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仙道

第二十八章 端木明月啊端木明月

    救援肯定是来不及了,看着身上裹成木乃伊一样的父亲,张子枫的心都要碎了。

    眼看着一只白色的巨手,抓向床边,被吓傻了的端木明月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勇气,拔出背后的重剑,直接迎了上去。

    轰!一声巨响,巨手直接崩碎了重剑,像是抓向小鸡一样,抓向口喷鲜血的端木明心。

    她确实挡不住白光殿主全力一击,却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张子枫右手弹指而出,一道发出惊魂动魄厉啸的先天剑气,竟然脱离了他的手掌控制,凶狠的撞在白光巨手之上。

    战场绞肉机,天下最锋利的进攻利器,哪怕对方的道宗实力远高于它,还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只白色巨手,直接被先天剑气切断四指,精纯的道宗劲气溃散,像是一阵风,在端木明月鼻子尖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消散。

    白光殿主前扑的身体一震,一个后翻,落在十米开外的地方。他被吓到了,什么时候开始,先天也能够远程攻击了?锋利如斯的先天剑气,一旦不受距离限制,那对道宗来说,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梦魇。

    张子枫来不及安慰重创喷血的端木明月,随手抓起床前红剑剑囊抛了过去,道:“谢你救了我父亲一命,这把剑送你了。”

    他一边说,一边拖着星空之剑,向白光殿主大步走去。愤怒、痛恨、杀气交织在一起,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剑。

    骇然的白光殿主及时的反应过来,一只手虚空抓出。

    张子枫连想都没想,星空之剑迸射出夜幕一样的黑雾,一点暗淡的星光清冷而遥远的眨动着,像是一只复仇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光殿主。

    他出手了,三米长的先天剑气借助星空之剑激射而出,夜幕的黑,明月的白融合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祥和、深远。恐怕,只有深陷其中的白光殿主,才知道这种祥和有多么的可怕。

    这家伙本来就没打算进攻,张子枫出剑,他虚张声势的那只手忽然攥紧成拳头。一道白光护盾,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嘭!先天剑气直接洞穿白光,如影随形的张子枫一头撞进其中。只可惜,他根本就没有看到白光殿主的身影。这个王八蛋果然卑鄙无耻,使了一个障眼法,人早就逃了。

    道宗四品执意逃走,张子枫还真没辙。他愤怒的挥舞着长剑,大声的咆哮着,试图纾解心中的怒火。

    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依旧负手而立的半大老头子身上。麻痹,他之所以远离父亲的床前,就是被分散了精力,这家伙肯定是白光殿主的同伙!

    本来收敛起来的先天剑气,再次迸射而出。张子枫黑着脸子,一步步向半大老头逼近,沉声喝问道:“说,那个畜生到底藏身在什么地方?”

    半大老头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微笑道:“傻小子,如果我和白光殿主真是同伙,在你后背完全暴露无遗的时候,早就出手了。……不错,你这先天很有味道。”

    张子枫会信这个?他的脚步并没有停止,依旧向前逼近,杀气也越来越浓郁。

    半大老头无奈的摇了摇头,要说出现的时机真的不怎么样。他只能表明身份,道:“宋成栋是我师弟,皇叔是我的叔叔,也是我的师父。你们的老皇爷是我的三哥,你明白了?”

    卧槽!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出来一个半大老头竟然是皇亲国戚,还是悬空堡的弟子,这笔帐还真没法算了。可是,他为什么没出手帮忙呢?

    半大老头笑得很深刻,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道:“大周皇朝英雄辈出,果然是欣欣向荣一派兴旺景象。你的情况,我会向皇叔如实禀报。至于白光殿主,他逃不出帝都,你大可以放心。”

    说完,他竟然潇洒自如的走人了。整个王府的护卫,非但没人拦阻,还恭恭敬敬的让出一条通道。看来,这身份还真不是假的。

    张子枫发了一会呆,等他想起来感谢端木明月的时候,却发现这位野蛮郡主死死的抱着红剑剑囊,被王府的医护人员抬走治伤去了。

    北王也在众多高手护卫之下,坐在轮椅上举着一条腿赶了过来。看到一片废墟的病房,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雄飞这里有极为出色都快逆天的儿子在,侥幸逃过了这一劫。如果白光殿主针对的是他……别说大师冷云涯同样伤重卧床,就算是他龙精虎猛,那也是死路一条啊。

    可是,他还不敢露怯,吩咐左右,赶紧把深度昏迷的张雄飞转移到更加稳妥的地方去,之后才道:“子枫,这是本王安排不利,实在是有愧于心。”

    张子枫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被白光殿主这个境界的道宗盯上,天下还真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殿下,如果可能的话,您能不能带着我的父亲,暂时去悬空堡栖身一段时间?”

    北王很纠结,沉吟了一会,才道:“我会派人请示一下皇叔祖,如果能够住过去最好,哪怕去不了,最少也得请来两位高手坐镇王府。这个事,你放心吧。”

    人人都说放心,只要呆在王府中一天,一天就得提心吊胆。奈何张子枫也没有办法,只能点头应了下来。

    确认了父亲的情况没有出现任何恶化后,他心情复杂的走进了隔壁端木明月养伤的房间。

    看得出来,她的伤势不轻,脸色苍白如纸,人也显得十分的虚弱,正处在昏睡当中。可是,她的一只手,依旧紧紧抓着红剑的剑囊。

    张子枫站在床边,目光越发的复杂。端木明月肯定不是绝色,可是,她如果安静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英气,很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恰恰是这种气质,使得她不是绝色,又有超越绝色的美感。

    出于北地和大凉王国之间的关系,两个人的婚事北王绝对不会反对,父亲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儿子能够娶到一位异国郡主,那也是很光大门楣的事情。可是他呢?没人问过这个问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