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还击,训斥恶婆婆

    李雪荷一听这话,惊慌的看着霍业宏,“爸……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云烯可是你的亲孙子,他不坐总裁的位置,坐什么位置?爸你不会是想把云烯赶出霍氏集团吧?爸,云烯再不对,你也已经打过他了,他也受到了处罚,你这一次就原谅他好不好?”

    霍云烯听他爷爷这样说,蹙起眉,抿唇没有任何言语。

    霍业宏目光凌厉的看了眼霍云烯,又看向了表情深邃的龙司昊,语气相对平和了几分,“司昊,爷爷老了,云烯又不争气,霍氏集团就交给你了,爷爷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

    还不等霍业宏说完,李雪荷便尖喊出声,“爸,你什么意思?你想让他来当霍氏集团的总裁吗?他有什么资格?霍氏集团虽说是爸你的心血,可云烯这些年为霍氏集团也付出不少,你就这样把他赶出霍氏集团,对他太不公平了。”

    霍业宏看向李雪荷,阴沉着脸,“霍氏集团是我一手创立的,司昊他不是别人,是我的亲孙子,是霍家的长孙,由他继任霍氏集团总裁的位置有什么不可以?我相信以司昊在商场上的能力,霍氏其他股东也不会有意见。”

    他看着李雪荷说完,又看向了霍云烯,厉声说道:“你以后就留在司昊身边,当他的助理。”

    原本一直没出声的霍云烯一听这话,目光冰冷的睨了眼龙司昊,就睨向了霍业宏,“爷爷,我不同意。”

    他可以离开霍氏集团,但他绝不当龙司昊的助理。

    “不同意你就给我滚出霍氏集团。”霍业宏看着霍云烯阴沉着脸说完,便又看向了龙司昊,语气温和,“司昊,跟爷爷去书房,爷爷有话和你说。”

    龙司昊幽眸微敛,薄唇轻抿,与霍业宏一同上楼去了书房。

    李雪荷一见霍业宏和龙司昊上楼了,便不悦的说道:“老爷子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让龙司昊来继任霍氏集团的总裁?他出国了十年,没有对霍氏做不过任何的付出,他凭什么?”

    随即她心疼的看着霍云烯,“云烯,听妈的,这霍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你绝对不能让给龙司昊,你伤的这么重,妈扶你上楼去擦点药。”

    霍云烯没有言语,目光冰冷,俊脸上的表情冷魅。

    ……

    先上楼的黎晓曼在张妈的帮忙下,此时已经上好了药。

    “少夫人,你对二少爷这么好,我真不明白二少爷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就不知道好好珍惜你?”

    张妈说的话正好被已经上楼,从房门外走过的李雪荷和霍云烯听到。

    李雪荷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没地发,张妈正好撞到了她的枪口上,她怒气腾腾的推开虚掩着的房门,走进去看着张妈怒道:“张妈,你在霍家待腻了是不是?再让我听到你在背后说我们家云烯的坏话,你就给我滚出霍家。”

    张妈见李雪荷一脸的怒气,她微低着头说道:“夫人,我没有说二少爷的坏话,我是……”

    “够了。”李雪荷厉声打断张妈,不悦的说道:“霍家出钱是让你来做事的,不是让你乱嚼舌根的,都一大把年纪,一只脚都踏进棺材里了,话还这么多,还不下去把地擦了?真不知道老爷子还把你这个老废物留在霍家做什么?”

    “是!”张妈被李雪荷骂的狗血淋头,脸色有些苍白,她低着头,担忧的看了黎晓曼一眼,便离开了房间,那张被岁月蹉跎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她在霍家这几十年,老爷子都没骂过她,今天却被李雪荷这样骂,她心里怎会不难受?

    黎晓曼见李雪荷连对在霍家待了几十年的张妈态度都这般不好,她清澈的水眸眯了起来,碍于她在名义上还是她的婆婆,她保持了该有的尊敬,声音不冷不热,“妈,我要穿衣服了,请你们先出去一下。”

    她因为背上刚抹了药,衣服还没穿好,见李雪荷和霍云烯像是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她才出声让他们出去。

    然而她这一句话却激怒了本就看她极不顺眼的李雪荷,她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蹭到黎晓曼身前,抬起手就给她一巴掌,“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我说话的吗?不要脸的害人精,如果不是因为你,老爷子不会把云烯从霍氏集团总裁的位置赶下来,而去让那个没对霍氏集团做出一点贡献的龙司昊继任霍氏的总裁,小贱人,你害的云烯只能当龙司昊的助理,现在你满意了。”

    李雪荷怒气腾腾的指着黎晓曼说完,扬起手又扇向黎晓曼。

    这一次,黎晓曼目光一冷,一把捉住了李雪荷的手。

    见状,李雪荷和霍云烯都惊讶的看着她,像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做。

    李雪荷更是怒不可遏的看着黎晓曼,伸手指着她怒道:“小贱人,你做什么?你吃了豹子胆了,你竟然敢跟我动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

    黎晓曼清澈的水眸微眯,目光清冷的睨着李雪荷,“妈,你的素质和休养令我不敢恭维,请你别一口一个小贱人,这会有辱您老的身份,你是名门贵妇,不是泼街骂妇,还有,我叫你一声妈,是尊敬你,你打我,我不还手,也是尊敬你,别以为我好欺负,就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人的忍耐是有底限的,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人,您老别逼我大逆不道。”

    话落,她冷冷的松开了李雪荷的手。

    “你……反了,你个小贱人,你敢跟我动手?还敢数落我?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李雪荷怒气腾腾的看着黎晓曼说完就要动手。

    霍云烯见状,立即走上前,一把抓住他妈李雪荷的手,睨着她说道:“妈,够了,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和曼曼说。”

    “你和这个小贱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李雪荷对于霍云烯抓住她手的举动十分不满。

    霍云烯则是因为她嘴里一口一个的小贱人,俊眉蹙了起来,俊脸上浮出一丝不悦,声音也冷了几分,“妈,请你别再叫曼曼小贱人,她是我老婆,是你的儿媳妇,你出去。”

    李雪荷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见霍云烯的态度冷了下来,她狠狠的瞪了黎晓曼一眼,才转身走出了房间。

    霍云烯在李雪荷出去后,便转身睨着黎晓曼,双眸中的情绪复杂,有心疼,愧疚,自责,不甘……

    “曼曼,让我看看你伤的怎么样了?”

    他说完就准备去看黎晓曼的背,被黎晓曼避了开。

    她表情冷漠,目光清冷的睨着霍云烯,“我伤成什么样不关你的事,也不需要你关心,请你出去。”

    霍云烯见黎晓曼对她的态度冷淡,他心中如同扎进一根芒刺一般疼痛,俊眉紧紧蹙起,“曼曼,我知道错了,请你不要用这种态度对我好吗?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我会和夏琳断情关系,我们重新来过好吗?我以后会当一个好丈夫,请你相信我。”

    话落,霍云烯准备去握黎晓曼的手,再次被她避开。

    她冷冷的勾起唇角,睨着霍云烯的目光带着一丝讥讽,“呵呵……霍云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怎么和夏琳断情关系?她肚子里的孩子你不要了?呵呵……我已经不想再和你继续下去了,就算你真的浪子回头,我也不可能再和你做夫妻,现在我和你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离婚。”

    霍云烯的眸底闪过一抹慌色,立即说道:“不……曼曼,我不会和你离婚,绝对不会!”

    “那我们就只有法庭上见了,请你出去。”黎晓曼目光清冷的睨着霍云烯说完,便转过了身,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霍云烯见她转过身,本想扳过她娇小的身子,伸出去的手却僵在半空,不知道该怎么再往前。

    他知道,她还在气头上,现在还不是着急的时候,他应该给她一点时间,他会用行动来向她证明,他是真的知道错了。

    他会好好去爱她。

    他睨着她的背,语气坚定的说道:“曼曼,你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让你重新接受我,我以后一定会用心去爱你。”

    话落,他俊眉深蹙,转身出了黎晓曼的房间。

    在霍云烯离开后,黎晓曼才转过身,清澈的水眸中氤氲起了一层水雾,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她冷冷的勾起唇角,霍云烯到现在才说会用心去爱她,唤作是以前,她一定会高兴的睡不着觉,可是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

    ……

    书房

    霍业宏坐在欧洲进口的真皮靠背椅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司昊,你真的不愿意帮爷爷的忙管理霍氏集团吗?”

    同样坐在真皮靠背座椅上的龙司昊如墨的幽眸微敛,目光深沉,俊美的脸上表情淡然,语气平淡,“爷爷,霍氏集团有你,应该不需要我,我刚接手te,恐怕无暇顾及到霍氏集团,我还有事,就不和爷爷多聊了。”

    话落,他便站起了身,准备离开书房。

    见状,霍业宏看着他皱起了眉,眼神中带着愧疚,“司昊,你不想管理霍氏集团,爷爷不勉强你,爷爷老了,你有时间可以多回来看看爷爷吗?”

    龙司昊的脚步微顿,眼眸微敛,眸光深沉,抿唇没有出声。

    霍业宏见他不出声,他眼中的愧疚之色更甚,“司昊,你还没原谅爷爷吗?你还对你妈妈的死耿耿于怀吗?爷爷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只是逝者已逝,即使你不愿意姓霍,你永远都是霍家的子孙,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听到霍业宏的话,龙司昊俊美的脸沉冷几分,眸光锐寒,但只一瞬,便又恢复了以往的深邃暗沉,如幽潭般深不见底。

    他薄唇轻抿,表情淡然,语气平淡,“我还有事,就不和爷爷多聊了。”

    就在他跨出书房门时,霍业宏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司昊,有件事,爷爷希望你能记住,曼曼是你弟妹,我绝不允许霍家子孙做出有辱霍家门风之事,不管你对曼曼是出于什么心思,爷爷都希望你能与她能保持该有的距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