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结局 下

    我们一溜烟跑到山洞缺口那里。马思哲和马四野把那个洞继续扩了扩,眼看着能通过的时候,身后一声巨响,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们刚才在的那块巨石从半空中砸了下来,掉进了湖里。

    “骨坑快塌了!”我大喊,马思哲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来不及再把这里扩的多大,山洞已经摇摇欲坠,我只能把受伤的李佐和脖子先从洞里推了进去。

    马四野走后马思哲一把拉过我“你先走。”我们俩都横在洞口前面,谁也不往前走。

    我回头看一眼情况紧急,巨石坍塌,下一步就是铁索桥这边,万一那花蛇再出来我们谁都跑不了了,我推了马思哲一把“来不及了,你快点!”

    “你少在这和我磨叽,让你走你就走。”马思哲一把把我塞进洞里,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钻了出去。四眼他们等在外面,见我露头赶紧把我拖走。这时身后的子陵轰隆一声彻底倒塌,地上激起一米多高的灰尘。

    “马思哲!”我声嘶力竭的叫到。身后的四眼紧紧摁住我的肩膀,不让我上前。本来地面还隆起一个山包,但随着这轰隆的一声夷为平地。我脑袋当时都是麻的,没有重获新生的喜悦,没有重见光明的激动,满脑子都是马思哲。那货还没出来,那货竟然还没出来。

    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抑制不住的决堤。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为什么到头来所有人都不在了。赫奢,马思哲,为什么都不在了。

    我好像这一年来积压的所有情绪都在此刻爆发,对着一片尘埃嚎啕大哭,哭到自己都没有力气。

    “哎我的妈,你看你那鼻涕。”马思哲一边咳嗽一边说。

    我停止嚎啕大哭,睁开眼。只见他满脸灰土的站在我面前“你没死啊?”

    马思哲痛苦的扶着腰“你失望了?”

    我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他“你个杂碎,我他妈以为你被砸死了。”我鼻涕流过河,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可是赫奢怎么办,他真死了,他怎么就他妈死了呢?”

    崩了好久的弦在这一刻终于能够松懈,我终于有时间好好的哭一场,好好的吐槽一下。一切如我所愿,这一年多以来的噩梦终于结束了。我不用担心哪天哪里又失踪了一村子的人呢,也不用担心自己随时会遭人暗算死在古墓里。可是我这心里却好像被剜了个大窟窿,有风呼呼的刮进去。

    你说你跟我们一起出来的,怎么就不在了呢?

    我变成了赫奢,这事是在三天后我才发现的。。。

    从子陵出来,我们第一站去的就是旁边的村子,本来一夜之间消失的人都奇迹般的回来了。最后从新闻上看到,当时拉姆拉错失踪的游客也莫名出现在湖边,只不过对于失踪时的记忆一无所知。我这才终于放心,五大祭坑的诅咒,真的已经被破解了,其中付出的代价无法与人说,但是心里始终觉得很欣慰。

    我们从村子里出来,直奔医院。脖子的脚废了,装上了假肢。李佐被诊断为大脑皮层严重受损,变成了植物人。这一行人,死的死,残的残,脖子心态好,反倒来安慰我“好歹人都还在呢。”

    我想到了赫奢,并没觉得这安慰起了多大的作用。

    空闲的时候,马四野跟我们讲起了马思哲身上的纹身。其实跟我们一开始猜测的情况也差不多。马思哲的爷爷下了梁王山之后摸到了这件事的头绪,间接害死了自己不少的弟兄,为了让自己后世铭记,所以才有了这么一条家规。

    我们正说着话,外面一阵喧闹声,我一抬头,只见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冲着病房跑了进来。一个好像是赫奢的什么表妹,李念。一个是...曹可瑞。

    我本来已经做好了曹可瑞朝我扑来的准备,却没想到扑来的人是李念。她一把环住我的腰,把脸深深的埋了进去,带着哭腔小声说“哥,你没事太好了。”

    我想起赫奢在消失之前把人皮面具放在我脸上的一刻,突然如遭电击。难道?我挣脱李念,转身跑到厕所里,对着镜子上的那个人微微愣神。淡漠的眼神,清瘦的脸,这分明是赫奢的脸!

    我看着镜子里的人,似乎陌生又熟悉。四眼紧跟着走了过来,我盯着镜子喃喃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嗯。”四眼小声回答。“从你签了那份合同开始,赫奢就做好了这个打算。”

    我的记忆一下子被唤醒,当时张出让我签的那份合同原来有这层意思在“可是为什么让我签合同的人是张出不是赫奢?”

    “清雨轩的账面有个大窟窿,张出以为赫奢不知道,但其实他了如指掌。张出让你接手清雨轩,是打算让你顶这个包。赫奢默许你签合同,是知道早晚有一天孙乙会死。”四眼清了清嗓“板子说,他欠你的,只能这么来弥补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人,再一次哽咽。。。

    病房里曹可瑞的声音震天响“孙乙呢!马思哲孙乙人呢!”马思哲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跟曹可瑞解释。我就站在门口,想说话又不能说。我眼看着曹可瑞从狂躁变得歇斯底里,最后痛哭失声。

    而我,似乎只能带着这张面具旁观。赫奢并没有弥补我,他用了另一种方式,把这些责任悉数压在我的肩头,而我也只能接受着一切。赫奢拼死救了我一名,帮他守住古遗族,也是我最后能做的了吧。

    两个月后。

    马四野随缘悔回了清风寺,打算自己后半生青灯古佛就在寺中度过。我想了一下这搭配也是挺醉人的,一个痴傻主持,一个诡计多端的门徒。马四野走之前交代马思哲,梦溪堂不能重整旗鼓马思哲就没脸下去见马家列祖列宗。马思哲望着空空如也的梦溪堂,傻了眼,不知道没脸见马家列祖列宗的人,到底该是谁。

    而我,顶着赫奢这张英俊的脸,做着古遗族的大当家。族内上上下下的事每天烦的我焦头烂额,好在有四眼和脖子在,也帮了我不少忙。我爸妈在我从子陵出来不久之后也回了家,我借口说自己出了国,隔三差五一个电话暂时还能瞒得过去,但也不是长久之计。有点困扰的是,本来一直好好的脸,最近开始莫名的发痒,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曹可瑞每天来清雨轩闹着要找我,说什么非让我带她去找孙乙,我只能咬咬牙,让人把她扔出去。我以为,从子陵出来了之后我就能大胆的和你在一起,没有顾忌。可惜,我还是不能。

    曹可瑞刚走,马思哲嬉皮笑脸的进来了。

    “赫大爷,借我点钱呗。”马思哲翘着二郎腿。

    “没有。”我无情的拒绝。

    “我靠,不会吧,你现在说你没钱,厨房苍蝇都不信。”

    “有钱也不是我的。”

    马思哲立马比出了一个嘘的手势“你可小点声。”

    “我。。。”我刚要说话的时候,手机响起,我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我妈。我有点纳闷,怎么这么突然就给我打电话了。

    “喂妈,什么事?”

    “最近厂子没什么事,我和你爸寻思着来老房子住两天,但是,但是。”

    “但是怎么了?”

    我妈有点为难的说“你还是来一趟吧,有点奇怪。”

    我妈一说老房子有点奇怪,当时我就有点发蒙。心想着千万不能是帽儿山又出了什么问题“我现在没空,等我有时间再说吧。”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抓起车钥匙向外飞奔过去。

    一路我也记不清超了多少的红绿灯,直奔机场。买了最早一班回东北的机票,匆匆朝家里赶去。到了门口还没敢进去,躲在大门外面站了一会。

    快到了晚饭点,家家户户的烟囱飘着炊烟,空气中满是饭菜的香味。我看来来往往的人还都正常,没有什么不对便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妈,你到底说的哪里奇怪啊。”

    “就是每天都有一个年轻人在我们家门口来来回回的晃悠,我问他找谁他也不知道他找谁,然后还是每天都来。。。”我妈的声音在听筒里越来越模糊,因为她口中的那个年轻人好像又来了。

    面容清瘦,站得笔直,一脸这世界与我无关的表情。

    “赫,赫奢。”我呆呆的喊道。

    赫奢盯着我,一脸陌生“我好像见过你?”

    我脸上的人皮面具突然开始奇痒无比,赫奢慢慢的走向我,手伸向我的脸,缓缓的摘下了我的面具。一瞬间,他眼神一闪,脸上所有的陌生都烟消云散,他看着我喃喃道“孙乙。”

    “你,你没死?”

    赫奢嘴角一弯,笑了一下“好像是这样。”那是我第一次见赫奢笑,如释重负,云淡风轻。

    不过,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曹可瑞吗?我孙乙,对对对,我没死。你先别哭,你出来我有个恋爱要跟你谈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