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其实我一直想娶的是你

    第94章 其实我一直想娶的是你

    顾云樱看唐霆煜从地上踉跄的爬起来,可自己已经再没有还手的力气,她缓缓闭上眼睛,像是再迎接着什么。

    心里就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乔禛霖,她真的很爱那个男人。

    乔禛霖勾着顾云樱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顾家的女人骨子里原来都是一样的,可惜,你们太不够聪明。”

    顾云樱喉咙咽下腥味,“唐霆煜,你心里变态你知道吗?”

    唐霆煜戏虐的笑,笑的脸色有些青红,唇就泛起了紫色。顾云樱想,这不该是正常人的表现,或许可以……

    “你得不到我的姐姐,所以才恨她才对吗?你觉得这样做是对她的惩罚,但是我告诉你。你只是在惩罚你自己。”

    唐霆煜瞬间冷下了脸,“你说什么?”他手上用力,捏着顾云樱下巴的两只手缓缓下移,顾云樱大脑一阵缺氧,身体跟着滑落了下来。

    她在笑,她对他说:“姐姐已经疯了,疯的人便没有痛苦,但是你的痛苦会是一辈子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唐霆煜的身体抖成了秋风里的枯树,颤颤着摇摇欲坠。

    这半生,他快乐吗?怕也只有初遇顾云槿的那段时间。

    她像是一只不能被驯服的豹子,即便唐霆煜软硬兼施,顾云槿依旧轻蔑的对待自己。唐霆煜努力这么多年,他所积累的财富,他手里握住的人际关系,在顾云槿眼里不过是一坨屎。

    唐霆煜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金钱和权利买不到的东西,所以他把一切的错误都归结在了顾云槿的身上。

    “不!是她的错!”

    唐霆煜面目狰狞不堪,唇上的紫色越来越暗。

    顾云樱努力的抬起手,戳了下男人心脏那个位置,“姐姐这辈子其实不亏,她至少在短暂清醒的那几年,遇到了彼此相爱的人,你难道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孩子叫做顾待忆?”

    顾云樱的声音如在云端,“待忆,待忆,此情可待成追忆。我想你不懂。”

    突的,顾云樱被一股强劲的氧气充塞了五脏六腑。整个人长长的做了一个深呼吸。接着她看见面前的唐霆煜,手里死死的抓着自己刚刚戳过的那个地方。

    一点一点的后退,身体带着抽搐,就这么轰……的一声。

    顾云樱瞬间泪水夺眶,却倔强的全部摸了去,她没时间庆幸自己逃离魔掌,只能趁着短暂的时间,想办法逃出去。

    自己不是有过一次经验了吗?这次可以再试试!

    顾云樱回身,手里紧紧的抓着牢笼,“姐姐,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救出你,你等我。”

    顾云樱定了定心,还好唐霆煜倒下那刻很安静,没有争吵也没有嘶吼,估计也没人敢靠近这里才对。

    顾云樱穿过院子,贴着墙头的阴影里走。她记得自己百无聊赖的时候,曾经爬上墙头,想着乔禛霖为什么没来接自己。

    那个地方应该可以。

    脱鞋。用指尖勾着墙上突兀的石头,一点点一寸寸身体向上移。

    ……

    “乔禛霖,你为什么关机?”

    顾云樱落荒般的到家之后,还好乔禛霖的电话打通了。

    “你还好吗?念念还好吗?”

    乔禛霖捏着生疼的额头从床上坐起来,他记得回来的时候顾云樱和孩子都已经不在了,还好她听了自己的话。否则乔禛霖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实际上,乔禛霖那晚回到父母那里,就只见到了父亲。乔禛霖问母亲呢?父亲说她跟别人出去了。

    乔禛霖还因为这个庆幸。乔母如果一直都没有在家,是不是说明顾家兴师问罪的打电话回来,她也不知道呢?

    乔母的性情比较火辣,乔禛霖真怕她参合进来,会把事情闹得更严重。

    “就是你上次新盟聚会上带走的那个女人吗?”乔父问。

    乔禛霖点点头,“爸,你知道就算不是她,我跟林一妃也不可能,即便是结婚,那婚姻还有什么可期望的。”

    乔父亲皱紧眉毛,“我们要的只是你跟林家女儿结婚。”

    乔禛霖懂他的意思,大概从多少辈之前算起,乔家的婚姻就只是婚姻,也有互相倾慕的,例如乔父和乔母这一对。

    但这样的几率只存在于两家人门第相当,感情似乎就是锦上添花了。

    “我已经决定了。”乔禛霖依旧固执。

    乔父起身走去了电话旁,“这个家里,没谁可以擅自决定自己的事情,即便是我也不可以。如果你还需要我讲的更明白一点,我现在就给你的母亲打电话。”

    乔禛霖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咆哮。

    “这件事,谁也不能阻止我!”

    所以这一晚,乔禛霖选择了跟自己的几个兄弟在一起,酒吧的某个角落,喝到醉生梦死时,乔禛霖发现原来他们几个各有各的伤心。

    小茉莉回来了,但是却只肯跟黎睿言叙当年的友情。

    萧臣怀里依旧搂着一个妖艳的女人,但是满嘴说的都是白朗朗。

    最惨的是覃莫彦,他搞不清楚自己跟徐晚晴到底算得上是什么关系。

    所以醉里,彻底的醉到不省人事。甚至连自己的手机什么时候没电关系,乔禛霖也不知道。

    顾云樱的话让他收了回忆。

    “念念我交给郁欢照顾了,但是我不好,真的不好。乔禛霖你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你!”

    乔禛霖不想见顾云樱,他知道乔林两家的事情还没有个结果。

    “再给我几天时间,如果你担心他们会找上你,你就带着念念出去旅游散心。”

    “不!”顾云樱焦急到不行,“我是真的有事情找你!”顾云樱觉得电话里根本说不清这来龙去脉,因为就连她到现在也对唐霆煜的所作所为说不清楚。

    但是显然已经没有时间了。唐霆煜心脏病发作,估计会乱上一段时间,但是这时间有多久?她几乎每一刻都如坐针毡。

    乔禛霖听出了她的异样情绪,“好,你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乔禛霖进门时,看顾云樱正搓着一双手走来走去。他上前搂上了她的肩膀,“别怕,一切有我。”

    乔禛霖低头吻了她的发顶,“是林家的人或者林一妃又来找过你吗?他们的话不要去听,也不要去管,你只要相信我一定会好好的处理这件事情。”

    顾云樱有点感动,但是感动也是瞬间过去。她当然相信乔禛霖,那一晚住在唐霆煜那里的时候,她就已经想通了一切。

    “先生,我信你。”

    乔禛霖浅浅的笑,看上去累到有些牵强。

    顾云樱输欧,“我找你来是有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实际上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乔禛霖不解,“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求不求的,你说……”

    叮铃铃的电话声打断了乔禛霖的下半句,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然后用双指压上了顾云樱的唇。

    “妈,有事?”

    顾云樱都清晰的听到电话那头的咆哮,正是前天晚上扇了自己一巴掌的女人。

    “你在哪里?是不是又在那个卖的脏女人那里?乔禛霖我限你半小时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你就算能保护她一时,绝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你得相信,你的母亲我能做出让你绝对意想不到的事情。”

    是威胁。

    乔禛霖皱着眉,下意识的望了顾云樱一眼,就起身急急的朝门口走去。

    顾云樱追了上来,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衣角。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放下电话,乔禛霖回身在顾云樱的额头落下一吻,“等我,我很快就回来,或者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的助理,他们也会帮助你,等我!”

    乔禛霖走的匆匆,顾云樱一落双臂人就傻在了那里。

    就算她张口求乔禛霖,也不能确定乔禛霖就真的可以扳倒唐霆煜那个人。更何况是自己打给他的秘书?

    说什么?说唐霆煜疯了囚禁了自己的姐姐。而且自己的生命也危在旦夕?那她就会在别人的眼里才是真的疯了。

    难道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顾云樱每过一分钟,就多一分的焦虑。她给郁欢打去了电话,问念念现在人在那里。

    郁欢说,念念正在她的监督下,和柯柯在幼儿园的院子里跑啊!

    顾云樱暂时的安心了。还有谁?这个世界上除了乔禛霖以外还会有谁能帮助自己?顾云樱突然觉得她一直都是这么的孤助无缘,除了某个人,某个让她一想起来就会阵阵作呕的人。

    郁谦,跟乔禛霖一样又不俗的实力,但是顾云樱上次分明已经跟他决裂到可以。就算郁谦肯帮自己的帮,顾云樱还觉得不愿意。

    深夜,顾云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乎每一刻危险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四下里安静的让人觉得恐惧,顾云樱一按手里的遥控器,电视机就亮了起来。

    “我市新盟创始人唐霆煜唐先生于今日上午心脏病突发被送往医院……”顾云樱看记者站在医院门口,语速很快的说着唐霆煜的话题,她陡然坐起身。

    “唐霆煜先生有是天生的心脏病患者,但这些年鲜有爆出他入院的消息,其家人已经发出对公众的致谢信,表示唐先生此刻已经苏醒。但是据我们观察,他始终没有走出这家医院……”

    顾云樱向上扯了身上的被子,紧攥在手里不肯松。唐霆煜醒了吗?她还有多少的时间救姐姐、救自己?

    要等到乔禛霖回来吗?但是她还有谁能寻求帮助?顾云樱这一刻才觉得自己活得这么孤单,她不该招惹这么多的是非,爱情无果,又把自己塞进了一个她玩不起的圈子里。是报应还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已无退路。

    电视里还在不停地重播着唐霆煜心脏病发的事情,顾云樱的慌张每时每刻都在递增。咬了咬牙。她又拨通了乔禛霖的号码。

    “嘟嘟……嘟嘟……”

    “先生,你先别挂电话,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电话刚接通,顾云樱就从床上坐起身体着急的说,她没有时间了。也只有乔禛霖会帮自己。

    “很重要的事情?那你说我来听听。”

    顾云樱记得这个声音,那晚尖锐的声音伴着巴掌后的阵阵耳鸣又一下子窜上了大脑。唐霆煜的电话为什么会在他母亲的手里,难道他们正在谈自己的事情?

    顾云樱打来电话的时间会不会太巧,可是现在已经是后半夜啊……

    “怎么?顾小姐才发现自己的事情也不算重要?还是觉得在我面前用这样的把戏实在是太低级了。”

    顾云樱吞了吞口水,“伯母,麻烦让他听下电话,我真的找乔先生有很重要的事情。”

    电话那边传来争吵,顾云樱听见了乔禛霖发怒的声音,但是电话依旧没到那男人的手上。

    只是乔母因为这争吵更暴躁了几分,因为一个不堪之极的女人,乔禛霖连对父母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了,她对顾云樱还用客气?

    脚步声渐行渐远,已经再听不到乔禛霖的声音。乔母沉着声音说:“顾小姐,你到底想要从禛林的身上得到什么,不妨就直说了吧,你该听的也应该听到了,因为顾小姐,我们乔家第一次这么不愉快,你以为就算你说是感情,我可能让你进我乔家的大门吗?”

    顾云樱眉心皱在一起,她还有时间跟乔母争执这些吗?

    “我本以为顾小姐是个明白人,原来不过是走掉后又换了别的办法,倒是我小看了你!”

    顾云樱闭上眼睛,“伯母,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就算我要跟乔先生分开,也只会听他亲口来跟我说。”

    乔母一跺脚,“顾云樱,你什么意思!”

    顾云樱烦躁着已经不想思考后果,别说她跟乔禛霖有没有以后,就连她明天还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未知数,这个时候都不敢说实话的话,她不确定以后还有机会吗?

    顾云樱把手机拉的很远,按了按起伏着的胸口,再度放到耳边时,顾云樱坚定的说:“如果他也爱我,就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分开,这件事情上我绝不会懦弱!”

    顾云樱的愤愤没有换来电话那边的一声咆哮,甚至空荡的感觉一度让她觉得这电话似被挂断了。

    短暂的安静,电话那端传来了乔禛霖的温柔的声音,“我知道了,等我。”

    电话被挂断,顾云樱楞的微张了檀口。刚才是乔禛霖在听吗?他听到自己近乎绝望的表白?顷刻间泪如雨下。顾云樱没有任何一刻比眼前更想好好的活着。

    乔禛霖说,“等我。”

    窗外,夜猫一声尖叫划破了安静的夜空。顾云樱身体为之一颤,她哪里还有时间这么奢侈的去想感情。活着,好好的活着至少等到乔禛霖回来的那一天。

    顾云樱翻身下地,身上裹了长长的披肩,捏着一只小包就夺门而去。

    “你在吗?”

    “很意外,你会想到我。”郁谦撑起身体,黑暗中眸子闪烁着一下。

    听见他的声音,顾云樱依旧心里阵阵恶寒,她还是走投无路下,拨通了郁谦的电话,果不其然的连这问候都是带着讽刺。

    顾云樱想挂断电话,但是不能自私的只为自己。

    “我现在遇到了麻烦,我可以去找你吗?”

    郁谦不说话,挺起身体点燃了床头的灯,“因为林一妃找你麻烦吗?”

    顾云樱顿了下,“不是。”

    郁谦说你来吧,然后挂断了电话,很快顾云樱的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地址。顾云樱在路边等了好久的,坐上车的那一刻才稍稍的安心了。

    郁谦住处,顾云樱还是第一次过来。这该是他为了结婚而准备的新房子,记得前段时间因此上过一次报纸。顾云樱想起青葱的年月,心里淡淡泛着酸。

    郁谦站在门口,身上裹着长长的睡袍,但头发依旧整齐,这男人像是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在别人的面前漏出自己的破绽。

    “来了,进来吧。”

    郁谦走在前边按开灯,顾云樱跟进去,在门口退下鞋子,看见了一双精美的女士拖鞋,她不知道该不该穿。

    郁谦回头看她,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没什么解释,“不进来吗?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顾云樱光着脚进屋,自己从鞋柜里拎了一双郁谦大大的拖鞋套在脚上,“我姐姐没死。”

    郁谦眉尾飞动了一下,稍瞬即逝后平静下来,他拉着顾云樱的手臂往客厅走,直至把她按在了沙发里。

    “你说云槿没死?怎么可能?当初那场火灾我们都确定过的。”

    顾云樱一心想着唐霆煜的事情,根本没有察觉到郁谦眼中流露出的一抹慌张。

    “我也不知道,这中间的事情没时间想太多!”顾云樱抬头时抓住了郁谦的手臂,“她在唐霆煜的手里,已经疯掉了,是那个变态的男人让姐姐疯掉的,你能帮我吗?”

    听见唐霆煜的名字,郁谦也是跟着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是顾云樱一般的麻烦,他倒是很想借着这一个机会好好跟她聊聊她的背叛,但是涉及到唐霆煜……

    “这么说唐霆煜心脏病发,是因为你的关系?”

    顾云樱额头冒了细密的汗,如果是乔禛霖这么问她,她一定毫不犹豫的说出实情,可是郁谦是敌是友?她真的会念着当年的感情帮自己吗?

    其实顾云樱硬着头皮过来,多半也是担心这个。毕竟郁谦要的文件她没有帮他去拿,顾云樱也知道,郁谦为了要进新会,巴不得跟唐霆煜套上一些关系。

    现在觉悟这些有什么用?这城里除了乔禛霖以外,能跟唐霆煜抗衡的,她只认识这么一个人,不管结果如何也要试试看。

    顾云樱点头,“因为我发现他把姐姐关在院子里的笼中。所以你能想象,我现在面临的是什么事情。”

    郁谦不说话,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边打量着顾云樱一边慢慢的喝。

    顾云樱慌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能帮我吗?只要你能救出姐姐,阻止他这一切,我什么条件都可以跟你交换。”

    郁谦喝了水,眉毛舒展开,“为什么没有去找乔禛霖,而是选择我?”

    “我现在联系不上他。”顾云樱知道郁谦是什么意思,“我当初没帮你去拿那份文件,我不后悔。或许你会因为这个怪我,但是乔禛霖没有害我姐姐,我也不想跟你这么多年的感情只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

    顾云樱说道这里有些激动,她起身,“可能是我找错人了,我再想别的办法。”

    郁谦快走几步从身后按住了顾云樱的肩膀,“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我没说不帮你,你放心你在我这里很安全,你姐姐暂时也是安全的。现在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平静下来,我们从长计议。”

    顾云樱愕然回头,有些不可思议,“你真的会帮我?”

    郁谦的目光变得温柔下来,“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

    还好,郁谦终还是念旧情的,顾云樱觉得自己赌对了。尽管说不上为什么,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担心。

    顾云樱被推着向二楼走,身后的郁谦不停地安慰着她,“你先别急,看你眼底乌青着一片应该被吓坏了。休息下我们慢慢说,我也得想想办法。”

    顾云樱点头,推开了面前一扇门。

    郁谦跟乔禛霖的风格真的很不一样,这房间除了一尘不染之外,精致的倒有些像个女人。

    顾云樱记得他小时候不是这样,现在的谨慎才是他们终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可能跟家庭无关,是他变了。

    顾云樱在房间里的躺椅上放平身体,紧张感也跟着消退了许多。郁谦端来一杯果茶,顾云樱说,“谢谢,你也坐吧。”

    顾云樱抿了一口茶,朝郁谦淡笑了一下。今晚该是他们很久以来第一次愉快的说话,没有阴谋,郁谦看着又亲近了许多。

    “这房子很好,听说你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郁谦低头搓着手里的杯子,“其实我一直想娶的是你。”

    顾云樱哑口一阵小尴尬,“那么多年的事情还提他干嘛?你现在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们本来就不合适。”

    “那你跟乔禛霖就合适吗?”

    顾云樱坐直身体,“我也没想到,当初只是个计划,就这么把自己葬送进去了,如果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你。”

    郁谦点点头,“这事情的确怪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