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相逼,以死威胁

    手机就在她的身旁,她伸出手,本想去拿手机,可是却被霍云烯先一步拿过,他见龙司昊打来的,目光一冷,俊脸上浮满了怒气,本来是准备挂掉的,但转念一想,却接了,并打开了免提,放在了床头。

    他俯下身,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曼曼,别怪我,只有这样,才能让龙司昊对你死心。”

    再次低下头,他霸道的挑开了她的贝齿。

    她发出的唔唔声,以及霍云烯粗重的喘息混合在一起,交织成了一首令人遐想连篇的旋律,通过手机传到了龙司昊的耳里。

    他白皙的大手捏紧了手机,狭长的幽眸凛冽的眯起,眸底闪过似要毁天灭地的暴戾,目光阴鸷骇人,俊美的脸上布满了阴霾,周身散发着一阵阵寒气。

    此刻他的心像是在被锋利的刀刃一刀一刀的凌迟一般,每一刀都痛进了他的骨髓,那种牵扯心脉的疼痛令他连呼吸一下都觉得难受不已。

    他无法接受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

    手机屏幕在他的白皙大手中碎裂,手机黑屏,那屏幕上两人亲密甜蜜的合照也随之消失。

    他赶回红花苑公寓后,才知道手机没电了,因此没有接到她的电话,见她不在公寓里,他立即将手机充电,看到她说来了霍宅的信息,他便又立即赶来了霍宅。

    去没想到打她电话听到的是这样一段让他痛彻心扉的声音。

    此时的他已经赶到了霍宅外,坐在车里,他白皙的大手紧握成拳,目光殷红嗜血,眸底的浓烈痛楚夹杂肃杀的暴戾如风暴一般不断的肆虐着他的整个身心。

    突地,他冷魅的下了车,表情阴戾骇人的进入霍宅,进入大厅后,他步伐阴沉的直奔楼上。

    正在大厅里的张妈见他来了霍宅,脸色阴戾骇人的直奔楼上,她一阵惊讶,心里直觉要出事,追着他喊道:“大少爷,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来了?老爷已经睡了。”

    龙司昊没有理会张妈,步伐极快的直奔黎晓曼所在的那间房。

    到了房门门口,见房门紧闭着,他殷红的狭眸凛冽的眯起,目光一寒,狠狠的踹门,力度极大几近疯狂。

    他周身的戾气太重,气势慑人,踹门的举动惊动了霍宅的所有下人,以及已经睡下的霍业宏和李雪荷。

    随后追来的张妈见他神情骇人的踹门,吓的脸一白,大喊道:“大少爷,二少爷和少夫人已经睡下了,你这是要做什么?”

    这时,被吵醒的霍业宏杵着拐杖走来,见他正在大力踹门,他的脸色阴沉下来,神色严厉的看着他,怒道:“司昊,你做什么?你给我停下来。”

    房里的霍云烯自然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他双眸眯紧,白皙的大手紧握成拳,俊脸上浮满了怒气。

    “霍云烯……你……你给我滚。”黎晓曼紧咬着下唇,纤细的双手紧紧握起,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掐住自己的手心,以疼痛来刺激她不死去理智。

    如果她被霍云烯趁机占有了,她宁可去死,她已经是龙司昊的人了,她绝不能对不起他。

    听到她清冷凛冽的声音,霍云烯垂眸睨着她,见她将唇瓣咬出了血,秀眉紧皱,他目光复杂,压低了声说道:“曼曼,你不要怪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留住你。”

    话落,他伸手脱下了她身上的长裙,并将他自己身上衣物也褪去。

    正当他再次俯下身时,房门突地被大力撞开,龙司昊神色阴戾骇人的走了进来,当他见到地上散落着黎晓曼和霍云烯的衣物时,他的心沉痛不已,狭长的眸子越发殷红嗜血,目光阴戾骇人,眸底的痛楚化作浓浓的杀意,席卷了他所有的理智。

    “霍——云——烯!”他历吼一声,眯起的殷红狭眸凛冽渗人,周身的肃杀戾气似要毁灭天地,危险的杀气从他的身形浓浓的传递出来。

    突地,他目光一寒,唇角勾出嗜血冷魅的笑,闪身上前,手里多出一把枪,抵在了霍云烯的眉心。

    随后进来的李雪荷见状,吓的脸色一白,慌忙上前说道:“司昊,你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他是你弟弟啊?别开枪,千万不要开枪,司昊……”

    张妈也吓的脸色苍白,哆嗦着身子看着神情阴戾的龙司昊,她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的骇人。

    “大……大少爷,你做什么?二少爷他可是你亲弟弟啊?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司昊……不要……”黎晓曼拉过被子盖住身子,抬眸睨着双眸殷红嗜血,目光充满杀意的龙司昊,心底窜出一阵寒意。

    龙司昊殷红嗜血的狭眸紧睨着满眼惊慌的黎晓曼,眸底划过深深的痛楚,心撕扯般痛的滴血,他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一般,充满了阴森鬼魅的气息,“晓晓,你说,是不是他强迫你的?”

    眉心被枪指着的霍云烯,俊脸上没有一丝的慌张和惧色,他垂眸睨着黎晓曼,目光柔和而深情,唇角上扬几分,“曼曼,你实话实说,就是我今天被他杀了,我也无怨无悔,我要让你看清楚,我霍云烯是真的知道错了,我爱你,死而无憾。”

    黎晓曼见霍云烯目光坚定,抬眸睨向了龙司昊,见他神情阴戾骇人,周身充满了杀气,随时都有可能开枪,她秀眉深蹙了起来。

    如果她说是被霍云烯强迫的,他一定会一气之下杀了他,那样他就背上了一条人命,这是她不愿看见的。

    如果她说不是,会伤了他的心。

    深思之后,她抬眸睨向他,深蹙起眉,“司昊,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先放下枪。”

    “什么都没有发生?”龙司昊没有想到黎晓曼说的会是这句话,他殷红的狭眸紧睨着她,眸底划过浓烈的失望,心底的痛楚快要令他窒息。

    他的声音沉冷而凛冽,充斥着对她的失望,“晓晓,到了现在,你还要维护他,我在你眼里算什么,我们又算什么?既然你非要维护他,我偏杀了他。”

    话落,他目光一凛,唇角勾出嗜血的冷笑,冷冷的准备扣动扳机。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霍业宏严冷的怒吼,“住手。”

    李雪荷转身看着神色阴沉的霍业宏,焦急的说道:“爸,快让司昊住手,他……他说要杀了云烯。”

    此刻的她脸色苍白,从没有过的害怕,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有个什么,她也不活了。

    没有了儿子,她在霍家还有什么地位?

    张妈也满是担忧的看向了霍业宏,“老爷……”

    霍业宏杵着拐杖走上前,目光愤怒的看了眼龙司昊和霍云烯,手里竟也有一把枪,他将枪头指着他自己的太阳穴,神色凝重,痛心疾首的说道:“我霍业宏这是上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注定享不了子孙福,你们的爸爸年纪轻轻就离世了,现在你们兄弟要相残,好,司昊,你开枪,爷爷也不想活了。”

    龙司昊和霍云烯都没想到霍业宏竟然以他自己的性命为要挟要阻止。

    “爷爷……”霍云烯双眸复杂的睨着霍业宏,他竟然为了他以自己的性命为要挟,想起他从小到大都和他作对,他心里十分愧疚。

    黎晓曼见霍业宏用枪指着他自己,担忧的睨着他,“爷爷,你做什么?你……你把枪放下。”

    霍业宏神色复杂的看着黎晓曼,脸色凝重的说道:“曼曼,你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司昊,你不会和云烯离婚,你这辈子都只会当司昊是你大哥。”

    “爷爷……”黎晓曼抬眸对上了龙司昊殷红嗜血的狭眸,秀眉深蹙起,清澈的眸底氤氲起了水雾,摇头为难的说道:“爷爷……我……不……”

    见黎晓曼摇头,霍业宏神色严厉几分,食指准备扣动扳机,厉声道:“曼曼,你不说,爷爷就死在你面前。”

    黎晓曼水眸中的泪水决堤而落,“爷爷……你不要逼我……”

    龙司昊殷红的狭眸深睨着黎晓曼,目光沉冷而复杂,突地,他收起了手里的枪,冷冷一笑,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北极飘来,冷的没有温度,“晓晓,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或许,我真的不该出现。”

    话落,他情绪复杂的睨了她一眼,转身时,狭长的眸中恢复了以往的淡漠,大跨步离开了这间房。

    “司昊……”见他离开,黎晓曼的心底是从没有过的慌张,她有种直觉,他会离开k市。

    霍业宏见龙司昊离开了,眉头深锁,神色凝重的看了眼霍云烯和黎晓曼,便收起枪,杵着拐杖,转身唉声叹气的出了房间,并命令佣人不许将今晚的事说出去半个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