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 审问,指纹报告

    她黎晓曼竟然也会有进警察局的一天,还被当成杀人嫌疑犯带进审讯室里。

    她的心中无限悲凉,只觉委屈不已。

    睨着坐在对面神色冰冷的三名警察,她反而冷静了下来,不再像刚刚那般害怕与惊恐。

    坐在中间的何队长神色威严的看着黎晓曼,见她显得更平静,他冷笑着说道:“呵呵……你倒是冷静……”

    顿了下,他猝不及防的问道:“是你杀了张妈?”

    闻言,黎晓曼立即摇头否定,“不是……我和张妈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她?我根本没有杀人动机。”

    坐在何队长身旁的一名女警官看着黎晓曼说道:“黎晓曼,我们问过其他人,你因为和人发生了冲突,礼服不小心被红酒弄脏了,霍老爷子让张妈扶你上楼去换衣服,所有的人都可以作证,亲眼看见你和张妈上了楼,之后其他人没有再见过张妈,也就是说,你是见过张妈的最后一个人,你前婆婆李雪荷说去你房里找你,发现张妈已经死了,就在你身旁,你的身上也有张妈的血,当时房里也只有你和张妈,没有其他人。”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起,睨着那名女警官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杀人,张妈平日里对我很好,我不可能杀她,我是被陷害的,你们没有证据,不能冤枉我杀人。”

    “黎晓曼,请你把你知道的再仔仔细细的说一遍,你是怎么发现张妈死了的?你说你没有杀张妈,那你有没有时间证人证明张妈死的时候你不在场?又或者,你有没有看见真正的凶手?”此时说话的是何队长,他双眼一瞬不瞬,目光犀利的看着黎晓曼,似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听到何队长这样说,黎晓曼将她被夏琳扇了一巴掌,然后张妈扶她上楼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黎晓曼,你说是有人迷晕了你,那你看清那个人的脸没有?”

    “没有!”黎晓曼蹙眉睨着问话的何队长摇头,当时那个人的速度太快,而且是趁她不注意出手的,她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个人的样貌。

    她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那股特殊的气味,如果再让她闻到,她一定能想起来。

    “黎晓曼,你说你醒过来就发现张妈死了,又没有证人可以为你作证,你的说词很难让人相信,看来我们只能等法证部的鉴定结果出来,才能确定你是不是凶手。”

    黎晓曼眯起眼眸,有些疑惑的睨着何队长,“什么鉴定结果?”

    何队长神色威严的看着她,“天恢恢疏而不漏,你有没有杀人,死者身上一定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法证部会对死者遗体,以及死者胸前匕首上的指纹进行鉴定验证。”

    闻言,黎晓曼心中一喜,抬眸睨着何队长,“是不是只要匕首上没有我的指纹,我就可以洗脱杀人的嫌疑了?”

    她根本没有碰过匕首,上面不可能有她的指纹。

    何队长看了她一眼,随即说道:“就算匕首上没有你的指纹,也不能确定你不是凶手,但如果匕首上有你的指纹,你就难逃杀人的嫌疑。”

    话落,何队长站起了身,另外两名警官则是走到黎晓曼身前,将目前杀人嫌疑最大的她直接带进了拘留室关押起来。

    霍业宏和霍云烯提出保释,但警方没有同意。

    而所谓的拘留室就是一个幽暗而潮湿的小房间,只有一盏昏黄的电灯,一张硬硬的窄床。

    睨着似乎散发着阴森气息的幽暗房间,黎晓曼想起了张妈死时的样子,背脊骨沁出了冷汗,既害怕又委屈的蹲了下来,清澈的水眸中氤氲起了一层水雾,晶莹的泪水似泛滥的洪水一般冲眶而出。

    她伸手握住嘴,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她不可以就这么被打倒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她没有杀过人,没人能冤枉她。

    只要她离开了这里,她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在陷害她?

    她一整晚没睡,几乎一直都在哭。

    翌日

    浑浑噩噩的她听到外面走廊传来脚步声,她连忙站起身,见一男一女两名警官走了进来,正是昨天在审讯室里的那两人。

    女警官上前,拿出一副手铐,将黎晓曼给铐了起来。

    见状,她微微一怔,清澈的水眸不明所以的睨着两名神色冰冷的警官,“你们什么意思?我又没杀人,为什么铐着我?”

    两名警官没有说话,将她又从拘留室带进了昨天的审讯室里。

    还是和昨天一样“三堂会审”的局面,坐在她对面的三个人轮番的盘问她有没有杀人。

    不管他们怎么问,她就一口咬定她没有杀人。

    审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黎晓曼被三名警官轮番问的即将崩溃,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没有杀人。

    “我没有杀人,再说一万次也一样,我没有杀人,你们警方不能胡乱冤枉人。”

    审问了一个多小时,黎晓曼还是坚称没有杀人,三名警官的情绪开始暴躁起来。

    “冤枉?”何队长站起身,将法证部送来的指纹鉴定报告甩到黎晓曼的面前,神色威严的说道:“你还敢狡辩?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匕首上和死者的脖子上都只有你一个人完整的指纹,死者是先被你捅了一刀,然后掐死的,所以,匕首和死者的脖子上都留下了你的指纹,法医已经证实了,死者的死亡时间是昨天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而昨天十一点二十分,所有的人都看见张妈扶你上楼,之后一直到十二点,没有任何人见到她出现过,直到你前婆婆李雪荷去你房里发现了死者,也没有人见到你下楼,而你在这段时间以内,有足够的时间杀人。”

    黎晓曼睨着何队长甩在她面前的指纹鉴定报告,完全懵了,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碰过那把匕首,根本就没有杀人。

    她是被人陷害的,究竟是谁要陷害她?是李雪荷还是夏琳?

    她纤细的双手紧紧捏起,抬眸镇定的睨着何队长,“就算匕首上和张妈的脖子上有指纹,这也不能证明就是我杀了张妈,我是被陷害的,我根本就没有杀张妈的动机,还有,我是一个弱女子,就算我拿着匕首要杀张妈,她总会挣扎,总会逃,总会躲吧!也会在我身上留下抓痕之类的痕迹,你们应该勘察过现场,现场根本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我的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你们认为我真有那么大本事,能轻而易举的就杀了张妈吗?”

    “黎晓曼,你不用再狡辩了,因为张妈信任你,所以不会对你有所防范,你是趁她不备,向她动手的,而张妈本来年纪就大,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你可以不认罪,也可以保持沉默,但你从现在开始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作为呈堂证供,我们会马上把所有的证据递交给检察院,你就等着伏法坐牢吧!”

    何队长神色严厉的说完,站起身便离开了审讯室。

    而黎晓曼听到何队长的话,整个人完全呆愣住了,她垂下眼帘,清澈的水眸中泪如雨下,低声的呢喃着,“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是谁要这么陷害她,是谁这么恨不得她死?

    她开始心灰意冷,晶莹的泪水湿透了她清丽的小脸,但她双手紧握,紧咬着下唇没有哭出声。

    此刻她好希望龙司昊能出现在她面前,她好想见到他,好想扑进他温暖有安全感的怀里,好想告诉他,她没有杀人,好想听到他说一句,我相信你。

    她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任凭水眸中的泪水不断的滑落,她就像是一副没了灵魂的躯壳一般,任由两名警官将她带出了审讯室,然后带去了看守所。

    而霍业宏七十大寿上出现命案,在霍家伺候了二十多年的佣人被杀,疑凶是其前孙媳妇这一新闻在今天上了k市所有媒体报纸的头条。

    因此,黎晓曼被警察带进警察局的消息不止是林陌陌知道,洛瑞自然也知道了。

    而知道后的他神色慌张的立即打电话给还在法国的龙司昊。

    “总裁,不好了,出大事情了,您的外公和其他事都先不要管了,反正他老人家都失踪那么久了,您还是先回来管管你最爱的晓宝贝吧!”

    电话里传来龙司昊低沉且夹着一丝担忧的声音,“晓晓怎么了?”

    “总裁,说了你都不信,黎小姐她杀人了,现在已经被送进拘留所……”

    不等洛瑞说完,龙司昊冰冷凛冽的怒吼声便传来,“洛瑞,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我让你保护她的安全,你竟然让她被抓进拘留所?等我回来处理好这件事,我再好好跟你算这笔账,立即联系林律师……”

    ……

    挂了电话,洛瑞按照龙司昊的所说的联系了林律师,然后和他一起去了警局。

    正好在警局撞上了也带着律师去警局的霍业宏和霍云烯。

    几个人都要求见黎晓曼,得到警方同意后,狱警才将黎晓曼从看守所带了出来。

    此时的她面无表情,漂亮的水眸红肿,泪水已经干涸,目光呆滞,身上已经套上了看守所里的黄色囚衣。

    洛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下黎晓曼,心疼的皱紧了眉,差一点就忍不住冲上前揍狱警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