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我想起来了!

    瑾年面上的笑容一僵,感觉什么都不对劲了。

    可反观身旁站着的人,那一灿烂笑脸,就像是在默认老奶奶的说法似的。

    可不,就算老奶奶不问,孟君樾也正准备拿男朋友的身份自居来着。

    这会儿,老奶奶这般说了,他便可以用无辜的眼神对着瑾年示意了,连别人都觉得他们俩般配呢,可这小妮子非要把他给推得远远的,仿佛,他身上有什么虎蛇猛兽。

    他外表看起来是有那么几分冷,可是,他这不是整天对她嬉皮笑脸么?

    真是想不通这女人到底是在和他别扭什么。

    “你拿这个做什么?”

    待孟君樾回过神时候,瑾年已经从老奶奶的侧茅屋里扛除了锄头。

    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甚至一下子喊不出它的名字。

    “前两天梅雨天气,山上可能会有些杂草,得清理清理。”瑾年很自然得回答他,毕竟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以往,她第一次来这里时候,山上的某些视觉很好,但杂草丛生,不禁放不稳画板,她自个站在杂草中,也感觉有些怪异。

    所以,在画画之前,她都会先打理一下环境。

    瞧着孟君樾那般诧异的眼神,她也是能理解,怕是这人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她手上的玩意吧。

    瑾年拿着锄头就要往山上走过,身后自然跟着某人,听着他的嘟喃声,她站定钉子,美眸一转,回头对他好心提醒道,“对了,山上呢,也许会有蛇之类的爬行动物,如果你害怕呢,就不用去山上了。”

    有他在旁边,她该是灵感全无了。

    “忘记告诉你了,小时候,我还养过一种宠物,就是眼~镜~蛇。”

    想要甩开他,简直没门!

    “这东西太重了,我帮你拿。”他到她身旁,殷勤拿过她手中的锄头,瑾年愣在原地,一口气憋在胸口!

    “怎么了,还不快点过来?”

    走在前边的人,转身看了她,瞧她还站在原地,有些无辜地询问。

    瑾年在心里,嘘了好几口气,才算平复下来。

    快步上前去,也不理在原地等她的人。

    孟君樾扯了扯唇角,眉间却闪过一丝愉悦。

    瑾年选择的写生的山,并不是很高,大约二十分钟就登顶了。

    山顶处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杂草丛生,大约是天气渐渐冷下来,野草也不疯狂长了。

    没有野草的遮挡,视线空旷许多,站在山崖的高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睁眼便能望见不远处的风景,如画那般,简直是美极。

    瑾年深吸了一口气,心头因碧蓝的天空,竟有了丝丝愉悦。

    “怎么样,你灵感大发了吗?”身后的孟君樾向前来,问着站在石墩上的瑾年。

    瑾年低头,便瞧到他那张俊脸,透着微黄的眼光些许落在他的脸上,更添一份与众不同的俊俏。

    他本来就是长得好看,而那双黑色深眸,随着年龄的增长,平添了一份稳重之感。

    瑾年不知道四年前的他,这算眼睛是不是也和现在这样,总之,他有些看的走神。

    最后,还是被他的声音给吸引回来,“山下是湖吗?”

    他随着走向悬崖不到二十公分处的位置,低头往下一看,那些水,透着碧绿的蓝。

    真是很美的风景。

    “那是一个小湖。”

    瑾年从石墩上下来,难得不带讽刺的语气,回答他。

    “这地方还真是有与众不同的美。”孟君樾盯着碧绿的湖水,缓缓说着。

    那一瞬间,他似乎闪过什么类似的场景。

    画面有些混乱,他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而瑾年也未注意到他的异样,拨了拨身下的狗尾巴草,漫不经心地回答他,“这个地方还没有被开发,等到以后被开放了,估计,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美了。”

    等度假村那些度假之类的产品落地这里,便会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涌上来,自然生态环境会被破坏。

    因为保证不了,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不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

    想着这些,心里不免有些惋惜,她自然希望这里不要被开放,这样,她可以私心地将这片美景收揽怀中。

    瑾年说完后,却不见孟君樾有什么反应,他依然站在那个位置上,眼里的视线还是瞧着山底下的那片湖水。

    她不知道他那么认真是在看什么。

    正想问,又不想自动和他讲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缓缓说道,“我怎么感觉,那个湖……好像有印象。”

    “我来过这里么?”他回眸,眼神犀利,却又带着一种朦胧感。

    瑾年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孟先生的隐*私,不应该询问我吧。”

    只是,她说完,他的目光依然还是萦绕在她的身上。他的视线紧紧地围绕在她的身旁,她不知道他又是在看些什么。

    而他已经朝着她走过来,他阔步,长腿几近一迈,人便到了她面前。

    他的突然凑近,让瑾年心下一慌,正打断推开他。可他已经两手拦住了她的胳膊,他那深邃的黑眸已经注视着她,瑾年甚至能够从他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瑾年。”

    忽地,他叫了她一声。

    声音微低哑,婉转中还捎带着一抹深沉。

    他这样正式地叫她的名字,瑾年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可他,却没了下文,只是一个劲地看着她。

    仿佛好像要将她脸上的毛孔都给一个个数清楚似的。

    “你……怎么了?”她迟疑地问。

    “……”

    “瑾年。”

    他突然地又叫声她的名字。

    瑾年愣住,直到听他不确定地开口,“我好像……以前时候,就见过你。”

    “……”

    “你认错人了吧?”

    她心头一震,看着他眉间泛起的涟漪,不知道他是会想起了些什么。

    他失忆,然后这个场景和当初四年前,她被李超绑架时候相似,所以就想起来什么了?

    瑾年猜测着,也不直到具体是什么样,只知他那张俊脸的表情里,还带着丝丝的痛苦。

    “我刚刚好像想到了一个关于以前的画面。”孟君樾双手紧紧地揽着她的胳膊,眉头拧起的时候,对她说道,“那画面里有你!”

    “孟先生,我们从未相识,你一定是认错人了。”瑾年平静地否定他的说法,可谁都不知道这一刻,她内心里的波澜。

    她希望他恢复记忆么?

    她想他恢复记忆么?

    若是,他想起他们曾经的一切,那么是不是他们之间又会开始无止境地纠缠了?

    瑾年的心里很慌,根本就找寻不到答案。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想让他想起一切,还会是忘记一切。

    而孟君樾像是认定了些什么,一直抓着她的胳膊,低喃着她的名字,“瑾年……瑾年,瑾年……”

    “我好像以前时候,就叫过这个名字。”他又突然地说出这句话,正好脑海里又闪现过一个画面,那是他抱着一个女人,好像站在树下亲吻。

    他缠绵怀中的那个女人,却又看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他好像叫了那个女人一声——瑾年。

    他正当想着什么时候,忽地,画面又消失了……

    瑾年看着这样的他,心头有些紧张地想要逃避,“我看你真是神志不清了,回去休息休息,就该清醒了。”

    “我想来了!”他的这一声喊叫,可真真让瑾年心惊肉跳,她以为他真是想起以前的那些过往了,可没一会儿,却又将他眉头紧皱,“……可为什么一下子,那个画面又没了……”

    “……”

    “但是,你越看,越怎么觉得好有熟悉感?”他自言自语地出声,自然瑾年将他的话听在了耳里,心下一横,便对他没什么好气道,“孟先生,你搭讪的方式,是不是过于老套了?”

    “……”

    她推开他,就要走人。

    孟君樾没有上前去拦,徒留在原地,而瑾年一路快走下山。

    此刻的她,可真像胆小鬼,她总觉得只要自己多走一步,快走一步,就一定能够逃避。

    可她不知道,有些缘分,有些事,不是她想逃就能逃的掉的。

    瑾年下山,走在滑梯的斜坡上,有些心不在焉,连脚上踩到目光都不知。

    最后,木棍在石子路上一滚,连着她也摔了下去。

    这一摔,可真是疼,她喊叫出声,自然让还在山顶的某人起了注意,连连下山,寻找突然消失的瑾年。

    不过好在,这山是座小山,通往山下的路口也就只有那么一条路,他沿着刚刚来时候的那条路往回走,再喊着瑾年的名字。

    前后一呼一应,便看到落在某草坑的瑾年,她的鞋子在摔倒时候不翼而飞,脚板处正好被处理的树枝划破,疼的膈应人,根本就起不了身。

    “你受伤了吗?”他拉她上来时候,不忘气喘地关心她。

    瑾年被脚伤疼的皱起眉头,“划破了。”

    她看着脚底板上的血迹斑斑,还真是不忍直视。

    孟君樾听她这么一说,连忙蹲下身子,在她面前,便单膝跪地,抓过她的脚丫放在大腿上,仔细查看。

    他这突来的动作太过亲昵,瑾年羞的就要将脚缩回去,却被他稍带严肃地一声喝住,“别乱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