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五百一十九章 那些花

    全场的呼吸,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停止了。清梦和千幻这些女人,开始想要极力的靠近张子枫,希望能够死在一起。包括远处还想继续坚持指挥作战的韩晴,在这一刻,也放弃了一切努力。她确实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可是,在看到清梦等人的选择之后,同样义无反顾的奔跑过来。

    她自身没有参与正面战斗的实力,奔跑的速度和方式,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愿意弄死她的话,仅仅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足够了。可是,没有人阻止她的行为,必死的结局,只是死在什么位置的问题,谁愿意做这种无用功?

    可是,韩晴的动作,却惊扰到了张子枫。他是闭着双眼,却能够感受到,清梦和千幻等人的动作。当韩晴也跑过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自家人已经失去了战胜的希望,并选择了同生共死。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希望看到的一幕,也是他一直都不肯倒下去,坚持到现在的原因。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已经被怒火填满。

    黑衣人可不管那么多,他的气势越来越不可阻挡,一只手指向张子枫的眉心,冷笑声像是来自九幽地狱。而聚拢在他周围的人们,也在开始凝聚起劲气。或许,他们已经想明白了,走到今天这一步,根本就没有回头路,胜,或许能够活下去,败,将永世骂名。

    张子枫的怒火,一点点被点燃,没来由的怨念,也在此刻,在他内心深处生成。他从来没有过怕死这个概念,他只怕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以及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受到任何的威胁。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受他的控制了。他可以死,他死后,所有的亲人朋友,都不可能活下去,这才是那股怨念的来由。

    黑衣人大声咆哮,像是发出了总攻的命令。聚拢在他身边的数百人,同时出手,对张子枫进行最后一击。也正是这哥紧要关头,星空护臂无数个空洞当中,突然出现了一根根细嫩的茎叶,不断的向外钻出,速度之快,简直到了肉眼难辨的程度。更古怪的是,那些茎叶,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把所有散失并即将消散的血雾,完全裹在中间。

    同一时刻,翻江倒海一样的疯狂劲气,凶狠的撞击过来。无数的茎叶,在此刻全面回收,把那些血雾完完全全的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绿色球体。轰的一声巨响,这个绿色球体明显变形,并出现了崩碎的迹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快要崩碎了,却在最紧要的关头,发挥了令人羡慕的弹性,瞬间复原了。

    几百名高手联手出击,最终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实在让人无法理解。黑衣人看着那个绿色的球体,目光里的愤怒再次替代了所有的一切。不过,在他周围的那些人,就没有这样的疯狂了,他们的目光里,都透出了明显的惊惧。脑海当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些致命的花……

    没错,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那些致命的花花草草。绿色的球体全面舒展开,在张子枫和清梦等人的周围,出现了一片草坪,这个草坪快速的蔓延看来,向每一个人的脚下蔓延。随着清风浮动,那些指甲大小的叶片,轻轻摆动中,偶尔,能够看到隐藏在下面的那些细小的花蕾。这和曾经被描述的场景,是何其的相似啊?

    惊呼声,也在这个时候炸响。那几百人是首当其冲的,他们可不想成为花肥,一个个在惊慌失措当中,飞快的后退,避开那些花草出现在脚下。黑衣人显然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么巨大的变化。张子枫利用花花草草杀人的事情,他当然清楚。否则,很早之前,他们就会杀下来了。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似乎这些花花草草并没有再出现的意思。

    尤其是这次攻下来,他们肆无忌惮的冲击对方的防线,对方的防线,也随时都可能崩溃。到了这么紧要的关头,花花草草还没有出现。这让他的信心更加的膨胀,甚至认为,那些花花草草绝对是一个偶然的结果,或许,和张子枫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这就是一种手段,恐吓他们的手段。

    现在,什么猜想都没有用了,那些花花草草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要说一点都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战死和变成花肥而死,完全是两个概念。极其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他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大吼道:“我们身上有防护,就算是花花草草出现了,对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你们逃个屁呀?”

    后退的那些人果然停下了脚步,确实,他们这次来是有着精心准备的。要破解的,可不就是这些花花草草吗?这些玩意对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只要进攻,就能够完成任务了。这些家伙有些心虚的,重新向黑衣人的方向靠近,似乎想要联手再次攻击。

    这是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张子枫本想利用花花草草出现的机会,重新凝聚起血浪祭台,让身后魇魔的身影重新清晰起来。或许,血浪祭台出现,对整个战局的影响有限了,可是,魇魔身影能够重新清晰起来,对在场所有人,都是一种强大的心理压力。他已经看清楚了魇魔影像的作用,当然不肯就这么放弃了。

    可是,等他的念头转化成实际行动,才发现这种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哪些花花草草根本不是好心,把那些血雾裹住,交给他重建血浪祭台。而是通过这种包裹,快速的吞噬掉了哪些血雾。马勒戈壁的,承恩圣果关键时刻,竟然闪了他一下。如果那些花起不到致命的攻击作用,又把他最后一点点信仰产生的力量也崩碎了,那死得才冤枉呢。

    张子枫睁开眼睛,看着手中已经模糊掉的血珠,一时之间,百味杂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