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滚开,眼不见为净

    龙司昊不着痕迹的将黎晓曼一把拉进怀里,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起,目光阴戾的睨着凌黛娜,声音冰冷刺骨,语气却很轻,仿佛不仔细听似乎都听不见,“。”<ay。”

    glen是龙司昊的英文名,很少有人知道,凌黛娜能知道,自然是因为凌寒夜的缘故。

    黎晓曼听到凌黛娜叫龙司昊“glen”,秀眉深蹙了起来,她突然觉得她和他根本就像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连他的英文名都不知道,他似乎有很多事情都瞒着她。

    心里有些不悦,黎晓曼掰开龙司昊揽在她腰间的大手,眯起眼眸瞪着他,“我饿了,去煮面了,你的女人自己摆平,让她别随便乱扔爆炸物。”

    话落,她便径直走向厨房。

    原本她一开始见到凌黛娜拿出炸药来,心里还是有些颤颤的害怕,但是此刻莫名恼火的她,也就不害怕了。

    潜意识里,她是相信龙司昊的,上次多雷斯在她的身上绑了炸药,他都能拆掉,这次应该也没问题。

    龙司昊见她进了厨房,英挺的俊眉轻蹙了下,随即便目光凛冽的睨向凌黛娜,声音冰冷,“还不滚,想要我扔你出去?”

    凌黛娜闻言,细眉微挑,昂起精致漂亮的下巴,狡黠一笑,“司昊哥,我就住在这里了,不然,我就引爆炸药,我们虽然不能同生,但能同死也不错哦!还有,你要是敢过来扔我,我就立即脱——衣——服,然后再告诉你那位黎小姐,你非礼我。”

    她一字一顿的说出“脱衣服”三个字,娇媚动人的小脸上笑容宴宴,随即又娇声娇气的说道:“司昊哥,你就让我住在这里吧!好吗?我现在没地方去了,我把哥哥的别墅给炸了。”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敛起,跨步上前便准备把她扔出去,凌黛娜见状,妩媚一笑,扔掉手里的炸药,就没节操的脱衣服,语气娇媚的大喊道:“啊……司昊哥,你真的好坏,你摸到人家的胸了……”

    凌黛娜话落,在厨房里的黎晓曼正好走了出来,也正好见到龙司昊跨步走向凌黛娜,把手伸向了她。

    从背后看,他那个举动还真有点像是在摸凌黛娜的胸。

    而凌黛娜则是衣衫不整,露出了细白如玉的双肩,棕色眼眸目光挑衅的睨着黎晓曼。

    见状,黎晓曼清澈的水眸微眯,目光凌厉似剑的睨了眼龙司昊,转身进入了厨房,“嘭”的一声将厨房的门关上,眼不见为净。

    而龙司昊听到关门声,英挺的俊眉轻蹙,目光深沉的睨向了厨房的方向。

    凌黛娜则是趁龙司昊不注意之际,便拖着行李快速的往卧室奔去。

    她那步伐稳凑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喝醉了酒,说明刚刚她是装的。

    凌黛娜进入卧室后,便拖着行礼径直进入了浴室。

    龙司昊阴沉着脸进入卧室,拿了他的手机,走到客厅后就直接拨给了凌寒夜。

    电话一接通,他便阴沉着脸,声音冷冽夹杂着怒气,“凌寒夜,是你告诉你妹妹我在红花苑的?看来你是活腻了?”

    “龙少,相信我,我也是被逼的,你也知道dinan的性格,喜欢玩炸药,没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为了逼我说出你的住处,她炸了我的房间,她是不是去找你了?帮我照顾她几天。”

    凌寒夜说完便急忙挂了电话。

    见凌寒夜挂了电话,龙司昊的脸色越发阴沉冷戾,白皙的大手恨不得将手机捏碎。

    见厨房的门还关着,他跨步走上前,敲了下厨房的门,声音低沉的唤道:“晓晓……”

    他连唤了三声,黎晓曼才打开了厨房的门,眯起眼眸睨着他,语气不悦,“有事?”

    龙司昊见她脸色不悦,狭长的幽眸微眯,趁机挤进了厨房,然后顺势将厨房的门关上,利用身体的优势将她抵在门上,目光深情柔和的睨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薄唇弯起,“老婆生气了?”

    黎晓曼一把拉下他的手,目光不悦的瞪着他,“谁是你老婆?别乱叫。”

    龙司昊敛眸,淡笑着拉起她的左手,睨着她中指上,弯唇一笑,声音低沉清润,“戴上了我的戒指,你就是我的老婆。”

    闻言,黎晓曼瞥了他一眼,正欲将戒指取下,龙司昊便一把抓住她的小手,狭长的幽眸深情的睨着她,“还说没生气?晓晓,dinan是凌寒夜的妹妹,我的女人只有你,难道我今早说的那些话还不足以让你相信我的心里只有你吗?嗯?”

    黎晓曼微垂眼帘,今早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牢记在心,正因此她相信他,所以她刚刚才会放心的把他和那个什么dinan关在厨房外。

    她看的出来,那个dinan喜欢他。

    但她生气的只是他似乎有很多事都瞒着她。

    龙司昊见她不出声,白皙的大手轻捧住她清丽的小脸,低下头在她的唇上印了一吻,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晓晓,你还是不信我吗?”

    黎晓曼见他还光|裸着上身,眯起眼眸瞪了他一眼,“还不去把衣服穿上?很喜欢被别人看吗?”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中缀进几分笑意,薄唇附至她耳边,声音低沉,“我只喜欢被你看。”

    这时,厨房外传来了敲门声,而敲门的人自然是已经洗完澡出来的凌黛娜。

    “司昊哥……”

    听到房门外传来凌黛娜娇媚的声音,黎晓曼的眉头深蹙起来。

    而龙司昊这则是目光一沉,转身就打开了厨房的门。

    此时的她穿着她自己带来的水红色浴袍,她只是随意的系着,浴袍松松垮垮的,胸前的那道鸿沟,以及两条纤长白皙的**都若隐惹现。

    “司昊哥……”凌黛娜见龙司昊出来,心中一喜,也不管黎晓曼是不是还在,直接就扑向了龙司昊。

    见状,龙司昊则是微微侧身避开,随即白皙的大手一把紧紧箍住凌黛娜的手腕,目光阴鸷的睨着她,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dinan,我对你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你是自己滚,还是我扔你出去?”

    凌黛娜见龙司昊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她委屈的瘪着嘴,“司昊哥,你干嘛这么凶?人家只是想和你住在一起……啊……”

    龙司昊不等凌黛娜说完,箍住她的手腕,几乎是拖着她,将她直接无情的扔出了房门。

    “啊……”穿着水红色浴袍的凌黛娜被龙司昊无情的一扔,整个娇躯飞出去几米远,直挺挺的摔趴在了地上,痛的她皱紧了眉。

    她还没爬起来,龙司昊便将她的行礼也扔给了她,狭长如墨的眸子凛冽的眯起,目光森冷,“如果不是看在你哥哥的份上,就凭你敢带着炸药出现在晓晓面前,我绝不会放过你。”

    摔趴在地上的凌黛娜棕色的双眸眯起,一脸委屈的睨着龙司昊,负气的说道:“司昊哥,你太过分了,你竟然为了别的女人真的把我扔出来?你信不信我去杀了她?”

    闻言,龙司昊目光一寒,狭长的幽眸冷戾的眯起,俊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霾,薄唇紧抿,声音森冷,“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话落,他阴沉着脸,转身回了房里,并“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黎晓曼见龙司昊把凌黛娜扔出去后关上了房门,她蹙了下眉,抬眸睨着他说道:“你不是说她是凌寒夜的妹妹吗?你这样对她,凌寒夜会不会……”

    龙司昊阴沉的脸在见到她后瞬间变得柔和下来,他径直走到她身前,狭长的幽眸目光深情宠溺的睨着她,“不必管他,你不是饿了吗?面煮好了吗?”

    黎晓曼轻点了下头,垂下了眼帘,刚刚他对凌黛娜说的话,她都听到了,他这么护着她,甚至不怕得罪凌寒夜,直接把他的妹妹扔了出去。

    他这一举动令她又是一阵动容不已。

    她抬眸睨向他,澄澈的眸底一片动容,似有晶莹的水雾在涌动,轻咬下唇,“司昊,谢谢你,谢谢你这么护着我。”

    “傻丫头!”龙司昊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了一吻,目光深情的睨着他,“你是我的未来老婆,我不护你护谁?我也饿了,先去吃你煮的面,然后再吃你,嗯?”

    黎晓曼清丽的小脸一红,瞪了他一眼,便先走进了厨房。

    晚饭过后,龙司昊如他先前说的一样,碗一搁,便抱着她直奔卧室。

    美其名曰:饭后运动,有助消化。

    直到后半夜,黎晓曼实在是没有力气和他“再战”了,龙司昊才放过了她。

    龙司昊见她极累,爱怜的亲吻了下她的额头,正欲搂着他睡去,他的电话就响了。

    接完电话后,他神色傒地一变,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戾气,随即垂眸睨着怀里的黎晓曼,柔声说道:“晓晓,我明天一早要飞去法国,你……”

    龙司昊的话还没说完,正要睡着的黎晓曼突然一个激灵,瞌睡虫一扫而尽,抬眸怔怔的睨着龙司昊,“你明天一早要飞去法国?去做什么?要去几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