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妻子做饭,他洗碗,妻子管家,他上班

    卢翊阳的离去,瑾年也没有什么心情。

    看着满桌的饭菜,忽地,心里头感觉像缺少了些什么。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她总认为卢翊阳心里藏着什么,许是什么想法,没有告诉她。而那些事,一定是和她有关的。

    但是,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每次总是做的比说的要多的多。

    喜欢沉默寡言,很多事也都藏在心里。

    她至今都没怎么弄懂。

    她只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哪个姑娘嫁了他,就是哪个姑娘的幸运,而她成为他的妹妹,也算是上天给他们之间的缘分吧。

    她从不知道,身边拥有一个这样的哥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你哥的厨艺还真不错啊。”用完餐,孟君樾放下碗筷,不吝啬地夸赞上一句。

    不过,瑾年却带着凉凉的声音道,“那是,哪里像某人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

    “这个某人是指我吗?”

    “您就这么喜欢对号入座吗?”

    “……”

    他吃瘪,瑾年眼角的余光瞥他一眼,趁机赶人,“现在,吃好饭了,您能回家了吗?”

    “你好像很反感我?”

    “错觉吧?”瑾年哼笑一声,对面的他微扬起眉头,“那为什么总是对我说话带刺儿?”

    “那你又怎么总是纠缠我?”

    “我那是因为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

    好直白的对话,直白的表达,直白的回绝。

    若是换成别人,听到瑾年这般明确的拒绝该是早就放弃了。

    但是,他没有。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偏偏要这样死皮赖脸地赖着一个女人。

    只是因为新鲜么?

    好像,也不是这样……

    “真的不喜欢吗?”他不死心地再问,瑾年索性放下手中的筷子,有些认真地望向他,“这话你都已经问了几遍了。”

    “……”

    “真的,不喜欢。”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就是,没感觉呗。”她撇撇嘴,无所谓地回答着。

    可他那微笑着的俊脸上明显有一丝僵硬,“什么叫有感觉?”

    “……”

    “问一下那些喜欢你的姑娘不就知道了?”

    “反正,你外表这么好,又有钱,喜欢你的姑娘应该不在少数吧?”瑾年抬起头,两眼弯成月牙那样。

    若不仔细看,没有人会看出她此刻无所谓的态度外,内心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孟君樾微垂着眸,确实没有看出她的真正内心。

    他那两只放在桌下的手,稍稍握成拳头,继而又抬头,捎带着认真的态度问道,“可我只想要知道你眼里的有感觉,是什么意思。”

    “……”

    “这个问题,有点无聊,我能不回答吗?”瑾年从餐桌上起身,收拾起空碗。

    可他却坚定地对她抗议——“不能!”

    “……”

    这人还真是有些难缠,瑾年懒得理会他,拿着桌上的空碗就进了厨房,边走又边对身后站着的男人道,“天色有些晚了,孟先生快回去吧。”

    她的逐客令这般明显,以为他还会估计一下颜面,却不想,他迈着长腿过来,直接跨进了厨房,瑾年才在水槽上放好碗筷,转身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厨房里的灯光很亮,正好他的影子落在了她的脸上。

    瑾年穿着平底拖鞋,这会儿看他时候,还得扬起头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一字一顿地说着,咬字清晰,根本就让她无法逃避。

    瑾年就这样望着他,久久说不出话。

    他的眸如吸铁石那般,她感觉自己好像要卷入他的漩涡里。

    她推开他就想要逃避,却不曾想,他两只长臂一伸,就将她困在了怀中,她后边是大理石台面,所以,她根本就逃脱不了他的桎梏。

    “干什么?”

    “我只想要求个答案。”

    他说着,又逼近了她几分。

    “喂,你干什么!!”

    “……”

    瑾年看着他越来越接近的身子,真是慌了,“孟……君……樾……唔……”

    她艰难发出声音的时候,他已经稳住了她的唇。

    这男人怎么又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了呢???

    她不断地和他推搡着,可是,毕竟男女力量悬殊,况且,今天的她又是格外虚弱,所以,他可以趁机制服她。

    “放……开!”瑾年在空隙中喘息出声,但是,他的吻实在是太过缠绵了,她推不开,也抗拒不了,最后,竟被他一把抱上了身后的大理石,然后压在墙壁,狠狠地吻上了一通。

    甚至,他放在她身上的手也开始不老实。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抓开他的手,总之等他放开的时候,她上身的衣服已经凌乱。

    瑾年喘着气回过神,伸手就要给他一巴掌,却被他在半空中拦住。

    他的大手抓着她的手腕,使了劲,她就无法下手,只好那眼瞪他。

    “如果你不喜欢我,我给你为刚才非礼的行为道歉。但是,很抱歉,你是喜欢我的,一个吻,就能说明一切了。你和我说的那些不过是口是心非而已。”

    “强迫人有什么意思?”瑾年绷起一张小脸,看向他时候,忽然又大胆地出口,“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了,上个床,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我今天不太方便而已。”

    “……”

    她的话,让他心中怒意更甚,抓着她的手腕,不住开始收紧,她疼的皱眉,他忽然放开,原本紧抿的双唇突然咧开,笑容带着阴森的灿烂,“别逞强!我明白你的心意,早晚,你的这里是属于我的。”

    他说着,又将摊开的掌心放在他的胸口上,目光凌厉带着掠夺性。

    “孟君樾,你变态!”瑾年皱起没有,伸手就在对他拍打而去,可他又对她做出了突然的举动,一把就抱起她的小蛮腰,往厨房外走去。

    “啊——!孟君樾你要抱我去哪里!?”瑾年慌张至极,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个禽兽若是对她做什么,她还真是手无缚鸡之力。

    不过,相对于她的喊叫,他给她丢了两个字——“卧房。”

    “你放我下来!孟君樾,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他们这样子像什么样!?

    “最好叫的大声一点,让楼上楼下的人都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到了卧房,他直接将她放在大床上,自个也俯身上来,正好两手撑在她的肩膀两侧,高大的面积阴影几乎全部压住她。

    “你少龌龊了!!”瑾年怒,使命地要推开他,“你压到我了!你起来!”

    可这高大的身子,却不为所动,低头就在她的双唇上重重印下一吻。

    “唔……”

    “明天,我再来探望你。”

    他没有深入,而是从她身上起了身子,心情愉悦地从她的房间里离开,瑾年望着他的背影,抓过一旁的抱枕就扔过去。

    明天还想进她的家门?简直是痴人说梦!!

    而出了卧室的孟君樾不以为意,他大概能够想象的到,里头的女人,此刻是一副什么样的脸色。

    应该气到红苹果那样可爱吧。

    哈哈哈,简直,一看就想去咬上一口啊!

    不过,这小女人嘛,每天逗一逗就好了,若是逗的太过分了,大约她会更躲着他吧?

    哼,简直就是别扭的小女人。

    孟君樾在离开瑾年家前,又是去了厨房一趟,望着水槽中的碗筷,终是撩起衣袖。

    他这双金手,只画设计图的金手,还从未干过厨房里的活。

    可之前听绘景说过,女孩子来了生理期后,都是不能碰冷水的,而在夏天里用热水洗碗,又不太可能。

    自然,他还是有些舍不得。虽然他不会烧饭做菜,但洗碗的事,应该是不成问题吧?

    不然就是生活白痴了。

    虽然好几次没拿稳充满泡沫的碗筷,但好在碗筷并不多,所以,大概十来分钟就解决了。

    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些该怎么分类,最后只能将其放在一旁干燥的大理石上。

    瞧着自己的杰作,不禁心下有些小自豪,甚至划过一丝暖流。

    他忽然觉得,结了婚,妻子做饭,他洗碗,他上班,妻子管家,是一件挺幸福的事。

    但,前提是,这个妻子,该是要他所喜欢的女人才行。

    不然,就不会有家的温馨了。

    爱情啊,还真是一件奇妙的事,他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居然也学会洗碗了。

    在踏出门口时候,孟君樾瞧着还有些湿漉漉的双手,不禁感叹一声。

    而在房间里的瑾年,以为他早就离开了,没有想到,这会还能听到关门的声音,正奇怪着,便从床上起了声,喊了几声名字,没有人回应她。

    待进厨房时候,正好瞧到那些放在大理石流理台上的碗筷,心下一震。

    小跑着过去,便拿起来查看,再一瞧一旁的水槽,原本她放在水槽上的脏碗都已经不见了……

    她自然是猜到了谁洗了这些碗筷。

    原本平静的心情,忽地泛起几丝涟漪。

    她脑海里的思绪也变得复杂起来,最后,却只得出一条结论——那个男人,还真是讨厌!

    好好地,为何要来搅乱她的新湖呢?

    所以,就是讨厌!

    嗯,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