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那时候,他一口一口地喂她

    梦妮原本还想和他多叨叨会儿,毕竟在她的心里,这舅舅和其他小朋友的爸爸是没有区别的。

    只是,在厨房里忙活的绘景早已经听到了电话声,洗了个手,忙跑出来。瞧到沙发上盘着坐的小小人,目光里不禁带起一抹温柔,“梦妮,和谁打电话呢?”

    “是舅舅。”梦妮回头,奶声奶气道了声。

    绘景动动眉头,正觉奇怪,那端的孟君樾开口,“梦妮,“舅舅有点事找妈妈帮忙,你让她接下电话。”

    “舅舅,你有什么事呀?梦妮也可以帮你。”

    “……”

    “你这小鬼头。”绘景听着女儿那软软的声音,边笑着,边过来夺去她的手中拿的手机。

    小梦妮还有些不舍,水汪汪的眼睛只瞪着绘景,真是别有一番可怜。

    “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爷爷的身子才稳定下来,他就马不停蹄地跑回了宁城,真不知道宁城有什么业务,让他这般上心。

    “我、想问问,红糖水这东西怎么煮?”那端的孟君樾问的有些犹豫,倒是把绘景惊讶了一下,轻笑着反问,“你需要喝吗?”

    “不是我。”

    “那是谁?”

    “能先不问这么多么?”

    “阿樾,你该不会出差有什么艳遇了吧?”绘景大胆地猜测着,不然,一个大男人需要煮什么红糖水?

    “……”

    那厢的人不说话,孟绘景又是反问道,“我刚刚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什么时候变成八卦记者了?”孟君樾含糊其词,当绘景心里已然有预感,“作为你的姐姐,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别那么多废话了,快教我。”

    他极力地想要跳过这个话题,绘景便先和他说了步骤,“你在锅里先煮开水,再适量放红糖,如果有生姜的话,最好也放一点,生姜暖肚,然后一直小火煮到粘稠就可以了。”

    “……等等,你再说一遍,我记下来。”

    “……”

    孟君樾有些手慢脚乱地去找笔纸,明明很简单的过程,但他明显有些笨拙,哪怕在工作上,他很优越,但生活上,显然慢一拍。

    不过,这还真的是他人生第一次下厨,连想着一会儿拿铁勺,都有些小紧张呢。

    “阿樾,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在挂电话时候,绘景又不甘心地追问。

    不过,语气里带着关心。

    孟君樾顿了会儿,还是回答了她,“……挺漂亮的。”

    果真是艳*遇。

    “是认真的吗?”绘景又担心地问,毕竟这弟弟的年龄也不小了,是该到成家的时候。若是和那些富家公子哥那样随意玩玩,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嗯。”孟君樾在寻思了会后,又是肯定地给了答案。

    “那……她,对你……”

    “虽然还不知道她什么心思,但结果一定会让我满意的。”

    “……”

    听着他这般说,绘景有些藏在心里的话,终是没有说出口,只对他道,“如果那姑娘真是好姑娘,那你们就相处看看吧。”

    “……好。”

    在挂下电话后,绘景坐在沙发上有些未回过神。

    她自然是希望弟弟能够幸福的,可一想到瑾年,她这心头感觉像什么东西被梗着一样难受。

    四年前的那场悲剧,夺走了瑾年,好不容易救回了阿樾。可到最后,他又失去了记忆,忘记了曾经出现在他生命中过的的瑾年。

    孟家没有一个人敢和他提起过去,甚至抹去了和瑾年所有有关的一切。

    也封锁了关于瑾年的一切消息。

    她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但是,他们只想保住孟君樾。

    怕他在哪天回想起来的时候,又去自寻短见。

    他们谁都承受不了那样的后果。

    爷爷本就因为阿樾的事,在四年前,瘫痪于床,若是阿樾回想起以往,再来一次短见,她不知道这次倒下的人会是谁。

    这四年来,虽然他们一直都在断断续续地寻找瑾年,但是,一点都没有消息。

    或许,她想,那个漂亮的姑娘,真的已经去了天堂。

    而活着的人,更应该继续。

    这辈子,并不是非谁不可,假许那个宁城的姑娘,真是阿樾喜欢的,她想,这样的结果,也是不错的。

    这是她作为姐姐的私心吧。

    她想,如果瑾年在天上能够看到阿樾过的幸福,应该能够原谅她们对阿樾撒的那些善意谎言。

    “妈妈,艳遇是什么意思?”

    绘景走神着,一旁玩着木偶的梦妮,突然走到她跟前,奶声奶气地问道。

    “……”

    这孩子的问题,总是这样出人意料,绘景想了一会儿,才解释,“就是遇见美丽的意外的意思。”

    “舅舅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小孩子的领悟还真快,顿了会儿,伸手抱起站在跟前的小人儿,“……舅舅最喜欢的应该是咱们梦妮呀。”

    她这么一说,果真让小姑娘的心里开心极了。

    “那妈妈呢?”小姑娘又问。

    “妈妈最喜欢的也是梦妮。”

    “还有爸爸呢?”

    “爸爸……也是。”绘景迟疑地回答着自家姑娘每天都会问的问题。

    望着那双水润到不行的眼睛,不禁脑海里窜出一个人的画面,继而思绪又是陷入了沉思。

    当初,她在知道自己怀孕78天后,都已经办好了流*产的手续了。可到最后,还是没有那样做,她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勇气,让她颤抖地跑下手术台。

    可在之后,她没有后悔,即使,她并不爱梦妮的爸爸。

    但在留下孩子后,她决定,一个人跑去了国外,把这个可爱的孩子生下来。

    她原本想着等孩子大了些后,再回到海城,可哪里知道,她才生下梦妮不久,孟家就传来那样的噩耗,阿樾和瑾年双双坠海,爷爷又瘫痪在床……

    孟家发生这样的事,她根本就顾不上什么。当即带着梦妮就回国,而那时候的梦妮还在哺*乳期……

    *********

    这厢的孟君樾按着绘景教的流程,一步步严谨地煮好红糖水,他这笨手笨脚的,等全部都弄好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已经过了个把小时。

    看着碗里的成品,忍不住先尝了一小口。

    除了有生姜的辣之外,其他口感还好,不过听绘景说,红糖姜水本就是这样。

    这般想着,便端着大碗,走到瑾年的房间。

    而这会儿的瑾年早就已经睡着了。

    从她那微皱的眉头里便可以看的出来,她睡的并不安稳。

    将手上的端盘放一旁,不禁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她。

    她的面色确实有些憔悴,双唇也是泛着白色,眉间微蹙,像是有些淡淡的痛楚。不过,这都不影响她这张脸蛋的美丽。

    虽然,他见过很多漂亮的女人,可是眼前的女人,和他见过的那样写不太一样。

    很清纯,可一举一动间,又是带着妩媚,特别是在笑意盈盈的时候,双眼都快弯成了月亮,眸子很清明,像是块吸铁石,能够吸人似的……

    孟君樾看着看着便走神了,忽而脑海里闪过些画面。

    那是一张属于女人的面孔,很熟悉,像是曾经见到过那样……不,就像眼前睡着的人。

    可那面孔总是一闪而过,他想的稀里糊涂的,都快抓不着点。

    他努力地想,努力地想要抓住脑海里的那些画面,可伴随而来的却是阵阵头痛,他的动静有些大了,让半梦半醒中的瑾年惊醒过来。

    “你怎么了?”

    她睁开眼的时候,便瞧到孟君樾半蹲在地上,面色还有些痛苦。

    “我……”他抬头,随之就要起身,可才说了一个字,整个人便倒下。

    他的姿势正好对着瑾年,整个高大的身子都压着她。

    这么一来,瑾年还真是有些被他给吓坏。

    “喂喂——”

    她拍打着身上的人几下,终是没有动静。

    本就因为没多少力气,这会儿,还要推开他,真是让她累的有些精疲力尽。

    不过,好在身下就是床,她推开他的时候,也不需要再去搬运他。

    瞧着他双眸紧闭,面色却正常,这男人是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还是因为贫血?

    刚刚见他是从地上起身的,这若是有贫血的人,起的太猛,也会导致短暂性的晕厥。

    瑾年想着这些,不觉叹了声气,大男人居然也贫血,不过之前,她怎么没听说过,他有这毛病?

    从床上有气无力地起来,他睡这里,她不可能和他睡一起,尽管他们曾经是那样的关系,但是,现在,她得洁身自好。

    正准备去可放将就一下,离去的时候,忽而看见床柜上放着的姜汤。

    远远几步,她甚至还能闻到姜汤的味道……

    瑾年瞧着那东西,再又望了眼床上躺着的人,忽而,心头一阵暖流划过。

    这是他给她做的吗?

    她记得,四年前,有一次来生理期的时候,她也是和现在这样痛苦,不过那时候有莉姐在,所以,做了很多措施 ,比如说给她暖宝宝,比如说给她熬姜汤。

    那姜汤是莉姐煮的,但最后,是孟君樾拿着勺子一口口地喂她。

    可尽管那样,她心里依然很感动。

    而如今,他竟然亲自为她熬姜汤……

    宋瑾年啊,你的心又开始动摇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