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相信,我会是好老公

    他就这么想结婚吗?她又没说要嫁给他?

    她好不容易和霍云烯离婚了,她是不会这么快就再婚的。

    “龙司昊……”她伸手拉了下似乎很急切的他,抬眸睨着他,压低声音说道:“我还没答应嫁给你,我们走了。”

    龙司昊白皙的大手扣在她纤细的腰间,狭长的幽眸微敛眸,目光深情柔和的睨着她,弯唇一笑,“我们先领证,你后答应一样,嗯?”

    “你……”黎晓曼目光嗔怒的瞪着龙司昊,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见人多,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而龙司昊的大手像铁钳一般紧紧的箍着她的纤腰,她根本就挣扎不开。

    她秀眉深蹙,难道她就这样被龙司昊给逼婚了?

    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和他领证结婚了?

    检查完他们证件的那位婚姻登记大妈再次看向了黎晓曼,到现在还震惊不已。

    她办理婚姻登记这么多年了,还没遇到过谁刚离完婚就拉着另外一个男人来结婚,而且很明显的,现在这个男人比刚刚那个男人优秀。

    无论是气质上,还是外貌上,都要优秀许多。

    怪不得这姑娘离婚离的这么快了。

    她看着黎晓曼和龙司昊,神色认真的问道:“你们确定要结婚?想好了?年轻人,婚姻不是儿戏,可别刚结了就离。”

    “还没……唔……”黎晓曼正欲说没想好,龙司昊突然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上重重的一吻。

    黎晓曼因为他这一吻,完全愣住,心跳加速,清丽的小脸迅速窜红,似梅子酒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晕染开来,为她增添一抹娇媚。

    婚姻登记大妈见状,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有二寸合照吗?要是没有先去那边照。”

    婚姻登记大妈指了指照相室。

    听说要先去照相,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轻蹙,端坐在椅子上没有动静,薄唇轻抿,“照相需要多长时间,会不会耽误我们领结婚证?

    他似乎很不想去照相,生怕晚一分钟领证,就会发生什么变故。

    婚姻登记大妈见他似乎很着急,她笑着说道:“不会耽误很久,一会就好了,先去照相,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帮你们办好。”

    龙司昊听婚姻登记大妈这样说,立即拉着黎晓曼就大跨步的往照相室走去。

    黎晓曼反应过来,抬眸瞪着他,“龙司昊,我还没答应跟你结婚,要结你自己去结。”

    龙司昊白皙的大手紧紧包裹着黎晓曼的小手,狭长的幽眸紧紧锁住她,目光深情认真,“晓晓,相信我,我会是一个好老公……”

    说到这,他低下头,薄唇附至她耳后,“如果你不乖乖跟我领证,你信不信我会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吻到你答应为止。”

    “你……”

    黎晓曼眯起双眸,目光嗔怒的瞪着他,根本就来不及说不,就被他强制性的拉进了照相室。

    眼明手快的龙司昊见一对情侣正欲坐在红色幕帘的小凳子前,他拉着黎晓曼步伐极快的先那对情侣一步坐了下去。

    见状,摄影师和那对情侣都是一愣。

    黎晓曼抽了抽唇角,抬眸睨着那对愣住的情侣,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你们先……”

    龙司昊不等她说完,接过她的话,声音低沉的说道:“先等一会,我们先照。”

    “你……”黎晓曼的唇角又是一抽,尴尬不已,他怎么这样?

    他插队怎么就插的这么理所当然?人家凭什么要等一会啊?

    摄影师见龙司昊和黎晓曼坐了下来,看了眼一旁那对情侣,见他们愣住了没什么反应,又看向了黎晓曼和龙司昊,“你们……”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凛冽的睨着摄影师,声音沉冷几分,“有问题吗?”

    他周身的气势慑人,给人十足的压迫感,那种自身的高贵气质散发的淋漓尽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尤其是他的眼神太渗人,似一把开了锋的利刃一般令摄影师心头一阵发寒,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态度友好的笑着说道:“你们靠近一点,笑一笑。”

    听到摄影师的话,此刻心跳如鼓,极度紧张的黎晓曼本能的想要坐远一点,可她的腰间一紧,龙司昊揽住她的纤腰,令她靠近了他。

    摄影师见两个人的姿势对了,但是黎晓曼的脸上却没有笑容,他看着她打趣的说道:“小姐,你也笑一笑,未来老公长得这么帅还笑出不来啊?这要是换了别人,还不得乐死了。”

    闻言,黎晓曼清丽的小脸又是一红,因为摄影师的话,唇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而摄影师见状,立即抓拍,“咔嚓咔嚓”两声之后,照片就照好了。

    见状,黎晓曼唇角的笑容微微一僵,蹙眉有些不知所措,心里更加紧张了,到了现在,她还是不确定要不要和他结婚?

    一旦领了证,在法律上,他们就是夫妻关系了。

    只是想想,她的心头又悸动又惶恐,她害怕再一次婚姻不幸,龙司昊会是一个好丈夫吗?

    她抬眸,目光恍惚的睨着龙司昊,眸底的情绪复杂。

    而龙司昊狭长的幽眸中缀满了笑意,薄唇弯出魅惑动人的弧度,拉起她就大跨步走到摄影师面前。

    他看了下摄影师相机里的照片,选了一张他最为满意的照片。

    冲印照片需要一点时间,龙司昊却等的有些急不可耐,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在等老婆生孩子的丈夫一般,既紧张又焦急不已。

    “能不能快点?”冲印照片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淡漠的睨着她,已经催促不止一次了。

    “先生,先别急,马上就好了。”女人抬头看着龙司昊说完,将冲印出来的照片一张张的剪切下来。

    比起龙司昊的着急,黎晓曼则是十分的紧张,秀眉始终蹙起。

    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

    拿出手机,她见是霍业宏打的,征愣了下,才抬眸睨着比起平时要焦急许多的龙司昊,蹙了下眉,“我出去接个电话。”

    “晓晓……”龙司昊目光深沉的扫了一眼她手里还在响着的手机,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眸底缀满了笑意,声音低沉清润动听,“结婚证上的合照我们都已经照好了,我不许你反悔。”

    听出他话里的坚决,黎晓曼秀眉轻蹙了下,睨着他点了下头,“我先接下电话。”

    由于民政局大厅里人多,有些嘈杂,黎晓曼拿着手机到了外面。

    出来后的她小小的松了一口气,缓解了下刚刚紧张的心情,她才接了电话。

    想到和霍云烯已经离婚了,她换了称呼,“霍爷爷……”

    电话里的霍业宏顿了下,传来有些孱弱无力的声音,“曼曼,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叫我爷爷吧?你现在……在哪?”

    “我……”黎晓曼秀眉轻蹙了下,如果她说在民政局,爷爷一定会追问她在民政局做什么。

    她没有直接回霍业宏的话,而是反问:“爷爷,你打电话来是有事吗?”

    “唉!”电话里,霍业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多了一分凝重,“曼曼,有件事,爷爷……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

    霍业宏的声音变得凝重,黎晓曼的心莫名其妙的提了起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她蹙眉问:“爷爷,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曼曼,虽然……你和云烯离婚了,但是,你绝对不能……嫁给司昊。”

    听到这话,黎晓曼捏着手机的纤细小手紧了几分,眉头越蹙越紧,“爷爷,为什么?”

    “曼曼,司昊他是我……霍家的子孙,你虽然和云烯离婚了,但你曾是云烯妻子的事……是不争的事实,爷爷不会允许司昊和你……再结婚,我不允许霍家有落人口舌的事发生,其二,你知道司昊为什么让你把爷爷赠送……给你的股份转给他吗?”

    听他提到股份的事,黎晓曼心里头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突然觉得有些压抑,甚至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难道真如霍云烯所说,龙司昊故意接近她,目的就是为了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吗?

    她握着手机的纤细小手沁出了汗,清澈的双眸微微眯起,“爷爷,为什么?”

    “曼曼,爷爷并不想背着司昊……在你面前说什么坏话,但爷爷接下来……说的都是事实,司昊妈妈的死和爷爷有关,因此一直耿耿于怀,这也是……司昊不肯姓霍的原因。”

    黎晓曼心头一紧,心脏收缩了下,有些窒息,“爷爷,你究竟想说什么?”

    顿了下,她想到霍云烯说的话,又问道:“爷爷是想告诉我,他故意接近我,就是为了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吗?”

    电话里,霍业宏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司昊暗中让人……收购了霍氏集团其他股东的……股权,再加上你转给他的股份,他现在是霍氏集团……最大的股东……”

    说到这,电话里传来霍业宏重重的叹气声,“曼曼……爷爷不知道司昊是不是……真的想要报复爷爷,但是曼曼,爷爷……不想你再受到伤害,该说的……爷爷都说完了,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