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处境艰辛

    安抚了亡魂,并安排他出去重新做刺探的调整。房间里再没有了外人,张子枫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安抚亡魂是必须的,这决定了决心。可是,现在,谁来安慰他呢?真要是阶梯通道毁掉了,双尊体系所有的痕迹就等于全部被抹杀了,很快,这个曾经延续了无数年的精神支柱,就算是彻底毁掉了。

    韩晴沉默了很久,才长出了一口气,轻松的道:“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情,子枫你分析的有一定的道理,我也坚信,这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楚霸麻痹我们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如果他真的毁掉了阶梯通道,那么,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需要日防夜防了,守着镇魔塔一层和咱们的星辰大陆过安生日子。子枫,你千万别告诉我,真的存在逐鹿镇魔塔的野心。”

    张子枫苦笑着道:“你觉得,我即便有争霸的野心,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过安生日子?他要是真的毁掉了阶梯通道我还要好好的感谢他呢!只是,我没有这种野心,不代表大家没有野心,想过手下的感受吗?安慰亡魂是迫不得已的,他是有野心的人,如果失去了争霸镇魔塔的机会,那么,从今以后我们该如何待他?四海平定,我就杀功臣?”

    韩晴点点头,道:“我明白,现在,如果镇魔塔二三层通道毁掉的消息传开了,一定会动摇军心,这其中,就有那些意图完成称霸镇魔塔完成不世功业的。哪怕成不了什么名垂千史的人,只要参与了,他们就心满意足了。这些人啊,最怕的就是失去希望。子枫,我们继续按照原来计划行动,不管那条通道是不是存在。只是,一定要寂灭才行。”

    张子枫前思后想了一阵,道:“要不,我还是亲自去那里看上一眼。不然,我这心里实在是不踏实。这个楚霸已经逐渐的表露出野心了,之前,我们都小看了这个老头子,别说是手里还有五千人,就算是只有他一个人,估计也会选择争霸镇魔塔。至于三足乌和金羽燕尾,如果听到这个消息,估计一样会心惊肉跳的。”

    韩晴马上表示反对,道:“这件事十成有九成是假的,是用了障眼法,就好比我们这里的大阵一样。说不定,楚霸就是希望利用这次机会,把你调出去,然后……这可不是小事情,不但是你不能离开,我们这里的人,谁都不能够大意。想要出去走走,可以去镇魔塔一层,绝对不能够走出流沙大阵。”

    清梦立马拍板,道:“那就这样定了,为了安全起见,重要人物绝对不能够随意的走出流沙大阵。楚霸这个人,我们已经越来越看不清了。小心谨慎一点,是有好处的。晴儿,对整个防御体系,和外面的消息的刺探,好好的调整调整。”

    这些人各自离去,破晓脸色同样难看的走了出去。楚霸家主接连不断的出招,每一次和以前都不一样。别说是张子枫看不清楚,包括她一直追随在楚霸的身边,也没办法理解。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楚霸从来就没有信任过她,曾经的所有一切都是个假象。而现在,楚霸家主已经不想再忍了,他开始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在这人心惶惶的日子,婚礼反而更要办得隆重,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军心重新聚拢。先坚持一阵再说,万一能够在这段时间里,发现阶梯通道只是被隐藏起来了,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曾经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了,只要摸清了对方的真实意图,说不定,早早的准备,能够给对方一个沉重的打击呢。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彻底切断了镇魔塔三层的消息。掌握不了那边的情况。三足乌也好,金羽燕尾也罢,他们和楚家究竟有没有发生冲突,现在,地盘的情况如何,这对于眼下的情况来说,很是重要的。没有了这些消息,就不能够判断,楚家究竟想要搞什么。但是,有一点却绝对可以确认,那条通道已经不存在了,原来的位置上空空荡荡。由于不能够确定,那里是不是有问题,探子不敢接近。

    张子枫就算是坐在婚礼大厅里,这心思依旧在远远的二三层通道的位置。这一次,亡魂再次违背他的命令,亲自去了,他的目的是靠近通道口的位置,具体查看一下,究竟是被用了障眼法,还是真的被摧毁了。这对于亡魂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张子枫明知道他出发,都没有阻拦。他不能表现出任何担心,也不能够表现出任何的心虚,亡魂的精明,立马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韩晴快速的递了一个眼神,张子枫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把所有的心神收了回来。他明白韩晴的意思,苦笑着耸了耸肩。这个场合,不适合说什么,韩晴笑道:“好了好了,吉时已到,去洞房吧。子枫,一定要好好表现哦。”

    马上一桌子人都窃笑起来,剑魂更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势,却明显是在笑他。张子枫是真的无可奈何了,他这可不是为了入洞房做新郎,而是要从破晓的嘴里,挖出来一些有关楚霸的消息。没办法,自从没有办法和三层的探子联系,又看不到通道以及楚家的人,现在,他们等于瞎了眼睛,聋了耳朵。如果不能从破晓嘴里,了解到楚霸一些隐秘的事情,也好按照线索部署人手。

    洞房里面,倒是很清静。原本应该盖着红盖头的破晓,此刻已经掀了起来,坐在桌子边正在发呆,看到张子枫走进来,显然吓了一大跳,赶紧把盖头复原。张子枫微微摇了摇头,道:“行了行了,咱们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我刚进来,看着你坐在这里发呆,表情也有些痛苦,相比已经知道了我走进洞房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了。先道歉了,没办法,现在家里的情况很是艰难,需要你的帮助。如果你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妥,可以拒绝回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