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质问,为什么要骗我

    黎晓曼没有回林陌陌,而是目光复杂的睨向了龙司昊,秀眉紧蹙,捏紧了手里的b超单,犹豫了许久,才声音干哑的问:“酒店那晚,你……究竟有没有碰过我?”

    “晓晓……”龙司昊跨步上前,将她揽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额间,狭长的幽眸深深的睨着她,眸光柔和,“晓晓,就算孩子不是我的,只要你愿意,我会把他当成亲生的,只要是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眯起,突然用力将他一把推开,目光清冷的睨着他,勾唇冷冷一笑,眸底氤氲起一层水雾,泪水决堤而下,“呵呵……龙司昊,你就是个大骗子,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根本就没有碰过我对不对?我还以为我们发生了1夜情,还以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原来都是我自作多情,你一定在偷偷的嘲笑我吧!我黎晓曼就是一个天下的笑话,被你们玩弄在鼓掌之中……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黎晓曼说到最后,哭的泣不成声,她将手里b超单砸向了龙司昊,便哭着往医院外跑去。

    “晓晓……”龙司昊见状,英挺的俊眉深蹙,立即追上前,将她一把拉住,揽进怀里,白皙的大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声音低沉的说道:“晓晓,就算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会把他当成亲生的。”

    听到他的话,黎晓曼抬眸睨着他,抡起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哭着说道:“混蛋……混蛋……为什么要骗我?混蛋……”

    龙司昊任由她打,白皙的大手轻捧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低下头温柔的为她吻去眸中的泪水,幽眸心疼的睨着她,“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不许再哭了,对孩子不好。”

    黎晓曼微怔,目光愤怒的睨着他,“又不是你的孩子,你那么关心做什么?”

    她紧咬着下唇,目光怨恨的睨着他,就是不告诉他,她根本就没怀孕。

    谁让他骗了她这么久,戏弄她就这么好玩吗?

    害她摆出这么大一个乌龙。

    想起刚刚那个女医生看她的诧异目光,她就觉得真丢死人了。

    那医生一定觉得她是神经病吧!还是清白之身竟然跑去做b超验孕?

    都是他,害的她这么丢人。

    龙司昊见黎晓曼目光怨恨的睨着他,他英挺的俊眉深蹙,狭长的幽眸紧锁她,目光深沉,白皙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脸,“晓晓,对不起!早知道我那晚没碰你,会让你这么失望,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

    “你……”听到他的话,黎晓曼气的险些喷出一口血来,到现在,他还要心情戏弄她。

    这时,林陌陌拿着黎晓曼的b超单走了过来,双眸惊讶的睨着她,“曼曼,你没怀孕,这是怎么回事?验孕棒不是显示的阳性吗?”

    黎晓曼听到她把她没怀孕的事说出来,秀眉紧蹙,想捂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晓晓没怀孕?”龙司昊听到林陌陌的话,狭长的幽眸微眯,从林陌陌的手里拿过了b超单,仔仔细细的看完后,眸光幽幽的睨着黎晓曼,眸底跳跃着一簇火焰,“晓晓,你没怀孕为什么不告诉我?”

    黎晓曼目光清冷的睨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见状,龙司昊将她一把橫抱起来,幽眸担忧的睨着她,“晓晓,还有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看医生。”

    “先去问问医生,曼曼没怀孕,验孕棒为什么显示阳性?”林陌陌蹙了蹙眉,疑惑的说道。

    闻言,龙司昊垂眸睨了眼怀里的黎晓曼,抱着她往楼下快速走去。

    在他们去楼下后,一直没有离开的霍云烯便进入了b超室,当听到医生说黎晓曼没有怀孕,还是处子之身时,他整个人都懵了。

    他一直以为她和龙司昊早就发生过关系了,可她竟然还是清白之身,原来是他误会了。

    从b超室里出来,他悔恨不已,恨不得掐死他自己。

    他扬起手,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狠狠的抽了他自己几巴掌。

    他真不是人,在他狠狠伤害她之后,他还能挽回她吗?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痛苦过,痛苦的他想马上去死。

    ……

    二楼妇科医生办公室里,林陌陌将黎晓曼的检查结果递给医生,疑惑的问:“为什么验孕棒显示阳性,做b超却根本没怀孕?”

    医生看了结果后说道:“是假阳性怀孕……”

    “假阳性?”林陌陌抽了抽唇角,惊讶的问道:“医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是这样的,精神太过紧张,情绪不佳,压力过大,或是太过疲劳,都有可能会导致内分泌失调,造成短暂的停经,平时要多注意休息,劳逸结合,再吃点药,就会恢复正常。”

    听完医生所说,林陌陌的嘴巴张成了o型。

    黎晓曼则是觉得尴尬不已,她长这么大,没出过这种乌龙事件。

    她抬眸瞪着还抱着她的龙司昊,羞窘不已,“放我下来,我要回去。”

    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医院,不想再这里多待一秒,想到霍云烯对她的拳打脚踢,她的目光就如死水一般沉寂。

    龙司昊知道她今天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拿了药,便抱着她离开医院。

    出了医院,林陌陌很识相的自己打车回去。

    龙司昊则是带着黎晓曼直接?回了红花苑的公寓。

    ……

    “晓晓,先坐一会,我去给你倒杯水。”龙司昊将黎晓曼抱到沙发上,狭长的幽眸紧睨着她,语气低沉温柔。

    随即他起身,准备去给她倒杯水便被她叫住。

    她抬眸睨着他,清澈的眸底情绪复杂,“龙司昊,你还没告诉我,那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在从医院回来的途中,一直在想酒店那晚的事,可是除了想起她的的确确缠上了龙司昊后,后面的就想不起来了。

    她记得她醒过来时,几乎全身都是吻痕,一丝不挂,一直打喷嚏,身子有些酸痛,但她忽略了一点,她是第一次,经历过人事之后,那里应该会很痛才是,可她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只是凭借着没穿衣服,身上的吻痕,和一些不完整的记忆就认定她**了。

    龙司昊见她一直蹙起眉,他坐到她身旁,白皙的双手轻捧住她被扇的红肿的清丽小脸,深邃的幽眸紧紧的睨着她,眸底划过深深的心疼,“晓晓,那晚我很想要你,其实我们都已经到最后一步了,但我不想在你被人下了药,在你不清醒的情况下占有你,我怕你清醒过来会后悔。”

    闻言,黎晓曼抬眸对上他深邃的幽眸,目光极其复杂,沉默了会,才睨着他问:“那你为什么要误导我,让我以为我们发生了1夜……情?”

    她咬了咬唇,才说出那个情字。

    他竟然骗她那么久?

    此刻她心里憋了一团怒火,正往头顶上冒。

    龙司昊见她一脸的怒气,很有暴走的趋势,他垂眸睨着她红肿不堪的小脸,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心疼,声音低沉清润,“等我一会,我去拿毛巾给你敷敷脸。”

    随即他便起身进了卧室,端了一盆冷水出来。

    在她身旁坐下,他将打湿的毛巾动作轻柔的敷在脸上。

    “痛……”冷毛巾一敷到红肿的脸上,黎晓曼就痛的皱起了眉。

    见她喊痛,龙司昊英挺的俊眉蹙的更紧,眸底缀满了心疼,“忍忍,一会就好了。”

    龙司昊的声音本就低沉充满了磁性,这会因为心疼黎晓曼,语气柔的滴水,听的黎晓曼心微微一颤。

    她抬眸睨着他,眯了眯眼眸,“龙司昊,你能不能认认真真的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是在可怜我吗?”

    闻言,龙司昊的动作微顿,幽眸微敛,目光深沉的睨着她,薄唇轻抿,“我为什么要可怜你?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慈善家。”

    “那你是……”黎晓曼抬眸,不解的睨着他。

    两人靠的很近,他深沉灼热的呼吸在她鼻间缭绕,她的呼吸微微发紧,有些不自在起来。

    龙司昊白皙的大手轻捧着她的小脸,狭长的幽眸极其认真的睨着她,眸底的情愫深的如化不开的浓墨,薄唇轻抿,“晓晓,我想对你好已经很久了,不是因为可怜你,而是因为……”

    说到这,他眸带笑意的深睨了她一眼,薄唇依附至她耳边,轻轻吐出三个字,“我~爱~你!”

    “哄……”听到这三个字的黎晓曼像是被雷劈中一般,呆呆的睨着龙司昊,他竟然说他爱她,这怎么可能?

    她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快的吓人,就好像她才是表白的人一样紧张。

    表白?她怎么能用表白?龙司昊一定不是在跟她表白,他是在戏弄她。

    她回过神来,睨着龙司昊挑了挑眉,“龙司昊,你别再戏弄我了,这样不好玩。”

    “晓晓……”龙司昊深邃的幽眸微眯,声音严肃了几分,他俊美的脸上更是沉下几分,沉声道:“你一定要我把心掏出来,你才相信我对你的真心吗?”

    睨着他十分威严的神色,黎晓曼徒感压力,张了张嘴,才说道:“我……我没这么想,我只是……只是觉得你那么优秀,怎么可能喜欢我?”

    他应该有更优秀的女人配他不是吗?

    龙司昊听她夸他优秀,他幽深的眸底缀进浓浓的笑意,薄美的唇弯出魅惑诱人的弧度,“傻丫头,不许不看好自己,你在我心里从来都是无可替代的,你比谁都优秀。”

    这样赤果果的表白令黎晓曼本就红肿的小脸更红了,她低垂着眼帘,纤长的睫羽微微颤动,粉嫩的双唇微微抿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