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受罚,渣男挨鞭

    黎晓曼清澈的双眸惊讶的睨着霍业宏,完全没想到他竟然会动用家法。

    “爷爷……”

    她正要出声,霍业宏便打断了她,满眼歉意的看着她,“曼曼,云烯竟然做出伤害你的事来,我今天如果不教训他,我们霍家就对不起你。”

    李雪荷一听霍业宏要对霍云烯动用家法,护儿子的她站起身就走到黎晓曼身前,目光愤怒的看着她,“都是你这个下不出蛋的害人精,云烯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害人精。”

    李雪荷说完,目光一狠,扬起手就扇向了黎晓曼。

    见状,黎晓曼根本来不及闪躲,千钧一发之际,李雪荷的手被一只白皙的大手紧紧箍了住。

    “啊……”李雪荷失声尖叫一声,双眼惊讶不已的看着将她的手捏的快要断掉的龙司昊,手腕处疼的她眉头紧紧皱起,直喊痛,“痛……痛……司……司昊……你……你做什么?你捏的我好痛,快……快松手。”

    黎晓曼见龙司昊竟然捏住了李雪荷的手腕,她清澈的水眸惊讶的睨着他,以他刚刚坐的位置离李雪荷并不是很近,离李雪荷最近的霍云烯都没制止他妈,而他却能在李雪荷的手落在她脸上之前制止住她,他的速度快的惊人,她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快速的箍住李雪荷的手腕的。

    霍云烯见他妈皱紧眉,脸色煞白,痛的额间渗出了汗,他目光凌厉的睨着龙司昊,双手紧握成拳,如果不是碍于霍业宏在,他早就和他打起来了。

    他眯起眼眸,声音冰冷,“龙司昊,放开我妈。”

    龙司昊扫了眼一脸愤怒的霍云烯,深邃的幽眸凛冽的眯起,目光沉冷的睨着李雪荷,薄唇挑出冷峻的弧度,声音如同寒冰一般泛着寒气,“原来阿姨也会怕痛,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人你的手一样会痛。”

    话落,他唇角的笑越发渗人,眸光一沉,甩开了李雪荷的手。

    “啊……”李雪荷经龙司昊这样以甩,一个重心不稳,往前扑去。

    “妈……”霍云烯见状,立即伸出手扶住了他,妈,然后转身,目光越发凌厉愤怒的睨着龙司昊,脸色铁青,“龙司昊,你竟然推我妈,立即向她道歉。”

    “好了!司昊没错。”一直坐着没出声的霍业宏厉吼出声,他双眼带有深意的看了眼龙司昊,又看向了李雪荷,沉下脸色,怒吼道:“李雪荷,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动手打曼曼,你眼里还有没我这个爸?如果不是司昊身手快阻止了你,我今天连你一起罚,再让我看见你动手打曼曼,你就给我滚出霍家。”

    “爸……你……”李雪荷听到霍业宏的话,气的暗自捏紧了双拳,心中更是恨透了黎晓曼,她原本还有话说,但却在收到霍业宏阴沉骇人的眼神后,极其不情愿的闭上了嘴。

    这时,张妈将藤鞭拿了过来,“老爷,你要的藤鞭。”

    将藤鞭递给霍业宏,张妈唉声叹气的看了眼霍云烯,便退了下。

    她叹气是因为她在霍家几十年,霍云烯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就想不通了,小时候的霍云烯待人和善,一点没有少爷架子,很讨人喜欢,怎么长大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曼曼小姐那么好,他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啊!

    他们小时候不是很好吗?哎!

    李雪荷看着霍业宏手里的藤鞭,担忧的把霍云烯往她身边拉,“爸,你不会真的要打云烯吧?”

    霍云烯睨着霍业宏手里的藤鞭,俊眉深蹙起,白皙的大手紧紧握起。

    黎晓曼睨着霍业宏手里的藤鞭,那藤鞭是特别定制的,上面有许多荆刺,这一鞭子打下去,一定是皮开肉绽。

    霍云烯伤透了她的心,她早已对他寒了心,她现在只想和霍云烯把婚离了,并不希望霍云烯因为她受到爷爷的处罚,因为她不想再和霍云烯这个渣男有任何的牵扯。

    “爷爷……”

    她抬眸睨向霍业宏,刚唤了一句“爷爷”,霍业宏便看着她说道:“曼曼,你不用劝我,我今天非教训他一顿不可。”

    李雪荷听他这样说,哭着说道:“爸,你这是为什么啊?云烯他可是你的亲孙子啊!”

    “哼……”霍业宏冷哼一声,阴沉着脸,目光愤怒的看着霍云烯,“还不给我跪下,身为我霍家的子孙,做错事就要勇于承担,如果你今天要是还有一丝的良心,一丝的觉悟,觉得对不起曼曼,你就给我跪下,否则,就别怪我这个当爷爷的翻脸无情,把你赶出霍氏集团。”

    闻言,霍云烯抬眸睨向了黎晓曼,目光极其复杂,眉宇紧蹙,掠过一丝挣扎,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捏紧双手,跪在了霍业宏的身前。

    李雪荷见状,双眼惊慌的看着他,“云烯,你做什么?起来。”

    霍云烯抬眸睨了眼黎晓曼,又睨向了他妈李雪荷,“妈,是我对不起曼曼,我甘愿受家法处置。”

    话落,他又睨向了霍业宏,挺直了腰杆,“爷爷,动手吧!”

    霍业宏怒气腾腾的看着他,怒道:“把衣服给我脱了。”

    霍云烯闻言,蹙了下眉,动手将身上的西服和衬衣都脱掉。

    黎晓曼见状,秀眉轻蹙,正欲出声,她纤细的手腕就被人给拉了下。

    她一怔,一抬眸,对上了龙司昊深邃的狭眸,那幽深的眸底如黑洞一般,深不见底,让人一眼忘不透彻。

    龙司昊墨黑的瞳眸一收,目光淡然的睨了她一眼,便放开了她的手,坐会了真皮沙发上,薄唇紧紧抿着,眸底恢复了一片暗沉,越发的神秘莫测。

    他就像是一个事外人,在欣赏着一出好戏。

    黎晓曼收回落在龙司昊身上的目光,见霍业宏扬起了手里的藤鞭,毫不留情的甩到了霍云烯的身上。

    这一鞭,霍业宏用的力度不小,硬受下这一鞭的霍云烯俊眉皱起,低着头没有痛喊出声,而他白皙的胸膛上,豁然出现了一条尺寸不小的鞭痕,十分的触目惊心。

    李雪荷见状,用手捂着嘴,心疼的看着霍云烯,带着哭腔说道:“云烯,快向你爷爷求饶,说你错了。”

    霍云烯皱紧眉,双手紧紧捏着,额际渗出了冷汗,菲薄的唇抿着,没有出声。

    霍业宏则是扬起手,又是一鞭甩向了霍云烯。

    黎晓曼见状,清澈的双眸睨向了霍云烯,见他依旧是不躲不闪,她秀眉蹙了起来。

    这一鞭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白皙的胸膛上又多了一道长尺寸的鞭痕,这一鞭的力度比上一鞭的力度更重,因此,伤口更深,鲜红的血从伤口渗了出来,看的人心颤。

    李雪荷见状,更是哭的泣不成声。

    黎晓曼睨着霍云烯胸膛上渗血的鞭痕,纤细的小手捏死,见霍业宏又扬起藤鞭甩向了霍云烯,她喊了一句爷爷,就扑过去,挡在了霍云烯的身前。

    “曼曼……”霍业宏见状,已经来不及收回鞭。

    而龙司昊见黎晓曼竟挡在了霍云烯身前,他目光一沉,眸底闪过一丝慌色,立即从沙发上起身闪上前,伸手去接住鞭子,可这一鞭霍业宏使出了全力,鞭子就像是一条灵敏的蛟龙一般从他的手上滑脱,因为惯性,还是落在了黎晓曼的背上。

    “嗯……”她痛的闷哼一声,秀眉紧蹙,脸色煞白几分,背部火辣辣的疼痛令她双唇微微颤抖。

    “曼曼……”霍业宏见鞭子落在了黎晓曼的身上,他立即扔掉了手里的鞭子,心疼的说道:“曼曼,你这傻孩子,你过来做什么?”

    黎晓曼忍着痛,转过了身,却撞进了龙司昊漆黑的瞳眸中,那幽深的眸底此刻跳跃着一簇怒火,锐利的目光似一把锋利的利刃,直直的刺进她的瞳孔深处。

    见他薄唇紧抿,俊美的脸色表情冷魅,蒙上了一层阴霾,她秀眉蹙的更紧,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看向了霍业宏,“爷爷,我……没事!”

    背部剧烈的疼痛令她有些站不稳的身子摇晃,这时,一只白皙的大手扶住了她。

    黎晓曼睨了眼落在她腰间扶住她的手,抬起了头,见扶住她的竟然是霍云烯,她目光一冷,伸手拉开他的手,声音清冷淡漠,“我不用你管。”

    霍云烯俊眉紧皱,双眸情绪复杂的睨着她,在刚刚她挡在他身前的那一刻,他震惊不已,心底更是无比动容。

    李雪荷也没想到黎晓曼会挡在霍云烯前面,她也是一阵震惊,目光依旧是不悦的看着黎晓曼,表情充满了不屑。

    霍业宏见黎晓曼脸色苍白,他大声喊道:“张妈,扶少夫人上楼去上药。”

    “是!”张妈应了一声,走到黎晓曼身前,心疼的说道:“少夫人,我扶你上楼。”

    黎晓曼秀眉紧皱,睨着张妈点了下头,抬眸下意识睨了眼龙司昊,见他表情依旧冷魅,看她的眼神锐利似剑,她轻咬下唇,立即收回了视线,在张妈的搀扶下上楼。

    见黎晓曼上楼了,霍业宏依旧是目光愤怒的看向了霍云烯,阴沉着脸,厉声道:“霍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你也不用坐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