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真是个友善的前夫

    车祸曾给了她太多的阴霾,她曾眼睁睁地见证她的父母是如何惨死在车祸中。

    而她又是因为车祸惨遭失明……

    她真的好怕,里面躺着的人会有什么万一。

    “你先别着急,出了血反而情况不会太过严重。”卢翊阳瞧她着急的都快失了神,连声安慰她。

    他虽然学的是心理科,但也知道一些专业的知识,出了血或许只是外伤,最让人担忧的还是那种伤到五脏六腑却不见出血的内伤。

    “我只是……好怕……”

    如果不是她的鲁莽,或许孟君樾就不会遭遇这样的事。

    “别怕,我在这。我相信,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卢翊阳伸手就将她揽在了怀中,他心里想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对啊,孟君樾在四年前经历过那么一场大灾难,如今也一定能够平安无事的。

    若是真出了事……他不敢相信那个结果,因为他知道,第一个最受打击的人,一定是怀中的人。

    她,终究,对孟君樾放不下。

    从她的眉间,她的神情,就能看出一切了……

    *

    孟君樾被医生和护士从抢救室里推出来时候,头上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其余的地方倒不见什么伤口。

    只是,脸色难得的苍白。

    双眸紧闭,眉间泛起的褶皱,显示着他的痛苦。

    “他的前脑擦伤,情况倒不是很严重,但他以前是不是有经历过什么?”

    瑾年不明白医生的话,随即便问道,“什么意思?”

    “就比如说撞伤之类的事情。”

    “……”

    “手术刚开始时候,他一直断断续续喊着两个字,好像是叫……瑾年?”

    “……”

    “这应该是谁的名字吧?”医院猜测着,瑾年心尖一颤,那一刻,她形容不出来,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心情。转身就要去喊病床上躺着的人,却被医生阻止了。

    “他现在正处于疲劳状态,一时间,还醒不了。”

    “……”

    “家属可以陪同,但尽量不要打扰他。”

    “谢谢。”卢翊阳道了声谢,看着紧紧守护在病床边的人,没有在说什么,只送着医生离去。

    *

    孟君樾这一昏迷,到了第三天的中午才醒来。

    他醒来的时候,瑾年正好前一刻被卢翊阳喊回家休息。她在医院连着呆了两天,身上还穿着礼服,面容憔悴至极。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怕病床上的人转好,她倒生病了。

    所以,几乎是强行送她回家,就算不休息,起码也换件衣服,洗个澡。

    虽然医院里有浴室的设备,但总归不如家里的舒适。

    “你今晚就在家里睡,我给你去守着。”将瑾年送到家门口时候,卢翊阳不免又强调了声。

    只是她沉默着不说话。

    卢翊阳没辙,叹了声气,终是和她道,“等他醒来,我会给你电话通知的。”

    “我睡不着……”瑾年轻声吐了句,孟君樾还没醒,她哪里有心情睡觉?

    一刻都合不了眼。

    “那你先洗个澡,换件衣服,到楼下的餐厅,好好吃一顿晚饭,等吃好了,我回来接你。”

    “……”

    卢翊阳和她打着商量,这两天下来,她几乎才吃了两餐,再这下去,早晚她自个也得进医院。

    瑾年抬眸,正好瞧到他担忧自己的眼神,心下不免愧疚。

    这些其实都是她一个人的事,却让他为自己分担这么多,她过意不去。这般想着,便对他点头。

    卢翊阳转身回了医院。

    瑾年在家换洗了干净衣物,可才从椅子上起身的时候,突来一阵头晕。

    她这才感觉到有些饥饿,大概这两天,她的精力都放在孟君樾的身上,所以几乎忘记了保护自己的身体,导致此刻手脚发软,竟什么都顾不上,身子瞬间倒在地上,陷入晕厥状态。

    *

    瑾年第二天醒来时候,手上还挂着着吊瓶。

    卢翊阳正好从病房里进来,“别乱动,给你打着营养针。”

    “……”

    “我这是怎么了?”她扯动着发白的双唇,虽然有了些力气,可还是感觉自己全身软绵绵的。

    “医生说你营养不良,短暂性晕厥了。”

    “……”

    “我就让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你不听,现在好了吧,整到医院来了。如果不是我前晚上来家里看你,还都不知道你晕倒在客厅里。”

    “……前晚上?”瑾年听到那两个关键字,不觉诧异,连忙问,“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一夜。”

    “……”

    “算是把这两天没给睡的,都给补回去了。”卢翊阳和她说笑,瑾年眉间蹙的更紧,泛白的双唇动了动,有些不相信,“这么这么久?……那他呢?”

    她的第一反应还是他,卢翊阳自然明白她的话,沉默了片刻,才对她道,“他醒了。”

    “……”

    “我要去见他。”瑾年掀开被子,就要下车,却被卢翊阳阻止,“你手上还带着吊瓶。”

    “我要见他!”瑾年再次说道,语气里不免带了些沉重。

    她只想亲眼看到他是不是完好如初,可她此刻的紧张全都落在了路一样的眼底。

    卢翊阳拦住她的手渐渐放松,却在她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对她说道,“他走了。”

    “走了?”

    瑾年诧异,有些不懂,好像又有些明白。

    “他昨天就回海城了。”卢翊阳缓缓道了声,瞧了眼瑾年的脸色,语气放了些轻松,“你放心,他的伤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虚弱。”

    “他怎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瑾年的目光有些呆滞,似乎不敢相信卢翊阳说的话。

    直到他说——“孟君樾,他恢复记忆了。”

    “……”

    恢复记忆这四个字,在瑾年听来,有些沉甸甸,忽而又轻笑了声,“所以,他就回去了海城?”

    “他离开之前,来这里看过你,但你当时还在沉睡,所以就没有叫醒你。”

    “……”

    “他有说什么吗?”

    瑾年神情呆滞,却问出这么一句。

    但,卢翊阳沉默。

    瑾年又逼问,“他什么都没说吗?”

    “他说,让我好好照顾好你。”

    好好照顾?瑾年想着这话,又是想笑,最后轻吐一句,“他可真友善。”

    离了婚的夫妻,还为她这么着想。

    真是个友善的前夫。

    “你要去海城么?”卢翊阳在停顿了一会后,问道。

    瑾年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脸上的表情不再呆滞,却带着一丝别扭——“不去,我为什么要去?”

    “女人都喜欢口是心非。”

    “没有。”她很快反驳,卢翊阳也不戳穿她,只是握紧的双手正透露着他此刻犹豫的心理,沉默了下,最终还是和她说道,“瑾年,其实有一个事,我想要告诉你。”

    “是关于他的吗?”

    “……对,关于四年前的,你不知道的一些事。”他点头,已经准备好了和她坦白关于孟君樾的一切,却听她冷冷一声,“我不想听。你也不要讲。”

    “……”

    “不要随便欺骗自己。”他试图劝,却得来她的厉声阻止,“我说了,我不要听!!”

    听了怎么样,不听又怎么样?他一恢复记忆就离开了,她还能说什么?

    就算四年前有什么,现在也没什么用了。

    知道的更多,只会让她更加心烦而已。

    他们已经结束,就这样吧。

    一切随风飘散,挺好!

    瑾年心里想着坦然,可这坦然也只能持续一会儿,过不了多久,她心口的那块伤,依然还是存在。

    她恨自己的不坦然,恨自己过了这么久,还是依然忘不了他。

    真是……

    她就是这样没出息了吧。

    ***

    自从车祸事件后,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多月,宁城迎来了最冷的初冬。

    瑾年最怕的就是冬季,每到下雪天,她总是会穿五六件衣服,把自己包裹的像个粽子似的。

    常常会遭到时尚女王九九的嘲笑,九九为了漂亮可以不要温度,她为了温度简直可以舍弃漂亮。所以,每到这个时候,邬九九就会和她打趣,“我说瑾年,就算没有男人,你也该活的像个女人啊。”

    “我不女人么?”瑾年看了眼被大棉袄包裹着的胸前,无辜反问。

    再又瞧着邬九九那双大长腿,哪怕下雪天也只穿一双丝袜,她光看着就觉得冷。

    “你这是闺中怨妇。”邬九九大声笑。

    “你看看那些大小姐,哪个像你穿的这样粽子似的,你这样打扮,那些优质男可不会多看你一眼。难道你不想再找第二春了吗?”

    “……”

    “九九,你就别取笑她了。瑾年脸蛋长得好,就已经胜过一切。”一旁的田婉走过来,为瑾年说话,“人家只是怕冷嘛。”

    “可也不用穿这么多,你看看,她把她原本好身材都给盖掉了。”邬九九在时尚界呆久了,很是忍受不住瑾年的大棉袄穿着。

    美目一转,便对她道,“今天有个晚宴,我给你打扮打扮,咱们一起钓个金龟婿咋样?”

    “……”

    瑾年有些为难,她是真不怎么想找第二春,断然拒绝,“我不太想去。”

    却不想,邬九九强硬说道,“不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