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威胁,都是跟你学的

    他双眼惊讶的看着他,苍老的脸上,神色多了分严厉,“司昊,你做一切……就是……为了曼曼?一个女人?你别忘了,你……你就算不姓……霍,你也是……霍家的子孙,你们……不可能,我不……答应。”

    龙司昊俊美的脸上表情依旧淡漠,目光越发深沉幽暗,薄唇轻抿,溢出沉冷的声音,“爷爷可以不答应,那我就只好毁掉霍氏集团,让霍云烯坐一辈子牢了。”

    “你……咳……咳……”霍业宏气恼的看着龙司昊,咳的脸都红了,气息不稳,“你……你……他是……你亲弟弟。”

    龙司昊淡淡敛眸,目光淡然深沉的睨着他,薄唇紧抿成坚毅的弧度,沉声道:“六亲不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这可是跟爷爷学的。”

    霍业宏一听这话,脸色徒变,眼底有一丝慌色,惊讶的看着他,“你知道……些……什么?”

    龙司昊的目光一沉,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几分,神色多了分凛冽,“爷爷赠送给晓晓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晓晓已经转给我了,现在我是霍氏集团最大的股东,我只给爷爷今晚的时间考虑,如果爷爷答应让霍云烯和晓晓离婚,我就把我手里的股份全部还给你,并注资进霍氏,帮助爷爷重振霍氏集团,现在的霍氏岌岌可危,爷爷是生意人,应该清楚怎么做,得到的利益更大,如果爷爷不答应,爷爷失去的不止是霍氏集团和你的孙子,还有你的声誉,爷爷曾经做过什么事,爷爷比我清楚。”

    “你……”霍业宏怒气腾腾的看着龙司昊,“司昊……你……竟然威胁爷爷?”

    他没想到他霍业宏有一天竟然会被自己的亲孙子威胁,为的只是一个女人。

    随即,他神色复杂的看着龙司昊,“司昊,曼曼……对你就这么……重要吗?”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敛,眸光深沉的睨着他,“该说的我都说了,答不答应就看爷爷的了。”

    话落,他站起身就准备离开。

    霍业宏见状,神色复杂的喊住了他,“司昊,你有没有……想过报复爷爷?你做这些……真的只是因为曼曼?”

    闻言,龙司昊英挺的剑眉深蹙了下,眸光变得越发深沉幽暗,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薄唇紧抿,并没有回霍业宏的话。

    见他不回,霍业宏也不再多问,有些乏累无力的闭上了双眼,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出去吧!爷爷……累了,想休息了。”

    他这个孙子长大了,他这个当爷爷的是看不透他的心思了。

    龙司昊敛眸,目光深沉的睨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在他临出房门口时,霍业宏苍白无力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司昊,你说的,爷……爷爷答应你,放了……云烯吧,他……毕竟是你弟弟……”

    闻言,龙司昊顿了下,随即便径直离开。

    楼下,李雪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神色哀伤,黎晓曼则是在厨房帮张妈准备晚饭。

    龙司昊目光深沉的睨了眼李雪荷,沉声道:“我有办法让你的儿子从监狱里出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雪荷闻言,抬头看向了他,伸手擦了下眼中的泪水,既惊讶又欣喜的问:“你……你真的能让云烯被放出来?你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起,目光凛冽几分的睨着她,沉声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你的儿子答应和晓晓离婚。”

    “晓晓?你叫她晓晓……你们……”李雪荷越发惊讶的看着龙司昊,上次他因为黎晓曼拿枪指着他儿子,她就怀疑他们的关系不正常了。

    刚刚他还搂着黎晓曼上楼,现在又要她答应让他的儿子和黎晓曼那个小贱人离婚,看来她的怀疑是对的了,他们果然暗中勾|搭在一起了。

    黎晓曼那个小贱人竟然给她的儿子戴绿帽子,勾|引的还是自己丈夫的哥哥,这样的女人不配做她李雪荷的儿媳妇。

    她掩下心里的怒气,看着龙司昊说道:“不用你说,我也会让他们离婚,那云烯什么时候能被放出来?”

    龙司昊敛眸,狭长的幽眸淡扫了她一眼,轻抿薄唇,声音沉冷,“两天之内。”

    话落,他径直去了厨房,不顾厨房里还有其他人,直接将正在厨房帮忙的黎晓曼拉着离开。

    他这样毫不避嫌的举动,引得霍家的佣人个个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和黎晓曼,猜测着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

    上次的事后,霍家的佣人虽然没去外面乱说,但私底下还是在议论两人过于暧昧的关系。

    黎晓曼见龙司昊毫不避嫌的拉着她,抬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放开我!这里是霍家。”

    随即她奋力想要抽出被他拉着的小手,他却将她的手握的更紧。

    他由拉着她的小手,改由换作揽住她的纤腰,垂眸目光深情的睨着她,薄美的唇轻抿,“晓晓,我们的关系很快便会公诸于众,没必要再掩饰了。”

    黎晓曼伸手努力掰着他搁在她腰间的大掌,抬眸目光略带一丝疑惑的睨着他,“你什么意思?”

    龙司昊俯下身,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目光深情柔和,弯唇一笑,声音低沉清润,“很快你就知道了,我们先回去。”

    黎晓曼挑眉睨着他,眯了眯眼眸,越发觉得他最近在酝酿着某个计划。

    坐进车里,她侧眸睨着坐在驾驶座上的他,深蹙了下眉问道:“霍云烯被抓的事,你应该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龙司昊敛眸,目光幽深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晓晓,他的事不应该在你的关心范围内?”

    话落,他发动车子,离开了霍宅。

    一路上,他专心开着车,沉默不言。

    黎晓曼见他不出声,蹙眉犹豫了许久,才睨着他问:“霍云烯被抓的事,是不是与你有关?张妈已经告诉我了,他是因为在红花苑打伤了一名物业保安才被告的,他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去红花苑打人。”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深沉的睨着她,“晓晓,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会觉得与我有关?”

    “我……”黎晓曼秀眉,睨着他眯了眯眼眸,“直觉。”

    当她听张妈说霍云烯是在红花苑打伤一名物业保安才被抓的,她就直觉与他有关,尤其是张妈还告诉她,连爷爷在k市的势力都没能把霍云烯保出来,她就更加认为与他有关了。

    在k市,除了爷爷,他背后的势力应该是最强大的。

    龙司昊腾出一只手,将她揽进怀里,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了一吻,目光深情的睨着她,“晓晓,记住,无论我做什么事,我都是为了我们。”

    黎晓曼抬眸睨着他,对上他深情的目光,她蹙了下眉,问道:“你是间接承认霍云烯不能被保释的原因是因为你了?”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暗沉几分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晓晓,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提别的男人,尤其是霍云烯。”

    黎晓曼瞪了他一眼,拉开他扣在她腰间的大掌,眯起眼眸说道:“不管是不是与你有关,我希望你为了爷爷,想办法把他弄出来,凭你的能力,应该没有问题吧?还有杨部长的侄女杨莉玫,希望你也能放过她。”

    龙司昊敛眸,目光深沉的凝视着她,“你要我放过杨莉玫?别忘了,她陷害过你。”

    黎晓曼抬眸睨向他,秀眉轻蹙,“她被关这么多天,已经受到惩罚了,还是放过她吧。”

    龙司昊深睨了她一会,长臂一伸,再次将她揽进怀里,低下头附至她耳后,声音沙哑几分,“好,我答应你放过她,不过,你今晚要侍寝,嗯?”

    听到“侍寝”两个字,黎晓曼清丽的小脸一红,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我亲戚来了。”

    闻言,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轻挑,目光暧昧柔和的睨着她,薄唇弯起,“晓晓,你骗不了我,我对你的生理周期比你还清楚。”

    “你……”黎晓曼清丽的小脸越发红润几分,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

    ……

    回到红花苑公寓,她刚走进卧室准备去洗澡,就被龙司昊直接抱进了浴室。

    见他放好了水,就站在她面前开始毫无顾忌的脱衣服,她不好意思的别过头,“你先洗,我出去了。”

    龙司昊将欲走的她一把拉住,微微敛眸,目光灼热几分的睨着她,“晓晓,洗鸳鸯浴,节约水。”

    黎晓曼抽了抽唇角,抬眸瞪了他一眼,他哪里是要节约水,分明就是有不良目的。

    “我不……唔……”

    他白皙的大手轻捧着她红的滴血的小脸,目光深情灼热的睨着她,声音低沉沙哑诱人,“晓晓,和霍云烯离婚后,就嫁给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