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龙少威武,渣男气吐血

    点好的菜已经上齐了,色香味俱全,每一样菜都造型奇特,看的出来是大厨精心做出来的,看着都十分美味。

    除了黎振华,其他人都没有多少心思吃,因此吃的少。

    而黎晓曼因为有龙司昊亲自喂她,因此她吃的比龙司昊还多。

    一顿饭,在相对和谐安静的情况下吃完。

    夏青荣准备结账时,才知道这顿饭的帐已经记在了龙司昊的头上。

    但他不知道,这御宴楼本就是龙司昊旗下的产业。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龙司昊,“司昊,这顿饭本该是我请的,怎么好意思让你结账?”

    虽然夏青荣不是黎晓曼的生父,但是她的养父,不管以前他是怎么对待黎晓曼母女的,但是现在,他是真心的在关心黎晓曼。

    因此,爱屋及乌的龙司昊对夏青荣的态度友好客气,他拥着黎晓曼,淡笑着说道:“夏伯父不必觉得不好意思,晓晓今天答应了我的求婚,这顿饭自然是我请。”

    真心对黎晓曼好的人,他就对他们好,如果对黎晓曼不好的人,他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他对她这样深入骨髓的爱,黎晓曼却要在多年之后才深切的体会到。

    与夏青荣聊了几句,龙司昊便准备拥着黎晓曼去他特意订制的名为“花好月圆”的包间,却被霍云烯叫住,说是有话要问他。

    闻言,他便让黎晓曼带着她的妈黎素芳,舅舅黎振华,以及黎文博先去了他订的包间,而他则是和霍云烯面对面的站在走廊上。

    他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那双魅惑迷人的狭长微微眯起,目光沉冷而锐利,声音低沉冷漠,“你有什么话要问我?”

    霍云烯双手紧紧握拳,目光凌厉的睨着龙司昊,极力压制着怒气,“龙司昊,你接近曼曼究竟有什么目的?我不相信你是真心爱她的?你已经是霍氏最大的股东了,曼曼对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别再纠缠她。”

    龙司昊淡淡抬眸,目光凛冽犀冷的睨向他,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唇角噙着几分冷笑,“我纠不纠缠她与你无关,记住,你和晓晓已经离婚了,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准确来说,你们只是在法律上存在过关系,仅此而已,你们从来都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关系。”

    “你什么意思?”霍云烯眯起眼眸,目光凌厉的睨着龙司昊,捏紧的双拳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总觉得龙司昊话里有话。

    龙司昊敛眸,目光凛冽犀冷,唇角噙着的笑越发充满了寒意,淡淡吐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谢谢你把晓晓的第一次留给了我,为了感谢你宁可去外面找“垃圾”下嘴,也要替我保住我未婚妻的清白,我今晚十二点之前一定会把手里的股份全部无偿转给你,作为你舍身尝“勒瑟”的报答。”

    他一句话把夏琳比作了“垃圾”,而“勒瑟”是香港人对垃圾的发音。

    “你……龙——司——昊!”霍云烯因为他的话气的双眸腥红,险些背过气去,一口强烈的怒气郁结在胸口,抑制不住的往上涌,冲上喉间。

    突地,他脸色骤然一变,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他竟然被龙司昊气的吐血了。

    “云烯……”包间里的李雪荷见自己的儿子突然吐血了,神色惊慌的立即冲了出来。

    “云烯……”夏琳见状,也跟着跑了出来。

    见霍云烯被气的吐血,龙司昊倒是没料到他会这么承受不住,毕竟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他心底动了一丝恻隐之心,英挺的俊眉轻蹙,走到了他的身前,用他能听到的声音说道:“sorry!气你,我是有意的,但是害你吐血,我是无意的,记住,晓晓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你别再对她存有任何的幻想,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话落,他蹙眉深睨了他一眼,便往“花好月圆”包间走去,边打电话。

    “龙——司——昊!”霍云烯脸色有些苍白,擦了擦唇角的血,双眸怒红的睨着龙司昊怒吼。

    而龙司昊则是像没听见他的话一般,脚步没有顿一下。

    “花好月圆”包间富丽堂皇,名贵的真皮金黄色沙发摆在挂着欧式金色镂空纱帘的落地窗前,再前是名贵奢华的茶几。

    黎晓曼和她的家人都坐在名贵的沙发上。

    她的舅舅一直在问关于她和龙司昊的事,而她妈黎素芳和黎文博则是沉默不语。

    她垂眸睨着手指上耀眼的粉钻戒指,只觉心神恍惚,有种做梦的感觉。

    龙司昊对她是真心的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

    可是爷爷说的话还是在她的心头盘踞着,令她不敢相信龙司昊是真心,却又害怕他不是真心。

    说到底,她不相信的其实是她自己,她不认为她有这个魅力能令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龙司昊如此为她。

    可如果他对她不是真心的,已经从她手里得到股份的他没有必要再对她这么好。

    突地,索菲的话又窜上她的心头,难道他真当她是谁的替身了吗?

    想到这,她搁放在腿上的小手微微一紧,心头像是被利刃刺中一般,狠狠的痛了下。

    就只是痛了那一下,就令她快不能呼吸。

    她真不敢想象,如果龙司昊所做的这一切,到头来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了别人的替身,她会心痛到什么地步,她一定接受不了,那种窒息般的痛会令她死掉的。

    傒地,她站起了身,想要将戒指还给龙司昊,尽早抽身,免得以后痛苦,而龙司昊也正好走了进来。

    随同他进来的不止是他,还有洛瑞,以及一个戴着眼镜,穿着黑色西装,拿着一份文件的年轻男人。

    黎振华一见到龙司昊进来,便笑着迎了上去,“龙总——!”

    黎素芳和黎文博也站起了身,看着龙司昊礼貌性的点了下头。

    龙司昊一进来,敏锐深情的目光便落在了黎晓曼的身上,见她秀眉蹙起,表情并不是很高兴,早就料到有可能会反悔的他英挺的俊眉轻蹙了下,随即便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身旁,白皙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拉着她坐下,并让其他人也坐下。

    黎振华一坐下便笑看着龙司昊问:“龙总,你让我们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要谈?”

    龙司昊垂眸深睨了眼身旁的黎晓曼,这才抬眸睨向黎振华,黎素芳,黎文博三人,“我知道你们黎家祖辈都是做面食生意的,到了晓晓这一代才断了,我今天让你们来,是想和你们谈合作的事。”

    “合作?”听到龙司昊的话,不止是黎振华,黎素芳,黎文博三个人惊讶,黎晓曼也是惊讶不已的睨着他。

    黎振华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龙总,您是不是太看的起我们了?我们哪有资格跟您合作啊?”

    黎振华自从从牢里出来后,就不再赌博,改过自新,像变了一个人,而这功劳,非黎晓曼和龙司昊所属。

    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轻挑,目光平和的睨着黎振华,淡淡开口,“我投资,你们负责把面食店开起来,赚了是你们的,赔了算我的。”

    “啊——!”听到龙司昊的话,黎振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这龙总看起来不像是傻子啊!这种赔本的生意他也做吗?

    黎晓曼则是眯起眼眸睨着他,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你……你什么意思?”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眸底缀进几分笑意,用她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没什么意思,砸钱笼络人心,谁让你想把戒指还给我,我只有对你的家人好一点,来感动你了。”

    闻言,黎晓曼抽了抽唇角,他竟然能猜到她想把戒指还给他,他会读心术吗?

    他竟然还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做一切都是为了笼络她,这个男人,真的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总之,她的心再次被他给震撼了,再次因为他动容了,这样处处为她的男人,她还能再拒绝再不相信吗?

    龙司昊见黎晓曼有些动容了,他单手环住她的纤腰,将她拥进他的怀里,低下头,就当其他人不存在的,在她的唇角印了一吻,附至她耳后,声音低沉的说道:“看来我这一步棋下对了,未来老婆好像感动了?需要纸巾擦擦眼泪吗?嗯?”

    话落,他就一副准备掏纸巾的样子。

    见状,黎晓曼眯起眼眸,目光嗔怒的瞪了一眼,伸手想要掰开他紧紧箍住她纤腰的大掌,却怎么也掰不开。

    龙司昊笑容宴宴的睨了她一眼,便抬眸睨了眼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洛瑞和他身旁的律师,而两个人会意,律师则是恭敬将手上的文件递给黎振华,洛瑞则是解释文件上面的内容。

    他笑看着黎振华,黎素芳,黎文博三人说道:“黎舅舅,黎妈妈,黎表哥,你们都看清楚这份合同,和总裁合作,你们绝对不会吃亏,你们一分钱都不需要出,只需要出点力就行了,总裁会为你们从国外购买质量最好最先进的面食机器,并且免费为你们提供销售场地,就是这鼎鼎大名的御宴楼。”

    听他说到用御宴楼作为销售场地,黎晓曼有些不明所以的睨着洛瑞,“洛特助,你说提供御宴楼作为销售场地是什么意思?”

    洛瑞将一份文件递给黎晓曼,笑睨着她说道:“黎小姐,总裁亲自为你的家人拟定了一份营销策划方案,你看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