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一个人的报复?

    种心**听上去十分的了不起,可是,实际的作用还是有限的。张子枫之所以琢磨出来这么一个玩意,也是为了韩晴。虽然她永远不会在拼杀中起到任何的作用,可是,她的脑袋却能够影响到任何一场血战的走向。有得必有失,她哪来的工夫修炼啊?这和天赋如何,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种心**说起来,就是专门送给她的一个礼物。当然,如果有一天韩晴愿意修炼,在前期修炼玄门功法,进境之快,是不可想象的。

    韩晴也相当的高兴,吐了吐红红的小舌尖,道:“本来啊,我想着实在不行,到了人老珠黄那一天,就磨着千幻姐姐,学习那种幻变的能力,省得被嫌弃。现在好高兴,终于不用日日夜夜的担心这件事了。”

    张子枫也被她逗笑了,幻变的能力,是那么容易学习的吗?到现在为止,好像家里出了千幻,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个这么牛叉的人。就算是这样,千幻还不是没能够学会移魂的能力,而婉儿也没能贯通幻形的功法?这中修炼对天赋的要求,反而更加的苛刻。

    端木明心在卓玉婷的纵容之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走过来。可是,她的性格很是柔弱,明明走过来的,还是不知道怎么张嘴。张子枫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微笑道:“放心,你还有纵容你的那个卓玉婷,都会永葆青春的。咱们年轻的岁月,都在无尽无休的杀戮当中度过了,等将来四海升平了,我们要用年轻的脸孔来重新活一次年少轻狂的过程。”

    皆大欢喜,又有这样一场大胜垫底,大家的心情非常不错。晚上,张子枫极为罕见的喝了一个酩酊大醉。第二天醒过来,发现猫一样蜷缩在身边的韩晴和卓玉婷,他真有点哭笑不得的意思,竟然被这两个丫头钻了空子。

    韩晴不说,自从经历过皇宫惨案,那些拖油瓶全部遇难后,张子枫对卓玉婷的态度好了很多,而且,也不再当她仅仅是个摆设。亲密交流也有过了,只是机会太少。这明显又是她忽悠了韩晴,找机会占了一个便宜。

    张子枫可没有时间陷入温柔乡,他第一时间去探望了血屠等人,还算是不错,那个重伤的总算是保住了性命。可是,想要完全的康复,没有半年的时间,想都不要想了。这也造成了血屠等人必须留下来了。这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太倒霉了。对张子枫,确实天大的好事。他别的想法没有,就是请他们指点一下赤炎、血魔、亡魂等人,这对于他们的提升,实在是太重要了。

    一切安顿完,张子枫开始琢磨着要怎么说服老婆们,偷偷的溜进镇魔塔,查看一下那边的情况如何。经过昨天一战,金羽燕尾已经意识到,任由张子枫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发展,迟早变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一旦向镇魔塔高层进攻的节奏受挫,甚至是被压制回来,那么,他们就必须要考虑,张子枫会不会在他们的背后捅刀子了。

    为了能够预知风险,不能够仅仅依靠亡魂的情报,还需要实地看一看。更让他感觉必须此行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血屠等人,在镇魔塔一层遇袭。哪怕是仓皇中,以他们几个人的实力,也不至于搞得这么惨,那么,镇魔塔一层,到底有什么样的高手在里面坐镇啊?

    这个疑问,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有个答案,还要争取在金羽燕尾出手之前完成。死守巷道口,这是一个很笨的办法,如果不想着如何反击,重新进入到镇魔塔,那么,被动挨打将永远存在,哪怕金羽燕尾败落了,还会有其他势力对这里垂涎欲滴。

    他正想的入神,韩晴快步小跑进来,道:“子枫,镇魔塔巷道当中走出来一个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主动攻击的意思。现在,四座城堡的守军正在请示,要不要动手。”

    张子枫一愣,道:“按理说,昨天他们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肯定是要报复的。可是,这一个人出来报复,不是找死呢吗?况且,他应该知道,血屠还在这边呢。到底是艺高人胆大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韩晴有些着急,却又不能不说一下判断,道:“和谈,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和谈。他们现在没有能力两面作战,昨天追杀血屠,或许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斩尽杀绝这几个祸害。另外一个,就是测试我们的反应,以及防御实力。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一个结果,自然要调整策略了。从没有激烈的报复这个方向上看,也许金羽燕尾在向镇魔塔高层攻击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他们的主力已经全部集结过去了。”

    这倒是真有可能,张子枫点点头,道:“那就先不要出手了,只来了一个人,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他能够把咱们这里全部掀翻,那咱们只能承认失败了,这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事情。”

    说着,他从面积不大,却十分有气派的皇宫当中走出来,几个起落,便出现在帝都城墙之上。远远的,能够看到一个人背着双手,正悠哉悠哉的向这边走来。四座城堡严阵以待,倒也没有主动出手攻击。

    赤炎手扶着垛口,道:“这个家伙我盯着他从巷道口里面走出来,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架势,气焰很是嚣张。如果不是看在一个人出来的面子上,我早就下令弄死他了。子枫,你看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如果是示威,咱们就剁了他喂狗。”

    张子枫苦笑,人家既然敢大摇大摆的过来,可不是说剁就能剁的。赤炎心中有戾气,他能够理解,可是,过激了就不好了。他只能安慰道:“嚣张的,不一定是目空一切老子天下第一的货色。他也可能有意的用这种方式,来提醒我们。双方实力对比很明显,让咱们老实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