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教授很专一

402 你的心里还有他

    “我是,我就是孩子的爸爸,抽我的。”

    朴吉十分着急的说道,他的深眸微微眯起,别说是血液就是自己的身体各个部分器官,哪怕是生命,只要能救我女儿,他也不在乎。

    他直接就撸起了衬衫。

    “朴总,我们需要的血液很多,至少1200cc,你的血液并不够。”

    医生十分坦诚的说道。

    “抽,赶紧,别说是1200cc,就是全身的我都不在乎,我只要我女儿活着。”朴吉咆哮着,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焦急,甚至声音都带着些许的怒吼。

    “好,好,好。我马上去。”

    医生也彻底的被朴吉吓傻了,他急忙出去准备。惹到朴少,还了得!

    艾小乐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有点感动,朴吉对自己的女儿,和爸爸对自己的身影在这一刻重合,他们都是好父亲,在这个时候,她甚至有些憎恨自己让这对父女分离了这么长时间。

    抽血室里,朴吉十分平静的躺在了床上,看着血液一点点的导出身体,他恨不得快点将自己的血液全部导入女儿的身体,希望重新看到孩子的笑脸。

    艾小乐继续无力的在急诊室门口等待着,她的左边是急诊室,右边就是抽血室,看着一袋袋的血浆带着温热的气息,一点点的被送进了急诊室,她的心都要碎了,直到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就算是时间如何变迁,这两个人她还是都在乎。

    在乎不一定要在一起,但是她知道以后一定不会阻止久久和爸爸的关系,毕竟血缘超越一切。

    又过了两个小时,艾久久终于被送出了急诊室。

    “久久,久久?我是妈妈,你好了点么?别吓唬妈妈。“艾小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下子就扑了过去,伸出白皙雅致的手指轻轻的握住了小女儿的白嫩小手。

    “妈妈,我没事。”女儿一生温柔而又懂事的声音让艾小乐瞬间忍不住的就泪如雨下。

    “夫人,孩子需要休息,不能说太多话,我们需要送她去监护病房,如果在24小时之内,没有什么脑震荡现象,那么就安全了。”医生恭敬的说道,这是朴总裁的家人,谁活的不耐烦了才敢去去招惹他!

    艾小乐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女儿的小床,看着女儿被推到加护病房,自己呆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朴吉。

    她定了定心神,站起了纤瘦的身体,走进了休息室。

    1200的血液果真是让人受到很大的伤害,朴吉的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看起来十分的颓废。

    “你好点没?”艾小乐轻声的说着,就算是为了女儿,她也要让自己平和的对待朴吉,过去的都过去了,朴吉毕竟是女儿的爸爸,有着割不断的血缘。

    “阿亮,你可以帮我买点牛奶和红糖么?这些对身体和补血好一些。”艾小乐抬起头看着阿亮。

    “好。”阿亮点头走了出去。

    “回家,我一会给你熬点红枣粥。”艾小乐垂着眸子说道,小手紧张的盘在了一起。

    只是在垂下的瞬间,就看到了朴吉手上的戒指,那个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带着自己买的戒指,这个认知,让艾小乐的心里更是充满了颤抖。

    “那个,谢谢你救了小乐。”艾小乐抿了抿嘴唇,双眸闪烁着,看着周围,没有固定的焦距,她很紧张,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看向哪里。

    “那也是我女儿。”某个男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即使自己贡献出了1200cc的血液,说起话来依旧很是霸气。

    “我想好了,等女儿好了,我就告诉她你是她的亲生爸爸,我不会不让你们接触的,血浓浓于水,每一个爸爸都是真心爱着自己的孩子的,就像我的爸爸爱我一样。”艾小乐说完这些话,眼泪又开始含在眼眶,仿佛总是再找个机会夺眶而出。

    “那你呢?孩子没有妈妈能行么?你继续回到英国?带走孩子,或者是给我留下?”朴吉睥了一眼艾小乐,然后说道。

    这个笨女人,知道不知道自己有多爱她!

    “你说的也是要给问题,我也在考虑,现在刘嫂的年纪也大了,我是要伺候她终老的,久久在国外也不太适应,我回去问问尚总,看看国内的分部需要不需要人,我还是转回来吧。”艾小乐点点头,认真的回答着。

    “果然是够笨。”朴吉不由的更是心肝肺全疼,自己本来就十分的虚弱,现在更是浑身难受。

    “那我呢?”朴吉十分困难的转过头,看着最爱的小女人。

    “你放心,我不会阻止你和我女儿接触的,我已经说过了。“艾小乐十分可爱的点点头。

    “那我们呢?”朴吉只有直接说了,这个女人简直是要气死自己了。

    “我们?”艾小乐扬起了水漾的眸子,带着疑问的弧度。

    “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做久久的爸爸妈妈,但是也只能如此了。”艾小乐轻声的说着。

    五年已经过去了,过去了不表示没有伤害,自己的伤害呢么清晰的还在,虽然自己承认对他还有感觉的,可是也只是仅此而已。

    说完这些艾小乐的眼泪又止不住了。

    朴吉本来很是生气,但是看着艾小乐的眼泪,实在是有够心疼,原本的气也不知道跑到哪里。

    “再说吧。”朴吉困难的抿了抿嘴唇,想要缓解下自己的尴尬,但是他绝对不认可这个结果。

    这辈子,艾小乐和久久一样都是他最重要的人,肯定不会让她们走出自己的生命。

    “你回到临溪吧,尚衣品牌我了解了一下资料,他的分部在临溪,但是设计的品牌都脱离本土气息,经营不善,已经有了要撤出临溪的势头,所以你现在和你的尚总提起这件事,只会让他感觉到为难,你到朴氏服装设计工作吧。”

    朴吉说着。

    今天在设计大赛开始的发布会上,他就看出了尚鹏程对小妻子的好感,哪个傻男人会任凭小妻子在虎穴狼窝待着?

    必须弄回自己的身边,不惜一切代价,跪榴莲都认了,想到这句话,朴吉不由的苦笑,这是哪个哥们说的,他都忘记了,就是真心的逗比,自己的哥们面对爱情的时候和自己有的一拼。

    “好。”艾小乐点点头,她就没意识到,只要自己一面对朴吉,就会成为一个没有思考能力的人,这个男人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什么都能想的很好,朴吉说完,她才意识到,尚衣确实是面对欧美品牌的设计多一点,好像和本土的设计确实存在水土不服的现象,如果现在自己提出,肯定会让尚鹏程为难,尚总是一个很难也不会和自己说的人,他的解决办法肯定是会留住尚衣临溪分部,不管董事会的刁难,但是那样却让他步履维艰。

    朴吉想的很是周全,换句话说,他会让自己感觉到安全。

    接下来的几天,艾小乐一直都在医院和家里来回跑着,还有刚刚休息好的朴吉。

    其实就算是两个人离了婚,但是在外人看来,两个人真的是幸福的夫妻,分开了五年,还有这夫妻的默契。

    比如。

    “爸爸,你真的是我的爸爸么?”艾久久躲在爸爸的怀抱里,轻轻的说着,带着满意而又高兴的笑容。

    “是啊,我就是久久的爸爸。”朴吉的帅气脸颊充满了柔情,深情到缱绻。

    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机会见到的表情,那么的宠溺,简直到爆。

    “那你是不是会给我买糖,还有冰激凌?”艾久久十分的聪明,还带着十足的狡黠气息。

    “病好了以后再吃。”朴吉和正在给久久削平果的艾小乐一起说道。

    “好。我在想有了爸爸,是好事还是坏事,为什么我总觉得管束我的人,也多了一个。“艾久久不由的不满的抿着小口,可爱到爆。

    朴吉和艾小乐不由的发出了灿烂的笑意,甚至看着对方,艾小乐不由的慌乱的转开了绝色的脸颊,小脸此时绯红,还带着加速到极限的心跳。

    过了几天久久终于痊愈,然后回到了家,自从知道朴吉是自己的爸爸以后,这个孩子一直都很粘着爸爸,所以朴吉说要带着孩子去看自己的爸爸朴建雄,也就是孩子的爷爷,艾小乐答应了,这是骨肉天性,在这次经历中,她深深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她不能阻止,孩子也要要爸爸的权利。

    艾小乐给女儿准备好了餐点,还有她喜欢喝的鲜榨汁,看着她蹦蹦跳跳的坐上爸爸的车,然后离开。不由的展现出一抹绝美的微笑。

    “小乐,我要回英国了,这次大赛已经有了结果,我们是第一名,所以我想董事会应该很开心了。”尚鹏程一点都没有得到第一名的开心,不由的苦闷的说道。

    “尚总,你应该开心啊,这为你的尚衣又带来了很多机会。”艾小乐看着尚鹏程不由的说道。

    “小乐,你知道么,这么多年,我一直守候在你的身边,是为了什么,我真的很喜欢你,一直都深深的爱着你,我希望你能够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的爱你,爱久久,好么?”

    尚鹏程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一定要表达出来,这么多年,暗恋是在是太苦痛的事情,无论怎么样,他都要给自己一个机会,不让自己留有遗憾,昨天艾小乐和自己说不回英国了,就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打击,虽然她很抱歉,自己也能理解她的苦处,但是自己的爱情一直都在她那里,没有了她,他甚至都没有了爱的能力。

    艾小乐十分的震惊,她真的不知道尚鹏程对自己的感情,如果要是知道的话,自己一定会跟他保持距离,因为自己暗恋过,暗恋的感觉实在是太痛了,如同自己的当年,或许自己这些年,一直将感情放在了久久身上,而忽略了自己,所以才导致了这些问题。

    “对不起,尚总,我没有想到你会对我有这样的感觉,我真的很抱歉,如果在过去的时间里,我让你产生了什么样的误会,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毕竟我是无心的,我没有想过我自己,现在我只想将久久好好的带大。”

    艾小乐面对着这件事情,十分的突然,所以小脸通红,甚至说起话来也面红耳赤。甚至词不达意。

    “我明白了,那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么?”尚鹏程带着剧烈的心伤,看着眼前自己最爱的小女人。

    “恩。”艾小乐带着巨大的愧疚还有不自然,很是诚恳的点点头。

    自己必须知无不尽,言无不及。

    “你真诚的面对一下自己的内心,不和我回英国,不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因为朴吉?”尚鹏程的眸光带着极致的悲恸,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她依旧清理漂亮到极致的美好,却不属于自己。

    艾小乐的皓齿紧紧的咬着红唇,却没有任何的的答案,她没有声音。

    尚鹏程十分的痛苦,自己和艾小乐认识这么长时间,该有的基本默契一直都有,这样的没答案,其实就是最好的答案,她善良, 怕说出来自己会更伤心,她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内心,她干脆默认。

    “我祝福你们幸福。”尚鹏程说着,他的身躯颓然,挪动着自己的步伐,这样的步伐有千金重,一点点的带走了自己的希望,离开了有艾小乐的房间,让自己窒息痛苦的房间。

    如果爱过,那么就不要在乎痛,自己只有祝福。

    而此时久久在爷爷家里玩的不亦乐乎,朴建雄对这个唯一的孙女充满了极致的宠爱 ,脸上笑成了一朵花,甚至和孙女一样坐在了地上,看着火车的玩具穿过轨道在地上跑着。

    这真的是难得的温馨,这么多年,才盼望来这一个,想想,朴建雄就绝对是十分的无奈,也不知道自己的笨儿子什么时候能搞定儿媳妇。

    “朴吉,你怎么那么笨啊!什么时候能够搞定你老婆,再给我生一个啊!真不随我,我年轻时候,那是桃花朵朵开!”

    朴建雄不由的吹牛的说道。

    “我多亏没随你,要不然老婆孩子都不知道几个了,处处留情。”朴吉一向毒舌,这么多年过来自己和爸爸的关系好了很多,也知道他和妈妈的过去,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的总挪揄爸爸。

    “那我咋没给你生个弟弟妹妹,当初我要知道你这么没出息,就自己生几个出来,省的天天盼着你。”朴建雄不由的灰头土脸的说道。

    “你现在也不晚,男人才60岁,老当益壮,你怕什么。”朴吉冷着脸挪揄老爷子。

    “你,你。”朴建雄气的说不出话来,甚至翻白眼。

    “爷爷,什么是老当益壮?”久久扬着明媚的眸子,看着自己的爷爷,充满了疑惑。

    “爷爷也不懂,你问你爸爸。”朴建雄不由的眉开眼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儿子。

    这果然是一代更比一代强,能够整治老子的只有孩子!

    朴吉不由的一头灰头土脸,这个问题真的不好解释。

    他一向伶牙俐齿,在此时也卡壳了。

    日子就这样开心的过着,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

    在临溪市一个见不得光的民房里,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发出了恶毒的目光,看着窗外的太阳。

    她是尤水柔,当年自己被阿亮直接卖到了红灯区,天天带着脚链手铐接待那些肥头大耳的客人,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甚至脸上全部被他们肆意的用烟头烫伤,以至于她都不能站在阳光里。

    上一次趁着警察查黄,她好不容逃了出来,一直隐居在这里。

    但是仇必须要报,朴吉那么强悍,在他身上留下什么伤痛或者什么痛苦都不算什么,那么自己就要冲着他比较脆弱的地方动手,他最脆弱的地方就是艾小乐和艾久久。

    为了能够顺利执行自己的计划,尤水柔将自己多年的财产都拿了出来,包括结婚到现在所有的东西,她全部变卖,养活了二十个兄弟,当然包括自己的弟弟尤水冰,弟弟对朴吉也十分的憎恨,上次那件事情出来以后,弟弟被朴吉打断了命根,现在就是一个废人。

    他们现在白天天天出去转悠,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点位,去报复朴吉。

    而艾小乐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还一无所知,她开着车带着久久到了临溪市飞机场,带着愧疚,送走了尚鹏程之后,她开着车子就往家里的方向回。

    在行驶到跨海大桥前面的时候,艾小乐就感觉到隐隐的不对劲,她的身后总是有三辆猎豹在跟着自己,这不是她敏感,基本的安全意识她还是有的。

    想到这,她不由的心里很是紧张,艾小乐扬起了自己的水漾的眸子,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儿正在安全座椅上睡得正熟,不由的暂时安下心来,毕竟她不想吓到孩子。

    她尝试着加快速度,但是后面的车也在加快速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