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同修

第124章 足够信心

    另外几名申行家的武者们,身上也都挂了点小彩,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而沈家这边,容嬷嬷和沈菁同时色变。

    「退!」沈菁低声喝道。

    沈家的神射手马上十分有序的朝后撤退着,虽然有同伴阵亡,不过并不影响他们战阵的运行。

    但是,眼下的距离只允许他们再退一次,若是再被对方的武者近身,那只能被杀得干净了。

    容嬷嬷则是闪身而出,同那名武校战在了一起,她的修为本来比对方要高不少,可是先前被夏老打伤,体内的伤势影响到了真元力的运行,所以两人暂时杀得难解难分。

    「谁能杀了这个老太婆,赏下品元石五颗。」夏老高声说道。

    几个武者眼中都露出了兴奋的神情,下品元石至少要三千两黄金一颗,而且还有价无市,这对他们这些武者来说,算是很不错的奖赏。

    而和容嬷嬷战在一起的武校更是精神抖擞,手中兵刃的刀芒不断的加深着,似乎是怕别人来抢了他的功劳。

    财帛动人心,这话一点都不错。只要人有需求,那么就可以驱使他去做任何的事情,而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一直到你做不动为止。

    「小姐,不要管我,快放箭,射死这些奸贼!」容嬷嬷厉声喝道。

    她这么一说,其余的武者反倒不敢过去围攻她了。

    「好狡猾的老太婆!」夏老恼怒的骂了一声。

    人都是怕死的,现在容嬷嬷和那个武校一对一作战,沈菁是断然不忍心下令放箭的,可要是围攻容嬷嬷的人多了,这可是扭转战局的绝好机会,谁也不敢断言沈菁会不会放箭。

    这些武者都是夏老拿来垫脚的棋子,没有他们,要如何破解沈家神射手的战阵呢?难道让夏老或者申行仲平去亲身冒险?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夏老又恨不得在楚易的身体上多轰几拳,若不是这莫名其妙的家伙,现在沈菁已经被他抓住,一切尽在掌控了。

    而沈菁在手,那些神射手和骑兵们就成了没牙的老虎,还不是任他们宰割?所以夏老觉得,杀死楚易远远不够解恨,等会一切都解决之后,他决定要将此人挫骨扬灰。

    对于能拿下沈菁,夏老还是毫不怀疑的,只是和原先相比,多少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而沈菁现在心里也是颇为懊恼,若不是自己先前沉不住气,离开了神射手的护卫圈,容嬷嬷就不会负伤,而事情也不会到了眼下这种困局。

    现在对方实力最高的是夏老,他是肯定不敢亲身冒险的,而剩下的武者实力皆不及容嬷嬷,这样一来,远有神射手,近有容嬷嬷骚扰抗敌,就算最后免不了一败,起码也能多撑一些时间。

    「抓紧时间调息真元力,保持阵型不变。」沈菁不愧是王族出身,很快就克制了心里的波动,冷静的下令道。

    「杀!」沈家的骑兵首领见到自己平日敬若女神的小姐已经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当下不由得目眦欲裂,一个大力的冲撞之后,将对方的两名骑兵给斩杀下马,而后暴喝一声,匆匆驰援,也不顾身后还有数名敌人正勒紧马头,朝他急冲而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冲动了一些,若是当时能留下一些骑兵护住阵型,就算是武校级强者都休想轻易突破沈家的神射战阵。

    人马结合在一起的力量,那巨大无比的冲击力对于武校强者虽然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只要稍微一阻挡就已经够了,这便是兵种配合的天然优势。

    眼下沈家的神射手已经开始折损,他也看得清楚,若是申行家再付出几个武者的性命做代价,神射手被斩杀一空是迟早的事情。

    这些神射手修为虽然不高,可是此等射箭的天赋并不是随便就能具备的,这可是沈家花费二十年功夫,从稚龄*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眼力、腕力都远超常人的天才,可谓是精锐无匹的兵种。

    一个神射手培养出来,代价并不比培养一个武尉要小,若不是这一次沈菁所要护送到飞星宗的东西实在是太过紧要,就算她是沈家的嫡女,也不可能有这么奢华的阵容跟出来。

    骑兵首领口中厉啸着,而他身后横插来八、九个骑兵,一半挡住了申行家族的骑兵,剩下四人则是紧随在他的身后,所有人全部的潜力都爆发了出来,为的就是在神射手的战阵崩溃以前,为他们拦下一波攻击。

    「哼,困兽犹斗!仲平,你去拦住那几个骑兵。」夏老冷哼一声,以他的经验,自然看得出这些骑兵若是冲了过来,莫看只有五人,却能给沈家的战阵留下一线生机。

    「好!」申行仲平眼中流露出了嗜血的光芒,一丝冷意从脸上浮起,而后便如大鸟一般跃起,轰的一拳便荡漾出一波真元力,朝骑兵首领而去。

    双方此时还隔着一段距离,他这一拳旨在骚扰,只要将沈家这些骑兵拖住,那夏老就可以指挥剩下的人突破沈家的防线;只要沈菁一束手就擒,所有人的抵抗意念将完全崩溃。

    「小姐,妳一定要逃出去,不然的话,老太婆我会死不瞑目的。」容嬷嬷脸上涌起了一股坚决之意,那种肃然中还隐隐有着神圣的意味。

    与她纠缠在一起的武校强者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嬷嬷!」沈菁哀婉的喊了一声,感觉到心如刀割,不过她怀中的一物无意间触及到了肌肤,不由得心中一凛。她自己死在这里不足惜,但她身上的东西可是关系到哥哥在武道上的未来,以及沈家未来腾飞的奠基。

    沈菁的话音还未断绝,容嬷嬷的脸上已涌起了一种和她的年龄绝不匹配的红晕,而后她的身躯猛然一涨。一声清吟之后,她手中蓦然打出一团冰冷的球形真元力,这上头蕴含的可怕能量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受过伤,甚至隐瞒了实力一样。

    「快退回来,这老虔婆不要命了!」夏老眼中寒芒一闪,急喝道。

    而和容嬷嬷对战的那个武校自然也不是傻子,哪里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一个必死之人的命呢?至于那些武尉,更是慌张,退得比谁都快。围攻打落水狗谁都会,可是真要对上一个武校强者的拚死一击,谁也不是吃饱撑的。

    夏老终于动了,他的身形快逾闪电,很快就挡在了那几个武者的前面,心中杀意大起。龙鸣声之后,他的龙状真元力已经出手,轻松的击散容嬷嬷的冰球,剩余半截还没有消散的龙形更是乘胜追击,轰向容嬷嬷的胸腹。

    「砰砰!」容嬷嬷的身体上响起了阵阵脆响,而她的腹部竟然被活生生的轰开一个拳头大的洞口,鲜血不断的涌了出来。

    她的身体往后飞了一些距离之后,便同破麻袋一般坠落在地面上,顿时扬起了一团尘土。

    「小姐,快走!」她口中虚弱的吐出了这一句,便陷入了昏迷之中。这么重的伤势,若不是她的修为够强横,而且心中还有执念,一般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嬷嬷!」沈菁两行珠泪滚落了下来,那种凄婉的艳色足以打动任何一个男人的铁石心肠。

    「哼,看妳还敢碍事!」夏老身在半空之中还没有落地,正是全身破绽最多的一刻,不过他的心中却充满了自得。

    沈家现在再也没有可以抗衡和拖延的强者,此事是他一手谋划,成功之后将会获得极为可观的赏赐,就算是提升到武帅的修为也未必不可能。

    「啊,夏老小心!」

    就在这个时候,夏老忽然听到背后传来自己手下惊骇莫名的喊声,彷佛看见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一样。

    他心中微怒,心想这些人都不是可以做大事的,眼下这个场面,顶多就是一些小角色来偷袭拚命,值得这么大呼小叫吗?

    可是他忽然一个激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武者的直觉让他感觉到有一种极大的危险正从背后袭来。

    「不好,还有强者在附近隐匿!」夏老又惊又怒,不过幸好此时他的双脚已经落地,正要施展身法和偷袭那人拉开距离。不料此时,一种轻微的麻痹感开始在他的足下蔓延,虽然只是一点点,可是却将他施展身法的时机拖延了半个呼吸的时间。

    这是什么东西?夏老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不过这时候他已无暇细想,匆忙之间反手一道龙状真元力再度轰了出去,只是此时的威力还不及他全力出手的一半。

    一来,他虽然将容嬷嬷轻松的打成重伤,可是实际上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二来,这变化起于仓促之间,若是他现在都能够全力出手,那他就不单单是武校而是武尊那样的超级强者了。

    此时,他满心的惊疑不定,毕竟背后那种可怕的危险感觉已经表明出手的人绝对是和自己同一个层次的强者,而此人能够隐忍到此时,足见他心智的可怕和深沉。

    不过夏老对于自己还是拥有着绝对的信心,虽然仓促一击只让他发挥了一半的实力,但只要能够阻止一瞬,就已经足够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