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心死,掐住脖颈

    虽然夏琳已经明明白白告诉她,事情与霍云烯有关,可她就要听他亲自说出来,这样,她对他的心便死的更彻底。

    见她问起,霍云烯俊眉微蹙,稍有一丝犹豫,随即也不隐瞒,目光凌厉的睨着她,声音冰冷,“是我安排的。”

    他的肯定回答令黎晓曼脸色惨白,心再次跌入谷底,有一瞬想歇斯底里的哭喊。

    她颤抖着双唇,连身子都在发抖,已经麻木的心再次痛的滴血,她收回了落在他脸上的冰冷目光,觉得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她语气平淡,毫无波澜,“为什么?”

    霍云烯透着冰冷的双眸轻蔑的睨着她,声音愤怒,讽刺:“贱人,你还敢问为什么?如果不是你霸占着霍太太的位置,琳琳又怎么会受这么大的委屈?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能让我爷爷逼我娶你,不过在我心里,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我霍云烯的妻子,在我眼里,只有夏琳才是,也只有她才有资格。”

    被扇的半边脸还在火辣辣的痛,黎晓曼单手扶着墙站了起来,随即转过了身,冷笑一声,语气冷清的说道:“呵呵……霍云烯,当初是你向我的求的婚,你竟然说是爷爷逼你的?呵呵……我的确是没有资格,人畜有别,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当畜生的老婆?”

    说到这,她停下,目光锐利似剑的睨着他,小手紧握,尖锐的指甲陷进了手心,心中愤怒不已,“你口口声声说我是贱人,你是什么?你是贱畜,你连人都称不上,霍云烯,我看错了你,你就是一辆付不付钱都可以随便让人上的公交车,为了逼我离婚,你竟然这样设计我,你……害我被……霍云烯,你还是人吗?我恨你。”

    话落,黎晓曼扬起纤细的玉手,用尽全力的扇了霍云烯一巴掌。

    “黎晓曼,你敢打我?”霍云烯怎么都没想到黎晓曼竟然敢打他,他气的双眸怒红,目光狠厉的睨着她,跨前一步,一把动作粗鲁的扳过她的身子,伸手就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恨不得将她的脖子掐断一般,力度极大。

    他掐住黎晓曼的脖子往后一推,黎晓曼的后脑勺“嘭”的撞到了冰冷的墙上,痛的她头皮一阵发麻,红肿发疼的双眸险些涌出泪。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黎晓曼原本苍白的清丽小脸此刻却涨红起来,喉间难受不已。

    她清冷的双眸却不怕死的睨着霍云烯阴沉的脸,冷冷的笑出了泪,“呵呵……你掐……掐死我啊!我死了,霍太太的……位置就是你的琳琳的,霍云烯……你害的我失去……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