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你想跟我们回家,参观我们的爱巢?

    回眸,那温润的声音入耳。

    可惜,却不是他。

    瑾年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下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

    “这杯,我代宋小姐喝。”男人风轻云淡地笑起,眉间里透着一种成熟与睿智。

    “江先生,谢谢。”瑾年看向帮她挡酒的人,柳眉一动,带着些许的感谢。

    江商民是【轻】的销售部主任,不过才三十岁,但却早是【轻】的董事成员之一。他在【轻】里十年,算起来,比田婉的还要呆的久。

    【轻】本来非田婉创办,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才落到田婉手上。

    瑾年本不太清楚他们之间的缘由,只知道那是一个很复杂的事。

    而她来到宁城,是田婉将她请到了【轻】,给儿童读报做插画或者设计之类的工作。

    不过,田婉将她的身份保护的很好,几乎公司里的人没有多余认识她,只知道她与田婉是闺蜜关系,却不知道她就是【轻】的员工。

    她在【轻】,交流最多的除助理外,就是这个江商民了。有时候应市场要求,他会善意地和她提些良好的意见。

    在她看来,江商民是个很友善的男人,平易近人,也不会随意欺负下属或者新人。

    瑾年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这会儿,他又主动过来帮她挡酒,还真是有些感激。

    “同事之间不需那么客气,而且我很欣赏你的画。”江商民轻声地对她说道,清澈的眸里有着独特熟男的味道。

    瑾年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他的眼神,只是很快又被她忽略。

    “唉,小江!我说你这就不厚道了,我这是给宋小姐敬酒,你来凑什么热闹?除非,你是宋小姐的什么人!”

    开口的人,瑾年并不怎么认识,照记忆,应该是公司里的员工,但应该是不认识自己的,只是见她和田婉关系好,所以,想要来攀关系的其中之一。

    瑾年正想着,却听江商民轻笑,“我倒是希望自己是宋小姐的什么人,不过,这个还得看宋小姐的意思了。”

    这话的势头来的太猛,瑾年一下没反应回来,但很快,她便懂得了其中的意思。这个江商民似乎对自己有……那啥意思?

    “哈哈哈,开玩笑了,大家别当真。”江商民瞧到瑾年不自然的脸色,又自个远了场。

    在场的人,都是见过世面的,见江商民这样说,便也不继续这个话题了。

    不过,这么一搞,谁都知道江商民对瑾年有意思了。

    瑾年本还想着他为自己挡酒是出于同事之间的善意,没有想到,他竟然对她……

    不免地,她有些尴尬起来,手里拿着的酒杯也渐渐发烫。

    眼角的眸光正好撇到不远处站着的孟君樾,那厮倒挺好,一身笔挺西装,站在一堆男人里,谈笑风生。一举一动间,都透着成功人士的自信。

    瑾年看的竟一下晃了神,直到某人突然将目光也正好往她这边过来,他的目光,忽远忽近,瞧到她的时候,突又稍离。

    撞见他的目光,瑾年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漏下了心跳,却忘记了手上还拿着的红酒。

    于是,她一下慌乱,便将手上拿着的红酒洒到了自己的身上。

    “啊——”感受到裙摆的湿润,她惊呼了一声。

    身上穿着的鹅黄色裙摆,一片红色。

    不仅她自个的身后有,就连江商民的裤管上也有星星点点。

    “宋小姐,你没事吧?”江商民没注意到自己,先问了她。

    瑾年有些风中凌乱,伸手就推开他,礼貌又抱歉地说道,“没事,没事,我去洗手间洗一下就行。”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江商民拉住她,瑾年正好看到他的裤管上的红酒,又是低声说道,“抱歉。”

    她有些糗,转身就往洗手间走去,江商民便跟在她的身后。

    他俩这一前一后地离去,又正好夺了一大堆人的眼球,可在场的人不免露出一些暧*昧,几乎心照不宣地互相对视而笑。

    看来这年会这么快就凑成了一对了。

    大多数人对这些都是不了解的,除了田婉。

    田婉瞧着瑾年离去的身影,不禁有些担忧。她也是现在才发现,原来江商民对瑾年存有那个心思。

    可是这样一来,孟先生又该怎么办?

    以女人的直觉来看,瑾年并未忘记孟君樾,但她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分离了四年多的时间。

    田婉有些忧心忡忡。

    而卫生间里的瑾年也没好到哪里去,裙摆上的红酒,根本就洗不了,她这样也不能再继续在年会里呆下去了。

    “瑾年,你没事吧?”

    江商民随意洗了个手,便瞧到站在洗手台前走神的瑾年。

    瑾年没反应过来,他对自己那亲昵的称呼,脸上的表情依然有些尴尬,摇头干声说道,“没事。”

    “我看,还是让人给你重新送一套礼服过来吧。”江商民看着她裙摆上的红酒,建议道。瑾年一愣,他便已经拿出了手机,她连声拒绝,“不用了,反正年会也差不多到尾声了,我提前离场,和小婉说一声就可以了。”

    “可是还有几个节目。”

    “不了,我想早点回家。”

    “那我送你。”

    “……我自己有开车来。”瑾年婉拒。

    她现在也算是知道江商民的意思了,所以,更加不想和他有独处的时间。让他有更多的其他心思。

    瑾年说完就要离去,却不想,脚下踩到了不知名物,整个人都倾斜一歪。

    她以为自己就要狼狈摔在地上,但身后的人反应迅速地将她抱在了怀里。

    “你没事吧?”

    抬头,正好瞧到身后抱住她的人,——江商民。

    “我没事。”瑾年惊魂未定,正准备起身,胳膊又突然被另外一股力量控制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落进了某人的怀里。

    她本就没怎么回过神,现在又被人扯来扯去的,真是有些头昏脑涨。

    “瑾年,你怎么来这里了?”

    拉住她的人,正是孟君樾,他不过是和一些熟人说了几句话,没想到一会儿工夫没见,就不见她人影儿,转念一寻,才知道她往这边过来。

    可哪里想到,他才从拐弯处过来,就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抱住了她。

    瑾年还未来得及回答他的话,对面的江商民先开了口,“你是哪位?”

    语气不善,虽然平静,但两男人之间的目光已然在战争。

    “询问别人之前,难道不应该带上一个请字么?”

    “……”

    孟君樾笑着说,却让瑾年和江商民皆是一愣。

    瑾年私下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别乱来,他又怎么会不懂她的意思,但不过,很多事都可以依她,唯独在对她有想法的其他男人面前不行。

    “我是瑾年的男朋友,请问,你是哪位?”

    孟君樾还都没开口说话呢,江商民竟又这样开口了。

    瑾年着实惊讶了一下,没想到江商民会这样讲,孟君樾面露无表情,唇角一扬,反问道,“真的吗?”

    他这话虽是对着江商民说的,可余角的目光又是瞄向了瑾年。

    瑾年被他看的毛骨悚然,好有一种被抓包出*轨之感。

    可事实上,她什么也没做呀???

    “你问瑾年,是不是真的。”江商民突然将话抛给了瑾年,他的观察力很敏锐,从他们之间的一举一动,就可以看得出来,瑾年对这个男人有些抗拒,甚至不愿意与其相处,但是他们之间依然是有点什么关系。

    所以,他将这话抛给瑾年,他自信,他会听到一个有趣的回答。

    江商民以为自己运筹帷幄,却不想到对面的男人不按照常理出牌,在瑾年还未开口前,便先说道,“可我是瑾年的老公。”

    “……”

    这回答,真是在一起让江商民和瑾年再一次愣住了。

    瑾年有些想发疯,也不知道这两个大男人是不是妄想症??

    男朋友?老公?

    都是什么跟什么!

    有经过她的允许么??

    “孟君樾,……”瑾年忍着怒意叫他的名字,可话还未出口,便又被他给堵住,“老婆,你什么时候在外面交了个这么可爱的男朋友,怎么都不告诉我?说好的彼此之间没有秘密的呢?”

    “……”

    “幸会!我老婆怕我会误会,所以可能没有将你的事告诉我。但,我对她是百分百信任的。”孟君樾说着,便伸手要去和江商民相握。

    江商民被这情况搞的有些莫名其妙,没伸手,孟君樾瞧着自己突然在空中的手,也不觉尴尬,只是缓缓地放下,不过又对他道了声评价,“老婆,你这男朋友越看还还真越是有些可爱。”

    “……”

    “老婆,你的裙子弄脏了,我们早点回家吧。反正这年会,也没咱什么事了。”

    “……”

    一口一声的老婆,瑾年听得都快麻木了,他揽着她要离去,身后的人却突然追上来,叫道,“瑾年!”

    江商民不明情况,孟君樾带着瑾年的身子停下步伐,转身朝他云淡风轻地笑道,“怎么,难道你想跟我们回家,参观我们的爱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