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狐狸,极品“坏”男人

    在黎晓曼仔细看手里的那份龙司昊亲自拟定的营销策划方案时,洛瑞笑睨着她说道:“黎小姐,总裁的计划分三步,第一步是借御宴楼的在k市的名声打响你们黎家面食的名声,所以,黎小姐你要和你的家人商量一下,给你们做的的面食店想个名字,有了名声,第二步就是开店,第三步是把你们黎家的特制面食推销到国外。”

    看完策划案后,黎晓曼才知道御宴楼竟然是龙司昊旗下的产业。

    她抬眸睨向了龙司昊,清澈的眸底氤氲起盈盈水雾,似有一湾清泉在流动,仿佛流进了心底,令她的心无比动容。

    若说他是虚情假意,那他也虚情假意的太用心,太认真了。

    这份策划案完完全全是在为她的家人着想,她有种他誓要将他们家人捧红的感觉。

    所谓的销售场地在御宴楼,意思就是签完合同之后,她的家人首先入住御宴楼,吃住费全免。

    龙司昊会在御宴楼为她的家人免费提供只供他们制作面食的厨房,与御宴楼的厨房各在一处。

    销售方案便是,客人来御宴楼用餐,御宴楼会以赠送的方式向客人直接推荐她的家人做的面食,如果客人觉得好吃,非常满意,御宴楼服务员会直接告诉客人,这是黎家特制的面食,如果客人觉得不满意,御宴楼则是就算会因此毁了在k市的声誉,也会直接替黎家背黑锅。

    并且,虽然御宴楼向客人推销时是以免费赠送的形式,客人一开始品尝黎家面食不需要付钱,但当天黎家做了多少面食,御宴楼都会按实价以工资的形式结算钱给他们。

    等黎家面食在御宴楼的全力推销下打出了名声,第二步便是离开御宴楼开店。

    这面食店面,以及其他周转资金也都是由龙司昊投资资助,等黎家面食在k市有了市场以后,得到了好的口碑,便会推销到国外去。

    而龙司昊投资这么多钱,须得等到黎家面食生意红火之后,他才能获得利润。

    合同上说的清清楚楚,在黎家面食生意红火之前,他不和他们分利润。

    看完合同后的黎素芳,黎振华,黎文博三人,也是既震惊,又不敢置信的睨着龙司昊,他完完全全是在拿钱来捧红他们啊!

    黎文博神色有些复杂的睨了眼黎晓曼,随即睨向了龙司昊,轻轻蹙眉,声音清朗动听,“龙总,你这份合同受益的完全是我们,万一我们的面食得不到客人的认可,你就不怕我们一再亏你的钱?”

    黎文博是金融学专业毕业的,经济分析预测,以及对市场营销,管理,理财,投资等都精通。

    龙司昊微微敛眸,目光淡然的睨着黎文博,“你是金融学专业毕业的,正好,御宴楼缺少一个理财经理,我就聘请你了。”

    ……

    等签好合同之后,天已经黑了。

    龙司昊让洛瑞负责送黎素芳,黎振华,黎文博三人回去,黎晓曼则是跟着出了御宴楼,送他们上车。

    黎素芳和黎振华先坐进车里,黎文博则像是有话要和黎晓曼说,并没有马上上车。

    他双眸一直睨着黎晓曼,目光带着几分暗然,眉头轻蹙,片刻之后,他的神色恢复平淡,唇角带笑,声音温柔的说道:“曼曼,恭喜你,祝你幸福。”

    听到黎文博的话,黎晓曼有些心神恍惚,才刚离婚就订婚,她实在是有些跟不上龙司昊的节奏。

    她抬眸睨着黎文博,挑眉一笑,声音清细,“文博哥,谢谢,也祝你幸福,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黎文博皱了下眉,目光黯淡了下,随即笑睨着她,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说道:“我回去了,照顾好自己。”

    话落,他便坐进了车里。

    坐在驾驶座上的洛瑞探头笑睨着黎晓曼,“黎小姐,你放心,我会很安全的把你的家人送回家的。”

    “谢谢洛特助!”黎晓曼笑睨着洛瑞点头,目送着他的银色迈巴赫离开。

    直到那辆银色迈巴赫消失在她的眼前,她还一直站在原地,心里有些惆怅。

    那车里的三个人明明是她最亲的家人,可是却让她觉得他们对她似乎有些客气,尤其是她妈黎素芳,虽然对她不像以前那样冷淡了,但对她却像外人一样客气。

    这时,身后传来龙司昊低沉清润的声音,“晓晓,在想什么?”

    闻声,黎晓曼转身睨着龙司昊,舒眉一笑,“没想什么。”

    龙司昊跨步走到她身前,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捋着她被晚风吹的有些乱的发丝,狭长的幽眸紧锁她,薄唇弯起,“过几天他们就入住御宴楼了,你要是想见他们,可以来御宴楼,嗯?”

    黎晓曼抬眸睨着龙司昊,笑着点了下头,主动的扑进他的怀里,纤细的双手紧紧环住他的劲腰,心中无比动容,“司昊,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为我的家人所做的一切。”

    龙司昊修长的双臂一收,搂紧了她,狭长的幽眸中缀满了笑意,目光柔情宠溺的睨着她,“谢我就以身相许,我们什么时候去把证给领了,嗯?”

    黎晓曼轻轻垂下了眼帘,粉唇轻抿,没有回龙司昊的话,他对她这么好,她应该嫁给他的,而她也并不是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她现在不知道有没有爱上他,但是已经很在乎他了。

    只是经过了上一段失败的婚姻,她真的害怕结婚了,她其实最怕的是龙司昊在和她结婚后就变了。

    龙司昊见她不出声,如画的眉宇间掠过一抹失落,俊眉深蹙了下,他不能逼的她太紧,或许有一天,她会主动拉着他去领证,至少现在,她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

    他微微敛眸,目光深情的睨着她,不再提领结婚证的事,声音低沉温柔,“我们回去吧!”

    “嗯!”黎晓曼睨着他笑着点头,随即和他坐进他的车里。

    回到红花苑公寓,龙司昊有些公事要处理,先去了书房,黎晓曼则是去卧室配套的浴室洗澡。

    之前因为要洗澡,她将手上的粉钻戒指摘了下来,洗完出来后,她拿着那在卧室水晶吊灯下越发璀璨夺目的粉钻戒指,清澈的眸底映满了笑意,目光变得十分柔和。

    几乎每个女孩子都对钻戒没有多少抵抗力,尤其是这样稀少的粉钻,更能俘获女孩子的心。

    黎晓曼也一样,这粉钻她很喜欢,不是因为它大,是因为真的很好看。

    她秀眉蹙起,但是她每天戴着这么大一枚粉钻戒指在人前晃来晃去的,也太引人注目了。

    她突然想到有很多女孩子因为怕把戒指弄丢了便把戒指穿在项链上戴在脖子上。

    戒指是龙司昊给她戴上的,她去征询一下他的意见,只要他同意,她就戴在脖子上,如果他不同意,她就把戒指还给他。

    她正准备去书房找他,便见到他正好进来卧室,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她看着有些眼熟。

    龙司昊一进来,敏锐的目光便落在了她手里的粉钻戒指上,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摘下来,他俊美的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大步走上前,他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粉钻戒指,挑了挑英挺的俊眉,狭长的幽眸目光柔和的睨着她,薄唇弯起,“怎么?不想戴了?嫌太引人注目了?”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了眯,目光略带惊讶的睨着他,他是不是会读心术啊?这也能被他说中?

    她正欲说是,龙司昊便将手里的那份文件递给了她,狭长的幽眸带着深意的睨着她,薄唇弯起,“晓晓,这戒指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还给我,也不许丢弃,如果让我发现你把戒指丢了,或是送人了,后果可是你不能想象的,嗯?”

    黎晓曼睨了他一眼,翻开了手里的文件,见竟是她上次和他签的无字契约,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无字契约了,上面多了两条内容,第一条就是不许将他送给她的戒指还给他,或者是扔掉,必须保管一生一世,第二条便是他们从今天起以夫妻名义开始共同生活,除非感情不和,无法共同生活,否则,不许解除同居关系,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是,她如果要和他解除同居关系,必须得到他的同意。

    如果一方违约,惩罚措施是男方支付女方违约金,女方违约不需要支付违约金,但是惩罚措施没有细写,只有一句一切后果自负。

    虽然没有细说是什么后果,但黎晓曼相信,绝对是她不能承受的。

    她清澈的水眸眯了起来,这两条契约内容应该是他刚刚才打印上去的,先“骗”她在没有契约内容的契约上签字,然后再添加上契约内容,这只狡猾的狐狸,后面还不知道会添加什么契约内容上去?

    真是个极品“坏”男人,竟然让她一步步的掉进了他早就设好的圈套里。

    她将手里的文件拍在龙司昊健硕的胸膛上,抬眸目光嗔怒的瞪着他,“龙司昊,你这个混蛋,这是你早就设计好的吧?你添加的内容不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