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这叫什么事啊

    足足持续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那滴鲜血最终还是没能逃得过小星星的吞噬。红灿灿的星光,一下子没入到张子枫的头顶当中。

    张子枫狂喷了一口鲜血,踉跄着退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地上,再没有了任何的声息。魇魔影像,也在这一刻开始,逐渐的消散于无形。

    天光再次明亮起来,尖叫着的剑魂,也慢慢的放开的双手,惊恐的看过来。光溜溜的张子枫就那样趴在地上,声息全无。

    她慢慢的凑过去,把趴伏在地上的张子枫翻了过来。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事情了。只是这皮肤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血色的光晕,袅袅的升腾着。

    剑魂又看到了那张能够令她幸福瞬间的脸孔,一点点的平静下来。她就那样看着他,几度目光出现了茫然,又几度恢复过来。

    “剑魂,他要死了,你必须要好好的照顾他,绝对不能走出这里。不然,你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这句话像是困扰她最严重的魔咒,每次要发疯的刹那,都会在耳边响起。他要死了,这短暂的幸福,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有了。要看着他,就这么看着他,不要让幸福匆匆溜走……

    张子枫真的处在生死边缘,自从那颗血色的星星回归体内之后,不死永固符就开始忙碌起来,玩命的吞噬那股暴虐的血腥味,一百二十八个气穴傻乎乎的,也不管什么玩意,快速的提纯,送进起来。

    那颗血色的星星,静静的在他的体内闪亮着,任由不死吞噬,一百二十八气穴提纯。当失去了一般血色后,小星星也一头撞进了气海当中。

    也就是张子枫现在是一无所知的状态,否则,一定会跳起来骂大街。星星是畜生,不死就是帮凶,一百二十八气穴更是畜生都不如,这是要往死里坑他啊。

    当然,也不是一点好处都看不到,那股庞大得根本不受控制的先天劲气被血色快速的吞噬溶解,最终吐出气海。

    然后,不死就跟着配合,重新吞噬收回,一百二十八气穴傻乎乎的提纯,再送回去。血色继续吞噬溶解,再吐出去,不死跟着配合……这个循环生生不息,玩得很快乐。

    时间一天天的这样度过,张子枫体外的红色光晕也在不断的消融,两个月后,张子枫猛的坐起身,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眼,暴虐的看向四方。

    发痴的剑魂浑身一震,抬起脸的刹那,正好和那双恐怖的双眼对视。她再次发出惊恐的尖叫,跳起身就想要奔逃。

    张子枫呼的一拳猛的击打过去。嘭的一声闷响,剑魂的身体直接被击飞出十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浑身抽动了两下,再也没有了任何气息。

    暴虐的张子枫并不没有打算放过她,猛的扑了上去,暴虐的撕碎了剑魂身上的衣服,于是乎……张子枫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才叫禽兽不如。

    他暴怒得像是一只疯狂的狮子,毫不顾忌身下是一个曾经无比喜欢他,哪怕是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后,依旧能够看他一眼,就可以平静片刻的女孩子。

    她昏迷着,他疯狂者。于是,宁静保持不了宁静,暴虐理所当然的更加的放肆……

    两个小时候,张子枫的身上突然迸射出一缕红色的气雾,快速的消散在虚空当中。那双黑得不可见底的双眼,也快速的恢复了黑白分明。

    只是,他实在是太累了,保持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姿态,把那些都快长成青蛙的生命种子一股脑的吐向它们该去的地方,这才趴伏在剑魂的身上沉沉的睡去。

    或许,他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美梦,醒过来的时候,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或许,她做了一个很恐怖的噩梦,醒来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滴。

    可是,当他们四目近距离对视的刹那,无论是美梦还是噩梦,统统不见了。剑魂突然死死的抱住压在她身上的张子枫,大哭道:“这是来世吗?我们可以做夫妻了吗?”

    张子枫经过了短暂的惊愕之后,心思若狂的为剑魂抹去眼泪,因为兴奋而有些嘶哑的嗓子里,发出另类的动静:“剑魂,你、你想起了过去了吗?”

    剑魂一边哇哇大哭,一边点头。张子枫一边心酸,一边……尼玛!这怎么个情况啊?这是要演示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吗?

    坦诚相见到这种地步,简直是没羞没臊啊!张子枫的记忆完全断片了,他记不起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特么的作案现场都没动过,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两个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啊。

    坏了坏了坏了,这下坏了,蛇精病小老头回来,不得踹死他啊?张子枫一骨碌身子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破碎的衣片,欲哭无泪。

    剑魂也反应过来,羞涩的坐起身,尽量蜷缩在一起,把需要遮挡的地方,都保护起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迫切的想要确认拥有了人类的身体后,是不是让张子枫满意。

    “那个……子枫,你觉得、觉得舒服吗?”

    啊?

    张子枫满脑子都是各种被蛇精病小老头折磨死的场景,被剑魂这羞涩的询问,搞得有些懵了。

    剑魂瞬间就眼泪汪汪了,哽咽道:“难道,我还没有肉身吗?你都感觉不到……舒服。”

    张子枫深深的愧疚,再次伸手擦掉了她的泪水,道:“剑魂,我真畜生,竟然做出这种事来。唉……你真的是个有血有肉的女孩子了,我……我很舒服。”

    剑魂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了,跳起脚叫道:“我是人了,我可以生生世世……啊!”

    她马上感觉到那股子清凉的气息,一手护在凶险,一手护住那啥地方,一溜烟的不见了。

    张子枫真的想要狠狠的给自己一个打耳光,可是,这又能够怎么样啊?曾经,蛇精病小老头说他勾搭剑魂,那真的是冤枉的要死。

    现在……嘿哈,不但勾搭了,还勾搭到手,还生米煮成熟饭了。没办法了,唉,就算是被打死,也得洗的干干净净才行啊。

    张子枫跑到水潭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再次回到案发现场,发现那里摆放着一身很为干净的衣裤,包括内衣也一应俱全。卧槽,怎么看上去还是全新的呢。

    剑魂的声音在某个角落传来,羞答答的道:“那个、那个是以前为你做的,还没来得及给你,现在用上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子枫快速的穿好,发现真的很是贴身。没看出来,剑魂竟然还有这样的手艺。

    直到这时,剑魂才慢慢的走出来,低着头一脸的羞红。

    张子枫这小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啊,麻痹,祖师看到这一幕,不得把他拎出来立马放血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