,曼曼是绝对不可能杀人,你妈平时和张妈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她有杀人动机,也有足够的作案时间。”

    “不……不可能……”霍云烯不相信的摇头,神色复杂的看着霍业宏,“爷爷,就算是妈和张妈的关系不好,妈也不可能杀人。”

    霍业宏杵着拐杖站起身,神色凝重的看着他,“不是她还能是谁?云烯,你妈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会变成今天这样不明是非,都是你妈的错,如果警方证实你妈是杀害张妈的凶手,我是不允许你和她再有瓜葛的。”

    闻言,霍云烯俊眉深蹙,墨色的双眸疑惑的睨着霍业宏,“爷爷,你什么意思?”

    “哼……”霍业宏冷哼一声,神色严厉的说道:“我是不会让我霍家的子孙有一个是杀人犯的妈,云烯,你和曼曼会走到今天,都是你妈害了你,难道你就不恨她吗?”

    “爷爷,她毕竟是我妈,我不可能恨她。”

    他当然知道他会和黎晓曼离婚,也有***原因,可他妈再不是,也是生他养他的妈啊!

    做儿子的怎么能恨自己的妈?

    霍业宏杵着拐杖走上前,神色温和几分道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云烯,我知道你对你妈孝顺,但你妈真的把你当儿子疼爱吗?她只是把你当成工具,一个能在霍家保住她地位的工具。”

    霍业宏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杵着拐杖,步履蹒跚的往楼上走去。

    霍云烯有些颓废的跌坐在沙发上,俊脸上满是愁色,他拿出手机找到黎晓曼的电话,本想拨出去,但始终没有勇气,他开始害怕听到她冷漠的声音。

    他知道她也许不会接他的电话,就算是接了,与他说一两句也就会挂了。

    睨着黎晓曼的号码,他墨色双眸渐渐湿润,眸底聚起浓浓的痛楚,是他没有珍惜她,是他错过了她,如果能再来一次,他一定会用生命去爱她。

    凝视了手机许久,他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曼曼,我妈被警方带走了,爷爷说她有可能是杀张妈的凶手,我现在好乱,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相信她吗?我知道你不会回信息,我想告诉你,如果能再来一次,我一定会用生命去爱你。”

    ……

    黎晓曼收到霍云烯的信息时正在和龙司昊吃饭,看完信息后,她就直接删了。

    翌日,警方针对霍家女佣张妈被杀一案,登报向黎晓曼道歉,澄清她的清白,警方自称是因为他们的办案不力,抓错了人。

    媒体因为报道过这起杀人案,也登报向黎晓曼道歉。

    黎晓曼的清白是澄清了,但是她依旧成为了k市的名人,“黎晓曼”三个字现在在k市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了。

    不少人都在猜测能让警方和各大媒体登报向她道歉,她背后一定有背景不简单的人替她出头。

    李雪荷成为杀害张妈的最大嫌疑犯,媒体也登了报,引起了一场小的骚动。

    霍云烯今日一早带了律师去警局,试图保释李雪荷,但都没能将她保释出来。

    从警局出来,他显得很疲惫,神情沮丧,他让律师先回去,然后自己开车漫无目的的在公路上行驶。

    车里的他俊眉紧皱,从他和黎晓曼离婚后,就没睡过好觉,长期的睡眠不足,令他精神不振,眉宇间尽显疲惫之色。

    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揉着眉心,由于他闭着双眸,因此没有发现一辆大货车正冲来。

    突然,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起,他猛的睁开双眸,见大货车似刹不住的向他冲来,他心中一惊,急忙双手握着方向盘,只是还没来得及转弯避开,那辆大货车便撞向了他。

    黑色宾利的车头几乎全部陷入了货车的轮胎下,而车里的霍云烯满脸的血,已经不省人事。

    随着急救车的声音响起,他被送进了医院。

    红花苑公寓

    早饭过后,黎晓曼窝在豪华沙发上,看着警方和媒体向她登报道歉的新闻。

    穿戴整齐的龙司昊从卧室里出来,大跨步的走至她身前坐下,眯起眼眸打量了她一会后,声音低沉清润的说道:“晓晓,去换衣服,今天我们有很重要的事做。”

    黎晓曼一时没想起来,挑眉睨着他问:“什么重要的事?”

    见她给忘了,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如炬的睨着她,白皙的大手捏住她的下颚,沉下脸色道:“你忘了答应我什么了?”

    睨着他沉下脸色的俊美脸孔,黎晓曼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她纤细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双唇在他薄美的唇上印了一吻,故意说道:“我想不起来了,你提醒我一下。”

    “确定需要我提醒?”龙司昊敛眸,目光锐利几分的睨着她,白皙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紧紧的压迫着她粉嫩的唇瓣,倾下身将她压倒在了沙发上。

    他的吻带着惩罚性的啃咬着她的唇瓣,黎晓曼吃痛的皱起了眉,纤细的双手抵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司……司昊,我想起来了。”

    龙司昊微微直起身,眯起的狭眸目光灼灼的睨着她,“说说看,我们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嗯?”

    黎晓曼清丽的小脸微红几分,澄澈的眸子中染上了笑意,粉唇轻启,“我们今天要去领证结婚。”

    还没去民政局,她就开始紧张了,心跳加速,但这次,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嫁给他。

    他值得她爱,如果放弃了他,她一定会后悔的。

    龙司昊直起身,伸手将她拉起来拥进怀里,薄唇亲吻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温柔,“晓晓,等我们领完证,再举办婚礼,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黎晓曼睨着他点头,泛红的小脸上浮出了幸福的笑容,“那我去换衣服了?”

    她站起身,回到了卧室,打开衣橱正欲拿衣服出来时,她的手机便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霍业宏打来的,犹豫再三之后她才接了。

    电话里传来的却不是霍业宏的声音,而是霍宅老管家的声音。

    “少……少夫人,不好了,二……二少爷出了车祸,老爷……老爷知道后晕倒了,二少爷和老爷现在都在医院抢救,夫人又被警察抓走了,现在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少夫人快来医院啊!”

    听到管家的话,黎晓曼瞳孔傒地撑大,惊讶不已,“什么?霍云烯出了车祸,爷爷晕倒了在抢救?”

    黎晓曼拿着手机,清澈的双眸中情绪复杂,小脸上满是震惊与不敢置信,还有对霍业宏的担忧。

    霍云烯怎么会出车祸的?

    她可以不管他,但是爷爷她能不管吗?

    龙司昊进入卧室时,她还傻站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