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七十三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整个勤政殿当中再次陷入了沉默,大将军王胡驰成公然说出这些话,这是向帝后一派宣战,还是力挺张子枫的所作所为,并看好北王?

    吴伟荣有些惊慌失措,见没人吭声,更加的急躁,怒道:“私自软禁皇子王爵,已经是不可宽恕的大罪,假如他敢伤到至阳王,那就是谋反,诛他九族!”

    这一次,不但胡驰成玩味的看着他,像是看着小丑一样。整个勤政殿当中,扫视过来无数轻蔑的眼神。

    喝大了吧?还诛杀九族,张家就是父子两人相依为命,好么,一门父子俩先天,你以为那是两棵秋白菜,想砍就砍啊?再说,三位公主是摆设?你碰一指头试试。

    先不说会不会真的逼反了,张子枫可不仅仅是大周皇朝的驸马,那也是苍鹰皇朝的驸马。你丫真敢给他一点脸色看,那边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拉拢过去,照样做卫将军,搞不好,还会顶上一个爵位。

    这件事真的难死了老皇爷,他微微皱着眉头坐在龙椅上,用手指轻轻敲着案几。

    许久,才沉稳的道:“拟旨,卫将军张子枫战功显赫,西南锐意进取同样成果显著,赐爵冠军侯。旨到日,押解至阳王赵其昌返回帝都,朕想了解一下西南的情况。”

    卧槽!狡猾的老皇爷啊,刚给了一个大甜枣,随手就想着把儿子弄回帝都,捎带着把张子枫也骗回来。估计,今后他是别想着离开老皇爷的眼皮子底下了。

    大将军王深深的看了一眼老皇爷,眼皮微微的垂下来,半睡不睡的,开始保持彻底的沉默了。

    圣旨刚刚书写完毕,一名大内总管快速的走进来,双手捧着一份飞羽传书,脸色苍白,满脸汗水的颤声道:“陛、陛下,卫将军有紧急……”

    老皇爷心里抽痛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道:“说吧。”

    大内总管失态的用衣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吭哧半天才道:“至阳王被枭首,尸体正在运回帝都的路上。”

    哄!整个勤政殿一片哗然,张子枫真够狠的,刚刚向老皇爷发过来十大罪名,还没等有决定返回去,堂堂王爵皇子就被砍了脑袋。

    吴伟荣都听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皇后是他的亲姐姐,一共才两个儿子,赵其昌是小儿子,将来皇位的后补人选。现在,竟然被人给砍了脑袋!

    大内总管也害怕,万一老皇爷怒火攻心,随手就把他也给砍了。

    “继续!”

    老皇爷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大内总管只能硬着头皮道:“卫将军自知罪孽深重,已经请辞了。随着至阳王的尸体,他的各种印信也会送回到帝都。

    只是,他的两个亲卫部曲,誓死追随,并没有重新回到帝都,听候安排。现在,与三位公主的亲卫部曲已经启程,直奔北地。卫将军说……回家看望父亲后,随着两位端木公主去草原省亲。”

    公然下黑手干掉了皇子,公然放出风声,老子不陪你们玩了,这就投靠草原上的老丈人。

    最可恨的是,这个所谓的投靠,摆明了也是在义无反顾的支持北王。假如老皇爷真的敢闲置北王于帝都,那么,曾经的边患草原弯刀,恐怕又要肆虐了。

    行为果决,手段狠辣,态度明确!这就是张子枫给老皇爷的回答,也是给那些见不得他好的人,一记重重的耳光。

    大将军王先是冷笑,之后又显得很是沮丧,躬身道:“陛下,老臣身体突感不适,向您告辞。”

    谁也没看出他有什么不适的地方,甚至,胡驰成都没有理会老皇爷是不是同意,转身一走了之。

    这个事情明显就不对味了,胡驰成和张子枫老少两代皇朝的柱石,一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前者是要远走他国,想要再回来,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现在,大将军王的态度,更加的明显,估计下一步就是告老还乡。爱咋地咋地,不陪你们玩了。

    勤政殿里面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众人谁都不敢抬头,怕触碰到老皇爷那双愤怒的眼睛。

    可是,他们理解错了,老皇爷正在看着一份密报,上面写着整件事的详细经过。

    枭首至阳王赵其昌的那天,万人空巷,咒骂声四起。甚至,有人跪请张子枫把至阳王千刀万剐。

    张子枫离开的那天,又是万人空巷。不过,不是咒骂,是哭着相送。他们又是跪请张子枫,希望能够留下来,掌管西南。

    在这份密报的下面,有一封更高等级的密报。张子枫出走的目的地,是极光顶。那些亲卫部曲,很可能留给父亲张雄飞,作为一旦皇朝迁怒于他的时候,保护着张雄飞远走草原。

    唉!老皇爷现在才想到了曾经赵真真和他说的那番话,不要试图利用张子枫,不要试图完全拿捏住他,没这种可能,而且,后果会相当的严重。

    他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希望营造出氛围,借用张子枫的手,杀掉丢人现眼,私下里还与安南王有勾连的儿子。现在,目的达到了,可是,也因此失去了更为重要的东西。

    ……

    现在的张子枫,走得那叫一个从容潇洒。但凡从皇朝得到的东西,他一个铜板都没拿。

    队伍出了西南,左彪和尚武就按照战时的姿态,斥候甚至远到周边一百多里内游荡,防止皇朝报复、阻截,甚至是追杀。

    赶到北地王城的时候,北王亲自出城迎接,他抓着张子枫的手,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妹夫,这个天大的人情,本王领了。”

    包括他的父亲张雄飞,这位北王的死忠同样拉着他的手,相当满意的道:“子枫,我一直劝你好好做将军,现在,我收回那句话。这次你做得对,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张子枫苦笑道:“殿下、父亲,上面那位老糊涂了,如果这样发展下去,迟早有那么一天……早作准备吧,父不慈子不孝。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赶回来与大家共同作战的。”

    张雄飞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倒是北王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显得异常的复杂。在他的眼里,这次险之又险。可是,谁敢保证没有下次呢?他真的心寒了。

    如果老皇爷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一定肠子都悔青了。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疼不疼自己知道。

    张子枫看了一眼熟悉的城楼,莫名其妙的道:“殿下,这座王城虽然很有气象,却不适合眼下两个王国之间的友好氛围啊。”

    站在他身后的赵真真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父皇彻底把张子枫给激怒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