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泄露,已经离婚了

    “霍老爷子,你七十大寿,我代表我们报社祝您身体安康,松柏常青,永沐春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谢谢!谢谢!小伙子,也祝你心想事成。”霍业宏笑看着祝福他的小记者说道。

    “霍老爷子,你身边这位是你孙媳妇吧?你孙媳妇真漂亮,祝你早日抱曾孙子。”

    在霍业宏左边搀扶着他的黎晓曼听到该名记者的话,秀眉微蹙,抬眸睨向了霍业宏,低唤一句,“爷爷……”

    她是希望他能澄清她已经和霍云烯离婚的事,但霍业宏看了她一眼后,笑拍了下她的手,只是看着记者道谢,并没有澄清,“谢谢谢谢!借你吉言,希望我能早点抱上曾孙子。”

    话落,他还笑看了身旁的黎晓曼和霍云烯一眼。

    黎晓曼见霍业宏不澄清,秀眉深蹙几分,低唤了一声,“爷爷……”

    霍业宏笑看着黎晓曼,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曼曼,今天是爷爷的七十大寿,其他的话就别说了,你也知道,霍氏集团正处在危机时期,爷爷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让人知道你和云烯离婚的事,就当帮爷爷的忙,今天先不说这些。”

    话落,他便在黎晓曼和霍云烯的搀扶下招呼宾客。

    仍然有记者一直跟着他。

    “霍老爷子,霍氏的股票前段时间连续跌停,又因为质检不过关,遭到客户投诉退货,还被检察院调查,对霍氏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虽然最近两天开始回升,但霍氏要度过这次的危机还很难,您还有信心……”

    不等记者说完,霍业宏便笑的和蔼,“做生意就像是在海上航船一样,难免不会遇到各种大风大浪,质检不过关,这件事已经在深入调查中,不管是生产商还是其他人的问题,霍氏都会负起全权责任,还有,我有信心,霍氏能度过这次的危机。”

    此次来的记者都是霍业宏特意请来的,因此没有记者问他关于霍云烯出轨的事。

    而在场的无论是记者还是宾客,见黎晓曼和霍云烯一人一边的搀扶着霍业宏,一家人似乎其乐融融的,也就更加不会去追问霍云烯出轨的事。

    毕竟今天是霍业宏的七十大寿,来参加寿宴的宾客都是给霍业宏面子的。

    黎晓曼搀扶着霍业宏,陪着他转了一圈,期间,霍业宏和宾客客套的交谈,当有宾客问及她时,霍业宏便向宾客介绍,说她是他的孙媳妇。

    如果不是顾及霍业宏的面子,她当即就会否认。

    她一直蹙眉,微抿粉唇没有出声。

    陪着霍业宏转了一圈之后,她借口想去吃点东西,便一个人走向了长长的自助餐台。

    正当她准备拿东西吃时,身后传来了夏琳愤怒的声音。

    “黎晓曼……你这个贱人。”

    闻声,黎晓曼刚一转过身,便被夏琳扇了一巴掌。

    她这一巴掌,几乎使出了全力,而黎晓曼一时不查,被她这一巴掌扇的脸一偏。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双眸血红的夏琳似一只出笼的野兽一般,充满了恨意和愤怒的上前,使出全力从侧面推了她一把。

    “啊……”黎晓曼没站稳脚,身形不稳的从侧面扑去。

    而她身旁正好站着一个端着托盘的服务员。

    那服务员见她扑来,没有及时闪躲,而她则是不小心将服务员手里的托盘打翻。

    盘子里的高脚杯摔至地上碎裂,而黎晓曼也扑在了地上,白色的裹胸礼服上沾上了洒在地上的红酒,红了一大片,而她的右手正巧碰到了地上碎裂的锋利的玻璃杯碎片,食指和中指都被划破,伤口不浅,瞬间渗出了鲜红的血。

    这一幕自然引起了在场宾客,霍业宏,以及霍云烯的注意。

    霍云烯见黎晓曼摔在了地上,几乎是第一时间放开了霍业宏,就快速的跑了过来。

    见黎晓曼的手指头被划破出血,他俊眉深蹙,墨色的眸底划过心疼,立即将她扶起来,随即目光凌厉的睨着一脸愤怒的夏琳,怒吼道:“夏琳,你疯了?”

    夏琳见霍云烯护着黎晓曼,本就气恼不已的她此刻也不顾及什么了,妒红的双眸委屈不已的睨着霍云烯,怒吼道:“我是疯了,都是被你们逼疯的,云烯,枉我这么爱你,我还怀着你的孩子,你不宣布我们订婚的事也就算了,还让我去打掉我们的孩子,你和那个贱人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不公布?你们当着这多人的面,还像两夫妻一样,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原本在花园里,霍云烯不理会直喊肚子痛的她去追黎晓曼,她就已经妒忌满满,恨得牙痒痒的了。

    没想到到了大厅,却见他们同时搀扶着霍业宏,这其乐融融的一幕令她更是妒火冲天,再也顾不上什么素质修养,只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教训黎晓曼。

    夏琳这一番话把霍云烯和黎晓曼离婚的事抖了出来,不止是霍云烯铁青着脸,听到她的话,霍业宏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他杵着拐杖,在张妈的搀扶下走来,目光严厉的看了眼夏琳,便看向了霍云烯,“还不把她给我拉走,别让她在这里丢人现眼。”

    话落,他又看着身旁扶着他的张妈说道:“张妈,你扶曼曼上楼去换件衣服,她手上的伤口也处理下。”

    “是!”张妈应声走到黎晓曼身前,见她的手指还在流血,她心疼的道:“少夫人,我扶你上楼。”

    黎晓曼将手从霍云烯的手里冷漠的抽出,睨着张妈蹙了下眉,“张妈,你还是叫我曼曼,我和霍云烯已经离婚了。”

    霍业宏皱了下眉,看向黎晓曼时,脸色温和了几分,“曼曼,你先和张妈去换件衣服。”

    黎晓曼垂眸睨了眼胸前被红酒染红的白色礼服,随即抬眸睨着霍业宏点了下头,才跟着张妈上了楼。

    霍业宏则是在黎晓曼和张妈上楼后,便目光严厉的看着霍云烯,“马上让她离开,我们霍家不欢迎她。”

    夏琳听到霍业宏的话,气的握紧了双拳,她正欲出声,霍云烯便一把箍住她的手腕,将她强行拉出了大厅。

    “云烯……你放开我……放开我……”

    霍云烯将她拉到大厅外人少的地方才冷冷的甩开了她,目光凌厉的睨着她,怒道:“夏琳,你太过分了,你给我马上离开,否则,我让人把你扔出霍宅,到时候,丢人的是你们夏家。”

    夏琳泪眼朦胧的睨着脸色铁青的霍云烯,一改刚刚似要发狂的愤怒模样,委屈不已的说道:“云烯,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我刚刚是因为太爱你了,才会失去理智,我……我承认,我的确是很嫉妒姐姐,可是云烯,你们已经离婚了,你们是不可能的了,你不能因为她抛弃我们母子啊!我们还有孩子啊!难道你要让你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云烯,你说过,你从小就没有爸爸疼爱,没有享受过父爱,所以你将来一定会当一个好爸爸,可你现在竟然要抛弃你自己的孩子,你是一个好爸爸吗?云烯,没有爸爸疼爱,那种滋味你是亲身体会过的,你要让你自己的儿子也得不到父爱吗?呜呜……云烯,不要对我们的孩子这么残忍好不好?云烯……”

    夏琳哭着跌坐在了地上,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爱。

    她单手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带着哭腔说道:“宝宝,对不起!妈妈不能要你了,因为你爸爸不想要你,以免你出生后得不到爸爸的疼爱而痛苦,妈妈现在就去把你打掉,对不起!”

    话落,夏琳从地上爬起来,哭着往霍宅外跑。

    刚刚夏琳的话触动了霍云烯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从小就渴望父爱的他的确是希望自己长大后能当一个好爸爸,好好的疼爱自己的孩子,把他没有享受到的父爱全部给他的孩子。

    可是现在,他竟然要打掉他的孩子。

    他俊眉深蹙,见夏琳往霍宅跑去,他犹豫了片刻,便追了出去。

    “琳琳……”

    听到身后传来霍云烯的声音,夏琳的唇角得逞的扬起,笑的极为诡异,她太了解霍云烯了,知道用什么方法能够打动他。

    她没有停下来,反而跑的更快。

    霍云烯见状,快速的追上前,伸手一把拉住她,墨色的双眸带着愧疚的睨着她,“琳琳,对不起!我会对孩子负责,我会当一个好爸爸。”

    夏琳梨花带雨的看着他,哭着挣扎,“呜呜……你骗人,你不是要和姐姐复婚吗?你不是不要我们母子了吗?”

    霍云烯俊眉深蹙,目光坚定的睨着她,“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现在就回去,我立即宣布我们订婚。”

    夏琳破涕为笑的看着他,“云烯,你说的是真的?”

    霍云烯单手捏拳,闭上双眸,眉宇间掠过一丝挣扎,犹豫了好一会,他睁开双眸睨着夏琳,轻轻点了下头,“是!”

    “云烯……”见他点头,夏琳笑着扑进了霍云烯的怀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