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同修

第2487章 一个阴谋

    这简直出乎了章皓的预料之外,一切顺利的让章皓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实在没有想到,魏武竟然会这么蠢,让那御林军与皇室供奉远离,为了收拢百官之心,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国君么,想要让他们归心,只需要肯花时间,毕竟魏文如今只不过是一个乱臣贼子罢了。

    章皓的心中越发的肯定支持魏文的正确性,这个想当然的魏武,迟早会断送魏国,这样的人,绝对不适合成为魏国的国君。

    如此一来,章皓心中清楚,只要让魏文回过登基,那么原本属于魏国内部的矛盾,就将迎刃而解!

    早知道魏武这么愚蠢,章皓与魏文恐怕就不会想那么多,早就出手刺杀这魏武了!那样又何须与卫宋两国与虎谋皮。

    章皓如今已经认定了,让百官前来,只不过走过场罢了,毕竟先皇子嗣只剩下了魏文,如此想来,先前答应了卫宋两国的条件,实在是亏大了。

    这怪不得章皓,毕竟这场刺杀,实在太过轻易,轻易到让人难以置信,而为了争夺皇位,魏文可是答应了卫宋两国许多苛刻的条件,自己这边一个刺杀,就全部让这些都成为没有必要的事情。

    如今身份一改变,章皓所考虑的第一个方面是魏国自身的利益,毕竟想要让魏国壮大,那么苛刻的条件,那就有些不合适了。

    章皓脸上浮现出沉思的神情,既然国君之位十拿九稳,那么这先前答应的条件,自然有待商榷,还有便是先前魏文签署的条约,留存在卫宋两国的手上,这等若是留存着一个把柄,这未免有些不妥,若是暴露,让他人知晓的话,那么傻瓜都知道魏武被刺杀,乃是出自魏文的手。

    这对于魏文的声名极为不利,也会让他之后统治魏国极为不利。

    看样子自己要与魏文好好商议一二。

    “章先生,我已经将我们成功之事,以飞剑传书传给了殿下,让殿下酌情处理卫宋两国合约之事。”这个时候,王政的声音在章皓的身边响起。

    章皓闻言心头一怔,眼中闪过几分讶然之色,这王政倒是有眼光,见识也不低,竟然也考虑到了这件事情!只不过似乎是跟随着先皇的缘故,这让章皓对于王政此人颇为不喜,身为先皇极为看重的皇室供奉之首,章皓也曾经听先皇抱怨过那世家之害,特别是这王家势力极大,若非是被先皇接连打压,恐怕都已经出现难以控制,尾大不掉的局面。

    此人可以用,但是不得不防。

    章皓心中想到,随即不由说道:“王大人有心了,不知公主殿下他们来了么?”

    “他们已经快要到寝宫了。”王政连忙答道,此刻他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拉近与章皓的关系,其在魏文的心中的地位不低,若是能够帮自己说好话的,那么对于王政是极为有利的事情。

    “那接下来,就需要看王大人表现了。”章皓淡淡的说道。

    “这是应该的,都是为殿下效力。”王政连忙说道。

    章皓淡淡的点了点头,王政连忙与先前那几个随他一同前来的官员一同商议,一会怎么开口,将事情引导到让魏文归国继承皇位的事情上。

    章皓一会最多就是解释魏武之死的事情,皇位之事,还是需要王政他们这些大臣来说的,毕竟这是朝堂政事,即便章皓身为皇室供奉,地位超然,若是涉及太多的话,恐怕会引起诸人的怀疑。

    寝宫的大门缓缓的被打开,这个时候,秀长老当先,楚易等人亦是随着她身后,接连走进了寝宫,这样的事情,就在十几天前刚刚发生过,那个时候,寝宫玉床所躺着是先皇陛下。

    如今则是他的长子,魏武。

    魏武尸体已经被处理过,整个人栩栩如生的躺在玉床上,好像只是沉睡,但是却再也醒不过来。

    “兄长!”秀长老在来到这寝宫的路上,不断提醒着自己,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当看到自己兄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即便先前认为自己兄长再怎么不对,但是躺在那冰冷玉床上的男人,总归是她的兄长。

    那从孩童时期,就一直关爱她的兄长,即便有的时候,这个兄长也有某些私心,但是对待她,是真的不错。

    秀长老快步走到魏武所在的玉床边,看着那悄无声息的躯体,心中无比悲恸。

    “陛下!”唐鼎颓然跪倒在地,他跟随了魏武多年,即便是对魏武再失望,依旧忠心跟随,只是自己所追随之人,如今已经离去。

    老夫子等一干老臣心中叹气,苏定芳的脸上写满了一股颓然之气。

    新君真的去了。

    魏国的未来又该如何?

    百官无不垂泪,不管是真的伤心,亦或是假的,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显得有些茫然,皇位如今可是无人继承,那么魏国的未来究竟在何方?

    相比起来,世家之人显得比较平静,特别是那些大罗金仙境界的强者,他们多是先皇时期的人物,甚至有的比先皇还大,他们见多了生离死别,且魏武并未对他们有什么恩惠,他们自然保持着自己那份冷静。

    楚易看着满朝大臣痛哭的神情,心中暗自摇头,这魏武死的太过突然,已经让这些官员们失去了冷静。楚易对于魏武的死,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反而是觉得魏武死的太过蹊跷了一些。

    一进入寝宫的时候,楚易的目光就落在了在那玉床旁边的那个红袍老者的身上,从对方的衣着,楚易已经明白了对方是皇室供奉,并且楚易看到了在不远处有一个皇室供奉的尸体倒在那里,还有那王政等人也是侍立在一旁。

    楚易在皇城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有官员并未离开皇城,只是他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他的声音缓缓的响起,“陛下,究竟是怎么离世的?”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让原本哭声环绕的寝宫,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楚易,楚易的神情显得极为平静,“陛下死的突然,自然要弄清楚原因,不知道刚刚没有离开皇城的大臣们,谁可以告诉我。”

    “这件事情,还是我来说吧。”章皓此刻开口说道,“先前的一切,乃是我亲自经历,知道的比较详细。”

    此言一出,百官随即露出肃然的神情,楚易心道这些官员的变脸本事,但是听闻十名皇室供奉之中,最强的两人没有离开皇城,想来此人必然是其中之一,这时,原本沉默的苏定芳开口说道:“还请章先生明言。”

    章皓点了点头,便道:“先前陛下一直在早朝大殿之中,陛下担心城外的战斗,便派一名宦官前去,但是那名宦官许久未归来,陛下便派我去,只是我没有想到洪先生竟然在我离去之后,竟然对陛下出手刺杀,这一幕,被我与几位大臣亲眼所见。可惜虽然最后洪先生被我击杀,但是陛下却也要害出血过多,死去了。最后我决定,先将陛下的尸首送到寝宫之中。”

    不过大部分官员倒是暗自点头,章皓楚易也算是条理清晰,也是让他们明白了魏武死亡的经过。

    只是有一些人皱起眉头,毕竟这刺杀之事,竟然牵扯到了皇室供奉,这种历来被皇室最为信任的存在,特别是楚易,他经历过的事情极多,这种所谓真相,他可是最为清楚,这可是属于胜利者所书写的,既然皇室供奉都有可能刺杀魏武这个国君,那么这章皓也有可能刺杀,但是他赢了,那么他爱怎么说都可以,至于这洪先生,明摆着有什么事情,都是让死人承担。

    “真是乱臣贼子!”有性急的官员,闻言不由开口怒骂,那洪先生的尸体被摆放在一边,这一点从楚易一进寝宫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章皓所吸引他注意,因为他极为强大,让楚易有种看不透对的感觉,这洪先生既然是乱臣贼子,不应该将他尸体处理掉么?毕竟先前魏武所死的地方,可是在早朝大殿,何必又特地将洪先生的尸体搬到这里来。

    这种情形,倒像是知道官员们会检查洪先生的尸体,提前放到这边,便于他们检查。

    当然楚易也确信,从洪先生的尸体上,找不到任何问题,最多就是被章皓所击杀的痕迹。

    楚易心头不由升起一股冷笑,从他进到寝宫就觉得此地有些奇怪,这章皓在他看来,绝对有问题,这纯粹是一种感觉,但是楚易如今对于自己的感觉,却是极为信任,毕竟他自从有了那时不时出现的灵觉,就从未出现过偏差。

    从这洪先生的尸体上来看,这就是章皓谎言,画蛇添足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他们要把洪先生的尸体放在这里,让人可以检查?

    楚易的目光看向了王政,这个可以说从他踏入修者世界后,便有多次矛盾爆发的王家家主身上,此人经过上次皇城兵变之后,就低调了许多,魏武对于此人,也是有所戒备,毕竟他是自己那叛乱二弟的拥趸。此刻虽然王政眼中带泪,但是楚易可以感觉到,其实他并没有几分悲伤之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