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玩欲擒故纵?

    霍云烯体内燥热不已,呼吸越来越灼热,他白皙的大手捏住她的下颚,俊脸逼近了她,她身上淡淡的清香缭绕着他的心神,令他体内的那股火越烧越旺。

    他唇角讥讽的勾起,“呵呵……黎晓曼,你真他md让我恶心,你装什么,不是你下的药还能是谁?既然你这么想,我成全你。”

    话落,他再次低下头,攫住她粉嫩的双唇。

    见状,黎晓曼一阵慌乱,水眸氤氲起水雾,奋力的挣扎起来,“霍云烯,你疯了?你别碰我,你现在没有资格碰我。”

    听到她的话,霍云烯停了下来,染上浓烈**的双眸愤怒的睨着她,“黎晓曼,你跟我什么装贞洁烈女,你想玩欲擒故纵?”

    “呵呵……欲擒故纵?对一个畜生吗?”黎晓曼冷笑一声,漂亮的水眸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声音清冷的说道:“霍云烯,本来我还以为你是畜生,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把你看成畜生是对畜生的侮辱,你连畜生都不如,你是畜男,知道畜男的新定义吗?畜生不如的贱男。”

    黎晓曼的话气的霍云烯怒火升起,胸膛剧烈的起伏,脸色铁青,双眸血红,恨不得将黎晓曼立即掐死。

    突地,他如同发了狂的狮子一般,目光带着嗜血光芒的睨着黎晓曼,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既然你说我畜生不如,那我就做些畜生不如的事。”

    话落,他低下头如同一头狼在啃噬食物一般狠狠的吻上她粉嫩的双唇,长舌不带一丝温柔,带着侵略性的长驱直入。

    她的香软带着一丝清甜,和夏琳的完全不同。

    霍云烯因为药性的发作,更加疯狂的吻着她。

    “唔……不要……不要碰我……”

    黎晓曼水眸中氤氲起了水雾,委屈与屈辱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拼了命的偏头,躲避着霍云烯粗暴的吻。

    她以前是希望他好好对她,可是现在,他的触碰让她厌恶,让她痛恨,让她恶心。

    因为黎晓曼的头偏来偏去,霍云烯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和青丝上。

    他突地停了下来,布满情yu的双眸愤怒的睨着她,见她双眸盈满了泪水,他莫名的烦躁,唇角不屑的勾起,“黎晓曼,我险些上了你的当,你下药就是想我碰你,我偏不如你意。”

    话落,他拿出手机,当着黎晓曼的面,拨了个电话,“宝贝儿,你马上到x路来,我需要你灭火,快点……”

    听到霍云烯的话,黎晓曼的脸色煞白,怔怔的睨着他。

    打完电话的霍云烯见黎晓曼还坐在车里,怒喝道:“还坐在车里做什么?滚下去。”

    闻言,黎晓曼的心还是痛了起来,她漂亮的水眸氤氲起水雾,深呼吸了下,才语气平淡的问:“霍云烯,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

    霍云烯俊眉微蹙,目光不屑的睨着她,“如果你没有让爷爷逼我娶你,或许我不会像现在这么讨厌你,黎晓曼,你以后别再玩什么心机,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