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坐牢,霍云烯被抓

    而其他物业保安见到这一幕,竟然没有一人上前来帮忙,任凭霍云烯殴打那名物业保安。

    ……

    此时,已经回到豪华公寓的黎晓曼,被龙司昊抱到了卧室,她一粘床就熟睡。

    龙司昊见她实在累的不行,低下头心疼的在她粉嫩诱人的唇瓣上印了一吻,随即进入浴室,洗了个冷水澡,穿着浴袍出来。

    见黎晓曼睡的十分沉稳,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才转身出了卧室,并将卧室的门带上。

    他刚到客厅,门铃便响了。

    像是知道来的人是谁,他狭长的幽眸眯起,薄唇紧抿,上前将门打开。

    随即他便转身气质高雅的坐在真皮沙发上,目光深沉的睨着进来的两个人。

    进来的两人都是物业人员,一个是物管经理,另一个是保安。

    见龙司昊坐在沙发上,气质高雅,周身散发着高贵的王者气息,两人规规矩矩的走上前,满脸堆笑的看着龙司昊。

    物管经理恭敬的递给龙司昊一个u盘,微微躬身说道:“龙总,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这里面是霍氏集团总裁殴打红花苑物业保安的视频。”

    龙司昊接过那个u盘,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起,眸底闪过一抹戾色,目光森寒,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薄唇紧抿,溢出冷魅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很好,被他打的保安伤势轻重如何?”

    站在物管经理身旁的那名物业保安皱了下眉,恭敬的看着龙司昊说道:“龙总,他伤的挺严重的,七孔流血,估计还被打断了几根肋骨,已经送去医院验伤了。”

    闻言,龙司昊敛眸,眸光沉冷似开了封的剑一般犀利渗人,他薄唇紧抿,“放心,我会让人医治好他,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和他都要把霍云烯送进监狱,最好是送上法庭。”

    物管经理看着龙司昊,恭敬的说道:“龙总,我们已经报警了,霍总把人打成重伤,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待物管经理和那名物业保安离开后,龙司昊直接拨通了洛瑞的电话,声音沉冷的问:“我让你收购霍氏集团其他股东股份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电话里传来洛瑞惊讶的声音,“总裁,你不是要飞去马赛吗?怎么还没去?睡过头了?”

    龙司昊目光一沉,狭长的幽眸眯起,声音冰冷凛冽了几分,“你再多说一句废话试试?”

    听到他零下几度的凛冽声音,洛瑞立即一本正经的说道:“总裁,除去你也霍业宏和霍云烯的股份,霍氏集团其他股东的股份已经全部被我们收购了,目前总裁拥有霍氏集团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听那些股东说,你爷爷已经经过他们股东表决同意,将他自己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赠送百分之十五给黎小姐,黎小姐现在拥有了霍氏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如果黎小姐肯将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给总裁,总裁您将会是霍氏集团最大的股东,持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过现在霍氏的股票持续下跌,总裁收购霍氏的股份可是一个赔钱的买卖。”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眯起,目光沉冷凛冽,薄唇挑出冷魅至极的弧度,“我的目的不在赚钱。”

    随即他便让洛瑞来红花苑拿霍云烯殴打物业保安的视频。

    之后,他没有去公司,一直陪在黎晓曼身边,守候她,也是他最幸福的事。

    ……

    将物业保安打了一顿的霍云烯还是没能进入红花苑,他怒气腾腾的回到了公司,在总裁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便有两名警察找上了门。

    两名警察进入霍云烯的总裁办公室后向他出示了证件。

    “霍总,有人报警说你将红花苑一名物业保安殴打致重伤,并提供了证据,你犯了故意伤人罪,请你跟我们回警局。”

    闻言,正处于愤怒中的霍云烯险些与两名警察起冲突,最后他在公司员工众目睽睽之下,被两名警察铐上手铐,押出了霍氏集团。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被两名警察一押出霍氏集团大厦,便遇到了一群记者的围攻,场面有些失控。

    各大媒体记者此起彼伏的按快门,一个个手里的话筒争先恐后的对准了霍云烯,就差将话筒塞进他嘴里。

    “霍总,听说你殴打物业保安,致其七孔流血,这是不是真的?”

    “霍总,请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殴打物业保安?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私人恩怨?”

    ……

    面对记者的问题,被闪光灯闪的连眼都睁不开的霍云烯偏过头,脸色铁青,愤怒不已,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他捏紧了双拳,目光凌厉的恨不得杀人,被两名警察押着好不容易才挤出了记者的包围,坐进了警车里。

    他被押进警局这件事很快被媒体曝光,对霍氏集团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不仅如此,同一天内,霍氏集团还遭到了检察院的调查。

    原因则是霍氏集团旗下珠宝饰品中,儿童银饰品在质监局通过x射线荧光光谱仪和icp光谱仪进行铅,锑等毒性元素含量比对检测时,结果令人震惊,铅,锑严重超标,长期佩戴对儿童皮肤危害极大。

    此消息再一经爆出,霍氏集团内部人心惶惶,而其影响的不仅仅是霍氏集团的声誉,更造成霍氏旗下的魅丽珠宝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广大消费者退货,业绩直线下降,损失惨重。

    就连霍氏集团的创始人即将七十大寿的霍业宏也被带去了警察局问话。

    霍氏再次陷入危机,本就持续下跌的股票跌到停板,再回升的几率几乎为零。

    ……

    连续两天,黎晓曼几乎都是床上度过的,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就连她负责的化妆品公司老总吴总的那个case,她画好的设计图都是由龙司昊让洛瑞亲自来取的。

    对于霍氏集团的危机,以及霍云烯被关进警察局已经两天,霍业宏因为连连受打击,血压升高,再次病倒之事,她都一一不知情。

    睡了两天,她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到最佳。

    今日的她吃完早餐后,原本是准备去公司的,龙司昊却让她再休息一天。

    此时的她正在与客厅相连的花园里的花花草草浇水,龙司昊则是在书房里处理公事。

    因为陪她,所以他也没去公司。

    黎晓曼给花草浇完水进入书房时,龙司昊正在接电话。

    见她进来,龙司昊说了两句就挂了,目光柔和的睨着她,伸开修长结实的双臂,弯唇一笑,声音低沉温柔,“过来。”

    黎晓曼瞥了他一眼,径直坐在了书房里的黑色真皮沙发上,挑眉睨向他,“你答应放了我舅舅,现在他应该已经回家了吧?手机给我,我要给我舅舅打电话。”

    这两天他以让她好好休息为由,让她待在床上,连她的手机都被他给“没收”了,因此她没接到任何人的电话,连电视都没开一下,也就不知道这两天霍家发生了什么大事。

    龙司昊从座椅上起身,走到黎晓曼身旁坐下,长臂一伸,将她扯进他的怀里,埋首在她颈间,沉迷闻着她身上的沁香,声音低沉的问:“晓晓,这两天休息好了吧?”

    话落,他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睨着她,墨一般的眸底跳跃着令黎晓曼熟悉的火焰。

    一看他这眼神,黎晓曼就知道他想做什么,她清丽的小脸微微一红,挑眉睨着他,“休息是休息好了,不过……”

    说到这,她粉嫩的双唇凑至他耳后,声音清细的说道:“我家亲戚正好来了,所以你懂的。”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微眯,目光幽幽的睨着她,有些不信的问:“真的来了?我验证下。”

    闻言,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起,瞪了他一眼,纤细的小手伸向他,“手机给我。”

    龙司昊敛眸,睨了眼她伸过来的小手,起身将放在檀木办公桌里的手机拿出来递给她。

    拿过手机,黎晓曼见关机了,立即开机,却见到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几乎全都是霍业宏打的,林陌陌打了几个,另外还有一个是陌生号码。

    想到霍业宏打电话来有可能是因为她不说一声就离开霍宅的事,她秀眉深蹙,犹豫了一会才打了过去。

    接通后,接电话的却不是霍业宏,而是张妈。

    “少夫人,你总算是开机了?你这两天去哪了?怎么一直关……”

    张妈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传来了李雪荷愤怒的声音,“小贱人,你倒是过的潇洒,自己的丈夫出了事,你竟然不闻不问?”

    听到李雪荷的话,黎晓曼眯起眼眸,声音清冷了几分,“霍夫人,请你说话放尊重些,我和你儿子马上就离婚了,他出了什么事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李雪荷愤怒的声音传来,“小贱人,云烯怎么娶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女人?你还真是个扫把星,云烯出了事,你不闻不问,连老爷子病倒了你也不问一句,你还有没有良心?”

    听到李雪荷说霍业宏病了,黎晓曼一惊,担忧的问:“爷爷病了?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李雪荷没再说,直接挂了电话。

    见状,黎晓曼秀眉深蹙起,抬眸睨向了龙司昊,满是担忧的说道:“爷爷病倒了,我要去看他。”

    话落,她从沙发上站起身便准备去霍宅。

    “晓晓……”龙司昊则是一把拉住她,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目光深沉,“我一会和你一起去,你先告诉我,爷爷是不是赠送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你?”

    黎晓曼蹙眉睨着他,朝着他点了下头,“是!怎么了?”

    龙司昊白皙的大手轻抚着她清丽的小脸,目光越发深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声音低沉清润,“把它全部转给我。”

    闻言,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了眯,目光疑惑的睨着他,“转给你?你要霍氏集团的股份做什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