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不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吗?

    停电来的太突然,当时的瑾年在送走卢翊阳后,还在整理行李。

    可这突来的黑暗,让她相许不适应。

    虽然,她曾经在黑暗中处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可在复明之后,她便对黑暗有了丝丝的恐惧。

    但好在,她还是能够些许适应,正准备去客厅里找寻蜡烛,不想房门被人敲响。

    这个时间都有些晚了,谁还会上门?

    瑾年便猜测着,便走过去开门,当接着外边隐约过来的路灯,总算是看清眼前人。

    “有什么事吗?”瑾年的身子挡在门口。

    而孟君樾瞧着她一阵愣怔,倒是将心里的疑问先问出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瑾年觉得他的问题莫名其妙,便带着理直气壮的态度回答他。

    而孟君樾微蹙眉,“你和你男朋友同*居?”

    “……”

    他的话,总算是让瑾年想起,今天白天时候和他撒的谎。

    忽而有些呛声,便咳嗽了几下道,“这个和孟先生有什么关系么?”

    “女孩子还是洁身自好一点比较好。”

    “同*居就不能洁身自好了吗?还有,这是你该管的范围么?你好像有点多管闲事了。”瑾年没给他什么好态度,想着这人应该是没事找事,说完就要把门给关上。

    但在最后时刻没被孟君樾拦住了——“我是来借蜡烛的。”

    弄了好半天,他总算是说上了正事。

    瑾年此刻还有些气,正想说没有,可在转念的时候,孟君樾已经强势地推门进来,边走还边询问道,“你男朋友不在家吗?”

    “他在加班!”

    瑾年随口扯着理由,转身就要去客厅里找蜡烛,然后打发他走人。

    可是,在她找到蜡烛的时候,却不见他身影,最后,她是在卫生间里找到他的。

    “孟先生,随便出入别人的卧室,有些不太好吧?”瑾年拿着一件点燃的蜡烛照亮他的面庞,可孟君樾没有任何一点喧宾夺主的自觉,身子往洗漱台的大理石上一靠,悠闲地询问她一句,“这是你和你男朋友的新家?”

    “……对啊,怎么了?”

    “你男朋友怎么还没搬进来?”

    洗漱台上,只有一副洗漱的东西,而且都是粉色,明显就是单身女性居住的模样。

    孟君樾的话,让进瑾年心里有些捉急,“……孟先生,这个也不是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吧?”

    “蜡烛借给你,请你回家好吗?”她说着,便将手中拿着的蜡烛,硬是塞进了他的手中。

    孟君樾不介意她的态度,顺手结果,却在下一秒,对着她的身后指着,继而惊讶一声道,“噢,那是什么?”

    “啊??”

    瑾年微愣,可借着烛光看着他的脸色好像有些奇怪的样子,正疑惑,却又听他道,“那里怎么会有个白影子?”

    孟君樾说的白影子,瞬间吓坏了瑾年,一张小脸都快皱起来,一手先拉住他的衣角害怕地叫道,“啊啊啊?在哪里?不要吓我!”

    她从小最害怕额就是鬼神之类的事,这会只听他说了几个敏感的字眼,心里头便是害怕的不行。

    可她这般恐惧,他偏生还要制造气氛,“真的!飘窗那里的白窗帘……好像有影子闪过!”

    “……”

    “呀,又来了!……呀呀呀,那影子好像过来了!”

    “啊啊啊啊啊!走开!走开!”瑾年听着他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伸手就去抱住面前人,死死地不放手。

    她怕的都快哭了,这大概和她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恐怖电影有关,那时候的她大约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睡好觉,到最后,她再也不敢触碰这类的东西。

    而此刻孟君樾的话,更是勾起了她小时候的恐怖回忆。

    “那白影子……”

    “怎么,走了吗?”

    “好像还没走……”

    “要不……我们报警吧?”瑾年抱着他,颤抖着声音,和他提议着这个事,她真是怕的六神无主了,连报警都给想好了。

    只是,孟君樾却轻笑出声,“你还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啊?”

    “……你骗我?”

    大约过了一刻那么久,瑾年才算是回过神来。转念镇定了自己,继而又想了一会儿,才敢确定,这个男人是真的在骗她!!!

    可他,好像一点都没有任何愧疚的直觉,反倒笑着对她道,“你当初不也骗过我alice的事情,现在,咱俩算扯平了。”

    “……”

    “孟先生,郑重警告你,你可以回你的家了,不然告你乱闯居民区,骚扰居民。”瑾年咬牙,几乎每一个字都从齿缝中出来,如果要人不犯法,她真是想扑到他身上狠狠地咬上个几口!

    但,他依然还是无所谓地和她打着哈哈,“邻居之间串门,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警察可不会受理这种小事。”

    “……”

    “而且,你的手还拉着我的衣服,这,让我怎么走?”

    “……”

    他无辜至极,瑾年一把放开,转身就要走,却不想睡衣上的腰带不知何时垂落下来,正好被她自个的拖鞋给踩住,接着而来的,便是身子倾斜,不住地往地砖上倒,正当她以为自己会摔的四脚朝天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拉了她一把。

    可,依然地,他没拉稳,他随着她一起倒在地上。

    虽然摔的不疼,可是这姿势,好像、有点不正常,他那高大的身子正压着她,而他手中的蜡烛早已落进了水池中,烛光熄灭,卫生间里黑暗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他们所能感受的,只有触碰,还有彼此之间的呼吸。

    这一刻,就都是出自于本能。

    瑾年感受到他的手正压在她的散落的头发上,她动不了身子,一动便会被他牵扯到头发。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被他一直压着呀!!

    “你起开!”

    瑾年伸手推他,孟君樾愣怔了会,从她身上起了半身,他好像伸手要去拉她,可不想他的指尖却触碰到她的身子,柔软的位置,那正好是在胸前……

    “啊!你干什么!?”瑾年惊呼出声,两手便环住胸,因为是在家里,所以,她早就换上了睡衣,并且没有穿内**衣!!

    刚刚她去开门的时候,只是披了一件外套,可刚刚在客厅里找蜡烛的时候,她便将外套脱下,里头只剩一件睡裙,她是想着,反正这都黑灯瞎火了,而人家只是借了一只蜡烛就走,所以,她也就不想让自己闷着了,毕竟这两天真是炎热的夏季,家里虽开了冷风,可穿着大外套,依然是闷热的。

    “我想要拉你起身。”孟君樾在愣怔了些时间后,却是有些无辜地说道。

    “不用你那么好心!”她没好气地嗤了他一口,自个在地上跪起了半身。

    她这样凶,他也不打算管她了,正准备往后退身子,可谁想,她睡衣的带子还是被他的手给扯住,这两人有时同时有动作,最后瑾年真是什么时候落进他怀抱中的都不知道。

    在最后来,她的身子已经被他的双手紧紧抱住,而她已经压着他抵上了后边的墙壁。

    “怎么回事,你干什么又拉我?”瑾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发制人,只是被她压在墙壁上的人,有些冤枉地笑道,“不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吗?”

    “……”

    “那么,请孟先生放开我好吗?”

    “你的脚还踩着我的脚背呢,是谁应该放开谁?”他和她生气的状态截然相反,声音里还带着些迷人的魅惑。

    “……”

    瑾年听着他的话,还真感觉到自己的脚底踩着人家的脚背,那温温热热的感觉,让她忙不迭地踩到别处。

    艾玛,真是——糗死!

    只是,她糗的要命,他偏生还愉悦地轻笑出声。

    瑾年恨得牙痒痒,正想让他放开自己呢,哪曾知道,他抱着她的身子,旋转了一个角度,瞬间成了她被他压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并且,他的鼻尖凑近了她的面庞,即使看不见此刻的他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但瑾年的面色早已发红,和发烫,就如被煮熟的西红柿那般,烫的都快要脱皮了!!

    瑾年再一次伸手要去推他,可不知在一下秒被他拥的更紧!

    “你干什么?”瑾年叫了声,他却弯身凑近了她的面颊,他的唇几近离她只有两公分,她不知道他这要做什么,直到他低哑着声音问出口,“哪个男人,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孟先生,这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瑾年好笑,却听他有些认真地回答,“因为,我想要检测一下,你和我说的这些话里,有多少的真实性。”

    “……什么、什么意思?”

    “……”

    她问,像是预感到了些什么,连带着身子都开始颤抖,可他已经又凑近了她,本来他们之间相距也只有两公分,这会儿,直接成了零距离。

    他的唇稳稳地,重重地,非常有存在感地落在她微张的双唇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