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他们,终于离婚了

    黎晓曼目光清冷的睨着霍云烯,今天的他穿着黑色西服,银灰色衬衫,比起以往,似乎多了一抹成熟稳重的气质,但他那张刀削般立体深邃的俊脸此刻却显颓废与疲惫,整个人像是被阴郁的气氛包围着,给人一种落寞和消沉感。

    见他还站在原地不动,她不悦的挑眉,语气尽显不耐烦,“还不快点,一会民政局下班了,还要等到下午。”

    听出她话里的不耐烦和急切,霍云烯的心像是被撕扯开一般,痛的他快要窒息。

    他突地跨步上前,双眸紧紧的睨着神采飞扬,红光满面的她,眸底闪过诧异,像是不认识她似的。

    今天黎晓曼的一身行头,都是在龙司昊的要求下穿上的。

    她里面穿了一件浅黄色v领镶水晶花收腰连衣裙,裙身还不及膝,露出了纤长白皙诱人的双腿,外面搭配着玫瑰红短款七分袖女士修身小西装,脚上是一双高跟短靴,青春靓丽,尽显时尚高贵,动人心神。

    微卷的长发披肩,为她增添了一抹优雅,尤其是她因为今天有一点熊猫眼,难得的画了个淡妆,令她本就清丽迷人的小脸更加妩媚动人,尤其是那双澄澈的水眸,顾盼之间,似一湾清泉在眸底缓缓流动,清莹秀澈,粉唇水润,在曙光下似乎散发着光泽,十分诱人视线。

    睨着无比动人的黎晓曼,霍云烯既愤怒又心痛。

    此刻的他的心情和她的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他因为要和她离婚,无比痛苦难受,她却一改往日的清新素雅的穿衣风格,今日穿的如此的艳丽动人,全身上下都绽放着妩媚迷人的光彩。

    她这是要和他离婚了,无比兴奋了,穿的这么光鲜亮丽是要庆祝他们离婚吗?

    他做梦都想不到,今天她的妆容还是龙司昊亲自帮她画的。

    他的心被她这一身艳丽动人的装扮刺的狠狠的痛,双眸渐渐红了,欲哭却竟无泪。

    他只得自嘲的冷笑,白皙的大手抚上黎晓曼动人的小脸,“呵呵……曼曼,看来你过的很不错,和我离婚,是你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吧?呵呵……你这样急切的和我离婚,让我怀疑,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霍云烯自嘲的冷笑,俊脸上浮满了痛苦之色,双眸终究还是湿润了,悔恨痛苦的泪自眼角滑落而下。

    黎晓曼侧身避开他的触碰,不去看他充满痛苦的眸子,粉唇冷漠的勾起,“我有没有爱过你已经不重要了,进去吧。”

    话落,她转身准备迈进民政局大厅。

    “曼曼……”霍云烯见状,低唤一声,突然上前,从背后将她搂着,“曼曼,只要你说一句不愿意和我离婚,我就算失去所有,我也不会和你离婚。”

    黎晓曼用力掰开霍云烯搂住她腰身的大手,退开一大步,目光清冷的睨着他,语气冷漠,“别再磨磨蹭蹭的了,你说对了,和你离婚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请你成全我。”

    她的话如同锋利的芒刺扎在霍云烯的心头,他的心被扎出千疮百孔,滴血般的痛。

    他神色悲痛不已,双眸紧紧的睨着她,生怕错过她脸上的半个表情,“曼曼,你对我真的就一点留恋都没有了。”

    黎晓曼秀眉轻挑,清澈的水眸目光平静而又冷漠的睨着他,浅浅一笑,“或许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话落,她径直进入了民政局大厅。

    “从来没有爱过……呵呵……从来没有爱过……”霍云烯因为她的话,身体往后趔趄了一下,险些倒地,他目光悲痛复杂的睨着那抹对他没有一丝留恋的冷漠身影,心痛到了窒息。

    他的双脚像是生铅了一般,站立在原地久久动弹不了。

    他不想和她离婚,可是他的妈李雪荷以死相逼,夏琳和她的爸妈都给他压力,就连爷爷也逼他离婚,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可奈何过。

    他在原地站立了好一会,才被迫的一步步走向民政局大厅,他的步伐极为沉重,每走一步,心脉就像是被牵扯到一般的痛。

    这种感觉,让他生不如死。

    一年前,他们来这里,是去领结婚证,而现在,却是去领让他们从此毫无瓜葛的证件。

    民政局大厅里办理离婚和结婚各在一处。

    不过办理结婚的还是多数,排了长长的队,有三个人在办理结婚,但目前在岗位上的只有两个人,有个岗位上没人。

    而办离婚的只有一个人,只有两对在排队,黎晓曼已经排在了离婚那队。

    她见霍云烯磨蹭了半天才进来,目光冷漠的睨着他,“还不快点。”

    此刻她的每一个冷漠的眼神,每一句冰冷无情的话语,都像利刃刺的霍云烯心头鲜血淋漓,心痛不已。

    他步伐沉重的走到了黎晓曼身旁,眉宇间尽是痛苦之色。

    霍云烯是标准的高富帅,长相比较俊逸,从他进来后,排在领结婚证那队的不少女人都把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还小声的议论起来。

    “哇!你看,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帅,一看他的名牌穿着就知道是有钱人,那个女人是不是脑袋秀逗了?怎么还跟他离婚啊?”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长相甜美的女人。

    站在她身旁的男人看了看霍云烯,然后揽住她说道:“长得帅有钱有什么用,一看他就像个花花公子,肯定不疼老婆,才会导致离婚,宝贝放心,我们结婚后,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爱你。”

    甜美女人在男人怀里,笑的一脸幸福。

    也有觉得霍云烯眼熟的,但都没能认出他来,或许是因为霍云烯的神色太过颓废消沉,满眼悲伤之色,谁都想不到他会是霍氏集团的总裁?

    好不容易轮到黎晓曼和霍云烯了,帮离婚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她看了看黎晓曼和霍云烯两人结婚证上的日期,才一年,然后又抬头看向两人。

    见男的神色颓废痛苦,女的一脸冷漠,甚至有些焦急。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板着脸问:“为什么离婚?”

    霍云烯没有出声,黎晓曼神色平淡,语气平稳的说道:“感情不和。”

    办离婚的大妈看了眼两人的神色,又问道:“确定要离婚了?财产都分配好了?没有争议?有没有子女?”

    霍云烯仍旧没有出声,黎晓曼将她早就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给那位大妈,神色平静的说道:“没有财产争议,也没有子女,也没有其他任何纠纷,确定要离婚。”

    听到身旁黎晓曼决绝无情的话,霍云烯暗自捏紧了双拳,双眸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睨着她,曾经深爱他的女人为什么变得这么狠心绝情了?

    是因为龙司昊的缘故吗?他真的爱上龙司昊了?

    他压制下了心里的怒气,目光变得冰冷而犀利,脸色阴沉。

    那位中年大妈看了看两人,板着脸说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结婚快,离婚也快,太把婚姻当儿戏了,现在这么急着离婚,当初为什么结婚?”

    随即她把离婚协议递给霍云烯,“你还没签字,把字签了。”

    霍云烯睨了眼冷漠的黎晓曼,双拳握的咯咯作响,犹豫了一会,才拿起笔签了。

    中年大妈见他签好后,看了下,检查了下两人的证件都齐全了,拿过章子往两人的结婚证上分别一盖,咣,咣两声,盖的霍云烯的心剧烈疼痛。

    他眯起眼眸,拿起桌上两本结婚证,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上面蓝色的方框里,豁然出现了,“双方离婚,证件失效”八个大字。

    睨着这八个大字,他的心已经痛的他快不能忍受。

    他睨了眼一直身旁冷漠以待的黎晓曼,再也无法承受的转身走开。

    黎晓曼没有离婚他,待那位中年大妈弄好离婚证后,她拿了自己的离婚证,然后没理会霍云烯,径直往民政局大厅外走去。

    霍云烯见状,正准备去追,身后便传来那位中年大妈的声音,“你的离婚证不要了?”

    闻言,霍云烯这才转身,阴沉着脸拿过那本只贴着他的照片的离婚证。

    他刚拿着离婚证离开,另一位二十多岁,穿着时髦的女人便走到那位大妈身前,看着她笑道:“阿姨,谢谢你帮我代班,今天水喝多了,老想上厕所。”

    中年大妈看着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刚办了一对离婚的,两人看着挺般配的,结婚才一年就离婚了,看着令人心酸啊!还是办理结婚好,一个个喜笑颜开的,心情也好,办离婚,唉!”

    中年大妈唉声叹气的说完,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也就是办理结婚那里空着的那个位置。

    ……

    “曼曼……”

    霍云烯拿着离婚证追了出去,大跨步上前,一把拉住黎晓曼纤细的小手,双眸情绪复杂的睨着她,“曼曼,离婚了还可以复婚,就算我们离婚了,我也不会放弃你。”

    黎晓曼冷冷的甩开他的手,目光冷漠的睨着他,“那是你的事,不过,我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再和你复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