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小兵

第五十九章:哨探

    第五十九章:哨探

    鹊儿山镇是一处位于左云城东五十二里,大同镇西六十多里处一个小镇。

    镇内约有近千户人家,镇内道路纵横交错,村村相连,交通十分便利。交通的便捷快利,加上地处依附大同镇周边,平素里镇内也是比较繁华,其盛名在大同镇外也颇有名声。

    但是今日,往昔祥和,繁华的鹊儿山镇,到处都是残垣断壁,镇内各处隐有火焚的痕迹,一副破败不堪的样子,偌大的街道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北风惨然的吹着,飘荡的空气中刮带着浓厚的血腥味。落日的余辉映照大地,照出了主街道各处的残垣断壁,以及散落一地横七竖八的尸首,残肢,整个镇内静悄的死寂。偶有一群群乌鸦在小镇上空盘旋,一群野狗在镇上抢食。

    傍晚时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远远出来,一队火红骑兵队的到来打破了这般灰白一般的死寂。

    这队骑兵共有九人,清一色的一人双马,个个身着轻便的棉甲,跨刀配枪。刀是钢刀,枪是火铳枪。一双双犀利的目光,偌大的斗篷再怎么掩也掩盖不住,扬起斗篷,显出斗篷下一张张英武不凡的脸庞。

    行到小镇后,骑兵队停下,被厚厚灰尘堆满的脸庞之上,散发着两束探照灯一般的亮光,在镇上照来照去。

    为首的一员明军,环顾四周,眼前破败的景象在与印象中的鹊儿山镇重合后。淡然道:“这里就是鹊儿山镇了,现在人马一分为二。章文华,祁青你们二人给马匹喂食草料,其他人随我到镇内看下。”

    这名说话的年轻汉子,约在二十上下,相貌普通,话语却铿锵有力,让人信服,这个刚毅雄武的明军名叫成东青。为人冷静,善使双枪。是这支队伍的小头目。

    这队的夜不收正是秦明麾下的一个精锐夜不收小队,也是一支专司哨探,间谍任务的小队,兵种特殊性决定了兵员的稀少,对兵员各方面要求素质都是极高,秦明麾下三堡可战之兵约有万余。但夜不收却不过区区百人。由此可见这夜不收的珍贵,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百里挑一存在,都是秦明手上的最珍贵的兵种之一。

    夜不收的选卒,训练则是夏寻一手在抓。夏寻做起自己的老本行来,训练的也十分尽职尽责。而成东青等人算是第一波被训练的夜不收们,训练出来后就投入到了凉城战场。在对付外藩蒙古诸部中,是屡立战功,这次对战阿巴泰,对秦明乃至整个杀胡堡都是意义重大,所以秦明紧急把他们调回。赶在大军开拔前,刺探敌情。

    能够担任精锐如夜不收的队官的成东青。定然是有几把刷子,他有着干这行最重要的特长:绘制地图,凡是他走过的地方,他都能画出一张完整详细的地图,且错误率极少,并能说明此处的山川地貌,攻防优劣,甚至兵力铺排也说的有板有眼。现在秦明外派的夜不收中属他绘图能力最强,就连秦明军中现用的地图,也都是他绘制的,不仅如此,他的技击武力值,密语传递等一些夜不收专业技能也是这队人中能力最强的。

    孟冬青吩咐完毕后,立马就有两人下马,熟练的喂养着马匹,剩余之人随着孟冬青慢慢踏入了这个死神曾经关照过的地方。还算宽阔的街道上堆满了的尸首,伏尸多为老幼,死相极为凄惨,且大道之上的尸首多为不完整,成东青仔细看去,像是被马蹄踏过一般,成东青等人脸色难看。

    更为不堪的是,内中死难的女子们,死去时大多数死前都是浑身赤、裸,死前被人凌辱过,成东青等人脸色阴沉的向前继续走去,就在不远处,一处宅门前,大宅中两扇厚实坚挺的大门不知去向,徒留下光秃秃的一个门框,还有一条条的厚重的血迹,顺着血迹,孟冬青等人脸色铁青的看到不远处,两名赤身露体的女子,双手张开,一左一右被钉在一个类似大门的木板之上,女子身边尽是一些衣服被撕裂的布料。女子浑身乌青发紫,鞭痕累累,孟冬青近前后,却发现她们早已断气,双目圆睁,依然能看到他们死前的恐惧,乳、房像是被利器割掉一般,下身处更是鲜血淋漓,狼藉不堪。

    “这天杀的鞑子!”

    胡占一声悲鸣,长刀猛然砍向一旁的柱子,“咔擦”一声,柱子应声而倒,一击得手,胡占并没有解恨,反而更加愤恨了,其他人也都咬牙切齿,孟冬青上前,有力的大手轻轻按在一名死去女子死不瞑目的脸上,轻轻叹息道:“妹子,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下辈子投生在太平盛世吧,你们的仇,我们替你报……”

    孟冬青找了一些席子,遮盖了这些女子,又在镇内查看了半天,除了满地的尸首外,便没有任何收获。但在转了一圈后,几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脸色更加的阴寒了,这满地的尸首中,但凡稍有姿色的女子都被这些贼奴凌辱而死。就连一些幼童也惨遭毒手。贼奴的灭绝人性当真是无以复加。

    几人查看了镇内发现并无异常后,就登上了小镇府内的一处土坡,土坡并不高,登顶也能俯瞰整个小镇,及小镇周边地貌。

    成东青等人观察了一阵并没发现清军的影子,天色渐暗,忙碌了一整天的夜不收们纷纷伏在山坡上,各自拿出一块块干饼,啃咬起来,夜不收赵金一边啃着干饼一边嘟囔道:“成头,这大半天都没有见到这群狗日鞑子们的踪影,天色又要黑了,我们是不是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成东青自从看了鹊儿山镇的惨状后,又想起自己的遭遇,心中就窝着一团火,因此听的赵金这话后,就头也不回的冷冷道:“那就等天黑的时候再说。出来这么久未探得任何情报,你对得起殷殷期盼的秦大人吗?对得起鹊儿山镇惨死的数千同胞吗?”

    被成东青冷冷的训斥了一顿后,赵金顿时闭上了嘴,各人神色也有些悲痛。就在这个时候,王阳的双耳似有所觉的动了起来,突然他脸色大变,猛然伏在倒地,闭上双眼,侧耳而听。孟冬青看向他也都是脸色一变。

    听了一会后,王阳赶紧爬了起来,冲着一脸焦急的成东青道:“成头,西南方向有有一支骑兵队驶来,人数约在二十上下。按照鞑子一人双骑的习惯,来敌约在十人上下。”

    王阳这么一说,众人都脸色凝重起来。

    别看他们就九人,却都是中坚型人才,各有所长,放在战国时代个个也都是入幕门客的料。比如王阳善于听力,一双招风耳可听的十几里外的马队人数跟动向,端是了得;胡占善审讯,其心志之狠辣,手段之残忍,就算是与他同事的夜不收们都不愿得罪他,此前他是一直在为定边军刺探敌情,听闻,但凡落到胡占手上的鞑子没有一个他探听不了信息的;葛徳善追踪;黄晓辉善隐蔽……

    大家共事已久,对于王阳的话自是没有丝毫怀疑,当下纷纷看向成东青,等待着他下达命令。

    成东青神色冷然道:“大人的人马刚刚挑拨完毕,绝不能现在就暴露给贼奴,此时我们退去,就算侥幸保的性命,与大军而言就是罪人,而且,我想诸位与我一样心中仍然流放着杀奴灭奴之热血,鹊儿山镇男女老少一千多口的惨死,现在凶手正步步逼来,你们说我们怎么办?”

    大家面色发红,目光中偶尔闪过一丝叫做无所畏惧的目光。

    葛徳当下叫道:“头,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些狗|日的东奴,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今天落到我们手上,岂能轻易放过?干吧!老胡我好久没杀这些狗鞑子了。”

    “有心算无心,鞑子定逃不过这次,头,干一票吧。”王阳兴奋的跃跃欲试道。

    “头,我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了!”胡占单手抚刀,面色冷酷道。

    “头,……”

    孟冬青目光越过王阳落在黄晓辉身上,这个神色犹如万年老冰的年轻人现在神色狰狞,额头青筋暴起,低吼道:“头,战吧,杀掉这帮狗|日的!”

    见众人都点了点头,孟冬青狠狠击节,沉声道:诸位兄弟能同心同德,何愁鞑子不死,既然诸位兄弟都无异议,现在我们筹划下如何打。”

    ……

    “赵金,俞国方你们二人通知章文华,祁青撤到山坡后,其余的随我去设埋伏,定要把这群鞑子留在这里。

    “头,虽然鞑子首级值个几十两银子,但抓住一个活的,可是有大功的,到时你千万别都杀完,给兄弟我留一个活的啊。”

    王阳大咧咧的说道。其他人一听,放佛没了生死大战那种感觉,顿时轻松了下来,成东青对于这个活宝也甚无语,冷着脸道:“等你布置完绊马索再说吧。”

    说话间,众人开始行动起来,一根粗长的绊马索被架在了道路中间,并用灰尘盖住。

    ……

    “轰隆隆!”

    近了,躲在暗处的孟冬青等人终于看清来人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