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决绝,我不爱你了

    黎晓曼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了龙司昊,听到霍云烯的话,她係地站起身,清澈的水眸眯起,目光清冷的睨着他,“霍云烯,你已经够让人厌恶了,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还像一个长舌妇一样在背后说人是非,亏司昊那天还救了你,你竟然是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司昊?”听到她对龙司昊的称呼,霍云烯既愤怒又心痛,这几天,她一直不接他电话,也找不到她,以为她回了娘家,所以才会来找黎素芳,问她的下落。

    正好她的舅舅被抓了,黎素芳没有办法保释出来,便求他帮忙。

    结果他出面也没能保释出来黎振华,他让人调查了龙司昊,不仅知道了黎振华被判十五年与他有关,还知道了他不止是te的总裁这么简单,他的身份复杂神秘,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在k市有一栋豪华的私人别墅,别墅的女主人就是他的未婚妻。

    因为他打的电话,黎晓曼不接,他才想到让黎素芳打给她,并告诉黎素芳,要救黎振华,只能找她。

    黎素芳打完电话,他就和她等在了餐厅里。

    他压制下了心里的怒气,双眸紧睨着黎晓曼,“曼曼,我说的都是事实,龙司昊他并不简单,你还是我的……”

    不等霍云烯说完,黎晓曼便声音清冷的打断了他,“我和我妈还有话要说,请你回避一下。”

    霍云烯俊眉深蹙,见她表情冷漠,不想再惹她生气,便应了声,“好。”

    见霍云烯去了另一张餐桌坐下,黎晓曼才重新坐了下来,漂亮的水眸紧睨着黎素芳,伸手握住黎素芳放在餐桌上满是老茧的手,“妈,你放心!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一定会把舅舅保释出来的。”

    黎素芳抽出了被黎晓曼握住的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十分生疏客气的说道:“曼曼,那就谢谢你了,你舅舅的事就拜托你了,那我先回去了。”

    黎素芳说完就站起了身。

    黎晓曼见黎素芳对她的态度还是与往常一般生疏冷淡,她秀眉紧紧蹙起,眸底划过一抹忧伤,“妈,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

    黎素芳的神色复杂,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搪塞的说道:“我哪有不想见到你,你舅舅的事就麻烦你了,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妈,我也很久没回去了,我……”

    黎晓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素芳打断,“都是出嫁的人了,哪还能总往娘家跑,我不知道你在霍家发生了什么事,霍云烯来家里找过你几次,既然你都嫁给他了,就和他好好过日子。”

    黎素芳说完,没再看黎晓曼一眼,直接出了餐厅。

    黎晓曼站在原地,眼角开始泛红,晶莹的泪滴顺着清丽的小脸滑下,为什么以前疼爱她的妈妈变的这么冷淡?

    霍云烯见黎素芳走了,才站起身走到黎晓曼身前,神色凝重的睨着她,“曼曼,我们谈谈吧!”

    闻言,黎晓曼收起心底悲伤的思绪,目光冷漠的睨了他一眼,随后坐了下来,他们之间是应该好好谈谈了。

    霍云烯见她坐下,心里一喜,立即坐了下来,双眸紧睨着她,“曼曼,想吃什么?”

    随即他正准备唤来服务生点菜,便被黎晓曼冷冷打断,“不必了,对着你我吃不下东西,我们什么时候去把离婚手续办了?”

    见她态度冷漠,提到离婚的事,霍云烯白皙的大手紧紧握起,心中似万千荆刺扎中一般的痛。

    他俊眉深蹙,灿若星辰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冷傲,有的只是悔不当初的痛楚,低沉清朗的声音夹杂着悲痛,“曼曼,我们一定要离婚吗?真的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知道我以前畜牲不如,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来惩罚我,但我求你,不要和我离婚好吗?”

    黎晓曼不去看霍云烯满是痛楚的眼神,依旧语气冷漠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这么圣母,我无法原谅你和你继续生活下去,霍云烯,你对我的伤害已经造成了,这辈子都抹不去,从我嫁给你开始,我就像掉进了一个深渊,现在我终于出来了,我是不可能再自己掉进去,你不要逼我和你上法庭,我不想和你离婚的事弄的满城皆知。”

    霍云烯已经悲痛不已,黎晓曼的每个字更像是锋利的利刃刀刀刺中他的心窝,此刻他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了他当初伤她时,她有多心痛。

    他满眼悲痛的睨着她,“曼曼,我不会跟你离婚,就算是闹上法庭,我也绝不和你离婚。”

    闻言,黎晓曼眯起眼眸,目光清冷的睨着他,“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只好和你分居两年,让法院来判决离婚了。”

    话落,黎晓曼越过霍云烯便要离开,被霍云烯抓住了纤细的手腕。

    他目光坚定的睨着她,“曼曼,我不会让你拿出我们分居两年的证据,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黎晓曼冷冷甩开他的手,眸露讥讽的睨着他,“霍云烯,你还真是一个善变的人,之前千方百计的想离婚,现在又不离了,不过你要守着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过一辈子是你的事,我不会再守下去了,以前的黎晓曼已经死了,现在的黎晓曼最厌恶的三个字就是霍~云~烯。”

    话落,黎晓曼无视霍云烯悲痛不已的眼神,转身径直往餐厅外走去。

    霍云烯睨着她决绝的纤细背影,眸中悲痛的泪水涌落,他心痛的险些站不稳,一手撑在了一旁的餐桌上,悲伤不舍的目光紧紧的睨着黎晓曼,不顾餐厅还有其他人在,大喊道:“曼曼,我爱你,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走到餐厅门口的黎晓曼因为他那句“我爱你”顿了下,曾经,那是她最想最渴望听到的一句话,如果他早一点说,他们的结局或许就不是这样了。

    她的眼角湿润了几分,为过去的守候不值得,她没有转身,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已经不爱你了。”

    话音落下,她的纤细身影在餐厅门口渐渐消失。

    “曼曼……”霍云烯见黎晓曼决然离开了餐厅,他痛苦的闭上了双眸,任凭悲伤的泪水湿了他的俊脸,一滴滴悔恨悲痛的泪水顺着他白皙的下巴滑落,湿了他粉色的衬衫……

    宝石黑劳斯莱斯里,除了龙司昊,还坐着黎素芳,她出了餐厅门口,就被龙司昊叫进了车里。

    黎素芳坐在副驾驶座上,如坐针毡一般,双眼怯怕的看着一旁神色冷魅,目光深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之势的高贵俊美男人。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曼曼不是我的亲生……”

    龙司昊白皙的大手恣意的搭在方向盘上,俊美的脸上线条冷硬,薄唇紧抿,幽深的眸底闪过戾色,“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果希望你的黎振华顺顺利利的从监狱里出来,就做好晓晓的“妈”,我不希望晓晓再因为你这个“妈”伤心,我不管你当初抱养她是出于什么目的,你也养育了她二十年,难道你对她就没有一丝的母女之情?亲生与抱养就这么重要?”

    黎素芳因为龙司昊的话,沉默了许久,直到她见黎晓曼从餐厅里出来了,她才抬头看着龙司昊说道:“你是认识曼曼的吧?你的话,我会记住……”

    ……

    待黎晓曼走到龙司昊的车前,黎素芳已经离开。

    坐进车里,黎晓曼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下,才侧眸睨着龙司昊,浅浅一笑,“司昊,走吧!”

    龙司昊见她眼角微红,深睨了她一眼,缓缓发动车子。

    在离开富平餐厅一段路程后,黎晓曼才侧眸睨着龙司昊,犹豫了一会,才问道:“司昊,我舅舅被判坐十五年牢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龙司昊敛眸,目光幽深的睨着她,薄美的唇紧抿,淡淡吐出一个字,“是!”

    听到他的回答,黎晓曼的秀眉蹙的更紧,澄澈的眸子紧紧的睨着他,“司昊,我不知道你背后有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能放了我舅舅。”

    龙司昊握着方向盘的白皙大手紧了几分,狭眸眯起,眸底闪过一抹戾色,目光沉冷,“晓晓,你别忘了,他为了钱让人绑架你。”

    “我知道!”黎晓曼眸底划过一抹失望之色,蹙眉睨着龙司昊,声音清细,“司昊,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的舅舅,何况他还为了我被打的那么惨,舅舅他是迫不得已,你就放过他好吗?我不希望我和你会因为这件事闹不愉快。”

    龙司昊突然停下车,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白皙修长的五指暧昧的插|入她柔黑的发丝,薄唇轻咬着她洁白如玉的耳垂,声音沙哑几分,“晓晓,你是在威胁我。”

    他清冽灼热的气息像一张铺天盖地而来,令黎晓曼想到昨晚和今早和他亲热的一幕幕,清丽的小脸渐渐染上两朵红晕,在白皙的脸蛋上,就像是滴在洁白宣纸上的朱红,一点点的晕染开来,美的耀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