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同她一起聆听雨声,那是一种美妙

    在瑾年的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凑到了零距离,伸手一把就按住了她,让她无法有任何动作,余光撇到他的嘴角那抹不经意间露出得逞的笑让她心里一怔,心下有些捉急,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微干燥的嘴唇上却突多了两片湿润!

    待回过神来,孟君樾的俊颜放大在她的眼前。她就这么睁着眼看着他,人神共愤的相貌,若是在四年前定是会让她怦然心动,或许她还会害羞但是还是会害羞地回吻。

    但是,现在不一样,她的心境不一样了。

    瑾年愣怔的时候,孟君樾就这样轻轻地吻着她,他眯眼看着她时候,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待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含住她的唇瓣,直到原本的干燥也变得湿润。

    当然孟君樾吻得很轻,他的技巧很好,谈不上不舒服,到可以说成这是一种享受。不过,她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可以说,她是忘记了去推开他。

    而他的吻渐渐地从温柔到深入……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从平淡变得开始微喘。他放开她,伸出手指磨砂她的红唇。

    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是极大的诱*惑。

    他已经慢慢地发现,她就像是毒药那样,渐渐地迷惑着她,可是,还是依然着了迷。

    瑾年喘着气,视线里,正好望见他那双渐渐发红的眼睛,心下竟开始紧张起来,他这明显的爱让她无处可逃。

    她心下复杂地捏紧了拳头,正想要骂他几句,却不想,他低头再次亲吻上了她……

    独属于她的香气慢慢地进入他的鼻孔,他很是享受地闻着……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麻酥酥的感觉很快在她身体里腾升起来,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就和四年前一模一样。她承认她抗拒不了,不过她的心思却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直到他推着她往后的床上躺下,他的大手在她的身上触碰到……

    瑾年原本平静的面色,渐渐涨红,她是要去推开他的,可却又感觉自己失去了力量,她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面对他的触碰,她竟然还可以有四年前那样的感受。

    瑾年的发声,更是刺激到他的神经,他的手开始逐步往下,经过她纤细的腰部,修长的手指解开她的牛仔裤上的纽扣。

    她能够清晰地听到金属纽扣被解开的声音,那声音,让她的心尖一颤,甚至让她感到些许的恐慌。

    她害怕这样的自己,讨厌这样的自己,竟经不起他的的触碰,他的动作,就像蚂蚁在她身上啃噬着,难受至极!!

    瑾年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沉*沦了,却不想,就在他又进一步动作时候,门外突然想起了声音,“瑾年——”

    是老奶奶叫着她的名字。

    不过房门被锁着,老奶奶进不来,正些许奇怪。

    瑾年伸手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孟君樾。

    这事被人打扰,冷不防有些扫兴。

    不过,他也没有蛮横地继续下去,看着瑾年通红的脸色,咳了几声,便起身去开门。

    “奶奶,什么事?”

    开了门,他依旧还是礼貌问候。

    老奶奶倒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不正常,只是对着他们指了指窗外,“这外面下暴雨了,我听天气预报说,这暴雨要持续很久,你俩若是没急事回去,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

    “这一下雨,天就黑。而且这回去的路上又都是山路,若是遇上山体滑坡,那就危险了。”

    “上次有个人,也就是在这一带的环山公路上出了事。你们可要小心点才好。”老奶奶真诚地说着,瑾年回眸便看到玻璃窗上的雨珠点点,还带着声音。

    果真下了很大的雨,而刚刚她和孟君樾……竟投入地,未曾听到!

    一回想起刚才,瑾年的面色不禁又红了。

    待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某人抵着身后的桌子,眼里暧*昧不清的目光正萦绕在她的身上。

    瑾年被他看的不自然,随即又将目光转向站在房门口的老奶奶,“……可是,奶奶,这样会不会太过麻烦你。”

    “没事,没事,你啊,就和我那个在国外的孙女一样。唉,每次看到你,我都会想到她,只可惜啊,她一年也就只能回来一次。”

    老奶奶叹了声气,瑾年也知道她心里的寂寞,所以,每次来这里写生,她都会先来探望一下这位老人,算是一点点的孝心吧。

    “这一入秋,下了雨,天气就凉,我去给你们准备被子。”老奶奶见瑾年不说话,便以为她是默认了,转身就要进储藏室,一旁站着的孟君樾附和道,“奶奶,我帮你。”

    “好小伙。”

    “……”

    瑾年无言,怎么感觉听着孟君樾那语气,像是挺欢喜?

    也对,留宿在这里,他就能和这个女人同床共枕了,毕竟,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

    而老奶奶已经将他们之间的关系默认成了男女朋友,自然让他俩一屋没什么考虑。

    ****

    “你这个被子,我那个被子。”

    晚上时候,瑾年拿过其中一床被子,和他分清界限。

    她算是知道为啥这人之前那样高兴了,这都能占她便宜了,他能不高兴吗?

    若不是因为这老房子漏水,瑾年或许会直接打地铺。

    可这地上还放着两个脸盆,是拿来接瓦块上落下来的雨珠的。

    所以,躺在床上时候,她还能清晰地听到雨水落在脸盆上的清晰雨声。

    自然睡不着,不禁因为这声音,更因为,睡在她身旁的男人。

    孟君樾同她一起听着那雨水声,心里竟来了些莫名的温馨之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已经尽力在修改了,希望能够被通过,哎。。。。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隐藏的,所以只能这样分开发,实属无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