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末小兵

第六十一章 袭

    最后,成东青等人把已经割去头颅的鞑子,堆在一处,几人又策马在鞑子的尸首上踏来踏去,直把这些鞑子尸体踩的是鲜血纵横,肠肝破裂,血肉模糊……

    成东青之所以纵马踏尸,倒不是他心理跟鞑子一样变态,实则是怕被满清的其他精锐夜不收查出端倪。¢,虽然这样并不能完全瞒住,但现在能瞒的了一时是一时了。

    终于,这几个鞑子已被马蹄蹂躏的怕是他们爹娘也认不出他们来了,成东青这才带着受伤的夜不收黄晓辉,王阳等,急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在成东青等人消失后的两刻钟后,一队比先前披挂更为整齐,眼神更为锐利的鞑子小队出现在了鹊儿山镇附近。他们行动速度飞快,一溜烟的功夫就来到了鹊儿山镇。

    这个小队的鞑子个个身披白甲,连头盔都是白色,颇像正白旗的兵马。清一色的白甲骑队,在夜幕中极为醒目。而这群人无论是整体散发气息还是个人气息,看起来都比多可多那一波更为凶悍,成东青若是在此,定然会认出,这是鞑子军中最精锐的战兵-白甲兵。

    这十多个白甲兵,在鹊儿山镇转了一圈,仔细搜寻一番后,并未发现异常,正要准备离开,突然一个白甲鞑子兵呀呀大叫起来。

    ……

    在鹊儿山镇西南位置约有三十多里位置处,有一处大山,山脚下有一处绵延大营,大营灯火通明。帐外来回迅速的士兵们。个个披着一身鲜红的皮甲,后脑袋上顶着一根金钱鼠尾。面容狰狞而强悍,此处竟然是鞑子的大本营。

    鞑子营帐内时常有女子的痛苦。挣扎的尖叫声远远传出。其声音这凄惨,让人不战而栗。

    ……

    阿巴泰进攻大同之后,除了亲领十五个牛录四千多个鞑子进攻大同镇城等处之外,其余剩余五千多鞑子,则是分成四路,以每五牛录一甲喇,再由各旗甲喇章京统领,散到大同周边各处掳掠。所以这些甲喇章京领着五牛录鞑子都是行则一路,战则一处。而在这个大营正中有一处大纛,旗上无蟒,看旗号是鞑子的甲喇章京。

    镶红旗的先锋官甲喇章京阿尔法最近很是兴奋,作为一名合格的强盗,他时刻都在恪守强盗头子皇太极的杀光,抢光,烧光的政策,纵横明国两月多来,这些明国的守兵鲜有抵抗。而明军看到鞑子军的大纛,更如但老鼠见到猫一般,除了偶尔放炮鸣警之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闭城门。堡门,龟缩在城内,即使鞑子淫行。暴虐发生在眼前也都无动于衷。

    阿尔法对明军之怯懦鄙夷之极,也因此鞑子的掳掠很是顺利。凡大军兵锋之处,明守兵毫无斗志。百姓望风而逃,顺利的让阿尔法都不愿意离开这里了。不过今日发生的事情,却破坏掉他积攒了两个月的好心情。

    昨日,精锐白甲们在端倪半天后,还是发现了一些异常。

    派出去的几拨哨探,最后只找回了他们所带的旗帜,其结果不言而喻。一下子十多个都被伏杀,这些人都是阿尔法的精锐哨探不说,但是一下子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十多个,阿尔法就像一个**高涨,已经解去所有负担后,正要挺近时,被人狠狠的泼了一盆冷水,且是不知道何处泼的冷水。一下子就死掉这么多精锐哨探,这是他进入明国所遭遇的第一次。

    阿尔法顿时蔫了,连淫乐的心情都没了,心中抑郁的他,铁青着张脸坐在桌案前,阴鸷的目光不断环视大帐。虽然外面的天气依旧炎热,但帐内的鞑子各级牛录军官都感到后背发凉,一个个毫无例外都是一言不发,紧低着头,免得触怒到这个已经快要点燃的炸药包。

    “饭桶,饭桶,一群饭桶。。。”

    “嘭!”一声重响,只见阿尔法面前的桌案不知何时被他暴力给拆解了。

    在清军的众多甲喇章京中,阿尔法的暴虐是路人皆知的事,举凡战事有所失利,最先倒霉不仅是这些无辜的桌椅,还有带来失利的鞑子兵,这次大军的哨探被人给团灭了,阿尔法的震惊是无以复加,想我大清兵纵横明国数年,何曾遇到这样的事情,不但是团灭,而丧报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到目前为止,外出的三队哨探,已然探得有两队永远都回不来了。

    这可是他甲喇大军中,千人中挑取为数不多的精锐哨探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这让阿尔法如何接受。

    后果就直接导致阿尔法愤怒只能在这些桌椅上发泄了,所以听见响声,众人不看就知道是怎样情况,一个个低眉垂首,心中更是巴着阿尔法在多拆解几张,这样他怒气平消后,就不会殃及他们这些池鱼了。

    却未料到的是,阿尔法见他们如此这般,竟是更加气愤,眼看就要进入暴走模式时,一人赶紧起身打破了这种僵局。

    “甲喇大人,我大清军深入明国腹心之地已两月有余,所得财货丁口已经严重影响到各部将士的行动,若有战事恐累及自身,奴才以为,我大军当速与饶余贝勒会师……”

    说话的人是位于阿尔法右手位的第一人,名叫达古,是一个黑瘦汉子,留着一抹小胡子,两只细小的眼眶中迸射出阴寒的冷光,一看就不是好与之人。

    因为把妹妹送给了阿尔法做了小妾,阿尔法的头号心腹,也是他的狗头军师。这达古谋战运筹帷幄的本事没有,但体察人心绝对是个中能手。

    此刻的阿尔法有些恐惧了,不是对于明军,一下子折损了这么多精锐哨探,阿巴泰会放过他,所以他的愤怒也在情理之中了。

    达古的话虽然让阿尔法心中愤愤不平,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出征前皇太极就给了他们出行的八旗军一个硬性指标,就是入得明国,只抢掠,不攻坚城。

    阿尔法恨恨道:“便宜那些汉狗了,不然,哼……”说完,眸子里爆出一团冷焰。整个大帐顿时感到阴冷了许多。

    紧接着大帐中就传出一股志在必得的言语:“传令,大军休整一夜,明日一早,会师大同!”

    “渣!”

    ……

    清晨的曙光将要照耀大地时,清军大队步骑交加,拔营起行,浩荡而去。

    这支鞑子大队在先锋官阿尔法的带领下,以精锐哨骑开道,中间是大队骑兵与步兵,再往后是辎重队,最后仍是精骑断后。大队骑兵身披的镶红皮甲,如同一大朵火云,向北急速而去。

    大军开拔速度缓慢,加上鞑子一旦遇到村庄堡垒,总会兽性大发,这样一路抢来,日到晌午,建奴大军才开进一条深长而宽大的山沟里,这条沟的东端有著名的云冈石窟,因此俗称“云冈沟”,再往东,就是镇城大同了。

    而就在这条宽大山沟的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土夯城堡,它就是阿尔法此行的目的地--高山城了。

    渐到城堡前,这才看明道路两边都是土墙。城堡规模宏大,站在高处远望,仍能看出城堡为规则的正方形。整个城堡都在一个地形相对平缓的地区,堡的中间有一大块相对突出的隆起,但是堡墙内外并无强烈的高度对比。

    高山城修筑于明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太祖朱元璋曾在此地置了一支边防军,称“高山卫”,并为之修筑庞大的卫城,修了17年才修成。城垣东西长1700米,南北宽1630米,底宽10米,高9米多,东西南北四面均开有城门,但是并无砖包。修好没几年,宣德元年(公元1426年),作为军事建制的高山卫离开了这个卫城,改驻扎阳和卫所在的阳和城(即今大同市阳高县,“阳高”这个名字的来历即是阳和与高山的合成)。可即使是驻军首脑机关“高山卫”向东迁移走了,该城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仍然有重兵把守,因为有重兵防守,所以此地也一直是个人烟稠密的地方。

    人口稠密。往东便是大同,这就是阿尔法选中此地的目的。

    阿尔法望着眼前这座土城,不由的哑然失笑,一直以来这座城池都是被他列为不可攻坚的目标。

    不仅因为此城城高池厚,城中的明军防守兵力也在一两千人左右,以他的兵力,是断不可吃下的。却没想到,刚刚为了补给队伍,掳掠了明军的一个大的村庄,才知道,这城内原本有军士1224名,驰援京师就抽调走了一大半精壮,现在剩余的可战之兵不过区区三四百人,自己一千五百人大军,只要派出几百勇士冲杀,定能一鼓拿下高山城。

    到时,城内的财货尽归自己所有,男女丁口皆我的奴隶,想到此时,阿尔法不由的纵横大笑。

    心情大好的他,挥舞着马鞭,操着一口听不懂的满语,跟身边的五个牛录不住的说些什么,只见这牛录们也一个个神情雀跃,眼神贪婪残虐,仿佛眼前眼前的土城已经是他们案上肥羊一般。

    阿尔法与几个牛录商定后,战斗的号角终于响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