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一百四十一章 离家出走

    “什么?”

    张子枫站起身的同时,一阵剧烈的眩晕。父亲重伤,北王下落不明,冷云涯大师战死。这北地不是就此崩溃了吗?

    那名侍卫手疾眼快的托住了张子枫的手臂,谨慎的道:“张大将军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大凉王已经派人接他老人家去大凉王城治伤了。”

    这也就是说,北地现如今是没有人坐镇了。张子枫黑着脸子道:“给极光顶、御剑派、长生岛发飞羽传书,就这件事寻求帮忙,一定要查出是谁做的手脚。另外,派专人给大周皇朝李人杰将军送一封密信,我想知道这件事和皇叔有没有关系。”

    侍卫应了一声,快速的下去安排。张子枫坐回龙椅上,脸色铁青,脑袋里的思绪却飞快的运转着。

    现在最大的疑点在北王下落不明上,他的贴身护卫,大师冷云涯都战死了。想要当场弄死北王根本就不是问题,偏偏他下落不明了。

    浓烈的阴谋味道扑面而来,张子枫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老皇爷和帝后,两个人都有十足的理由这么干。看来,做这件事的人真是费尽了心机啊。

    父亲肯定是不能再留在东宗了,他没有战死,恐怕是有人忌讳自己的存在,才给了一个严重的警告。

    张子枫起身回了后宫,从御花园的假山石缝中,把玩得正起劲的剑魂揪了出来,道:“拜托你一件事,去一趟东宗,把我的父亲护送到这里来。”

    像是小泥猴子一样的剑魂,眨着大眼睛惊讶的道:“你不去啊?你不去,我这一路上吃什么呢?”

    卧槽!关键时刻,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张子枫略微沉吟了一会,道:“我知道,你有能力随时随地的联系祖师。你问问祖师,能不能求他老人家帮帮忙?”

    剑魂琢磨了一会,嗖的一声没影了。过了足有十多分钟,她才重新出现在张子枫的面前,很遗憾的道:“阿爹说,你的父亲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反而是你,可能不太安稳。阿爹嘱咐我,要寸步不离你的身边。”

    卧槽!这叫什么话啊?寸步不离,吃饭拉屎睡觉都跟着?情绪激动了,和老婆们那啥啥,你也围观?本来是想要把父亲接过来,这下好,把他自己给搭进去了。

    张子枫有怨言了,嘀咕道:“蛇精病小老头,只要他愿意,十个万丈光都死绝了。偏偏就是不出手,真是……”

    剑魂突然插嘴道:“阿爹说你背后骂他蛇精病小老头,他很生气。说什么时候要是犯蛇精病了,就去镇魔塔,把清梦弄死。”

    好吧好吧好吧,蛇精病小老头最大的本事,就是用清梦威胁张子枫,百试百灵,绝无失手。好在父亲的安危暂时没问题了,可这北王在什么地方呢?

    张子枫很头疼,更让他头疼的事情又出现了。一名女侍卫慌慌张张的前来报告,皇贵妃赵真真留书一封,离家出走了。

    麻痹,星月皇朝的皇爷张子枫老婆离家出走了,这要是传出去,刚刚上位的他,这脸要往哪里搁啊?

    这可真是没事找事,非要逼着他发飙。张子枫黑着脸子,看着那封留书。信很长,看得出来,赵真真是写了很久才完成的。

    其中,有对张子枫的依恋和浓浓的感情,也有对这次离家出走的抱歉和沮丧。毕竟,现在大周皇朝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她的父皇前途茫茫,更有她的亲哥哥下落不明……

    同时,也表示对张子枫这次表现出来的不管不顾的理解,星月皇朝刚刚建立,如果再次率军远征东宗。还没能被西宗完全接受的新皇朝,将面临着莫大的压力。如今和之前的王国,毕竟区别太大了。最后,赵真真是极为深刻的道歉。

    张子枫此时此刻的心情极其的复杂,验证过清梦曾经说赵真真极为聪明的这句话之后,他真的很留意她的行为和表现。这次的留书,看上去是为尽孝以及兄妹情深。实际上,又何尝不是一次决绝的逼宫,迫使他必须驰援北地,驰援大周皇朝呢?

    到底去还是不去?张子枫真的为难了。他先是把这封留书给端木明月和端木明心看了,两个人谁都没有表态,尼玛,怎么表态啊?

    万般无奈之下,张子枫只能又去找最信得过的大将军王胡驰成。留书是不能外传的,他只是把大致的情况交代一下,询问意见。

    胡驰成捋着雪白的胡子,沉吟了一会,道:“子枫,我现在只能以老师和学生之间的身份说意见,不然,就是大不敬。”

    张子枫赶紧道:“您永远都是子枫的老师,那些外面的世俗规矩,在你我之间不成立,有话您尽管说。”

    胡驰成凝重的道:“我怀疑真真公主和老皇爷之间的联系始终没有中断过,而且,从北地这次事件来看,疑点颇多。

    先是大皇子事件,怎么可能就那么巧,北王秘而不宣放了大皇子,就被直接杀死在王府门外?这典型是全方位蹲守和监视,有目的而为啊。

    其次,看似顺理成章的为大皇子报仇,为什么不亮出旗号?为什么只杀冷云涯大师,而张大将军仅仅是受到重创,北王诡异的下落不明?

    再说,北地现如今人心浮动,正是大好收复的机会,南北朝双方谁都不出手,又为什么?也就是说,没人愿意在如此关键时刻,招惹你的雷霆怒火。这些事无非是有心人,只想要利用子枫,并不像激怒你结下死仇。”

    胡驰成就是胡驰成,其实,他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却没有留下一丁点的口实。也对,他没有办法说赵真真如何如何,也不好评论大周皇朝老皇爷的为人。

    张子枫脸色一点点的变了,他知道赵真真一直放不下她的父皇。可是,这私下里不断绝联系,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能够不间断的被利用,难道赵真真就没有一点点责任?

    至于谁是幕后的黑手,现如今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张子枫和帝后、万丈光本来就是死仇,旧恨也好,新仇也罢,都是一样的。这老皇爷的手段,太卑鄙了一点吧?

    张子枫压下怒火,诚心诚意的求教道:“老师,那子枫接下来该怎么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