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梦种魇族

39.第39章 四强对四强

    王家的所有人看到方晓重新回到了他们的面前,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冲了出来。因为失去了这次好机会,王一祖已经训骂了他们很久,现在身上的怨气无处可撒,不料方晓意外回来了,故找到了宣泄的对象。

    “你这个小王八蛋,被孟家人抛弃了是吗?我就说嘛,孟家人都是一些忘恩负义之徒,虽然我很敬佩你,但今天你让我数次下不了台,别想再逃跑了!”王一祖恶狠狠地说道。

    王世聪比王一祖更加激动,“你破坏我们筹备了十多年的计划,既然杀不了孟家其他人,那就拿你来祭剑吧!”

    “你们一个个酒囊饭袋在本大爷面前,连颗沙粒都不是,没错,我是被他们‘打’回来了,但我可以在这里光明正大地走回去,不信,你们就放马过来吧!”方晓心中还没有搞清楚孟天渊究竟为何下此毒手,只是这是孟家人内部的争斗,他不能在王家人的面前曝光这个秘密。

    “小子,你这句话可把他们统统都激怒了啊!这么多浅入境的高手在这里,即使是你展开所有的梦影,也不是对手啊!”涟漪分析了一下场上的局势。

    只见那王世聪从家中带来两把黑褐色长剑,涟漪一眼就看出长剑的来历,“小心了,那是用黑褐血灵豹獠牙支撑宝剑,含有剧毒,只需要被轻轻地擦拭身上任何一个地方,就会中毒身亡。”

    “小王八蛋,你和你那死去的老子一样惹人嫌!”王世聪暴怒道。

    那把黑褐色的长剑瞬间充盈了大量的橙色梦灵气。

    另一边,孟千海正在严词责骂着孟天渊,孟家其余的人都焦急地看向王家的方向。

    “老三,你怎么这么糊涂!晓儿今天不仅仅救了你,也救了我孟家上下几十口人,他是咱们家的大功臣!”孟千海一股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

    “父亲,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孟天渊虽然口头上仍旧在狡辩着,但很快他又后悔了,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孬种,没有勇气去承受这个结果。

    孟天尘、孟秦予两人赶紧和孟天渊商量道,“父亲,此刻已经不是责骂老三的时候,咱们还是一同前去营救晓儿!”

    “走!天舜,你留在这里照看一家老小!”孟千海三人快马加鞭,朝着方晓的方向急驰而去。

    而孟天渊,此时已经被身边的家众们嫌弃不已,不仅仅是他的夫人,连平日里对他忠心耿耿、马首是瞻的随从们,也都纷纷远离了他。

    “我没有做错!我为自己的儿子报仇,我错了吗?”孟天渊失态地大吼了数句,但没有人理会他。

    “你们都有自己的儿子,你们有想过两个儿子都被杀以后那种感觉吗?你们明白吗!”孟天渊抓住几个年纪稍大的家臣质问道,但家臣却沉默不语。

    “老三,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堂堂我孟家的人,背后偷袭就算了,你还死不承认!”孟天舜厉声道。

    孟天渊怔了怔,抬头看了看月朗星稀的天空,只觉得生命快要燃尽最后一滴蜡烛,昏迷了过去。

    王家家门前,四个浅入境以上的好手围住了方晓。

    “哼,今天就算你插上了翅膀,也别想从我王家逃出去!”王世聪叫嚣道。

    “王一祖,我就给他送来翅膀!”孟千海等三人从后方赶了上来。

    那些原本还杀气重重的小喽啰,又逐渐没了自己的脾气,一个个畏畏缩缩,不敢出击。

    孟千海在服用解药以后,功力已然恢复了九成左右的水平,虽然同为浅入境二重的高手,但因为修炼时间的不同,加之对梦技理解的深浅不同,他的功力原本就比王一祖高出不少。

    “你们这些无良之徒,想杀我孟家的人,先问问我孟千海同意不同意!”孟千海浑厚的声音,顿时将几个站在前排的小喽啰震飞出数十米。

    “狮子吼,哼,孟千海,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用这般没有美感的梦技。”王一祖嘲笑道。

    “美感?我们修梦者原本讲究的就是修身养性,只要能够达到这一点,就是一个好的修梦者。而你们,一个个沉醉于阴谋诡计的无良之徒,今天,我要为民除害!”孟千海再次发出了巨吼,顿时让数十个王家小喽啰痛苦地倒地身亡。

    如此霸气,便是孟家家主、长林镇第一高手孟千海的真正实力,而真正的大战,现在才要开始。

    “王世年,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样欺负我侄儿,你还要不要脸?”一向儒雅的孟天尘,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说道。

    王世年仰天长笑,面对这个曾经在兽核大会上赢了自己的死敌,他卯足了干劲。

    “孟天尘,有本事今天别跑,咱们两个一对一!”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孟天尘一个腾跃,来到了王世年的面前,两人展开了梦灵力的对决,进入了入定状态。

    孟秦予试图去解决自己的问题,但王世聪远远地就说了一句,“方晓,我看你就是一个没爹妈的野种,你敢不敢和我一决高下?”

    受此侮辱,孟秦予哪能咽得下这口气?

    “王世聪,枉我苦恋了你十年,竟然在你心中仅仅留下了野种爹妈的形象!算我杀了眼,今天便要取你狗命!”孟秦予身体尚未恢复完全,她气息略微显得微弱。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对原本要在今日成婚的“苦命鸳鸯”开始要火拼的时候,方晓面不改色,冷静地拦住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晓儿一直以来都没有好好地孝敬你。今天,请让我为您办一件事。”

    “晓儿……”孟秦予眼里早已浸满了泪水。

    方晓回头微笑地看了看孟秦予,眯着笑脸道,“请让我为您扫除旧时代的尘土,清理过眼云烟般的杂碎。”

    突然,狂风大作,王一宗趁着众人还在对峙着,独自冲向了孟家老小所在的位置。

    “这人,真卑鄙!”孟天尘骇然。

    “不要理会他,有老大老三在那里,料他也闹不出什么风波来!”孟千海提醒道。

    街道上冷冷清清,除了孟王两家人,连打更人也害怕走到这里,那些原本还想走出门外凑热闹的百姓,纷纷被两家人的杀气给吓跑了。

    距离王家三百米的一座房子屋檐上,站着一个瘦削的身影。

    “方晓,我倒要看看你已经成长到了什么程度。”颜韦明西嘴角微微一笑。

    “野杂种,快来啊!你不是说要来清理杂碎吗?来,我等着你!”王世聪挑衅道,倚仗着自己浅入境一重的实力,方晓暂时还不能和他一决高下。

    方晓终于等到了这天,曾经多少次,他躲在房间外、草丛里、屋檐上,看着这个丑陋的男人搂着自己的母亲,他无数次在心中燃起了杀心,但无奈曾经的自己是一个废材。

    现在,方晓拥有了梦影、摄心夺梦、灵境化梦等梦技,拥有了开门境六重的实力,并且还成为了紫寐梦种的潜在传人,加之有涟漪这样一个穿越了上千年的聪明军师,可谓实力超群。

    两人的战斗势必会掀起一道腥风血雨!

    “你要小心,这个男人可不像王世成那样随便让你撕裂成碎片般简单,他的洗天劈地恐怕也已臻化境,以你现在的实力,还应当寻找机会为主……”还未等涟漪把话说完,方晓便阻止了她。

    “涟漪,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是我也有我战斗生存的方式,跟他,我一定会选择面对面决斗!”方晓刚强霸气地说道。

    “哼,臭小子,就知道勉强自己。不过你这种性格,我喜欢!”涟漪回应道。

    孟家数十人在议论纷纷着,他们担心着方晓的安危,担心着家主为首的几大高手的安危。

    “想不到方晓竟然成长到这么厉害的程度,我已经真是瞎了狗眼!”孟安自嘲道。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要担心,我们二少爷已经成长为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天才了,他不会有事的!”孟德自信道,尽管如此,他仍旧将怀里的布袋给揉出了个洞。

    包括孟德在内的所有人,都在为孟千海等人祈祷着。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冲进了孟家的队伍的当中,眨眼间击飞了数人。

    速度之快,孟天舜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赶忙跟了过去。

    “来者何人!”

    “天舜,原来你已经成长到这个程度了。”一个苍老面相的人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师……师父……”孟天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打伤他们族人的黑影,便是教授自己修梦技艺的师父王一宗!

    王一宗和王一祖不同,他喜爱游历名山大海,常年在外游荡,为王家收集情报。在孟天舜童年时,王一宗曾经教授了他四年梦技。

    孟天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步入中年之时,还要和曾经的恩师战斗。

    “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成长到了什么一个程度!”王一宗挑衅道,孟天舜却愣在了原地,下不了手。

    “真是天真,你以为这种程度就可以碰到我了吗?”王世聪以一己之力,同时扛下了方晓四只梦影的力量,尽管有着紫寐梦影的协助作战,方晓和使出全力的王世聪之间,仍有着不小的差距。

    王世聪逮住了一个空隙,以一记洗天掌击中了方晓的胸口,顿时方晓的攻势锐减。

    “我承认你的确比木儿他们强上几个层次,但是要和我相比,你还是那地上的蝼蚁一般!你太弱了!”王世聪接连不断地使出了数十记洗天掌,速度之迅疾,方晓眼睛都看不过来,尽数被打在身上以后,方晓重重地吐了一口红血。

    “晓儿!别逞强,还是让我来吧!”孟秦予身体疲惫不堪,虽然她有心去搭救方晓,却无奈自己能力已经支撑不了战斗。

    方晓陷入了苦战,性命危在旦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