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别忘记,你还欠我一次亲亲

    新成员那几个字,惹起瑾年的注意,顺着师兄的话,转身往后望去。

    瑾年所在的方向只瞧到了那个人的背影,瞧着他手上拿着一套白色道服,身姿挺拔,而那背影……

    这般熟悉,她会认错么?

    瑾年在心里有答案时候,提着道服的男人,已经转过身,伸手似对她打招呼。

    果然是——孟君樾!!

    瑾年瞧着他那无害的笑脸,唇角都快要抽绪了!

    “师傅,你怎么收他了?”她大步上前,脸上的表情愤懑至极。

    “为何不能收?”

    师傅一声反问,让瑾年堵塞了喉咙,而一旁的孟君樾又是起哄道,“对啊,为何师傅能够收你,为什么就不能收我?”

    “他,他……他根本就无心求学!!”

    瑾年皱起眉头,差点气急败坏,孟君樾扯了扯唇角,却是不换不急地解释,“乱讲!我来这里就是仰慕明师傅的名气来的,为的是一心求学,不仅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学几招制坏人的招数,明师傅瞧着我外在条件都不错,说不定还能为这个道馆招揽生意呢。”

    孟君樾一番话,又是夸师傅,又是扯到道馆的生意,自是把明师傅哄得开开心心的。

    “你,你……你怎么就有这么多歪理?”

    瑾年指着他,真心在那一瞬间大脑空白,在嘴皮方面,她可一点都占不了便宜,不管是在四年前还是在四年后。

    这个人,哪怕是失忆了,这嘴皮子,也是足够厉害!!

    可偏生瑾年气极,明师傅又发话了,“瑾年,他刚进门,你作为师姐,就多教教他。”

    师傅吩咐完,便去了别处。

    瑾年愣在原地好一会儿,脑海的想法忽地一闪而过,便是和刚刚的恼怒截然相反,冲着师傅已然没有的背影方向说道,“师傅,您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师弟的!!”

    话完,瑾年便转身对眼前人,似笑非笑道,“去换道服吧,师弟。”

    她的笑意里带着一丝阴险,孟君樾这般精明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于是,便顺着她的意思,道,“去哪里换?”

    瑾年懒懒地对他指着不远处的男更衣室,自己便走向另一边的女更衣室。

    待出来的时候,孟君樾已经一身白站在道馆里等候了。

    他本就身材高挑,衣服架子,哪怕此刻穿着道服,也是能将这道服穿的这般完美,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是来拍广告的模特。

    道服的裤子露出他的脚踝,他的肤色并非如女子那般白皙,稍带了男子魅力的小麦色,只是那露出来的脚踝,不知怎么地,让人越是看,就越是性*感。

    瑾年是从他的身后走过里的,正好瞄到了他的脚踝,心思猛地一动。

    待回过神的时候,她真是想骂自己一声花痴。

    “师姐,你是睡着了吗?”孟君樾瞧着慢吞吞过来的瑾年,忍不住调侃她一声,这女人,他都快等了她十分钟了,期间道馆里陆陆续续的女孩子过来和他搭讪,若不是为了保持良好形象,估计,他早就发飙了。

    他来这里,可不是供那些女人欣赏搭讪的。

    自然,他是为了她来的。

    可这女人像是故意似的,瞧着她走两步顿一步,根本一点都不想靠近她。

    不过,没事,她不想靠近,那就他去靠近好啦。

    “师弟,你的腰带系错了。”

    瑾年目光寻到他腰间的白腰带上,本不想和她说多余的话,可这腰带是基本的入门礼仪,她没办法不提醒他。

    孟君樾听着她的话,挑眉,转而望了眼她身上系的。确实,他不会系腰带,便冲着道,“那要怎么系?”

    “……”

    “师姐,你教好了。”

    “……”

    他都这般虚心求教了,瑾年也不能选择无视,只好将自己身上的要带拆下来,与他示范。

    “先把两端对齐折叠,中间折叠部分用手指压一压,留下中点的折叠痕迹。再把中点对准髋骨横断线的腹前中点,大约肚脐部位,双手拇指在上,四指在下,掌心向里,顺着腰带向身后滑动,然后在身后重叠相压。”

    “右手持的在里,左手持的在外,双手交换腰带,向前滑行,右边腰带的一端往中点处,右手沿中点握住三层重叠的腰带,左手持外层腰带的一端,从下往里穿过三层腰带。”

    “双手均匀用力拉至松紧适宜的程度,翻转下边的腰带一端,使之成为一个弯形,左手持腰带的另一端从下往上往里穿过,双手交换,各持一端,用力一扯。”

    “这样就好了。”

    瑾年认真地和他解说着,自个已经将腰带再一次系好,只是瞧了眼某人,他那张修长的手指还在腰带上胡乱穿梭着。

    她实在是有些看不惯这样的行为,索性走近他,在他面前蹲下身子,亲手为他系上。

    这本是一个很正常的行为,可在某人看来,不由得一下就想歪了。

    “师姐,你这样,会让我想入非非。”

    “嗯?”

    瑾年没理解他口中的话,抬起头来,望向他,眼里还带了丝疑问,却瞧见他的唇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

    瑾年依然不明白,而他的双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脑袋,在那一瞬间,她的唇几近亲到他的裤裆处。

    “……”

    “流*氓!!”

    几乎是在那一瞬间的功夫,瑾年明白过来,咬牙狠狠,丢下他的腰带,起身,就将他来了个过肩摔,自然在摔了后,她还没有放过他,一手按着他的肩头,一手噙着他的手掌。

    她的力度不轻,他只好轻呼出声,“啊,骨折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明明她只用了两层的力度。

    可被她噙着的人,还是痛喊出声,“师姐,你以公徇私,我要去告诉师傅!啊!……好疼,真的骨折了!”

    一个大男人喊成这样,瑾年的心思很快动摇了,一下就将他放开。

    而孟君樾也没有就此起身,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皱起一张俊脸,仿佛好像真很痛苦的样子。

    瑾年瞧着他这样,忽然慌了,“喂——真骨折了?”

    “难不成还假的?你看我疼的脸都发白了!”他讲着大白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是怎样的。

    瑾年早就慌了,哪里还有什么经历去观察他的脸色。

    “可……我没有用多大的力啊!”她两腿跪在垫子上,慌张地解释。

    她慌地眉间都泛起了褶皱,他又偏偏添油加醋道,“可是,真的很疼!你们练武之人一拳头就顶上正常的人十个拳头!”

    “我、我根本就没有用那么大的力!”瑾年极力想要解释,但瞧着他这样,她还是决定——“要不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去医院有什么用?我都疼死了!”

    毫无逻辑的话,瑾年依然听不出来里头的破绽,最后只好和他保证道,“那等你好了,我让你打回来呗。”

    “真的吗?”

    她再次点头保证,“真的。”

    “那你扶我起来。”原本痛苦的声音,此刻稍变得愉悦。

    瑾年有些疑惑,但依然还是伸手却扶他,可就在她扶他起来的时候,好似她没扶稳,被他一个用力就压住了身子。

    最后不知怎么地就成了男上女下的压人方式。

    瑾年有些晕乎,却听他在耳旁愉悦笑道,“打你,我可舍不得,亲你,倒是很乐意。”

    “你骗我?”瑾年瞪大了双眸,瞧着他那张原本还痛苦着的俊脸,此刻哪里还有一丝痛苦?

    “师姐,你也太好骗了吧?”

    他再一次无害地笑,瑾年真是无言了,“孟君樾,你真够讨厌的!”

    “师姐,难道你不知道女人都是喜欢口是心非的吗?越是嘴上说着讨厌,心里头越是喜欢。”

    “……”

    “你放我起来!”她使劲地推搡他,这个男人凭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几乎都快将她包裹住了。

    他们这样的动作,不仅不雅观,并且太过危险!太过暧昧!

    “放你起来可以,别忘记,你还欠我一次亲亲。”在放她起身之前,他又厚脸皮地对她提出条件。

    “……”

    无耻!无赖!流*氓!

    瑾年除了用这几个字形容他,还真是找不到比别的更好的词了!

    而接下来的时间,她虽教他基本功,但几乎他能吃豆腐就吃豆腐,能占便宜就占便宜,瑾年快要被他的缠人功力打败了……

    好在,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

    上完了课,她便打算从后门快速溜走。

    但,想要成功甩掉某人,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就算现在甩掉了他,等回家后,他们还是低头不见带头见的。

    而此刻,在瑾年成功出了大门后,某人早就已经在大门后边的巷子里等她了。

    瑾年瞧着他站立在巷子的不远处,一副翩翩贵公子模样,就好比这条巷子的一道亮丽风景。

    但此刻,她只有头疼地扶额,也没有再躲,只是上前,郑重地和他说道,“孟先生,如果说,你缠我,是因为合同的事。那么,请你找我的助理谈,如果她说同意合作,那么我也就没有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