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为你,不惜一切

    见她疑惑,龙司昊长臂一伸,将她扯进怀里,白皙修长的五指插|入她秀丽的发中,目光柔和的睨着她,“乖!把它转给我,我会支付你五千万股权转让款,嗯?”

    “五千万?”黎晓曼眯了眯眼眸,目光略带一丝惊讶的睨着他,虽然她对股权股票之类的是外行,但是依照现在霍氏集团股票下跌的情况来看,她持有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应该值不了五千万吧。

    她本来无意要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爷爷赠送给她的,而他是霍家的长孙,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应当是属于他的。

    她抬眸睨向他,轻挑眉说道:“我不要你的钱,你是霍家的长孙,我可以把这百分之十五的股权无偿转让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见她答应,龙司昊幽深的眸底缀进一丝笑意,狭长的墨色眸子意味深长的眯起,目光深情的睨着她,声音低沉清润,“哪三件事?”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了眯,轻轻勾唇一笑,“我暂时还没想到是哪三件事,不过我想到的时候,只要不是作奸犯科的事,你都必须答应我。”

    她这一招是跟《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学的,她现在没什么事要他答应,不过,总有这个时候。

    龙司昊敛眸,目光幽深的睨着她,白皙的大手捏了捏她挺翘的俏鼻,薄唇轻抿,“小丫头学聪明了,也知道跟我谈条件了……”

    说到这,他俯下身,薄唇附至而她耳后,声音低沉充满了磁性,“别说是三件事,三百件事我也可以答应你,不过,我也有条件,不许让我离开你,不许让我和你分房睡,不许让我不碰你,嗯?”

    他灼热的气息而耳后缭绕,黎晓曼清丽的小脸微红几分,抬眸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流氓,就想到那些事。”

    虽然她面上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可是听到他这些话,心里还是暖暖的。

    龙司昊白皙的大手轻捧住她微红的清丽小脸,低下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印了一吻,弯唇一笑,“晓晓,不反对,我就当你答应了,我是流氓,也只是你一个人的流氓,我这辈子就色你了,谁让你这么诱人?”

    黎晓曼眯起眼眸,目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花言巧语,我去看爷爷了。”

    话落,她准备站起身,龙司昊却揽住她不放手。

    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她的下颚,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目光柔和,“不急,我先让律师过来转让股权再去,嗯?”

    黎晓曼抬眸睨向他,发现他似乎很急着要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他究竟要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让她转给他?

    她垂下眼帘,秀眉深蹙起,疑惑的问:“你还没告诉我,你要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做什么?”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目光深情柔和,薄唇轻抿,声音低沉,“很快你就会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们先转过来,好吗?”

    迎视着他神情柔和的目光,黎晓曼的眉头越蹙越紧,希望他只是单纯的要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没有别的目的。

    如果他存在别的不纯目的,她不会原谅他。

    虽然心里头还有疑问,但是她没有再问他,她应该相信他的。

    再次抬眸睨着他,她朝着他点了点头,“好。”

    见她答应,龙司昊狭长的幽眸中缀满了笑意,目光动容的睨着她,“晓晓,我果然没有爱错你,放心,我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们。”

    话落,他双臂一收,将她拥紧,白皙的下巴抵在她额间,幽深的眸底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晓晓,只要能拥有你,我愿意放弃一切,也会不惜一切。”

    他话里的每一个字深深的刻进黎晓曼的心里,令她心底一阵动容,她纤细的双手紧搂着他的脖子,紧紧靠在他的怀里,唇角带着笑意,此刻的她很幸福,因为他将她看的重于一切。

    ……

    由于要先转让股权,黎晓曼和龙司昊晚上才到霍宅。

    两人一下车就直奔大厅,张妈和李雪荷都在大厅里,霍业宏则是卧病在床。

    “大少爷,二少夫人……”脸色凝重的张妈见到黎晓曼和龙司昊两人,上前颔了下首。

    龙司昊听到“二少夫人”几个字,目光一沉,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几分,很快他就会让她摆脱“二少夫人”这个称呼。

    她这辈子只能冠上他龙司昊的姓,只能是他的妻子。

    黎晓曼见张妈神色凝重,正欲开口问她爷爷是不是病情加重了,坐在沙发上哭的双眼红肿,一脸憔悴的李雪荷便站起了身,愤愤的走到她身前,恶狠狠的看着她,“小贱人,你还知道回……”

    不等她说完,龙司昊便眯起狭眸,目光凛冽阴鸷的睨着她,薄唇勾出冷魅的弧度,声音沉冷森寒,“道歉。”

    他周身的气势慑人,李雪荷抬起头有些惧怕和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司……司昊,你……你要阿姨道什么歉?”

    龙司昊目光一寒,俊美的脸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霜,透着寒气,“我再说一次,向晓晓道歉。”

    他的目光太凛冽渗人,李雪荷脸色发白,惧怕的后退一步,看向了黎晓曼,极不情愿的说道:“对……对不起。”

    她双手紧握,尖锐的指甲狠狠的陷进手心,心里恨不得上前给黎晓曼一巴掌,但碍于龙司昊在,她不敢动手。

    她的儿子云烯一被抓了,她在霍家就没有了地位,龙司昊一个晚辈竟然让她给黎晓曼那个小贱人道歉,如果云烯要是再去坐几年牢,那她就彻底没有地位了。

    所以她必须想办法让她的儿子从监狱里出来。

    对了,她可以去找龙君澈。

    黎晓曼睨了眼李雪荷,便抬眸睨向了龙司昊,“我们先去看爷爷。”

    “好!”龙司昊目光柔和的睨着她应声,随即不顾其他人在场,长臂一伸,直接揽住黎晓曼的纤腰往楼上走。

    李雪荷和张妈见状,都震惊不已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两人。

    黎晓曼则是见龙司昊竟然揽着她,她倒抽一口气,一把拉开他搁在她腰间的白皙大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李雪荷和张妈见到这一幕会是什么反应,加快速度的上楼直奔霍业宏的房间。

    见他像是睡着了,她轻手轻脚的走到他床前,见他看起来又瘦了很多,苍老了许多,就是睡着了,也紧皱起眉,像是有极重的心事,她秀眉深蹙,一阵心疼。

    她微微倾身,正准备为他盖好被子,霍业宏便睁开了双眼,往日矍铄的目光此刻却孱弱无光。

    “晓晓,你……来了?”他的声音有些苍白无力,说一句话像是废了他很大的力气,有些气息不稳。

    黎晓曼秀眉深蹙,心疼的睨着霍业宏,担忧的问:“爷爷,你怎么突然病的这么严重?”

    霍业宏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龙司昊,像是刻意掩饰下了什么,随即才看向了黎晓曼,“晓……晓晓,云烯……被警察抓走的……事,你知道吗?”

    “霍云烯被抓走?”黎晓曼一阵惊讶,清澈的水眸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睨着霍业宏,“爷爷,他怎么会被抓走?是什么时候的事?”

    霍业宏见她这样问,便知道她一定不知道,他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再次抬头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龙司昊,眉头紧紧皱起,孱弱的语气多了一分凝重,“晓晓……霍家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会不知道?没……没有人告诉你吗?还是……有人……刻意不让你知道?”

    闻言,黎晓曼突地想起龙司昊这两天让她待在床上休息,并没收她手机的事,霍云烯被警察抓走,这么大的事,媒体应该会报导,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告诉她?而且是刻意不告诉她。

    她清澈的水眸微眯,目光犀利几分的睨向了龙司昊,秀眉轻蹙,“霍云烯被抓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龙司昊敛眸,目光深沉的睨了眼霍业宏,走到黎晓曼身前,薄唇轻抿,“晓晓,你先出去,我有话和爷爷说。”

    黎晓曼深睨了他一眼,回眸睨向了霍业宏,见他也示意她先出去,她踌躇了下,才转身离开了霍业宏的房间。

    见她出去后,龙司昊将房门关好后,才重新走到了霍业宏的床前,目光深沉的睨着他,俊美的脸上表情深邃,看不出是喜是怒,“看来爷爷什么都知道了。”

    霍业宏深看着龙司昊,苍老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孱弱的目光却多了分锐利,“说吧,你……做这些究竟有……什么目的?”

    见他问的直接,龙司昊也不拐弯抹角,气质高雅的坐了下来,狭长的幽眸微眯,眸光暗沉的睨着他,沉声道:“让他们离婚。”

    他所说的他们自然指的是黎晓曼和霍云烯。

    霍业宏没想到他做一切的目的竟然是这个,他以为他是为了报复他。

    对于他,他是愧疚的,毕竟他妈妈是被他害死的。

    他知道他因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也想过他会报复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