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那两个人,还真是恋人呢!

    瑾年看着不远处过来的人,心思一顿。

    “瑾年。”

    慈祥的声音,缓缓在她耳旁响起。

    瑾年望着他点头,尉迟御对她摆手示意。她便随着他去了不远处的凉亭里坐下。

    尉迟大宅里的凉亭和普通的是不一样的,先不说它的精致,光是那红木制造的椅子就很让人养眼,居说这些木头对身体有很好处,自然价格也是不菲。

    尉迟家能有这样的辉煌,瑾年想,这个肯定和尉迟御脱离不了关系。

    那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男人,哪怕已经上了年纪,可若是不知道他年龄的人,光是看着外表猜测,大概也就四十岁这样,谁都不可能他已过了六十。

    而且尉迟御有一半的混血,特别是那双眼睛,有着西方人的色彩,看人的时候,目光里带着深沉,会让人有种有强烈的气场。

    “瑾年,今天卢先生和我说了你要搬出去住的事,虽然我不太想同意,可想想卢先生的话也是对的。”在凉亭里坐了一会后,尉迟御才缓缓开口。

    尉迟御的话,让瑾年顿了会儿,然后道,“我哥哥,他和您说了什么?”

    “……你哥哥说,你在这里找不到归属感,你应该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尉迟御没有掩饰什么,瑾年心里有些复杂,说出来的话,欲言又止,“干爹,我哥哥……”

    不过在瑾年犹豫的时候,尉迟御又接过了话,“唉,我知道你哥哥的心思,本来当初就是我和夫人硬邀你住下来的,如今,我家那孽子,又总是惹你不高兴……”

    “干爹,你不要怪云流,搬出去住是我自己的主意。当初你和干妈能够收留我,又请了医生治好我的眼睛,我已经很感激了,真的。”

    瑾年贴心的话,让尉迟御心下一叹,“你啊,和云流真是不一样,那臭小子除了知道整天给我惹事外,就没别的了。”

    “他还小。”

    瑾年劝道,十六岁的年纪,确实小,大多人都是处在叛逆的阶段,而她二十六了,和她这样年纪的姑娘,应该大都结婚生子,当母亲了吧……

    “如果,你是我真正的孩子就好了。”

    在瑾年走神的时候,尉迟御感叹着说了这么一句。

    “干爹,不管怎么样,你和干妈都是我的再生父母,就算我搬出去住了,我也还是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就等着你这句话,你干妈很喜欢你,在知道你要搬出去的时候,差点哭了。”尉迟御开玩笑似的说着,瑾年只心头一沉。

    她不知道她的离开,对祁涟漪来说是这样的重要。也对,她在尉迟家四年,这这么久的时间,而祁涟漪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那般,甚至很多时候,她给自己的那份爱,就像是之前失去的那个女儿转移到她身上那样。

    “……”

    “以后,多来看望看望她,这是你干爹唯一的心愿了。”尉迟御见她沉默,恳求着声音,出声道。

    瑾年听着他的话,忽而喉咙有些哽咽,最后笑着与他保证,“您放心好了,我不会忘记您和干妈的。”

    “……”

    ********

    搬离尉迟大宅的事在和尉迟夫妇说清楚后,隔天瑾年便收拾好了行李。

    她的行李并不多,只是带走了几件随身物品,还有衣服,之前尉迟御让人给她购买的,她一样都没带走。

    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是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去多碰一下。不过祁涟漪倒是对她看起了玩笑,“多放几件衣服在这里也好,到时候回来住,也方便。”

    “……”

    祁涟漪是很希望她留下来的,瑾年光是从她的表情里就能看出来。于是,对她的那句玩笑话,也没有否决,只是笑了笑示意。

    瑾年离开尉迟大宅的时候,卢翊阳又是当司机,又是当劳力,虽然她只有三个行李箱,一只包,可这样搬来搬去总也是有些累人的。

    不过,他一句埋怨的话都没,看似心情还挺好。

    她要住的房子,是在宁城市区里。

    卢翊阳早之前就帮她找好的,她去瞧过一眼,不仅交通方便,房子也很漂亮。

    她虽说让他帮忙找个简单点的房子就好,但他几乎每次都给她的最好的。

    就比如这次的房子,光是从小区的门面看来,可以算的上是豪宅了。而且,她住的那套,里头未有人居住过,是全新的,家具也是在她前几天时候,刚买来搬进去的。

    卢翊阳给她说,这是和宋氏合作的一个投资商送的,让她放心地住。

    即使他这样说了,瑾年也知道他定是花了不少心思吧。

    这个哥哥总是多做少说,他对她的好,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还他……

    瑾年站在电梯里,忽而又走了神,直到电梯“叮”地一声,开了门。

    瑾年拉着一只箱子一路往前走,她是先上来开门的,却不想,钥匙有些不合门,她捣弄了半天,也开不了门。

    夏季的天气炎热,长廊里又没冷气,再加上瑾年还有些心急,这一来二去的,额头上就起了一层薄汗。

    可就在瑾年着急着的时候,身后突然想起一声熟悉又让她感觉到恐怖的声音——“需要帮忙吗?”

    这声音,她太过熟悉,转身,果然是猜测中的他,不由得在霎时间瞪大了眼,伸手指着他便结巴问道,“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住在这里。”

    瑾年的慌乱不安,偏偏和孟君樾的云淡风轻形成对比,他很诚实地回答她,但瑾年明显不信,“你住在这里?你怎么可能会住在这里?”

    她从来都不知道他在宁城还有房产,四年前,他们来蜜月的时候,他都没带她来过这里,还是说这房子是他后来买的?

    一瞬间,瑾年脑海里来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却听眼前的人,轻笑一声,反问道,“我为什么不能住在这里?”

    他的问题,让瑾年一阵不知所措,正想拿他的话回堵他,可他又问了,“倒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孟君樾说着时候,目光随着她从脸往下,直到她穿着凉鞋的圆润脚趾头,再又转移到她拉着的行李箱。

    他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探视,瑾年被他看的,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正好瞧见从电梯里出来的卢翊阳,几乎不经大脑地就说道,“我男朋友住在这里!”

    “……”

    她的话,让孟君樾着实愣怔,随着她指着的方向望过去,果真,是昨天那个带她上车的男人。

    “你好。”

    孟君樾还楞神着,卢翊阳已经抱着箱子,走过来与他招呼。

    “新邻居?”孟君樾挑眉,他来这里的时候,还都为见过对面有人。

    卢翊阳点头,也没拆穿瑾年刚刚撒的谎,只对他淡淡道了声,“嗯,刚搬来这里。”

    “你好,孟君樾。”他伸手介绍自己,卢翊阳同他握手,“卢翊阳。”

    完了后,他又冲着孟君樾道了句,“我们准备进去放行李,里面有些乱,就不请你进去坐了。”

    “……”

    孟君樾点头,见着卢翊阳拿过瑾年手上的钥匙,只是旋转了一圈,便开了门。瑾年有些惊讶,“这钥匙,我开了半天,都没成功。”

    “那是因为你的手太笨了。”卢翊阳笑,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宠溺。

    “……”

    孟君樾转身进门的时候,正好将用他们之间的对话听了进去,自然也是瞧到了卢翊阳的目光。

    那两个人,还真是恋人呢!

    孟君樾在进了门后,身子便抵在门板后边,脑海里只回旋起这么一句话。

    他失了神,感觉心里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那样,有种失魂落魄的心情!

    本来他的心情还挺好,可是怎么在看见他们那一幕后,竟有些烦躁呢?

    真是奇了怪了!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对那个叫宋瑾年的女人,有什么感觉了吗?

    心里酸酸涩涩的,是在吃醋么?

    好荒唐!

    他们不过只有几面之缘而已,他怎么就对她起了那种心思?

    而且还是有男朋友的女人起了心思!

    他快速地整理自己的心情,但是,越是整理,越是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从昨天助理给他电话开始,询问他关于alice合作的事,他说目前还未成功。

    助理又告诉他海城的业务繁忙,一时之间过来不了宁城。

    他当即就决定让助理给他在宁城找一套房子,他可能要在这里常住,直到签好合同为止。

    本来这种事,哪里需要他这个大老板亲自在这里逗留这么久,可那时候,他想的是,不想这么早就离开这样,他心里的潜意识告诉他,他还想和那个叫宋瑾年的人碰面。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助理虽然不明白他的决定,但很快就给他找了房子,他昨天就从酒店退房,昨晚时候搬来这里。没想到在今天一早,就见到了宋瑾年。

    这是他们之间的缘分么?

    可是,那个女人已经有另一半了啊!

    孟君樾忽然又想到了这个事,心头陌生的捉急又开始作乱了。

    这一作乱就作乱到了晚上,因为某个人,他几乎一整天都处在心神不宁的状态下。

    而在晚上大约七八点时候,小区的豪宅里,忽然停了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